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劇[如果可以這樣愛]由佟大為、劉詩詩、保劍鋒主演

由佟大為、劉詩詩、保劍鋒主演的《如果可以這樣愛》根據千尋千尋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了電台主播白考兒在經歷了丈夫離奇過世的打擊後,陰差陽錯先後與已故情敵之夫、著名鋼琴家耿墨池以及亡夫兄長、海歸企業家祁樹禮產生感情糾葛並終獲幸福的故事。 

電台主持人白考兒和患有先天性心髒病的鋼琴家耿墨池兩個人因恨生愛。白考兒亡夫的哥哥祁樹禮為了阻止他們這場與世俗相悖的愛情,從中破壞,使得這場情感糾葛更為錯綜復雜。白考兒在經歷了背叛和離棄之後,終於放下心結決定要和耿墨池好好愛,卻不想被死神扼住了咽喉。

患有先天性心髒病的耿墨池進入彌留之際,然而一直阻撓他們愛情的祁樹禮在此時站了出來,用自己的方式成全了他們,在生命即將終結之際將自己的心髒捐獻給了耿墨池。

陸劇 如果可以這樣愛 人物介紹:

耿墨池-佟大為 飾
耿墨池是一位性格桀驁不馴、不可一世的鋼琴家藝術家,性格敏感多疑、捉摸不定。他與電台女主播白考兒同時經歷了婚姻破滅,二人原本互相敵視,最終愛到絕不放手。

白考兒-劉詩詩 飾
白考兒是敢愛敢恨、離經叛道的貓系女神,不按常理出牌,其實只為追求一份純粹的愛情,一場赴湯蹈火的愛情。白考兒遇到了耿墨池,上演了一段纏綿悱惻、傷情暖愛的動人故事。

米蘭-楊壹童 飾
米蘭是報社記者,是白考兒的好閨蜜,她努力工作,想要通過自己的付出過上好的生活,但處處不順的她還是利慾熏心,做盡了壞事。

祁樹禮-保劍鋒 飾
祁樹禮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商界精英,有著儒雅的笑容,渾身散發著亦正亦邪的氣質。他喜歡白考兒,與耿墨池處處針鋒相對,一見面便劍拔弩張。最後,患有先天性心髒病的耿墨池病危,祁樹禮將自己的心髒捐獻給了耿墨池。

櫻之-齊歡 飾
櫻之是白考兒的閨蜜,她與世無爭安分守己。不管白考兒遇到什麼困難,櫻之總是堅定地站在她身邊為其排憂解難。櫻之的婚姻並不幸福,她希望丈夫不要一心只顧著事業,想讓他多陪陪兒子;丈夫不理解,櫻之最終選擇與他離婚。

陸劇 ‬‬‬如果可以這樣愛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在星城,結束電臺節目《音樂地帶》的直播工作後,主播白考兒趕赴和閨蜜米蘭約好的音樂廳,去觀看國際知名鋼琴家耿墨池的演出。雖然,米蘭臨時有工作,白考兒只得獨自觀看,但仍被耿墨池高超的演奏技巧所征服。耿墨池演出有個慣例,妻子葉莎每次都要全程陪伴,但在這天演出前,葉莎並未出現,並且誰也聯繫不上她,耿墨池有種不祥的預感。就在這天晚上,葉莎竟然和一名叫做祁樹傑的男子一起自殺溺水身亡,而祁樹傑正是白考兒的丈夫。
第2集
為平息外界對葉莎緋聞的關注,耿墨池發表悼念文,表示對愛妻的哀思。白考兒拿祁樹傑生前服用的藥品,給好友櫻之當醫生的丈夫張千山看,震驚的得知他有至少十年以上重度抑鬱症的病史,閨蜜米蘭、櫻之紛紛安慰白考兒。白考兒為進一步求得真相,找到祁樹傑生前看病的蔡醫生,再次遇見前去瞭解葉莎生前病情的耿墨池,二人發生衝突。在蔡醫生處知道原來祁樹傑與葉莎均是抑鬱症患者,二人在看病中結識後,白考兒氣憤的離開,並故意開車追尾耿墨池的車,以發洩心中的不滿,耿墨池也毫不相讓的讓經紀人兼好友韋明倫立刻報警。
第3集
不死心的老鐵從朋友處拿到了葉莎和祁樹傑生前在酒吧的照片,立刻在網上發佈一條名為“葉莎自殺”的帖子,曝光葉莎真正死因,韋明倫找人火速刪帖。櫻之感謝米蘭幫她介紹了兼職會計事務所的工作,她向張千山說了這件事,不料,得到他獨斷的否決,櫻之傷心不已。白考兒想找耿墨池開誠佈公地好好談一次,並向米蘭坦誠自己在葉莎公寓偷拿了葉莎的日記本,米蘭無奈的答應幫白考兒將葉莎日記本轉交給耿墨池。老鐵在米蘭的辦公桌上意外發現葉莎筆記本,並偷偷翻看。隨後,論壇和大網站上出現了“葉莎自殺”的後續報導。
第4集
三個月後,耿墨池為了紀念葉莎離世百天,再次回到垶城。掃墓的耿墨池在墓園遇到白考兒,看到葉莎墓旁的祁樹傑墓,怒不可遏。白考兒要求耿墨池為上次的謾駡道歉,耿墨池不答應,二人一番唇槍舌戰,糾纏不清。隨後,在餐廳二人又針鋒相對,互不讓步;轉戰到酒吧,白考兒喝醉酒,耿墨池只得把她帶回了家。次日清晨,一覺醒來的白考兒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看到彈琴的耿墨池才安心。一言不合,白考兒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走人,耿墨池在樓上默默看著去上班的白考兒遠去。路上,白考兒接到老媽的電話,白父白母也為女兒的遭遇打抱不平,白考兒耐心勸慰父母,表示自己很好。祁樹禮回國後,立刻去墓地看弟弟。
第5集
耿墨池約白考兒飯店相談,看到躲在暗處的記者,耿墨池故意十分貼心的幫白考兒切肉,但細心的把白考兒的臉擋住,並沒讓記者拍到白考兒正面,白考兒不知道耿墨池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對他的美男計充滿敵意。白考兒看著週刊上耿墨池與自己的緋聞照片,怒氣衝天。米蘭合情合理地分析了二人的處境和心理,勸說白考兒遠離耿墨池。不聽米蘭勸說的白考兒思慮著如何對付耿墨池,看到耿墨池家的房卡,她計上心頭。
第6集
返家的耿墨池看到家中白考兒的衣物,又聽到浴室有動靜進去查看,撞上正在泡澡的白考兒,趕緊退出浴室。而看到耿墨池的白考兒也想趕緊出來,情急之下摔倒受傷。耿墨池顧不得計較白考兒在自己家的種種行為,火速把她送到醫院,並看著要住院的白考兒深刻感覺到冤家路窄。白考兒借機“賴上”了耿墨池,要求他對她的病情負責,探病的米蘭也被考兒的厚顏打敗。韋明倫嘲笑耿墨池已經變耿大善人了,對白考兒如此的好。耿墨池助理小林去看白考兒,並告誡白考兒遠離耿墨池,白考兒對小林妙語珠璣,說的小林目瞪口呆不能還口。
第7集
相思山上風大,耿墨池脫衣環抱白考兒,親密的舉動令白考兒心中一動。次日,耿墨池與白考兒的緋聞消息令韋明倫不解,耿墨池頭頭是道說出白考兒也挺好。而白考兒看到她與耿墨池的緋聞也沒有以前反應那樣劇烈,還向米蘭詢問耿墨池老家的資訊。白考兒在車裏意外發現一隻可愛貓咪,帶回家並取名“耿墨池”。某日,耿墨池收聽白考兒與搭檔關於“一見鍾情”的節目,內心感情澎湃。隨後,他主動找到白考兒,邀她去買鋼琴,還在琴行演奏從未公佈的《心之弦》給她聽,並向考兒表白。毫無心理準備的白考兒斷然拒絕了,耿墨池感覺到了白考兒內心的不安。
第8集
耿墨池查到了葉莎和祁樹傑交往兩年的酒店入住記錄,認為還是不讓白考兒知道內情為好。白考兒一回到家,就對著貓咪“耿墨池”流露出愛意,並告訴耿墨池有驚喜禮物送給他。誰料,去找耿墨池的白考兒,在耿墨池助理小林的故意安排下,發現了葉莎和祁樹傑的開房記錄,十分震驚。米蘭分析耿墨池接近白考兒的動機不純,但白考兒發現自己是真的愛上耿墨池了,內心十分痛苦。祁樹禮去找白考兒,恰巧看到因開房記錄喝的酩酊大醉的她,並和米蘭一起把白考兒送回了家。到家後,祁樹禮感慨地看著弟弟的家,聽到弟弟的開房記錄,他不予置信。
第9集
櫻之約米蘭詢問白考兒和耿墨池的事,也坦言自己過得並不快樂,米蘭說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櫻之有苦難言。為躲避記者,白考兒回了洪江老家。相思山上,耿墨池曾經和考兒看星星的往事一幕幕重現。耿墨池去白考兒家找她,發現白考兒家的房卡被遺忘在家門上,遂拿走。洪江,祁樹禮登門道歉,向白家說明了一切,帶白考兒回了星城,並為她提供落腳的住處。被媒體整日騷擾的耿墨池帶著行李來到白考兒家小住,無意間看到貓咪“耿墨池”,賜名“白胖胖”。
第10集
耿墨池在離開星城之前,和貓咪“白胖胖”告別。一直幫白考兒收拾家的米蘭告訴白考兒,她家有耿墨池住過的痕跡,還有耿墨池落下的衣服,並通知白考兒有關耿墨池要退出樂壇的消息。記者會上,耿墨池莊重地表示退出樂壇的意願。白考兒對於耿墨池的此舉有理解有自責。櫻之請米蘭幫忙,要與張千山離婚,但張千山萬般阻撓,不願意離婚。櫻之告訴米蘭這幾年婚姻的真實情況,表示看透了張千山,肯定回不去了。白考兒與祁樹禮、米蘭共進晚餐時,白考兒聽到鋼琴曲,就想起耿墨池。
第11集
耿墨池收到了白考兒發來的錄音,仿佛身臨其境一般。韋明倫回來已經沒有了耿墨池的身影。白考兒在電臺節目中提起了耿墨池,祁樹禮很不悅地關了。節目結束後,白考兒愣神被同事打斷了。剛要上車時白考兒才發現下雪了,不知道耿墨池有沒有聽到她送給他的風聲。
第12集
耿墨池買了一副價格不菲的畫,整天盯著那副畫欣賞,毫不搭理旁邊的白考兒,白考兒問他不是快要破產了嗎,怎麼還有錢買畫,耿墨池不說話。趁著耿墨池去接電話的功夫,白考兒拿著指甲油塗在了那副畫上,接完電話的耿墨池看到自己這幅剛買回來的畫被摧殘了這幅樣子,氣得開始四處找罪魁禍首白考兒。
第13集
祁樹禮表示自己只是不允許白考兒和耿墨池在一起,至於是什麼原因大家都知道。祁樹禮一直認為是葉莎害死了祁樹傑,卻不想耿墨池早就將他的底細莫得一清二楚。白考兒堅決不肯和父母離開,白母苦口婆心的說白考兒和耿墨池是不能在一起的,白父直接罵起了白考兒傷風敗俗。白考兒哀求父母,她是真的很愛很愛耿墨池,再說白父當初就反對自己和祁樹傑,現在祁樹傑都死了難道自己愛要為他賠上後半輩子。白父被氣的暈倒了,白考兒和媽媽緊張不已,祁樹禮趕緊將他們帶上車送往醫院。
第14集
白考兒被送到了療養院,櫻之和米蘭去看望她,此時的白考兒已經了無生機,只有在櫻之說起耿墨池的情況時,說出了耿墨池要帶自己離開,自己要和耿墨池走。祁樹禮也來看望白考兒,米蘭忍不住的沖上去質問他這樣拆散兩人到底有何意義。櫻之將米蘭拉走了,祁樹禮為白考兒帶上白母為她織的帽子,白考兒閉著眼睛一言不發。祁樹禮蹲在白考兒的面前,說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確實不容易,身邊也沒有可以說話的人,所以就算知道白考兒會怨恨自己,他還是會選擇將白考兒留在自己可以看見的地方。
第15集
在徒弟榮燦幫忙下,白考兒找到了關於耿墨池的蛛絲馬跡。知道消息的米蘭迅速告訴祁樹禮,白考兒已經網上找到有關耿墨池的資料。相思山上,看著星星的白考兒對耿墨池念念不忘。同事阿慶對榮燦說明了白考兒的病情,希望他對白考兒慎言慎行。白考兒猜到隔絕自己與外界聯繫的人是祁樹禮,質問祁樹禮為什麼要這麼做,祁樹禮毫不愧疚的表示是為她著想,並再次向考兒深情表白。
第16集
當白考兒遇到仲介帶買房人看耿墨池公寓時,立刻決定要賣掉自已的房子買下這個公寓。祁樹禮想要買下耿墨池的公寓送給白考兒,反而令考兒失望。北京,韋明倫得到星城房子被賣出的消息,又聽黃忠說白考兒得了虛假記憶綜合症,二人唏噓不已的同時,商量不將這些事告訴耿墨池。白考兒看到徒弟找來的昔日自己與耿墨池的緋聞消息,誤認為自己是介入耿墨池感情的小三和退出音樂界的元兇。為尋找真相,白考兒約米蘭見面,白考兒因為米蘭給祁樹禮當眼線的事情十分生氣。
第17集
白考兒買下耿墨池的房子後,警告祁樹禮遠離她的生活。白考兒保持著公寓裏的佈置原樣,讓她更加無時無刻思念著耿墨池。此時,耿墨池也回國,外界也得知由他製作的《Dream》專輯獲得大獎,韋明倫再次勸告耿墨池不要再去找白考兒。白考兒接到台裏的待崗安排,並公費派她去北京學習。祁樹禮知道白考兒要去北京培訓的消息,擔心她與耿墨池相遇。北京,耿墨池表示希望在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找到《love》系列曲的原作者,也希望白考兒過得幸福。此時,白考兒正按部就班地過著朝九晚五的進修生活。
第18集
韋明倫將白考兒的病情告訴了耿墨池,這一切令耿墨池深深懊悔自責。耿墨池決定幫助表考兒糾正記憶中的錯誤與不實。同時,祁樹禮也得知他們已相遇。在幫白考兒收拾家時,米蘭從祁樹傑生前的公事包裏發現一份樂譜,留意收了起來。白考兒和耿墨池彈著《兩隻老虎》,仿佛感受到昔日的幸福。夜裏,米蘭研究著那份從白考兒家得到的樂譜,猜測著葉莎和祁樹傑的過往。 白考兒的記憶依舊混亂,在餐桌上錯把自己和耿墨池的飲食習慣互換,令人哭笑 不得。但耿墨池感謝白考兒,讓自己找到表達音樂的另外一種方式。
第19集
在北京的白考兒,接受了耿墨池的驚喜求婚,感動萬分。隨後,二人領證,幸福無比的生活在一起。調到廣告部的米蘭為拉廣告客戶參加飯局,巧遇祁樹禮,屈尊向祁樹禮敬酒,反而遭到祁樹禮的冷嘲熱諷,米蘭一氣之下將白考兒和耿墨池求婚的照片給祁樹禮,令他更加不快。隔日,米蘭將飯局遭辱的事在部門公開,並向主管討要公道。祁樹禮公司旗下的房子出現品質問題。羅浩因此事內心受到譴責,從羅浩處得知此事的消息的米蘭,開解羅浩的同時,深覺可以借此做文章。
第20集
韋明倫極力說服耿墨池複出,但墨池不想寧靜的生活被外界打擾。思念白考兒的祁樹禮打電話給她,耿墨池希望他遠離考兒。櫻之和張千山視頻聊天,談兒子生活之余,感覺兩個人感情變好很多。考兒睡夢中的話令耿墨池心酸不已。第二天一早,考兒無意間找到葉莎的手機,驚訝看到裏面有祁樹傑的照片。為求證真相,白考兒決定去星城找祁樹禮。耿墨池看到考兒的留言,知道她回了星城。考兒來到祁樹傑的墓前,希望祁樹禮把所有真相告訴自己。
第21集
祁樹禮約白考兒在江邊訴說身世。原來祁家有個養女叫小靜,多年前失散。白考兒為自己和祁樹傑結婚四年只是小靜的替身而氣憤。趕來找白考兒的耿墨池,在白家得到熱情招待,不料幾杯酒下肚,舊疾復發。洪江醫院,耿墨池與祁樹禮巧遇,二人針鋒相對,耿墨池向祁樹禮正式宣戰。得知祁母生病住院白考兒前去探望,祁母向前來的白考兒道出心中的歉意。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祁母希望祁樹禮能過得幸福。回星城的途中,耿墨池因與白考兒吵架,留下她一人開車離去,路上等車的白考兒恰巧搭上祁樹禮的順風車。
第22集
祁樹禮向羅浩揭露米蘭要脅之事,羅浩向祁樹禮道歉,並答應他會做好善後工作。同時,白考兒也勸米蘭收手,但米蘭不為所動。晚上,耿墨池去台裏接加班的白考兒,答應崔台為慈善活動捐畫一幅。看著白考兒按照手機上的步驟做飯的耿墨池感到十分幸福,故意打電話向韋明倫炫耀說炒菜聲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羅浩找到米蘭批評她不應該拿房屋品質問題的事情去威脅祁樹禮,米蘭充耳不聞。次日,白考兒親自登門給祁樹禮送拍賣會請柬,並為米蘭求情,祁樹禮答應去拍賣會,但米蘭的事情未鬆口,僅表示會自行解決。
第23集
“慈善拍賣會”上,耿墨池、祁樹禮本是王不見王,卻因白考兒相聚在一起,為和祁樹禮爭強賭勝,耿墨池以高價拍得自己捐贈的名畫,韋明倫有苦說不出。事後,耿墨池反遭祁樹禮一番譏諷,懊惱的他與白考兒冷戰升級。崔台想請耿墨池做節目特約嘉賓,並要求考兒必須請他來。白考兒為請冷戰中的耿墨池做嘉賓煩心,同事提醒她在感情中要能伸能屈,婚姻需要經營。羅浩決定向消費者實話實說樓盤問題,所有責任自己承擔。
第24集
白考兒母親去醫院看望祁母,祁母表示如果祁樹禮若有任何事情惹到白家,請他們多擔待。米蘭走出看守所,為重獲自由而淚奔。丟掉工作的米蘭意志消沉找櫻之訴苦,櫻之勸米蘭腳踏實地走正路。精心打扮“桃花妝”的白考兒登門“求”耿墨池上節目,不想越解釋誤會越深,最後還是“甜蜜”舉動成功救場。第二天,耿墨池應邀參加白考兒的電臺節目。直播間,耿墨池“惜字如金”,白考兒機智應答,誰想休息時二人的打情罵俏的對話不小心直播出去了,白考兒因此直播事故被停職。
第25集
耿墨池帶白考兒看新屋,得知演出受阻,臨時被叫停,追究根源是祁樹禮搗鬼。於是,白考兒找到祁樹禮並將他堵在車上。耿墨池來接考兒時,兩人都亮出底牌,財力、健康在真愛上爭論起來。櫻之告訴白考兒,耿墨池正在通過他繼父收購博天股份,提醒她耿墨池的財力與祁樹禮不相伯仲。找工作的米蘭因職業污點被拒之門外,母親也對其惡語相向,米蘭歇斯底里地揭開了心裏的傷疤。白考兒和櫻之、米蘭咖啡館見面,白考兒提議還未找到工作的米蘭做耿墨池的助理,米蘭欣喜答應。
第26集
白考兒從醫生口中得知腹中胎兒有遺傳性心臟病,十分震驚。白考兒傷心離開醫院,告訴櫻之自己懷的孩子有遺傳性心臟病,櫻之安慰她再做詳細檢查。回到家,白考兒抱著耿墨池哭著說對不起,耿墨池既感到莫名其妙又心疼,還問起白考兒之前說要給他的驚喜是什麼,考兒只能默默流淚不語。耿墨池雖知道考兒將祁樹傑的記憶安在自己身上,但將錯就錯,想要籌備驚喜婚禮給白考兒。
第27集
《DREAM》音樂專輯演奏會圓滿順利進行,驚喜亮相的耿墨池現場彈奏《風之緣》獻給妻子白考兒。慶祝 PARTY 上大家都以耿墨池和白考兒為話題中心,無人注意米蘭的存在。被韋明倫打發的米蘭落寞地走在雪中,不幸被幾名陌生男子挾持侮辱。米蘭看著試穿婚紗的考兒,心中異樣。而不知情的白考兒看到米蘭身上的傷處,頗為心疼,米蘭謊稱摔倒所致。祁母去世,祁樹禮才發覺自己是多麼的孤獨。他打電話給白考兒,以求慰藉。
第28集
次日,韋明倫送白考兒參加祁母葬禮。祁樹禮提出要考兒戴孝謝禮,拗不過的白考兒尷尬站在一旁還禮。靈堂裏,祁樹禮向白考兒訴說著自己對感情的見解,而考兒依舊充耳不聞,亦不心動。耿墨池對死去的祁樹傑耿耿於懷,而活著的祁樹禮又虎視眈眈盯著白考兒,令他不快。耿墨池得知新家的鄰居是祁樹禮後情緒大亂,又聽米蘭說考兒在祁母葬禮上要披麻戴孝,怒氣衝天去洪江接人。米蘭看到耿墨池勃然大怒的樣子自鳴得意。
第29集
張千山帶著兒子旦旦回國給櫻之驚喜,櫻之高興之余仍和張千山保持距離。祁樹禮從櫻之處得知白考兒因為胎兒有問題,怕耿墨池不讓生下來而隱瞞他,就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米蘭也添油加醋把白考兒和祁樹禮的關係越抹越黑,幸好耿墨池並未信以為真。晚上,耿墨池回家恰巧聽到白考兒和祁樹禮電話中的對話,又生誤會。白考兒擔心耿墨池會讓她把這個先天不足的孩子打掉,遲遲不知如何對他開口。耿墨池看著猶疑的白考兒,堅信了自己的錯誤猜測。
第30集
憤怒的耿墨池找到祁樹禮,理論白考兒和孩子的問題。祁樹禮順勢承認孩子是自己的,耿墨池將祁樹禮暴打一頓,自己也掛了彩。耿墨池抱著最後希望給白考兒發短息,得到模糊的回復,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婚禮當日,耿墨池遲遲未到,白考兒為前夜耿墨池決絕的話而擔心,而目的不純的祁樹禮卻早早坐在嘉賓席上。婚禮現場,耿墨池並未出現,而只是他的代理律師帶來了離婚聲明,說等白考兒生下孩子待哺乳期結束,耿墨池便與白考兒正式辦理離婚手續,白考兒受到打擊的當場暈了過去,祁樹禮沖上去扶住她。
第31集
白考兒與懷疑自己的耿墨池置氣,說孩子不是他的,耿墨池萬念俱灰。白考兒為整治耿墨池,公開曝光自己的私生活,而耿墨池也只能由著考兒胡鬧。麻木的白考兒以各種方式刺痛耿墨池,當耿墨池陪著白考兒吃飯沉默不語時,考兒自話自說,說到孩子,耿墨池忍不住發火,不明真相的他天真地告訴考兒,孩子必須跟他姓。祁樹禮夜訪白考兒家,稱希望能常到她家串門,並承諾以做孩子乾爹作為向耿墨池保守秘密的條件,令白考兒氣炸。米蘭向羅浩傾訴心事,表示她會無所顧忌去爭取她想要的。米蘭無意聽到耿墨池要辭退她的消息,自認走投無路的她自作聰明的安排自己與耿墨池“一夜情”的假像。
第32集
米蘭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將她設計的“一夜情”照片廣而告之。白考兒拿著照片找米蘭興師問罪,米蘭滿口胡謅,言語激烈,令白考兒傷心動了胎氣。醫院裏,白考兒腹中孩子沒保住,大出血還切除了子宮,大家都為考兒不能生育而遺憾。趕來的耿墨池得知孩子是他親生的真相,無法接受現實,心臟病復發倒下。白家已知噩耗,悲痛欲絕,兩老徹夜難眠。清醒的耿墨池求白考兒原諒,但傷心欲絕的白考兒沒給耿墨池任何希望。同時失去孩子和愛人的耿墨池心如死灰。
第33集
在北京,虛弱的白考兒看著插著呼吸機的耿墨池,把心裏濃濃的愛意一股腦兒傾訴而出。最終,白考兒將婚戒與耿墨池的互換,陪伴彼此。耿墨池不舍白考兒的離開,滿臉絕望。愛情不是兩個人的相遇,是兩顆心的相遇。這樣的愛情被櫻之羡慕,被祁樹禮憎惡。張千山告訴眾人,能保住耿墨池的唯有進行心臟移植手術,但要等待配型合適的心臟出現,所以也要做好後事的準備,但已知足的耿墨池趁人不在取下呼吸機,生命體征漸無。與此同時,站在大橋上的白考兒,生無別戀地跳下了江。米蘭準備媒體發佈會,要向記者曝光耿墨池的醜聞,此時櫻之拿著米蘭故意拖延送考兒去醫院的罪證,希望米蘭收手。
第34集
晚上,白考兒去酒吧,故意與人搭訕,希望引出耿墨池。耿墨池識破白考兒的“苦肉計”,從陌生人手裏救出白考兒。當白考兒親眼看到耿墨池很激動,並請耿墨池做她的鋼琴老師。耿墨池在極度矛盾的心理下答應了白考兒。星城,博天中國區五周年慶,祁樹禮聽到羅浩和米蘭的近況,十分感慨。祁樹禮到墨園找到瑾宜,陪她一起去福利院。面對瑾宜的疑問,祁樹禮沒有說明她就是小靜的事實。米蘭以耿墨池“未婚妻”的名義向瑾宜詢問墨池的去向,瑾宜並未告訴她。韋明倫猜出耿墨池因心力衰竭,日子不多去西雅圖看白考兒了。
第35集
在耿墨池船屋,祁樹禮聽著耿墨池口中的感謝,覺得諷刺,但想到白考兒,決定給出他每天兩小時教琴時間的最大讓步。考兒十分開心,很享受耿墨池每天的授課時光。而祁樹禮在一旁緊緊地關注著兩個人。米蘭巧遇工地工作的羅浩,知道羅浩出獄後近況不好。心有內疚的米蘭去羅浩打工處找他,而羅浩希望米蘭放下執念,洗心革面。耿墨池病情加重,祁樹禮不想他死在白考兒面前,建議耿墨池提早離開。最後一堂課,耿墨池彈奏了蕭邦的《離別曲》。
第36集
米蘭去往西雅圖找耿墨池,入住西雅圖酒店時,發現信用卡有問題,幸而遇到祁樹禮。白考兒買早餐碰到祁樹禮,米蘭上門見耿墨池。為避開米蘭,耿墨池向考兒提議搬家。隨後,耿墨池單獨約米蘭在森林裏見面,警告米蘭離考兒遠點,米蘭不慎掉入陷阱。為治療耿墨池歸國的張千山希望櫻之不要隱藏心跡,愛就直白說出來,找到韓志開門見山地表明他對櫻之感情的擔心,希望韓志也坦誠。韓志則是告訴櫻之打算把她調到美國工作與張千山團聚。
第37集
祁樹禮知道檢查結果性情大變,把來取護照的白考兒趕出家門。米蘭讓白考兒轉告耿墨池,如果不承認她未婚妻和遺產繼承的身份,就會將關於耿墨池的所有醜聞真正公佈於眾。白考兒向耿墨池求證米蘭的話,得到其肯定的答復後傷心負氣離開。祁樹禮責怪耿墨池的再次出現,給剛有所平靜的考兒帶來傷害。要登機離開的耿墨池被米蘭逮到,單方面向媒體散佈二人的婚訊。
第38集
白考兒和電臺同事聚會,同事邀請考兒回電台工作。雅蘭居,考兒與耿墨池過往的點滴浮現在眼前。白考兒和櫻之見面,考兒說櫻之看起來軟弱其實比誰都堅強,並表示自己不打算回美國了。台裏聽了考兒的電臺直播,恢復白考兒原職。去清泉鎮采風的考兒路過落日山莊尋故人,可惜物是人非。黃忠打電話給考兒旁敲側擊,發現考兒不知耿墨池失蹤之事。其實,耿墨池也回國去杭州寺廟看女兒了。祁樹禮回國以提供和耿墨池心臟配型合適的來源資訊要考兒嫁給他,但考兒 不願以婚姻做代價。白考兒知道耿墨池失蹤,並把心臟配型的資料給韋明倫查證其真實性。雅蘭居外,白考兒看到鄰居祁樹禮,慰問他的手術,祁樹禮說只是膽結石,兩人推心置腹,考兒給了他一個安慰的擁抱,恰巧被前來的耿墨池看到。
第39集
米蘭不聽羅浩勸阻,請律師狀告白考兒蓄意傷害,耿墨池來偷看考兒,表示自己不能毀了考兒一生的幸福,考兒堅持他才是一生的幸福。祁樹禮痛斥耿墨池不該再來見考兒,考兒就是因為他才會變成這樣,兩人又展開一場有關命運的談話,但耿墨池深感此次祁樹禮話語中顯出悲涼之感。員警把考兒帶到警局,耿墨池和韋明倫為考兒擔心得要命,律師黃忠帶來考兒無礙的消息,並捎來考兒給耿墨池的老虎漫畫,表示自己能吃苦。米蘭機關算盡,向媒體披露考兒精神病史的新聞。而受外界刺激的考兒精神錯亂,第二天到台裏提出辭職的申請,同事都替考兒可惜難過。
第40集
耿墨池又住進醫院ICU,狗急跳牆的米蘭不肯罷手。瑾宜、韋明倫為阻止米蘭,決定先於她召開《LOVE》系列曲澄清媒體發佈會。米蘭告訴向羅浩講述了自己遭人淩辱而開始改變的故事。羅浩痛心之餘,在米蘭車上發現了白考兒的藥,心虛的米蘭重傷了羅浩。白考兒陷在與耿墨池的回憶中,不能自拔。新聞媒體會上,韋明倫代耿墨池澄清了《LOVE》系列曲原作者的事實。同時,白考兒聽到耿墨池住院消息。白考兒不顧一切來到醫院看耿墨池,看到他的現狀傷心欲絕。新聞發佈會上,韋明倫和瑾宜播放了米蘭和耿墨池的錄音,證明外界傳播得關於耿墨池婚約一事的不實。
第41集
張千山在韓志處得知櫻之喜歡的不是韓志,也終於知道了她喜歡的是誰,十分驚訝,找到櫻之勸她找一段靠得住又實際的感情,不要做無謂的幻想。白考兒去洪江找祁樹禮討要心臟捐獻者的真實資訊。。她苦苦哀求祁樹禮,並答應以嫁給他當做交換條件。祁樹禮深感白考兒的言行侮辱了他對白考兒的感情,斷然拒絕了她。瑾宜知道後,勸考兒不要著急,同時瑾宜也去到洪江找祁樹禮,並陪著他悼念祁母,真誠地表示自己可以做他的親人,一席帶有溫情的話語改變了祁樹禮的 決定。羅浩找到米蘭,勸她改過自新,米蘭內心幾經掙扎,願意自首。
第42集
醫院病房裏,通過一番關於生命與命運的深刻對話,耿墨池和祁樹禮兩人生出惺惺相惜之感。為了給耿墨池做手術,眾人準備啟程去西雅圖,白考兒堅定的相信耿墨池一定會好起來。臨行前,耿墨池做了遺產繼承的公證,大部分遺產留個白考兒,剩下的部分作為了瑾宜和韋明倫的結婚賀禮。瑾宜聽黃鐘宣讀完遺囑,熱淚盈眶。而祁樹禮則回到洪江對白家二老行大禮,做最後告別。電臺直播間,徒弟榮燦平和而寧靜地將風聲通過電波送給聽眾,為師父白考兒送行。在西雅圖,話到嘴邊的祁樹禮還是沒有對瑾宜道出關於妹妹小靜的實情。
第43集
漫長的手術結束後,醫生向眾人表示已盡力。聽到醫生說病人要被推到太平間,白考兒情緒失控,撲到蓋著白布的死者身上,痛哭流涕,大呼不舍。想要看耿墨池最後一面的白考兒,顫抖著揭開了死者臉上的白布,震驚的發現,逝者竟然是祁樹禮。眾人都被震懾住。這時,張千山痛心的向大家解釋,其實祁樹禮就是耿墨池的心臟捐獻者。原來祁樹禮已經身患不治之症,也走到人生盡頭。他不想大家難過,沒有告知任何一個親朋好友,而是選擇將心臟換給耿墨池,讓自己的愛在白考兒愛的男人身上延續。

原作:千尋千尋《如果可以這樣愛》
編劇:千尋千尋
導演:王雷
主演:佟大為、劉詩詩、保劍鋒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