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鴉色刑事組]由竹野內豐主演,黑木華、新田真劍佑、山崎育三郎、櫻井由紀、水谷果穗、升毅、中村梅雀、草刈民代、小日向文世共同演出

由竹野內豐主演,黑木華、新田真劍佑、山崎育三郎、櫻井由紀、水谷果穗、升毅、中村梅雀、草刈民代、小日向文世共同演出的《鴉色刑事組》改編自淺見理都的同名漫畫,講述東京地方法院第三分部第一刑事部的刑事法官入間道夫為避免冤案四處奔走尋找真相的故事。

入間道雄(竹野內豐 飾)留著鬍子,穿著完全不體面,還會時不時地說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發言,與平常人們對法官的印象大相逕庭,是法院中一等一的怪人。絕不讓冤罪發生的他,親自前往事件現場調查,排除一切先入為主的觀念找出真相,被律師團、檢察官戲稱為“最燙手的山芋”。通常,必須發處理大量案件的法官必須注重處理案件的速度和效率,但是,入間完全不來這套,一旦有疑問,他絕對調查到底。這也使得他所在的第一刑事部的其他組員們每天都處於雞飛狗跳的狀態下。而入間在當上法官前其實是個律師,也曾參與“某個案件”。不按牌理出牌的法官入間與中規中矩的精英法官阪間千鶴(黑木華 飾),這兩位行事作風完全相反的人合作找出隱藏在事件背後的“真相” 。

日劇 鴉色刑事組 人物介紹:

入間道雄-竹野內豐 飾
性格自由奔放,不按常理出牌,為避免冤案四處奔走尋找真相,雖然與穩重的法官形象相差甚遠,但是他看待事情不帶偏見,凡事徹查到底,是讓律師團和檢察官都恐懼的人物。
阪間千鶴-黑木華 飾
入間道雄的搭檔,是東大法學部畢業的精英中的精英。在男性佔主導地位的法律界,她年紀輕輕就成了特例判事補。雖然平時不苟言笑,但熱心於匡扶正義。
石倉文太-新田真劍佑 飾
法院的青年書記官。他公開表示早在成為書官前自己就是道雄的粉絲了。他幫助法官迅速做出正確裁決,而另一方面, 他也是能活躍氣氛的開心果。
日高亞紀-草刈民代 飾
最高法院法官,精英中的精英。她是阪間做司法研修時代的教官。在那時,她就注意到了阪間這個同為長崎出身的女法官。她與道雄也頗有淵源,道雄拋棄律師職業而成為法官的原因和她有關。
駒澤義男-小日向文世 飾
一刑的部長,是義雄敬為師長的傳奇刑事法官。他總是笑容滿面,溫柔地守護著我行我素的道雄。他還想方設法向阪間推銷自費出版的以“刑事法官的思想准備”為主題的書籍,目的是為給手機游戲氪金籌款。
井出伊織-山崎育三郎 飾
東京地檢的檢察官。原高中棒球選手,正義感極強、誠實,為法官和書記官所信任。他被道雄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事搞得焦頭爛額,但是,他看出道雄作為法官的堅定信念,終於甘拜下風。另一方面,一旦起訴就必須讓被告定罪是他作為檢察官的使命,因此道雄的存在對他來說實在是災難。
濱谷澪-櫻井由紀 飾
法院書記官,御姐,性情爽朗、堅強,能冷靜地觀察事物。敢於對法院道雄和上司川添提意見。她有三個兒子,常常抱怨趕不上去保育園接孩子,不斷提出從案件堆積如山的一刑調走,但得不到受理。雖然作為“工作媽媽”很忙,也有怨氣,但她能保持住作為書記官的熱情,常常為取證而忙到深夜。
一之瀨糸子-水谷果穗 飾
新人法院事務官。作為事務官,她要製作各種手續和資料,負責與審判有關的事務性工作,是書記官川添和濱谷的助手。雖然是一刑團隊中年紀最小的一員,但她初生牛犢不怕虎,就算對手是部長和上司也不怵頭,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雖然乍一看不太靠得住,但她的意見常常意外地一針見血。
川添博司-中村梅雀 飾
主任書記官,石倉、濱谷、一之瀨的上司,留神管理著這群個性獨特的部下。我行我素、執著於挖掘案件的道雄總是讓他頭疼。每次道雄一動用搜查權,他就得調整現場檢證的日程表和記錄,有時還要再現犯人的行動,非常辛苦。雖然天天抱怨道雄,但仍對工作全力以赴,因此得到了一刑團隊成員的信賴。
城島憐治-升毅 飾
東京地檢的主任檢察官,井出伊織的上司。很多一刑處理的刑事案件都由他負責起訴。他把我行我素的道雄視為問題,但每次都認真對待因道雄的“任性”搞出來的現場檢證。他與一刑的部長駒澤是司法研修時代的同事,並且視駒澤為競爭對手。表面上他為人死板,實際上他很有人情味,出於正義感也會做出大膽的行為。

日劇 ‬‬‬鴉色刑事組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入間道雄是東京地方法院第三分院第一刑事部的刑事法官。有當過律師的特殊經歷的道雄,蓄著胡須,穿著隨意,說話傻氣,與人們一貫的嚴肅法官的印象大相徑庭。但是, 他不受先入為主的觀念束縛,有著自由的觀察力和徹底調查的探究心,是讓律師團和檢察官雙方都害怕的怪人。守護著道雄的人是一刑的部長、傳奇法官駒澤義男和法院書記官石倉文太。在有罪裁定率高達99.9%的日本法院中,駒澤卻有30件無罪判決;石倉本是個法庭旁聽愛好者,公開聲明自己是道雄的粉絲。除了他倆以外,支撐一刑團隊的還有老好人、主任書記官川添博司、有三個孩子的御姐書記官濱谷澪、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新人事務官一之瀨糸子,他們也經常被道雄整得團團轉。年紀輕輕卻被破例提拔的精項阪間千鶴到一刑上任。阪間出身東大法學部,是個完全不懂開玩笑的死板類型。她強烈地相信,只要法官能迅速、准確地處理案件,就能維護好日本的治安。阪間調到一刑的目的是重整一刑,因為如果一刑是公司的話,它正由於處理案件數量令人難以置信的少而處於需破產重組的“赤字”狀態。駒澤很快指示阪間與道雄搭檔。以道雄為主審法官,阪間與駒澤為陪審法官,三人組成了合議庭。他們要處理的案件是大學生長岡誠傷害議員江波和義一案。據說長岡給江波造成的傷需要一個月才能痊癒。實際上,長岡是江波秘書洋一郎的兒子。兩個月前,因為涉嫌受賄而被東京地檢調查之時,洋一郎撲向電車自殺。檢察官方面,由作為道雄的監督人而調到東京地檢第三分部的井出伊織和他的上司、主任檢察官城島憐治出庭。第一次公審中,長岡作證說是江波一方先動手打人,又提到自己的父親不是自殺的。於是,道雄認為有必要調查與該案有關的洋一郎之死的真相,遂提出動用調查權進行現場檢證,讓阪間和井出等人十分驚訝。
第2集
道雄等地方法院團隊與擁有參加過甲子園大賽的井出的地檢團隊,正在按慣例舉行業余棒球比賽。投手道雄准備迎戰連續打出兩支全壘打的井出,阪間提議要敬而遠之。但是,道雄卻說就算只有0.1%的可能性也要一決勝負。這天晚上,阪間被最高法院法官、她在進行司法研修時的教官日高叫了出來出席某個派對。在那裡,阪間被介紹給最高法院事務總局的事務總長香田健一郎。健一郎得知阪間負責重整東京地方法院第三分院後,告訴她,連人事局也把道雄視為一個大麻煩。日高聞言,指示阪間,如果有必要可以請人事局判斷道雄的言行是否需要處分。這時,一刑的部長駒澤告道雄,有個案子需要合議。這樁虐童案的被告、人氣料理研究家深瀨瑤子在一審時已經判有罪。瑤子因為當時才一歲半的長女哭個不停而情緒激動,打傷了孩子。她因犯傷害罪被判服刑兩年六個月。但是,瑤子不服判決,提出上放。高級法院接受了上訴,詳查審理情況後,發回地方法院。然而,實際上,因為這個案件一審主審法官是健一郎的兒子隆久,所以是個需要特別小心處理的案件。
第3集
某天,道雄向阪間等一刑成員提問:“怎麼做才能成為愛因斯坦呢?”他提示大家,那個對於法官也很重要。這時,正在讀起訴書的駒澤部長告訴道雄等人,有一個需要開合議庭的案子。那是一樁過失致死及損害屍體案,被告是在玻璃工房工作的藤代省悟,被害人是市政府的野上哲司。野上的女兒碧在藤代的教室上課,接她的是碧的母親、笹原警署的警察奈緒,而藤代單戀奈緒。藤代寫匿名信說野上出軌,如果奈緒不離開丈夫就要受懲罰。野上發現寫信的人是藤代,於是,在案發當晚,去工房見藤代,二人發生了口角。藤代與准備乘工房的汽車逃走的發生沖突。野上向後倒下,後腦受到強烈打擊,傷重不治。藤代見殺了人,非常害怕,就用焚燒爐燒了野上的屍體。由道雄任主審法官的第一次公審中,藤代看到走上法官席的駒澤後吃了一驚。實際上,駒澤18年前曾作為主審法官審判過藤代。
第4集
道雄遇到來法官宿舍拜訪阪間的繪真。繪真是阪間的妹妹。她問道雄,阪間是怎麼樣的法官,道雄則邀她來法庭旁聽,親自看看姐姐的工作。於是,繪真就和道雄約定以後一起旁聽阪間任法官的公審。這時,部長駒澤義男告訴道雄等人,家庭法庭送來的少年案件要採取合議制。被告人是17歲的望月博人。博人半年前從高中退學,在娛樂場所打工,偷了5000萬日元的額售款後逃走了。就在快被警察抓住時,他在商業街的大廈的安全樓梯上到處拋灑偷來的現金。道雄提議阪間適合此案,阪間也表示同意。第一次公審開始了,而道雄在法庭上保持著沉默。
第5集
道雄等人收到某芭蕾舞團發生傷害案的案件。被告人是芭蕾舞團的編舞師槙原楓。被害人是舞團的原教練矢口雅也。二人發生口角,槙原撞倒了矢口。矢口頭部遭到重擊,雖然保住性命,但現在昏迷不醒。看了起訴書後,石倉驚詫莫名。那家芭蕾舞團是連在海外都備受注目的芭蕾舞明星馬場恭子所在的舞團。實際上,恭子是石倉在中學時代的同學,也是他的初戀對象。阪間擔任主審的第一回公審開始了。在旁聽席上不僅有恭子,剛結束其他案件公審的道雄也現身了。在開場陳述中,檢察官井出說明,作為舞團的教練,矢口對多名女舞蹈演員進行性騷擾,被槙原解僱後對其心懷怨恨。然後,道雄向“守護道雄會”的旁聽迷們借了畫紙,寫上“我剛才審了吃霸王餐的案件喲。霸王餐和芭蕾舞團,兩個公審,我想放在一起審喲”後給阪間看。原來,即使是不同的事件,在犯人相同的情況下,可以進行集中審理,道雄的意思就是想“合並審理”。阪間讓道雄退庭,但發生了意外的事。
第6集
業余棒球比賽結束後,道雄等與對手井出等人的地檢隊一起去石倉的老家“蕎麥面鋪”喝酒。這時,阪間帶著日高來了。阪間說是出席女法官集會,慶祝日高內定為最高法官。道雄向日高說出志摩總一郎的名字,並告訴她,他會負責處理志摩受害的盜竊案。志摩是與道雄擔任律師時負責的最後一起案子有關系的人。在道雄任主審的盜竊案中,有6次前科的盜竊犯岸田潛入會計事務所所長志摩家,盜取113萬元現金。岸田犯罪,想騎偷來的自行車逃走,結果半路上與送報員的自行車相撞,結果被看到了臉,只好自首。第一次公審中,井出說岸田從精英人生跌落後反復盜竊,岸田反駁,說小偷是一項有魅力的工作,耳力過人能將任何保險櫃打開的他,正努力以頗有個性的活法活下去。岸田還表示,他只偷富人,絕對不會傷人。道雄注意到說話井井有條的岸田,在提到逃跑的情況時開始含含糊糊起來。而且岸田的自首也讓人生疑。於是,道雄決定確認一下岸田逃跑路線周邊的監控攝像頭。
第7集
道雄當律師時負責的最後一案是東丸電機殺人案。被告是東丸電機研究部主任仁科壯介,被害人是同一公司的經營戰略部部長佈施元治,殺人動機是佈施元治解散了研究部門,仁科被調到製造部門,因此與佈施發生數次爭執,最終殺害了佈施。仁科被判無期徒刑,但他堅持說自己無罪,後來死在獄中。仁科曾說他看到有個男人從命案現場逃走,那個男人正是一刑處理的盜竊案的受害人、國稅廳的志摩總一郎。以那起盜竊為契機,志摩擔任所長的會計事務所與包括東丸電機在內的數家大公司逃稅有關的疑點浮出水面。阪間拜訪了仁科的妹妹,想說服她申請重審以澄情12年前案件的真相,但遭拒絕。而與阪間擦肩而過的是另一位拜訪由貴的人就是道雄的前同事青山律師。在二人勸說下,由貴終於決定申請重審。擔任辯護人的青山馬上召開記者會,要求這次的重審要公開審理。收到批准再審的判決後,次長檢察官中森與檢察官小宮山命令城島和井山三日內遞向“即時上訴申請書”。
第8集
道雄等人所屬的“一刑”來了兩位研修生。他們是為了從事務官升任書記官前來實習的前橋幸則和磯崎由衣。駒澤部長要出席需要採取合議制的案件,也命令他們到場。案子是一起傷害案,但看了起訴書後,阪間和濱谷都吃了一驚。被告人潮川惠子正是阪間任主審、濱谷任書記官的盜竊案的被告。惠子有小偷小摸的前科,她再次在超市順手牽羊時被保安抓住。目睹惠子行竊並向超市告發的是一位名叫山寺史繪的女性。惠子有個六歲的女兒,在貿易公司工作的丈夫正在海外工作。惠子因為獨自撫養女兒、照顧婆婆而身心俱疲,在輕度抑鬱的狀態下服了藥。濱谷在與惠子交談後,覺得像她這樣無處寄養孩子的女性不可能畏罪逃跑,所以向阪間提議說可以讓她回家,隨時聽候法庭傳訊。但是,惠子在這期間對史繪施暴,史繪的傷勢嚴重,需要一年才能康復。於是,第二次公審是盜竊案、傷害案合並審理。惠子表示,被害人史繪是她小學時代的老師,她並不恨史繪在4個月前告發自己。實際上是她看到史繪偷竊,上前阻止之際遭到抵抗,這才弄傷史繪。惠子從調查階段就堅持這種說法,但因為太假而不被採信。另一方面,檢察官井出指出,所謂史繪盜竊查無實證,而她被惠子打傷後,曾打電話給當市議員的丈夫信吾求助稱遭到懷恨在心的原學生的襲擊。
第9集
道雄與阪間等人所在的一刑處理的“世田谷家政婦殺人事件”由陪審員審理。以書記官川添為中心的工作人員開始進行陪審員的選任手續,結果,補習老師大前正一、婚姻咨詢處職員落合清美、建築工人田部公平、主婦立原理沙子、證券業人士西園寺勝則、大學生小中渚等六人中選。作為候補陪審員的是派遣職員新村早苗和“道雄後援會”成員、自由職業者富樫浩二。案件的被告是高見梓,被害人是桐島優香。梓是桐島家的家政婦,某天,在明知欄桿破損的情況下,她在三樓的陽台與優香發生爭執,導致對方從陽台跌落。優香跌落後一息尚存,而梓卻置之不理。偶然發現異狀的快遞員喊來救護車,但優香已經隕命。而且,優香於一年前在律師那裡立下書面遺囑,留給梓很多遺產。在優香的女兒希美關注下,第一次公審開庭了。梓聲稱優香不是自己所殺,那是一場事故,而她也不知道遺產的事。實際上,五年前,梓的丈夫和女兒在火災事故中喪生,她將繼承的丈夫的公司賣掉後獲得很多資產。
第10集
道雄與當律師時的同事青山去見她的母親多惠。因為愛犬道子的弟妹生產。回去的路上,青山告訴他,她准備獨立創辦事務所,不僅要做自己擅長的企業法務,也要做法院指定律師業務。青山表示,因為作為法院指定律師,她還會繼續與一刑打交道。第二天,駒澤告訴道雄、阪間等人,因為發生罕見案件,所以將採取合議制。那是一樁傷害案件,被告人是“無名氏”,青山是被告的辯護人。第一次公審。被告人一副超然事外的態度,別說是名字,連自己的經歷也拒絕坦白。案件的經過是,當時17歲的被害人朝倉純的胸部被人用工具打傷。案件的背景是,少年們沖流浪漢扔石頭。被告人正在河邊與流浪漢同伴們烤肉,包括純在內的五個少年沖他們扔石頭。被告人追趕少年們,抓住了純,把他教訓一番。後來,憤憤不平的少年們再次朝流浪漢們扔石頭,有一名流浪漢受傷。被告人找到純,在二人互相推搡的時搶了純拿的扳手毆打了純。純肋骨骨折,傷勢嚴重。但是,道雄他們詢問被告人公訴人陳述的事實是否正確時,被告人說全是謊言,而且還說自己最討厭說謊。
第11集
週刊上發表了爆料新聞,稱法官道雄與前同事、律師青山勾結做出無罪判決。這時,日高把道雄叫來,告訴他,地方法院的法官任期是十年,期滿後一般都能連任,但是有問題的法官除外。阪間想知道日高叫道雄談話的理由,但道雄卻撒謊說只是關於開咖喱店的事。道雄的任期將於三週後結束。連任需要由最高法的法官會議指名推薦,再由內閣任命,但是,實際上,這件事將由道雄的對頭香田健一郎任事務總長的最高法院事務總局決定。阪間和駒澤認為,八卦報道背後是某個巨大勢力在操縱,決定重新檢查道雄正在行使職權的那件重大過失致傷案。案件的被告是大學生笹岡庸介。笹岡隸屬於自行車競技部,當為大賽做准備的他在深夜進行自主練習時。因為車速太快,而且沒有遵守交規靠左行駛,和旅行回來的一家人發生了交通事故。在事故中,7歲的向井愛昏迷不醒。笹岡辯解說他當時在左側行駛的,但是在拐彎時,被燈光遮擋視線,再加上有工地用的防護欄,導致他不得不靠右行駛。然而,根據檢察官的調查,案發地點根本沒有深夜施工的記錄。阪間認為司法決不能允許有權勢者扭曲真相,提出幫助道雄。道雄則對阪間說,無論這件案子結局如何,他都將像平時一樣去做。

日名:イチケイのカラス/Ichikei no Karasu
編劇:濱田秀哉
導演:田中亮、星野和成、森脅智延、並木道子
主演:竹野內豐、黑木華、新田真劍佑、山崎育三郎、櫻井由紀、水谷果穗、升毅、中村梅雀、草刈民代、小日向文世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