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Penthouse上流戰爭2]由柳真、尹鐘焄、金素妍、嚴基俊、李智雅主演

由柳真、尹鐘焄、金素妍、嚴基俊、李智雅主演的《Penthouse上流戰爭2》講述發生在韓國上流社會居住的一棟100層的頂級公寓(名為“赫拉宮殿”)中,富豪家庭為將子女培養成為名流不擇手段的故事,同時伴隨著復仇、出軌、金錢交易等內容。

任何人類的慾望都得不到滿足,人類為了擁有更多的東西,會不停地往上爬。因能眺望到最高的風景和擁有出色的隱私保護而備受資產家喜愛的頂層公寓裡到底住著誰呢,他們靠什麼攢錢,他們慾望的盡頭在哪裡。想要往上的理由是什麼, 夢寐以求的最頂層會有什麼,爬到頂層的他們真的幸福嗎,是不是隱藏著各自隱秘的秘密。這裡有為了這兒的孩子不惜一切辛勞,向頂峰奔跑的三個女人:向淒慘地踐踏孩子生活的壞人們徹底報仇,流著血淚的雙胞胎的媽媽沈秀蓮;對於比自己在各方面實力都不足的女兒來說,努力將自己的名譽和聚光燈的閃耀傳下去的千瑞珍;不把貧窮留給女兒;賭上人生一路疾馳,最後變成“怪物”的母親吳允熙。這三個女人的生活裡,責任和正義,良心被放在一邊,只望著上層努力往上爬,這就是人類無盡的慾望。

韓劇 Penthouse上流戰爭2 人物介紹:

申秀蓮-李智雅 飾
丹泰的妻子,雙胞胎碩勳與夕京的繼母。財閥家庭出身,在家人的愛之下美好地成長。外表美麗,性格溫順,但碰上愛情卻變得莽撞。雖然從未真心愛過丹泰,但是為了兩個孩子,她依舊想盡方法做好妻子與母親的角色。因而,在放棄自己的幸福之下,她在公寓裡過著長時間枯燥無味的生活。

千瑞珍-金素妍 飾
尹哲的妻子、恩星的媽媽,清雅財團掌權者。覺得自己是世界中心,想要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得手,外界的聚光燈總是照耀在她身上,令她獲得了很多頭銜。即使不利用家世,她也能憑借自身的實力,佔據著第一名的寶座。她的丈夫河尹哲是個充滿野心的男人,為了讓他擔任科長,她也盡自己的力量幫助丈夫。

吳允熙-柳真 飾
露娜的媽媽,無資格證的不動產咨詢顧問。在學生時期,她曾是實力派女高音,但卻因聲帶受到致命損傷而放棄聲樂。之後,丈夫在外遇時因為醉酒而從欄桿上摔落而死,金錢也揮霍殆盡。女兒露娜出生後,她一直頑強地生活著,以暴發戶為對象,為他們尋求秘密公寓以賺取生活費,之後靠著殺人犯的情報一夜致富。

韓劇 ‬‬‬Penthouse上流戰爭2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第一季)
樓外的夜空綻放一陣陣煙花,許多人聚集在樓外。沈秀蓮精心打扮,搭乘電梯往樓下行去。電梯平穩下降,沈秀蓮不經意間看到一層樓墜落了一個年輕女子,在她驚恐的目光中,年輕女子迅速下墜,超過了電梯下降速度,墜落在了樓下的雕塑上,身體被鋒利的雕塑梭角刺穿,血肉模糊死在雕塑上。沈秀蓮目睹了年輕女子被人推下樓過程,嚇得癱軟在地上,一臉驚鄂。二個月前,單親媽媽吳允熙帶男顧客看房子,男顧客看房的時候提起了女高音歌唱家千瑞珍,吳允熙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悅,轉移話題,帶領男顧客看房子。男顧客是國會議員,有身份有地位。不過,有背景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男顧客借著看房的機會對吳允熙動手動腳,意外扯掉了吳允熙纏在脖子上的圍脖。吳允熙脖子上有一道傷痕,惱羞成怒指責男顧客揩油。男顧客扔了二張鈔票給吳允熙,打電話換人看房子。吳允熙撿起二張鈔票,罵罵咧咧出門離去。
第2集(第一季)
吳允熙帶領女兒前往千瑞珍住處,宣佈自己早晚會拿回獎杯。千瑞珍待吳允熙母女離去後,提醒女兒恩音必須考上藝術學校。吳允熙向女兒露娜保證,她會想辦法幫女兒找到優秀聲樂老師。吳允熙到處尋找聲樂老師,很多聲樂老師教學生的名額都滿了,吳允熙找到了一個男老師,男老師終於願意教露娜。吳允熙去學校找校長,賠禮道歉,希望女兒露娜能順利畢業。校長曾經被吳允熙打傷,不肯給露娜順利畢業。吳允熙離去後,珍妮母親提醒校長不能心軟,校長平時沒少收珍妮母親給的好處,有很多把柄在珍妮母親手裡。吳允熙帶了一箱飲料,前往學校送給校長。校長平時收的好處要麼是現金,要麼是貴重禮物,吳允熙竟然拿了一箱飲料送上門,校長哭笑不得數落吳允熙太天真。吳允熙提醒校長打開箱子,裡面放著校長收受好處的證據記錄,吳允熙表示自己其實知道校長徇私舞弊,只是沒有點破而已,只要校長給她的女兒露娜順利畢業,她就不拆穿校長。
第3集(第一季)
珍妮在內的富貴家庭孩子紛紛獲得錄取,只有家庭普通的露娜沒有獲得錄取。珍妮一臉得意挖苦露娜,提醒露娜的出身不可能獲得藝校錄取,除非錄取的學生裡面有人死亡,不過,就算有學生死亡,多出的名額也不會落到露娜身上。露娜受不了珍妮挖苦,離開教室走到擺滿了花藍的過道裡面,找到了掛有恩星名字的花藍,推倒了花籃。恩星趕了過來,與露娜理論,露娜認定恩星靠關系獲得錄取,恩星唱功普通,在露娜之下。其母千瑞珍趕了過來,怒氣沖天喝斥露娜。露娜索性躺在地上,影響他人經過。學校領導只好拔打了報警電話。吳允熙去警局接女兒,好不容易把女兒露娜接出了警局。安娜忍受不了千瑞珍囂張的態度,透露自己撞見千瑞珍與周會長苟合,千瑞珍得知自己私情被安娜發現了,漸漸對安娜產生了敵意。周會長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夥同千瑞珍,秘密軟禁了安娜。沈秀蓮進入家裡的一個房間,意外找到了前夫的一根斷指,斷指上面還戴了一枚鑽戒。
第4集(第一季)
吳允熙一覺睡醒,接到了藝校的電話。工作人員通知吳允熙的女兒露娜獲得補錄機會。十幾小時前,沈秀蓮通過保育院當年的筆錄,查到了來家裡做家教的安娜真名叫雪雅,是她的親生女兒。記錄顯示雪雅當年出生後被送去國外,不久後又回到了國內。親生女兒原來沒有躺在醫院裡面,一切都是周會長幕後策劃。沈秀蓮心急如焚趕回舉辦活動的大殿,意外看到親生女兒雪雅從高中墜落,摔死在了雕像上。各個樓層的人發現雕像上死了人,頓時嚇得發出尖叫聲。周會長一行人也看到了死在雕像上的雪雅,他心知肚明,提醒在場的媽媽們叫同伴處理屍體,不能影響活動舉辦。在場的媽媽為了自己的私心,在周會長的指使下轉移屍體。一個警察來維持次序,在過道上遇到了周會長一行人。周會長不動聲色,有驚無險打發走了警察。沈秀蓮暈倒在電梯裡面後,蘇醒過來發現自己離開了電梯。她發現女兒雪雅不見了,不在雕像上了。周會長一行人假裝若無其事,照常參加活動。
第5集(第一季)
沈秀蓮回到了家裡,意外發現丈夫周會長與千瑞珍在家裡親熱。沈秀蓮一不小心弄出了聲音,周會長聽到了異響,趕緊離開千瑞珍,在屋裡屋外到處搜尋。沈秀蓮藏進了電梯裡面,電梯門關上的一瞬間,周會長從拐角處走進電梯通道,沒有發現藏在電梯裡面的沈秀蓮。真相大白,心上人死在了周會長手裡,殺害女兒的凶手也有可能是周會長,沈秀蓮咬牙切齒,發誓一定要為女兒報仇。早上,沈秀蓮照常做了早點,周會長入座享用早餐,沈秀蓮控制住心裡的仇恨,扮出愧疚的模樣,自責近段時間沒有好好照顧丈夫周會長。周會長一邊吃早點一邊提起遇難的雪雅,沈秀蓮忍住心中悲痛,扮出無所謂的模樣與周會長議論雪雅。錫京和同學們在湖邊玩耍,她心裡有鬼,產生了幻覺,看到水面上浮現出雪雅血肉模糊的臉龐。錫京嚇得大驚失色,不由自主往後退,險些摔倒在地上,周圍的同學一臉不解,不知道她產生了幻覺。
第6集(第一季)
沈透蓮去趙議員家裡,拿出自己整理的女雪雅的相片,遞給趙議員看。趙議員當年負責雪雅領養歸宿,沈秀蓮指責趙議員當年徇私舞弊,用收錢的方式把雪雅送給了一戶人家做骨髓移植,後來雪雅沒有用處了,又被送走。趙議員否認自己利用了雪雅,謊稱自己不知情。趙議員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周丹泰,提醒沈秀蓮可以跟丈夫周丹泰通電話,沈秀蓮心知不能給丈夫知道她在調查親生女兒,趕緊沖上前搶奪趙議員手裡的手機。趙議員見沈秀蓮動粗,驚怒交加對沈秀蓮拳打腳踢。文室長及時趕了過來,失手把趙議員推下樓梯,趙議員墜樓當場死亡。吳允熙來趙議員家裡,發現趙議員死在樓下。她發現桌上放著女兒露娜的相片,趕緊收走了相片。文室長與吳允熙從藏身之處走了出來,倆人離開了趙議員家。
不久之後,電視台報道趙議員在家裡醉酒墜亡。
第7集(第一季)
露娜和母親吳允熙趕到開學儀式現場,恩星已經在台上唱歌了,原本屬於露娜的獨唱機會,落到了恩星身上。開學儀式結束,吳允熙找到千瑞珍,提起自己帶女兒來參加開學儀式,在路上被人故意撞車,吳允熙懷疑幕後指使是千瑞珍。周丹泰出門辦事,叫了幾個打手,晚上佩戴面具教訓了一個競爭對手,直把競爭對手嚇得尿褲子。千瑞珍去周丹泰家裡,與周丹泰親熱,沈秀蓮早已知道周丹泰出軌,但她沒有拆穿周丹泰。周丹泰決定送兒子錫鄖出國,錫京苦苦哀求,不肯跟哥哥錫鄖分開。沈秀蓮趕了過來,指責周丹泰強硬逼兒子出國,她雖然不是兩個孩子的生母,但她把兩個孩子視為己出,在她的強烈抗議下,錫京趁機保證自己會努力學習,一定會超過恩星。周丹泰見女兒錫京表了態,只好暫時作罷。周丹泰調查到了雪雅的身份信息,查到雪雅曾經被人領養。吳允熙打算賣掉家裡的老房子,露娜不同意,不肯搬家,她仇恨母親,也仇恨千瑞珍,還有學校的同學。
第8集(第一季)
體育老師具虎東抓住了露娜的手臂,把露娜拉回到樓道上。具虎東向學生們自我介紹,無法理解有錢人家的學生喜歡集體欺負同學。具虎東帶領學生們到操場上集合,他強調自己要求嚴格,帶領學生們繞著操場跑步,錫京體力不支,沒跑多遠倒在了地上,錫鄖趕緊查看錫京的情況,具虎東卻認為錫京在演戲。吳允熙沒有賣房子,消息傳到了千瑞珍幾人耳裡,珍妮媽媽只覺不可思議,她自認消息靈通,但自己卻不知道吳允熙家的區域要拆遷。吳允熙去學校找馬老師,指責馬老師欺騙她,引誘她賣房子,幸好她沒有上當。吳允熙向千瑞珍表達不滿,要求千瑞珍開除馬老師。千瑞珍強調就算馬老師欺騙吳允熙,但跟教學無關,私人的事情私下解決。馬老師拿了一份學生名單給具虎東,提醒具虎東不能得罪千瑞珍,只要具虎東不站錯隊,才不會丟掉工作。有學生提起吳允熙當年搶奪千瑞珍的獎杯,露娜回到家裡,向母親吳允熙求證。吳允熙當年實力比千瑞珍強,千瑞珍弄虛作假拿到了獎杯。露娜相信母親吳允熙,發誓要幫母親奪回獎杯。
第9集(第一季)
周丹泰對沈秀蓮產生了懷疑,沈秀蓮進入周丹泰的書房,周丹泰匆匆忙忙趕回家裡,對私自進入書房的沈秀蓮產生了質疑。沈秀蓮按照事先想好的謊言,謊稱自己進入書房拿一本書。周丹泰半信半疑,沈秀蓮藉口上班,扔下周丹泰出門離去。育兒院長打電話給沈秀蓮,提起自己知道沈秀蓮是雪雅的母親。育兒院長知道周丹泰蒙在鼓裡,如果他把真相告訴給周丹泰,沈秀蓮的處境就危險了。沈秀蓮去監獄跟育兒院長談話,穩住了育兒院長。千瑞珍與周丹泰偷完情,回到家裡,夏允哲早就看出千瑞珍有外遇了,他和千瑞珍已經貌合神離了,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夏允哲提起當年千瑞珍搶走了吳允熙的獎杯,而且還用獎杯劃傷了吳允熙的脖子。千瑞珍不承認自己傷害過吳允熙,夏允哲覺得千瑞珍虛偽之極,於是結束了談話,轉身離去。沈秀蓮與周丹泰提起雪雅死因,她假裝悲憤欲絕,懷疑雪雅的死是人為。周丹泰扮出憤怒的模樣,聲明會查出雪雅死因。
第10集(第一季)
吳允熙住進了富人大樓,千瑞珍幾人只覺不可思議。吳允熙拿出周丹泰簽字的許可證,證明自己沒有說謊。沈秀蓮上門慶祝吳允熙搬進了富人大樓,露娜放學回到家裡,看著豪華寬暢的房間,樂得眉飛色舞。吳允熙不但買下了房子,還買了一台鋼琴,露娜坐到鋼琴邊,彈起了鋼琴。沈秀蓮站在旁邊,漸漸把露娜看成了已經逝世的女兒,心裡慢慢變得沉重。具虎成密切關注露娜被同學們欺負,周丹泰送了黃金給具虎成,試圖用利益收買具虎成。他相信具虎成心裡有分寸,如果具虎成想為露娜伸張正義,早就報警了。周丹泰希望具虎成睜隻眼閉隻眼。露娜到學校上課,再次與珍妮吵了起來,珍妮發現自己的發夾不見了,懷疑是露娜偷走了發夾。具虎成在教室外面,觀看老師批評露娜。下課後, 錫鄖與妹妹錫京離開教室,來到操場裡面。錫鄖猜到是妹妹錫京偷拿了珍妮的發夾,陷害露娜。錫京不承認,錫鄖見錫京嘴硬,氣得轉身就走。錫京見錫鄖走遠了,這才拿出偷拿的發夾。
第11集(第一季)
馬老師在露娜的書包裡面發現了煙,露娜否認自己抽煙。周錫鄖趕了過來,承認是自己把煙放進了露娜的書包裡面。馬老師吃了一驚,認為周錫鄖是在為露娜開脫責任。露娜一臉震驚,指責周錫鄖陷害他的動機。馬老師提醒周錫鄖不能為露娜頂罪,周錫鄖強調自己幫露娜沒有任何好處。周錫京懷疑露娜喜歡周錫鄖,於是警告露娜,要求露娜遠離周錫鄖。夏允哲跟蹤妻子千瑞珍,發現千瑞珍與周丹泰在秘密住所偷情,夏允哲走進屋裡,取下了一把槍,來到了門外。千瑞珍與周丹泰渾然不知,在屋裡偷情。夏允哲握住槍,正想往房裡沖,手機忽然有人來電,夏允哲掏出手機,女兒的聲音傳了出來,女兒一個人在家裡害怕,希望夏允哲盡快回家。夏允哲不忍心扔下女兒,打消殺掉周丹泰和千瑞珍的念頭,連夜駕車回家。汽車在路上失控,沖到路邊。夏允哲淋雨前往吳允熙家裡,洗了一個澡,向吳允熙表達愛意,提出與吳允熙交往。次日,夏允哲回到家裡,向妻子千瑞珍提出離婚,千瑞珍驚怒交加,猜到夏允哲是因為吳允熙離婚,但她沒有猜到自己出軌也被夏允哲看到了。
第12集(第一季)
恩星與露娜打架,倆人打得頭破血流,誰也沒有佔到上風。千瑞珍趕了過來,露娜聲明自己沒有招惹恩星,而是恩星先挑釁她。千瑞珍明知是女兒不對,但她向著女兒,提醒露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則她就投訴露娜。具虎成在廁所裡面跟沈秀蓮談話,他查到了沈秀蓮是雪雅的生母,沈秀蓮底細被拆穿,心情沉重。具虎成播放了雪雅生前說話的錄音,雪雅想找到生母,沈秀蓮聽著女兒雪雅的聲音,頓時情緒失控,淚流滿面。具虎成不清楚雪雅死因,他懷疑沈秀蓮知道雪雅的死因。具虎成回到了家裡,取下了假胡須。原來他曾經與雪雅一起生活,家人為了讓具虎成繼承財產,陷害雪雅偷東西,讓政府送雪雅回國。具虎成得知真相,怒氣沖天指責家人冷血無情。班上的學生們收到了雪雅賬號發的信息,很多人都收到了,眾人惶恐不安,認定有人在幕後玩惡作劇。具虎成借職務之便教訓了周錫鄖,消息傳到了周丹泰耳裡。
第13集(第一季)
吳允熙投資失利,將希望寄託在了具虎成身上,具虎成取下了胡須,穿上了西服。吳允熙向具虎成說情,希望得到具虎成幫助,加入周丹泰的投資團隊。吳允熙如果加入不了周丹泰的團隊,很有可能破產。具虎成有自己的如意算盤,他正在調查雪雅死因,他接近吳允熙,才能查到更多線索。吳允熙以為具虎成不答應,急得快掉眼淚了。具虎成開口同意帶領吳允熙見周丹泰,吳允熙沒有料到具虎成答應了她的請求,頓時喜出望外,周丹泰與千瑞珍私會,他告訴千瑞珍真相,沈秀蓮不是他的兒女生母。千瑞珍得知真相吃了一驚。具虎成設立了一間秘密房間,裡面有大屏幕有網絡,他正在調查雪雅死因。雪雅死前曾經獲得青雅藝術學校錄取,她死後,錄取名額空了出來,正好露娜是替補,獲得了錄取名額,進入了青雅藝術學校讀書。露娜是吳允熙的女兒,雪雅恰好是在新生入學的時間死亡,不得不讓人對吳允熙產生了懷疑。
第14集(第一季)
周丹泰主導聚會,玻璃外面忽然垂下橫幅,橫幅上面寫著殺害雪雅凶手就在聚會的人中間的文字,掛橫幅的人還特意吊了一個假人,代表雪雅。周丹泰提出結束聚會,具虎成不同意,故意表示想看活動接下來是否好玩。千瑞珍懷疑到了沈秀蓮身上,認定沈秀蓮殺害了雪雅。具虎成離開了聚會現場,使用監控,查看周丹泰一行人在聚會現場的情景。千瑞珍扮出哆哆逼人的模樣,認定沈秀蓮是凶手。沈秀蓮收到了具虎成發來的信息,具虎成恐嚇沈秀蓮,要求沈秀蓮宣佈自己是雪雅的生母,他給了沈秀蓮一分鐘時間思考。沈秀蓮左右為難,沒有按照具虎成的要求宣佈自己的底細。沈秀蓮上網調查具虎成的背景,意外發現具虎成與雪雅合過影,隨著調查深入,沈秀蓮查到了具虎成家人曾經陷害雪雅偷東西,利用警察把雪雅送回了國內。沈秀蓮上門找具虎成算賬,拿著利器劫持了具虎成。沈秀蓮指責具虎成家人當年陷害雪雅偷東西,具虎成坦言自己是事後才發現雪雅被冤枉,如今雪雅已經逝世,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揪出凶手。
第15集(第一季)
周丹泰想起了自己推雪雅墜樓的經過,雪雅生前曾經告訴周丹泰,她還有一個哥哥。周丹泰將李圭鎮叫到身邊,吩咐李圭鎮調查雪雅的哥哥下落。吳允熙回到家裡,發現女兒露娜不對勁,露娜已經退學了,她沒有告訴給母親吳允熙知道。吳允熙得知真相後,帶領露娜來到青雅學校,逼露娜宣佈回學校繼續讀書。露娜不肯再回學校讀書,她覺得自己不適合在青雅藝術學校讀書。千瑞珍走了過來,幸災樂禍觀看吳允熙與女兒爭吵。吳允熙悲憤交加,指責千瑞珍縱容學生們排擠露娜,讓露娜遭受校園暴力。周錫鄖找到離開學校辦公室的露娜,不希望露娜離開學校。露娜覺得自己留在學校將會更慘,雪雅也是老老實實讀書,沒有跟同學們發生糾紛,但她卻遇難了。露娜扔下了周錫鄖,離開了學校。恩星的心理狀況不太對勁,夏博士送恩星去心理診所,讓恩星跟心理醫生交談。恩星向心理醫生講述自己的為人,她認為自己是熱心腸,樂於助人。
第16集(第一季)
千瑞珍蹲在父親身邊,手足無措。她看到了落在父親身邊的公文包,如同看到了寶貝一樣撿起了公文包,扔下父親,回到監控室,燒掉了父親寫好的遺囑。一個男下屬撐著傘走到屋外,看到了千瑞珍在屋外燒遺囑,男下屬打開天窗說亮話,坦言自己目睹了千瑞珍跟父親爭吵的經過,男下屬不打算揭發千瑞珍,而是表示自己什麼也沒有看到,提醒千瑞珍振作起來。千瑞珍回到了家裡,彈鋼琴逼自己平靜下來,有人打來了電話,通知千瑞珍去醫院一趟。千瑞珍去醫院見到了死在病床上的父親,回想父親遇難經過,她把所有情緒一股腦兒發洩出來,放聲大哭,她痛恨父親的同時,其實也為父親逝世感到難過。千瑞珍辦完了父親的喪事,回到家裡,跟丈夫夏允哲商量離婚,女兒恩星極力反對,恩星不希望自己變成跟露娜一樣在單親家庭成長,夏允哲也舍不得跟女兒恩星分離,千瑞珍立場堅定,鐵了心要離婚。
第17集(第一季)
吳允熙想起了自己推閔雪雅的全過程,將人推下去後,她還試圖喝酒麻痺自己。驚慌失措轉身想要離開,撞見了走進來的沈秀蓮,驚嚇的倒退。沈秀蓮向吳允熙坦白自己是閔雪雅母親的事,之前一直在利用她,安排她去保松村,包括進入赫拉宮殿都是沈秀蓮做的。沈秀蓮說出自己的計劃,吳允熙很害怕,聽見沈秀蓮認為是千書真殺害閔雪雅的時候,吳允熙鬆了一口氣,趁沈秀蓮打電話的時候,偷偷離開。沈秀蓮跟羅根李通電話問她跟吳允熙談得怎麼樣了,沈秀蓮說吳允熙大受打擊沒有深聊。羅根李讓他不要相信任何人,吳允熙當時也在赫拉宮殿,也有嫌疑,沈秀蓮不聽非常信任她。吳允熙自從想起來之後,一直做噩夢,警局打電話給她,她想起之前沈秀蓮說的警察不久之後就會再次調查,她很驚慌,嚇得丟掉了手機。到警察局將裴羅娜帶回,倆人在湖邊說開了,裴羅娜答應回學校上課,倆人抱在一起痛哭。
第18集(第一季)
朱丹泰回到家就馬上找到沈秀蓮,想要從她的口中得知朱慧仁的下落,沈秀蓮沒有告訴他。朱丹泰惱羞成怒,把沈秀蓮按到沙發上掐著她的脖子。危急時刻,她拿起了旁邊桌子上的東西將朱丹泰砸倒在地。沈秀蓮慌忙跑下樓,管家讓她趕緊走,她想要將孩子們帶走。朱丹泰從樓上追了過來,不得已她先行離開,拜託管家先照顧孩子們,她會回來接她們走的。朱丹泰追下來沈秀蓮已經逃走了,他立馬打電話曹秘書,讓他將沈秀蓮抓回來。朱錫勳聽見朱丹泰打電話,跑過去搶過手機,並威脅他如果他不肯放過沈秀蓮,朱錫勳就會將閔雪雅死在赫拉宮殿的事說出去。朱丹泰怒扇朱錫勳,朱錫勳沒有反抗,讓朱丹泰要打就打,他已經不會害怕他那種人了。沈秀蓮來到酒店找羅根裡,羅根裡將慧仁的事告訴她,她很感激羅根裡。沈秀蓮很自責認為是自己導致了孩子們的不幸,如果她們有一個好的母親,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羅根裡安慰她,說事情結束後,就幫她擺脫朱丹泰,送她到慧仁身邊過新的人生。
第19集(第一季)
沈秀蓮提起了之前,她們的孩子們在面包車裡點著火然後逃跑了,逃跑後她們還沒有一絲內疚。沈秀蓮要求她們說出自己對閔雪雅做過的事情,珍妮媽媽不想死,立刻說出了自己是無辜的,她也是後面才知道閔雪雅被關在器械事裡的,她那天只是清理了噴水池的血。車裡一片混亂,眾人互相指責彼此。沈秀蓮一槍打爆了車子前方的假人,她從上面走了下來,摘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她的樣貌。眾人很驚訝,也很氣憤,質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大聲的罵她。沈秀蓮說閔雪雅是她的女兒,眾人一聽這事,為了保命,趕緊拚命道歉。沈秀蓮當然不可能原諒他們,朝車開了一槍,然後不見了。車裡的眾人捂著腦袋蹲在車裡,反應過來發現沈秀蓮不見了,他們拚命的砸門,定時裝置倒計時的聲音,這些人驚叫著。爆炸聲響起,一行人嚇得閉著眼睛不敢看,車並沒有爆炸,原來這是定時放他們出去的裝置。車門打開,他們趕緊跑出去,外面有噴水裝置,大量的水噴到了跑出來的幾人身上。幾人狼狽的跑回了赫拉宮殿,跟孩子們會和。具浩東出現在樓上,朱丹泰想用錢堵住他的嘴,具浩東說會將孩子們的悔過書交給警察。
第20集(第一季)
朱丹泰被警察緊急逮捕,他讓李律師趕緊打聽一下,李律師發現河允徹不見了。吳允熙跌坐在椅子上,她懷疑是沈秀蓮干的。河恩星臉色蒼白,眼睜睜看著千書真被帶走。朱丹泰掙扎著不肯跟警察走,羅根李現身告訴他起訴他的就是他,指責朱丹泰盜用他的名字接受了投資,並表明他和朱丹泰完全沒有生意上的交集,希望依法嚴懲朱丹泰。羅根李從口袋裡掏出一定假發丟給朱丹泰,他看著手裡的假發,才意識到羅根李就是具老師。朱丹泰頓時失控了,拚命掙扎著,怒喊著。羅根李急忙忙來找沈秀蓮,告訴她鄭斗萬與她關系親密的傳聞正在政界和財界隱秘流傳。可是沈秀蓮並沒有見過鄭斗萬,羅根李拿出一張照片,那是朱錫勳兩兄妹的親生母親,沈秀蓮看見照片上的人很驚訝。赫拉宮殿的富人也受到了牽連,被警方帶走,看著父母被帶走,幾個富家子弟痛哭流涕。幾人一致說是沈秀蓮夫妻倆正打算離婚,沈秀蓮想要爭奪財產,所以做出那些事情,逼迫他們說出那些話,根本不能作為證據。
第21集(第一季)
警官問吳允熙為什麼想殺死沈秀蓮,吳允熙承認了自己殺了沈秀蓮,她說她恨沈秀蓮,恨到想殺死她。看到警官進來,朱丹泰假裝傷心自責,自言自語的埋怨自己,警官安慰了他幾句,然後讓他回家。沈秀蓮去世了,赫拉宮殿舉辦了追悼會,李律師夫妻倆假惺惺的悼念著,傑妮的媽媽說房價要跌至谷底了,天天都在暴跌。傑妮媽媽擔心這是業主殺死業主的案件,房價還不知道掉到什麼程度呢。清雅醫療院開會,說起了幾個月前的醫療事故和最近河允徹因為閔雪雅的案件被調查的事情。千書真打開門走進來坐在最前面的椅子上說讓河允徹讓出院長職位,到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習一段時間。羅根李被抓關在了倉庫裡,朱丹泰大笑嘲諷他。朱丹泰跟羅根李的父親做了一個交易,朱丹泰用閔雪雅被棄養的事情威脅他。羅根李掙扎著憤怒的大喊就算賭上性命也要殺了朱丹泰。
第22集(第二季)
四個月前,千瑞進來到紐約參加演出,演出結束後跟現場的人寒暄。會長夫人疑惑千瑞進跟朱丹泰都要訂婚了,怎麼不一起來。千瑞進解釋朱丹泰有事走不開,並得到現場人們的祝福。朱丹泰打電話來詢問千瑞進這邊的情況,千瑞進說自己坐明天最早一班的飛機回首爾,兩人約定好在家裡見面。千瑞進喝醉了上樓梯的時候撞倒了旁邊的東西,河允哲從後面扶了一下她。兩人分開打算回各自的房間,千瑞進叫住了河允哲問他是否還單身,他沒有說話回頭看著她,然後走過去抱她回去。意亂情迷的千瑞進和河允哲發生了關系,早上醒來,千瑞進趕緊離開了。朱丹泰發現了這件事,找了幾個黑人來打斷了河允哲的手並把他丟到了水裡。千瑞進回到家裡碰到了去上學的女兒,河恩星並不打算和她多說什麼,說她的紐約演出很精彩吧,以後再聽,然後離開了。千瑞進回到家裡,拆開了桌面上的禮盒裡面是一張她自己的照片寫著恐嚇的話,她非常生氣,拿著東西去找朱丹泰。千瑞進懷疑是吳允熙干的,朱丹泰安慰她不一定是她。吳允熙已經消失一年了,而且現在還沒有被抓,朱丹泰覺得應該是逃跑的時候死了。
第23集(第二季)
記者們聽千瑞進唱高音,她居然走音了,她讓記者們走。對千瑞進來說演出比訂婚儀式更重要,不顧都秘書的勸阻,接著練習。第二天,千瑞進和朱丹泰舉行訂婚儀式,吳允熙和河允徹坐著直升飛機趕來參加,直升飛機帶起的風將現場吹得一片凌亂。河允徹介紹吳允熙為他的老婆,眾人聽了很是錯愕不敢相信。朱錫京拿了一杯水沖吳允熙走過來,將水潑在了她的臉上,朱錫京不相信楊管家會殺沈秀蓮,朱錫京認定了吳允熙就是殺人犯。朱錫京質問她沈秀蓮對她這麼好,她為什麼還要殺沈秀蓮。朱丹泰帶人來想要揍一頓河允徹 ,沒想到反被河允徹按倒在地,這時吳允熙出來了,兩人牽著手離開了。吳允熙和河允徹住進了4502,傑妮媽媽看見了十分震驚,立馬打電話給千瑞進告訴她。因為此事千瑞進和朱丹泰大吵一架,兩人不歡而散,千瑞進立馬趕回赫拉宮殿。傑妮媽媽和李奎振夫婦正在討論這件事,兩個女人說得非常興奮,李奎振完全插不進嘴。
第24集(第二季)
吳允熙走後來到了沈秀蓮的墓前哭著讓沈秀蓮再給她一點時間,她寧願粉身碎骨也要查清那天的真相,並向沈秀蓮保證她會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眾人給千瑞進慶祝今天的演出,並誇贊了一番她,千瑞進並不想多說這件事。河恩星偷偷跟朱錫勳出來,兩人計劃毀掉朱丹泰和千瑞進的婚禮,絕對不當一家人。敏赫看見朱錫勳昨天騎摩托車還來晚了,而且手上拿著兩個頭盔,他懷疑朱錫勳有女朋友了,還可能是裴羅娜。朱錫京和河恩星立馬否定,朱錫京表示如果裴羅娜再來勾引她哥哥,她一定饒不了裴羅娜。千瑞進的20週年簽名會,吳允熙也來要簽名,並把當時朴英蘭簽署的保密協議當做禮物送給她,還在現場起鬨讓千瑞進現場再唱一次上次演出的歌曲,千瑞進以自己還沒恢復狀態為由拒絕了。千瑞進回到辦公室很生氣,讓都秘書把那些能成為吳允熙弱點的全部找出來,搜她的房子也好,派人監視也好,能掐住她命脈的統統都找出來。
第25集(第二季)
千瑞進約了朱丹泰到酒店過二人世界,突然門鈴聲響起,千瑞進以為是朱丹泰打開了門,卻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河允徹,他闖了進去。朱丹泰來了千瑞進只好把河允徹藏到衣櫃裡,朱丹泰給千瑞進准備了禮服正好在衣櫃裡,千瑞進匆匆看了一下,藉口媽媽不舒服,兩人離開。河恩星約了朱錫勳來家裡,得知她的目的,他轉身打算離開。兩人之前約定好了一起學習,共享一個家教老師,要是河恩星再這樣,朱錫勳說就不要一起學習了。朱錫京告訴朱丹泰裴羅娜回學校的事情,朱丹泰讓她有時間激動還不如准備清雅藝術節。朱錫京和朱丹泰談條件,如果自己拿到清雅藝術,她想要搬出去住,搬到她名下的公寓樓,朱丹泰答應了。裴羅娜住回了赫拉宮殿,並且收到了入學申請通過的短信。裴羅娜從來沒有見過閔雪雅,得知媽媽做過的事情,她代替吳允熙向羅根李道歉,希望他不要太討厭吳允熙。
第26集(第二季)
朱錫京來找千瑞進讓她把大獎直接給她,千瑞進不敢相信朱錫京沒實力還想要大獎,千瑞進想要把朱錫京趕出去。朱錫京告訴千瑞進她看見了千理事長去世的時候千瑞進也在台階上,可是千瑞進居然逃跑了,不救自己的爸爸。千瑞進非常震驚但還是不相信並警告她不要胡說,朱錫京卻說自己有證據。朱錫京離開後,千瑞進安慰自己她沒有證據,不然早就拿出來了。劉傑妮媽媽又來千瑞進的家裡鬧事,千瑞進趕了回來維護女兒。李議員也來勸他,她揍了一頓他,正式向她們宣戰,動她女兒的人她不管是誰,讓敏赫去向劉傑妮道歉,否則打斷他的腿。李議員回到家後,打電話讓人查姜瑪麗。
第27集(第二季)
千瑞進上台宣佈獲獎名單,等候的學生們發現了河恩星和裴羅娜都不見了。千瑞進不顧朱錫京的威脅,宣佈大獎為裴羅娜獲得,但是卻不見裴羅娜上台領獎。突然有人進來大喊外面有人死了,家長們紛紛朝門口走去。昏迷前,裴羅娜好像看見了閔雪雅。眾人看到倒在台階上渾身是血的人非常震驚,當看到是裴羅娜的時候,吳允熙雙手顫抖的抱著她哭。河恩星殺人後慌張的回了家,慌張的她連裙子都脫不下,她把裙子剪了下來。家長們被扣了下來,河允徹和朱丹泰發生了爭執,眾人做完筆記。警察懷疑是學校裡的人有人與受害者是仇恨關系,凶手故意拉響火災警報,想要銷毀證據應該是一個很瞭解學校內情的人。
第28集(第二季)
裴羅娜的葬禮上只有吳允熙一個人,吳允熙把鮮花和獎杯都放到裴羅娜墓碑前,她拿出了早就准備好的藥,到了一大把想要塞進嘴裡,幸好羅根李突然出現阻止了她。吳允熙非常絕望想要一了百了,羅根李讓她先查明是誰害死了裴羅娜,告訴她真兇另有其人,而這個人就是河恩星。得知女兒回來的原因,吳允熙崩潰的趴在裴羅娜的墓前痛哭。河恩星出現了幻覺總是看見裴羅娜朝她走來,她又害怕又憤怒拿著東西到處打,可是在她的面前什麼都沒有。千瑞進見此情景非常擔心,總跟她說裴羅娜已經死了,不可能會來找她了。可是河恩星根本聽不進去,還是看見裴羅娜,甚至不小心劃傷了千瑞進的手。河允徹也趕了過來,向河恩星保證如論如何都會把她治好。
第29集(第二季)
吳允熙從朱丹泰書房後面的電梯下來,看到了車庫裡的羅慧喬,她很震驚太像了。朱丹泰聽管家說吳允熙在他的書房裡,他進入書房後卻什麼都沒有看到。朱丹泰覺得吳允熙肯定是進入了他書房後面的秘密空間,他拿著劍往裡走還一邊唱著歌,一直到電梯也沒有看見吳允熙。朱丹泰看見電梯在上來,他等在電梯門口打算等吳允熙出來就把她殺了。上來的是羅慧喬,朱丹泰牽著羅慧喬的手回到了書房。羅慧喬是來給朱丹泰送江南大廈的買賣合同,這棟大廈有一半是她的,讓朱丹泰不要動歪腦筋否則就殺了他,她不相信他。河允徹要跟吳允熙離婚,他收拾好行李,吳允熙挽留無果,河允徹半夜搬出去住了。千瑞進來到警察局接受調查,出來後被很多記者圍著問她這次的事情,她保持沉默上車離開。千瑞英和母親想要搶走千瑞進的清雅集團,千瑞進堅決不讓和她們大吵一架。

韓名:펜트하우스2
英名:The Penthouse 2: War in Life
編劇:金順玉
導演:朱東民、朴秀珍
主演:池晟、韓志旼、張勝祖、姜漢娜
官網:https://programs.sbs.co.kr/drama/penthouse2/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