日劇[派出所女警執勤中]由戶田惠梨香、永野芽郁、室剛、德永繪里、三浦翔平、山田裕貴演出

由戶田惠梨香、永野芽郁、室剛、德永繪里、三浦翔平、山田裕貴演出的《派出所女警執勤中》又譯:秘密內幕~戰鬥吧!派出所女子,根據泰三子創作的同名漫畫改編,講述了為求穩定收入做警察的川合麻依與曾經是精英刑警卻被調到派出所工作的藤聖子互相幫助、支持,一起面對各種意外的故事。

“我不干了……”為了當地居民努力工作,卻完全沒人感激,滿是艱辛的派出所職務讓她的身心疲憊不堪——新人警察川合麻依,將辭職信牢牢地攥在手裡。出現在精神狀態即將崩潰的川合麻依面前的,是前精英刑警藤聖子。她因職權騷擾而被調動至派出所。然而,兩人的邂逅讓她們的人生髮生了重大變化。突然組隊的兩個人,相互幫助,彼此扶持,奮起面對各種事件、雜務,還有戀愛。而藤聖子來派出所的真正理由也隨之浮出水面。

日劇 派出所女警執勤中 人物介紹:

藤聖子-戶田惠梨香 飾
30歲,原為刑事科的王牌刑警,卻被調到地域科,派駐町山派出所,與新人川合搭檔,同時負責指導川合。以警校第一名畢業,作為警官非常優秀。性格直爽,不思前想後就直接說出想法。但實際上很寂寞,有時泡在住在隔壁的川合的宿舍裡。她工作優秀,但遺憾的是不懂男人心,不擅長戀愛。她調到派出所其實另有理由。

川合麻依-永野芽郁 飾
20歲,地域科的警宗。新分配到町山派出所。非常單純,甚至沒注意到自己是天然呆。不會察言觀色,就算是對方比自己歲紀大,也敢自抒己見。不擅長做飯,也不瞭解時尚。雖然通過少女漫畫學習談戀愛,但至今沒有機會實踐。為追求穩定的收入而成為警宗,但是因為感到派出所工作沒有價值而打算辭職,卻在這時遇到了藤。

伊賀崎秀一-室毅 飾
46歲,町山派出所所長,藤、川合的直屬上司。總是游手好閒,看起來是個優先考慮如何輕松工作的老好人大叔,但當藤有煩惱時,川合失敗時,他總裝成若無其事地關注她們。其實他比任何人都關心、守護著二人。他為了最小限度且平平安安地處理工作,把署內所有未解懸案都記住了。

源誠二-三浦翔平 飾
30歲,搜查一組刑警,山田的搭檔,藤的警校同學,但成績吊車尾,與第一名藤形成鮮明對比。天生的討人喜歡,深受當地居民仰慕。作為“調查天才”,“拿下”嫌疑犯的能力是署內第一。討厭失敗,所以一想到什麼就馬上行動,因此經常引發問題激怒上司。與藤看似友好,實則脾氣不合,經常吵架。但其實他是最支持藤的人。

山田武志-山田裕貴 飾
29歲,搜查一組刑警,源的搭檔。在警校時是源和藤的學弟,從那時起就被二人欺負,直到現在還被他們差遣。富於正義感,有時會因沖動而做出不必要的行動,但是個認真努力的男人。他在體力方面很自信,但活在什麼都能做的藤和調查天才源這兩個天才學長陰影下,暗中有自卑情結。經常調停藤和源的糾紛,巧妙地引導兩人合作。

北條保-平山祐介 飾
48歲,搜查一組組長。外表凶悍,言語強硬,看起很嚇人,但實際上也有為部下著想的溫柔的一面,經常大發雷霆也是為了保護部下。非常在意周圍人的健康狀態,對自己卻過於勉強。有許多孩子,辦公桌上放著孩子的照片。

日劇 ‬‬‬派出所女警執勤中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新人警察川合麻依是抱著“只要成為警察就能一生安穩”的單純想法成為警察的,她被分配到通稱為“秘密內幕”的派出所。過了兩周,被繁重的警察工作搞得身心俱疲的她感到已經到了極限,想找時機向派出所長伊崎賀秀一遞交辭呈。然而,就在此時,川合被安排與因有“問題”而被貶到派出所的刑事課前王牌藤聖子組成搭檔,結果沒能拿出辭呈。川合聽說藤聖子被貶的理由是職場霸凌,但是藤很快在巡邏中發揮出實力。由於藤的留心,她們抓住了可疑男子。另一方面,系長北條率領的刑事課一系成在拚命尋長連連盜竊犯筱原。刑事課搜查一系集結了藤的同期源誠三,他的搭檔兼後輩山田武志,接替藤工作的新選組愛好者、新人刑警牧高美和等等個性鮮明的刑警,但是,一系接到派出所的通報,刑事課苦苦搜尋的目標筱原被藤逮捕了。當天,藤和川合被接鷺而至的警情通報搞得沒有時休息。其中,她們收到有人要自殺的通報,報警人是阪本,自從川合被分配到派出所後,已經受到他十五次同樣內容的報警了。第二天早上,就在川合和藤終於結束值班之時,副署長吉支正義卻把大家召集起來。吉野召集大家進行的“例行檢查”,是為確保警察紀律而進行的儀式。吉野表示,這天是即將退休的警察署長的生日,因此要大家將“最棒的例行檢查”作為給署長的禮物。然而,由於川合的失誤和吉野的誤會,檢查以大失敗告終。再次考慮辭職的川合一回到宿舍就累得呼呼大睡。對講機的聲音把她吵醒後,藤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實際,藤是她的宿舍鄰居。牧高也加入進來,於是,川合開始了突如其來的女子會。又一個上班日。就在川合准備拿出辭呈時,正巧接到案件通報。逃犯逃進車輛不能進入的商店街,川合被迫獨自從巡邏車裡下來追犯人。她氣喘籲籲地追趕犯人,終於達到極限,摔倒了。就在川闔眼前,繞到另一頭的藤帥氣地將犯擒獲。川合回味著被圍觀者笑話的悲慘回憶,回到派出所。這時,又有通報稱阪本報警要自殺。川合覺得阪本是故伎重施,對這個通報很輕視,但藤卻對她說無論何時都應該認真對待報警,然而破窗進入阪本上鎖的房間。這次阪本真的上吊了。藤拚命實施急救,而在一旁的川合卻什麼都做不了。藤指示川合護送阪本去醫院。川合覺得自己判斷失誤可能導致阪本喪命,情緒非常低落。她一回到派出所,就向伊賀崎遞交辭呈。這時,阪本的母親來到派出所。她轉告川合說,阪本在醫院醒來時看到川合陪著他,感到很安心,並向川合致謝。藤也鼓勵川合在“張”和“弛”的反復交替中循序漸進成來一名警察。川合很感動。然後,當著川合的面,藤撕掉了她的辭呈。於是,川合與新搭檔藤的派出所生活就這樣繼續下去了。

第2集
雖然川合決定繼續從事警察職業,但因為不習慣值勤,在巡邏中坐副駕席的她時不時打嗑睡。藤為驅散川合的睡意,讓她下車,徙步在夜裡巡視學校。心驚膽戰的川合巡邏著,而那裡恰恰是正埋伏在附近的源和山田所負責的校園盜竊案的現場。第二早上,當值班快結束時,藤和川合奉命教育吸煙的中學生優太。優太的母親咲子來到派出所,沒有責備態度惡劣的兒子就把他領回家去了。川合覺得正是咲子漠不關心的態度讓優太變得狂妄。另一方面,川合接待了報案說遺失了男友送的珍貴耳環的理沙。而圍繞理沙的遺失物所發生的事情發展超出預料。藤與川合支援刑事課偵查毒品案。川合與源、藤與山田分別喬裝成情侶,跟蹤涉嫌吸毒的牛郎。川合沒有約會經驗,也沒有跟蹤經驗,非常恐慌。為了追蹤嫌疑人,他們潛入情人旅館。因為藤的功勞,他們抓住了正在吸毒的牛郎。這時,藤他們收到通報稱優太的祖父死於家中,前去檢驗遺體。川闔第一次經歷這種場合,非常緊張,而藤則細心地確認了遺體狀況。要回去時,藤向憔悴的咲子致敬,感嘆她一直以來全身心地照顧老人。藤的話讓咲子流下淚水。原來,咲子一邊打工,一邊辛勤地照顧老人。不知道母親辛苦而走上歪路的優太,反省了自己的所做所為。川合也痛感自己什麼也不懂。當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川合再次遇到正找耳環的理沙。看到理沙在拚命尋找男友送的禮物,川合不禁也出手幫忙。但是,她們沒發現耳環。第二天,川合等人聽牧高說找到理沙的耳環了。川合高興地要給理沙打電話,卻得知那個耳環是贓物。實際上,理沙的男友菊池是刑事課正在追查的連續盜竊犯。理沙不知道男友把贓物送給自己,所以才在派出所提交了遺失物申請。藤帶著川合前往菊池藏身的理沙公寓。聽說真相的理沙呆若木雞,而藤等警察冷靜地蒐集犯罪證據。川合看到大受打擊的理沙,不忍心參與搜查。但當她看到理沙的眼淚時,終於醒悟,來到藤身邊。她感到,從此以後,這個房間將由理沙一個人住,因此不想讓與犯罪有關的可怕東西留在這裡。說出自己的想法後,她就默默地幫助搜查。聽了川的話,菊池也低下了頭。這天晚上,刑事課的夥伴們在川合的房間裡烤肉。菊池因為川合的話而坦承了其他罪行,藤為此表揚了川合。麻煩人物藤與新人警察川合的凹凸組合向前邁出了一小步。

第3集
藤與川合作為搭檔配合默契。川合不想辜負藤對自己的期待。這時,她們接到通報,在附近的超市裡,一個女性聲稱如果源刑警不來她就要偷東西。藤和川合趕到現場,老婦人、小偷山崎對她倆毫不客氣,但是等源一來,她的態度馬上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原來,源有著川合不知道的“特殊能力”。第二天,藤休帶薪假,不在家。雖然藤說她是去參加同學會,但是實際上她一個人去進行調查了。另一方面,在派出所兢兢業業處理公務的川合,被刑事課叫到町山警署。源和山田告訴她,有個女高中報案稱被陌生男子騷擾。因為署內的女警察都不在,他們請川合給報案人做筆錄。川合是第一次給受害人做詢問筆錄。受害人彩菜令人意外地很平靜地回答了關於被色狼騷擾的問題。第二天上班時,一個叫珠代的女性來到町山派出所,她一看到伊賀崎的臉,就喊住他,報告說接到了自稱是刑警的可疑人物的電話。在珠代協助下,藤她們伏擊並逮捕了冒充刑警詐騙的犯人。這時,川合再次被叫到刑事課,得知彩菜的性騷擾案有了目擊證人。根據目擊者、高中生早見的證言,川合與藤用充氣娃娃再現了案件現場的情形。早見證言與彩菜本人筆錄有出入,實際上彩菜受到的侵害比她告訴川合的更嚴重。川合當時沒有問出彩菜被害的真實情況。對於性犯罪的詢問,應該優先考慮受害人的心情,謹慎行事。而川合沒能做到這一點。她被藤嚴厲批評了。另一方面,牧高根據證言畫出了犯人的畫像。藤與牧高一起去彩菜家拜訪。彩菜自從案件發生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連學校也不去了。川合為自己沒能體察彩菜的心情而後悔莫及。根據牧高畫的肖像進行的搜查遇到困難。藤、源考慮,是否因為牧高所畫的肖像完成度過高,反而不容易找到犯人。這時,珠代來到町山派出所道謝。她拿著川合所畫的“警惕電信詐騙”的傳單說正是這份傳單幫了自己。因為傳單上川合畫的伊賀佐的臉抓住了他的主要特徵,接到騙子電話的珠代看到畫像就特意來派出所找伊賀佐咨詢。聽了珠代的話,藤就帶川合去了刑事課,讓川合來畫彩菜事件犯人的肖像。在大家的鼓勵下,第一次挑戰犯人畫像。但是,根據證言畫成的畫像不太理想。就在大家准備放棄過於強調犯人特徵的畫像時,川合注意到,在早見印象中,殺氣騰騰的犯人的眼睛比正常人的眼睛大很多。藤用鉛筆將畫像上犯人的眼睛遮住一半,呈現出的正是因為猥褻行為獲罪、目前在緩刑期的安田大二郎。他們發現在隔壁警署管界內頻頻發生女高中被襲擊案件。數日後,町山署成炎聯合特別搜查本部。藤與川合被叫到了“特搜”。

第4集
以川合所繪制的速寫肖像為線索,安田作為以女高中生為目標的連續傷害案嫌疑人浮出水面。藤和川合被叫到人稱“特搜”的特別搜查本部,參加淨是強硬派刑警的會議。川合想成為支持被害人彩菜的力量,但這個想法泡湯了,會議結束後,在派出所工作的她們只能回去繼續做平常的公務。這時,藤指示弄錯路線的川合記住管區內的地理情況。在炎炎烈日下,川合窘迫地在管界內轉悠。另一方面,刑事課的源和山田潛入安田的公寓。牧高和鈴木則為收集防盜錄像而奔走。一週後,在意搜查進展的川合,與藤一起來到刑事課。但是,她們看到的是陷在毫無希望的搜查中的源等人焦頭爛額的樣子。而且,據說川合關心的彩菜自從案件發生以來就閉門不出,警方甚至無法從她那裡得到安田是否是犯人的證言。按北條的指示,藤與川合再次造訪彩菜家,彩菜卻不肯相見。藤與川合作為刑事課的後援再度加入調查。不過,警方無法掌握安田是犯人的證據,腳踏實地的辛苦搜查看不到希望。在這種情況下,特搜決定改變調查方向。特搜的緊急會議上,因為安田按兵不動,負責人宣佈對他的監控放緩,以後要從零開始調查嫌疑人。川合為自己畫的畫像擾亂了搜查而自責。另一方面,菜仍相信川合所繪畫像的准確性,在源的幫助下,她繼續監視安田。這時,藤聽川合說想成為支持受害人的力量,遂找吉野副署長談判,要求讓川合參加對彩菜的詢問。被害人彩菜的證言是搜查的關鍵。吉野本來要拒絕藤的要求,但伊賀崎預判了藤、川合的行動,提前向吉野求情。所以,吉野同意讓川合參加進來。藤與川合再次前往彩菜家。川合表達了想抓住犯人的心意,彩菜終於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根據彩菜的證言,安田再次成為懷疑對象。與此同時,正監視安田的源打來電話,稱安田與開黑色貨車的共犯接觸。特搜展開逮捕行動。但是,下層警員沒有機會參加。這時,町山署發揮團隊精神,托往了特搜。藤、川合、山田前往案發現場。這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半,比過去犯人犯案的放學時間遲了很多。川合根據在管界內巡視的經驗,意識到這個時間正是補習學校的下課時間。藤她們在從補習學校放學的人群中發現了一個單獨回家的女高中生,認為她會是犯人的目標,於是,跟蹤了她。果然,一輛貨車停在女孩面前,安田拿著凶器下車,要和共犯把女孩擄走。藤保護了女高中生,山田逮捕了共犯,而川合徒手追趕安田。為彩菜,川合一定要抓住犯人。她拚命跑著,卻追不上安田。就在這時,源有氣勢地超過了川合。由於町山署警員的努力,安田一夥被逮捕,案件圓滿解決。數日後,町山派出所內,藤獨自打開了放在儲物櫃裡的紙箱。箱中是藤與同期四人拍的合影。伊賀崎見藤盯著照片,就問她打算隱瞞川合到何時。而藤凝視的照片上,有一個與川合長相相近的女警。

第5集
盛夏,川合像往常一樣忙於公務,不禁羨慕起那些彷彿和自己不處於同一世界似的享受愛情的同齡人。這時,她意外地在藤幫助下得到了聯誼的機會。她們隱藏了自己的警察身份,興致勃勃地去聯誼,沒想到在同一家店遇到了正參加其他聯誼的源和山田。於是,史上最尷尬的聯誼開始了。而且,只有警察才會遇到的意外事件向她們襲來。第二天,叫三宅的老人闖進町山派出所。三宅說妻子想殺他,所以他才逃出來。藤覺得事情有異樣,遂提出自己也列席川合負責的訊問。這天,派出所也特別忙。藤和川合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又收到了火災報警。她們緊急趕到現場。但是,睡眠不足的川合突然頭暈,蹲在地上。就在這時,剛剛撲完火的帥氣消防員武田出現在川合面前。像少女漫畫一樣的場景一樣,武田抱起川合,把她送上救護車。似乎川合的命運之戀降臨了。為了支持搭檔的初戀,藤也情緒高漲,前途多難的警官之戀拉開了帷幕。數日後,武田作為主講人到町山署指導救助講座。藤等同事千方百計支援川合的戀情,卻因為伊賀崎不知情而搞得亂七八糟。盡管如此,川合還是與武田交換了聯系方式。藤和川合在派出所附近看到患老年痴呆的三宅,把他送回家。三宅的妻子幸子向藤、川合道謝。她獨自照顧丈夫,卻不向別人抱怨辛苦。晚上,川合、牧高被藤和她的同期桃木、松島逮住,她們在川合的房間開飲酒會。川合、牧高被前輩的氣魄壓倒。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第二天,武田邀川合約會。約會當天,川合穿得很時尚,與趁休假要去調查某事的藤一起走出宿舍。路上,她二人遇到穿著體面的三宅夫妻。二人說要去新婚旅行時去過的溫泉,但藤感到了一絲異樣。川合人生中的第一次約會順利開始了。不過,川合突然聯想到三宅夫婦攜手前往溫泉的樣子,產生了不詳的預感。她向武田道歉,然後跑去找三宅夫婦。然而,她到處找不到三宅夫婦。川合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三宅家,只見藤帶著三宅夫婦回來了。原來,藤比川合先一步意識到這對夫妻的異樣,把二人叫了回來。三宅家中,她們發現幸子把東西都收干淨,還留下一封給女兒的遺書。幸子照顧丈夫已經精疲力盡,陷入困境的她想和丈夫殉情。藤鄭重地建議幸子把丈夫送到養老院,並說“依靠別人沒什麼不好”,讓幸子放棄了自殺的念頭。晚上,藤、源等人像往常一樣在川合的房間集合。大家鼓勵約會泡湯了的川合,不過,他們無意從武田的SNS上發現好多“現充”照片,他的生活方式和川合相差太多。於是,川合對武田的戀情告吹。他們喝到半夜,川合送喝酒了的藤回房間,發現了藤的警察學校的畢業儀式照片。照片上除了藤、桃木、松島之外,還有一位川合不認識的女性。

第6集
酷暑之日,藤與川合沒休息多長時間就又投入工作。刑事課的源、山田也不眠不休地忙碌著,警署內的警員們到了疲勞的極限。偏偏在這麼糟的時候,副署長吉野命令全體警員參加心理健康培訓。為了減壓而開展的心理健康培訓卻成了壓力的來源。第二天,川合正處理高齡司機的駕照更新手續,就在她吐槽交通課做無用功時,她的話被交通課恐怖的傳奇人物宮原聽到了。川合像要逃跑似地催藤處理報警。報警的內容是一個拿著鏈鋸的男人在神社出沒。源、山田和藤、川合匯合,制服鏈鋸男的行動開始了。就在為公務奔波的過程中,川合漸漸適應了派出所的工作,她在畫罪犯肖像方面很活躍,與尊敬的藤很默契。她開始為與藤成為搭檔而感到欣喜和自信。就在這時,她們接到交通事故報警。趕到現場後,川合覺得事故沒有造成嚴重後果,鬆了一口氣,但藤看到路邊的毛巾被後,臉色為之一變。新人川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原來,橫在路邊的毛巾被裡裹著被從車中甩出、已沒有心跳的嬰兒。川闔第一次目睹如此慘烈的事故現場,震驚得一動不動。伊賀崎允許無法控制感情的川合提早下班。當天晚上,之前因為夫妻吵架而鬧到派出所的田村夫婦又打了起來,藤、伊賀崎一起去勸解。藤注意到田村太太藏著刀,便給伊崎賀遞暗號。但是,伊崎賀沒有領會她的暗號,而平時川合一看就懂。藤真切地感到了川合不在身邊的感覺。川合自事故以來就無法上班,而藤不知道該怎麼跟這樣的川合打招呼才好,就這樣過了數天,伊賀崎見藤這狀況,便說“很擔心吧,那個孩子也是如此”。他口中的“那個孩子”是藤的同期櫻。藤與櫻存在某個心結,因此她為如何對待川合而苦惱。第二天,川合來到派出所,對藤表示,她想暫時休假回老家。藤找不到合適的話,遂接受了川合的決定。就在這時,交通課的宮原來了。宮原知道川合忘不掉事故現場的情景,對她說:“有些場景,如果不成為當事人就不必讓他們知道。而我們的工作就是不讓那樣的當事人增加。”藤也表示,自己之所以繼續當警察,是因為必須有人肩負起那些工作。川合聽了他們的話,決定完成自己負責的面向孩子的自護課堂。數日後,川合圓滿完成了自護教育,但是她注意到一輛車正快速沖向孩子們。她挺身而出保護孩子,自己卻被車撞了。藤和伊崎賀以前所未有的慌張樣子跑了過來,馬上叫了救護車。幸而川合只是受了輕傷。在警署中,藤佯裝平靜地報告情況,但是在向源說起事故的情景時,她突然情不自禁哭了起來。對於藤來說,川合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重要的存在。幾天後,再次努力做警察的川合重新投入公務中。她偶然在派出所的櫃子裡發現了過去的署內通報。那上面登載著町山派出所的搭檔伊賀崎和櫻。另一方面,休帶薪假的藤造訪某家療養院。她注視的人正是坐在輪椅中的櫻。一個能動搖藤與川合之間關系的“秘密”正靠近川合。

第7集
川合得知伊賀崎曾與藤的同期櫻是搭檔,她打聽櫻的事,但是伊賀崎含糊其辭。而造訪療養院的藤無法向正進行康復訓練的櫻打招呼。這時,警署的警員們都收到緊急召喚。大家一起趕到刑事課,只見到哭哭啼啼的山田和發呆的源。原來,山田的警察手冊丟了。作為警察,丟失警察手冊是致命的失誤。因為有可能被人惡意使用,吉野命令大家賭上警察的威信進行徹底調查。當天晚上,牧高有事找藤商量,她們聚在川合的房間。牧高正為自己與搭檔鈴木的關系苦惱。川合聽了她的話後,為自己與藤之間沒有秘密而開心。看到川合高興的表情,藤卻心情復雜。第二天正是伊賀崎妻子的預產期。藤、川合努力幫他能早點收工趕上看孩子出生,但是一個男大學生跑到派出所說被男人非禮了。真是越想回去越回不去。伊賀崎所長的最長一日開始了。騷擾男大學生的男人,正是最近頻發的公開猥褻案的嫌疑人。伊賀崎捲入刑事課的搜查,錯過了下班的時機,但聽說附近的攝像頭完全沒拍到逃跑的男人的車子時,他靈機一動,找到了藏在轄區監控攝像頭拍不到的死角的男人。這一天真是惡性案件頻發,伊賀崎發揮一直深藏不露的能夠力,幫助解決了案件,但是他又錯過了妻子的生產。當天晚上,川合與伊賀崎一同前往醫院看望他的妻子,結果伊賀崎的妻子說川合長得像遭遇事故的櫻警官。川合向伊賀崎打聽櫻的事故,伊賀崎終於打開了話匣子。三年前,伊賀崎和搭檔櫻為處理交通事故來到現場,但是一輛突然闖進現場的白色輕型卡車撞倒櫻後逃走了。不幸的是,因為下雨,現場的證據都被沖走了,因此沒能破案。受重傷的櫻雖然保住性命,但至今仍在停職休養。第二天,川合向藤提出想幫忙解決導致櫻受傷的肇事逃逸案,但藤希望川合能遠離這件案子。這時,源以“犯罪側寫特訓會”的名義把川合叫出來。聽了正休育兒假的前輩女警萩原證言後, 川合雖不能明就裡,但還是認真地畫被稱為“女警的守護天使”的神秘男人的畫像。據說“守護天使”是位中年男子,總在長得像川合那樣的新人警察周圍出現,雖不傷害人卻總是直直地盯著女警。這一天的聽證並不順利,川闔第一次在畫肖像方面受挫。另一方面,藤再次踏足櫻所在的康復機構。櫻在發生事故後不久,因為藤鼓勵的言語而受刺激,二人之間鬧了別扭。這天,二人久別重逢,藤與櫻約定一定會抓住犯人。參加完特訓會回家的路上,川合思考著“守護天使”的事,將迄今為止一連串事件聯繫了起來。為向源、山田打聽事情,川合前往刑事課,卻聽到源與山田的對話。沖擊性的內容讓川合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撞傷櫻後逃走的人可能是“守護天使”,藤為了引誘出犯人竟以川合為誘餌。

第8集
川合從宮原那裡聽說了藤從刑事課調到派出所的真正理由。藤一直在尋找三年前撞傷櫻後逃跑的犯人,但是調查陷入困境,伊賀崎憑直覺認為犯人可能是“守護天使”,藤以此為線索獨自展開調查。然而,一直凝視著派出所新人女警的“守護天使”,自從案發後就消失了,藤的調查漸漸停滯不前。就在這時,她町山署遇到了參加現場實習的川合。藤覺得,只要陪在長相接近櫻的川合身邊也許能等到“守護天使”出現,於是自請從刑事課調到川合所在的派出所。川合在為藤隱瞞真相呆在自己身邊而震驚,努力像隱藏情緒像平常一樣和藤相處。就在這時,藤與伊賀崎去支援生活安全課,在違法風俗店老闆將要出現的餐廳裡埋伏。但是,就在裝成客人的警員們在店內守株待兔時,對此事一無所知的源、山田湊巧分別與心儀的對象來店裡約會。二人發現同事在場後,為了不打擾搜查,竭力裝做平靜如水,結果本應快樂的約會變成了羞恥的公開處刑現場。更糟的是,不知內情的川合也來到這間店裡。在源、山田的幫助下,警員們成功逮捕了違法風俗店老闆。不過,藤與川合之間氣氛仍然很尷尬。第二天,川合為了躲避藤,到隔壁的派出所支援。另一方面,伊賀崎告訴藤,川合已經知道了關於櫻的逃逸案的事。當天晚上,藤去調解情侶之間的爭吵,她像往常一樣應對,但在壓制對手時受了傷。得知藤負傷後,川合擔心極了,但是她糾結於迄今為止一直對她很溫柔的藤是否謀劃拿自己當誘餌。這時,為了阻止當地的黑道犯罪,川合與源被緊急派去巡邏。但是,川合犯了低級錯誤,拖了後腿。這時,川合腦海裡浮現出藤對她的指導。再加上源的話,川合明白了藤一直以來都把自己成長放在首位,非常高興。川合與源沒時間休息,又去處理汽車被盜案件。他們在材料場發現了發動不了的被盜車輛。藤與山田也趕到現場。四人試圖逮捕嫌疑人,但是,從車裡下來的男人青木手裡有槍。青木拿槍指著川合,威脅在場的警察。藤毫不猶豫地撥出槍,指向青木。對日本警察來說,開槍是第一等大事。源和山田試圖在藤做出足以改變人生的行動前阻止她。藤則表示:為保護暴露在不安與危險的居民和重要搭檔的性命,她甘願付出餘生。為了保護川合,藤舉槍逼近青木。青木不堪心理壓力,慌張地說他的槍只是模型。山田上前收押了青木,案件圓滿解決。這天,藤親自說出為了逮捕“守護天使”才利用川合。盡管如此,在與川合在一起的日子裡,她決不希望“守護天使”出現在川合面前,也很後悔為那種理由與川合組成搭檔。她為此向川合道歉。瞭解藤的心聲後,川合鼓勵她說,如果藤後悔的話,自己會努力成為讓她感到和自己組隊很棒的警察。後來,川合按自己的意思再次挑戰為“守護天使”畫肖像。她畫完後,伊賀崎覺得很像“守護天使”。為了抓住撞傷櫻後逃逸的犯人,町山署上下團結一致,再次展開搜查。另一方面,在隔壁的村川署,一個男人來申請更新駕照,他的臉與川合畫的肖像很像。

第9集 結局
根據川合畫成的肖像,警方再次出動調查櫻的案件。雖說如此,但是調查的發展並不順利。過了一週,有上級鑑證資格證的藤、源對被盜車輛進行鑑定。為了讓川合學得更容易,藤和源扮作老手鑑識長與新任巡查。川合與伊賀崎漸漸對神秘的鑑證小段子著了迷。就在這時,附近的村川署發來通報稱與“守護天使”肖像很相似的男人出現了。藤她們根據照片,確定那人與伊賀崎記記中的“守護天使”是同一個人。那個男人是在村川署管界內農莊工作的木村義德。木村二十年前因為負債而拋妻棄子失蹤了,而他的女兒曾在縣內當警察。而且,根據調查,警方發現一輛白色輕型卡車屬於木村所工作的地方的社長。藤她們為了防止串供,同時審問木村和社長。他們計劃由藤、伊賀崎、山田對付木村,源、川合對付社長清水。在審訊當天,背負著同伴們的期的藤等人,終於接近了三年前案件的核心。但是,意外事件接連發生。為了審問木村的老闆清水,源、川合前往農莊,藤等人前往木村的公寓,兩撥人准備同時進行審問。但是,當藤到達公寓後發現木村不在家。另一方面,接受審問的清水被問到公司的白色輕型卡車時,似乎有些觸動。根據他的證言,木村說卡車撞上牆已經報廢了。當時,木村以不想連累當警察的女兒為由,懇請老闆不報警,讓他自己來處理。顯然,木村很可能是犯人。就在這時,川合打電話向藤匯報,就在她離開源身邊的時候,“守護天使”木材出現在她眼前。看到木村後,川合呆住了。而木村比川合更緊張,當被問到卡車現在何處時,他語無倫次。藤通過電話下達指示,讓川合恢復了冷靜。她說服木村帶她去放車的地方。果然,那裡的白色輕型卡車有發生過事故的痕跡。川合急忙聯系北條,但是,就在這個空當兒,木村留下暗示自殺的字條後不見了。町山署的警員們在吉野的無線電指揮下,全力搜索木村。這時,從輕型卡車的行車記錄儀中,警員們看到了木村撞傷櫻後逃跑的影像證據。伊賀崎憑直覺感到空手逃跑的木村是想打算自殺,估計他是去了附近的大橋那裡。藤相信伊賀崎的直覺,與源等人急趕到橋附近,發現了正要跳橋的木村。就在木村手攀欄桿時,伊賀崎冷靜地叫住了他。藤告訴木村好好活著贖罪,然後接過源送上的手銬,心情復雜地逮捕了木村。後來,認罪的木村坦白說,他把町山派出所的女警察們看作自己的女兒替身,總是在凝視她們,而且對其中的櫻最為執著。三年前的那天,他也在十字路口盯著處理事故的櫻,結果因為睡眠不足誤踩了油門,釀成慘禍。事件解決後,藤策劃著召開櫻在警校時就想開的女子會。同學桃木、松島,還有坐著輪椅的櫻齊聚一堂。但是,當大家高興地喝著酒時,櫻表示自己不打算回來當警察了。看著她開心的表情,藤沒辦法阻止她。在櫻要提交辭職申請的這天,町山署中氣氛沉重。川合得知藤沒有勸阻櫻後,想到了某件事。她突然跑到櫻所在的房間前,大聲說藤的壞話。她一邊想著藤的溫柔,一邊違心地口出惡言。櫻在房間中聽到這些話,終於忍不住從房間裡跑出來,並決定收回辭呈。她宣佈,為了糾正狂妄自大的川合,她將拚命進行康復訓練,早日回歸職場。原來,川合為了無法出聲勸阻櫻的藤,自願當壞人,從而阻止櫻辭職。得知川合的心意,藤第一次向她表示了謝意。數日後,町山派出所裡,藤和川合又一邊發牢騷一邊埋頭於公務。川合的心中對於五味雜陳的警察工作萌生出了自豪感。

日名:ハコヅメ ~交番女子の逆襲~
英名:Hakozume: Tatakau! Koban Joshi
原作:泰三子《秘密內幕~女警的反擊~》(講談社)
編劇:根本非翟
導演:菅原伸太郎、南雲聖一、伊藤彰記
主演:戶田惠梨香、永野芽郁、室剛、德永繪里、三浦翔平、山田裕貴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