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Voice3]由李荷娜、李陣郁主演

由李荷娜、李陣郁主演的《Voice3》講述死守犯罪現場的黃金時間的112中心的成員們和撼動韓國的極其凶惡的網絡犯罪中被稱為“Dr. Fabre”的Dark Web背後的巨大的犯罪大鱷對抗的故事。

韓劇 Voice3 人物介紹:

姜權珠-李荷娜 飾
112舉報中心主任,聽力很好。
本季是接續第二季末,因誤入真兇陷阱而受傷後,導致平常引以為傲的聽力開始有異常。一邊在國立奉山市復健醫院進行復健,一邊帶領112舉報中心黃金時間組辦案。

都強優(康祐)-李陣郁 飾
第二季112舉報中心黃金時間組的機動隊長。成功找出殺害同事的真兇,但平時偶爾有Blackout(昏迷)症狀。

韓劇 ‬‬‬Voice3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日本大阪,著名畫家金木由紀子在她的畫作倉庫被人殘忍殺害並肢解,屍體被之後來此的看房者發現,現場還發現了韓國刑警都康宇的刑警證。準備做康復訓練的薑勸酒刑警再次想起了上次遭遇的事故。當時和組長都康宇一起查案的薑勸酒因為不小心引爆了炸彈而導致重傷,從而落下了耳鳴的後遺症。在2018年張敬鶴組長慘遭殺害後,黃金組將知道共犯線索的都康宇刑警復職為出動組組長,繼續追擊犯人並成功逮捕了方濟輸,但不幸的是都康宇組長被綁架,之後的黃金組全體組員就一直在努力尋找都康宇的下落。此時黃金組又接到了疑似綁架都組長嫌疑人的威脅電話,便立即組織組員出動,但在現場搜尋後才發現這又是一次謊報,多虧了姜勸酒的及時提醒現場組員才免遭爆炸所傷,並成功抓捕了肇事者。因為都康宇在八個月前父親作為殺人犯被判死刑的事實被公開後便失踪至今,警察廳宣布解散了負責搜查都康宇刑警失踪案的特殊搜查組,不願放棄的薑勸酒找到廳長要求延長搜查時間,但被廳長拒絕。儘管如此姜勸酒和組員們還是堅持調查,並通過視頻發現了都康宇在日本出現的踪跡。與此同時,因為在大阪的由紀子被害現場發現了都康宇的刑警證,姜勸酒和朴重基、具光守兩位同事在接到大阪領事館的電話後立即前往日本。負責此次案件的日方刑警是坂上良治總警,是大阪有名的狠角色,只要負責一個案件就會緊抓不放,並根據在現場發現的刑警證認定都康宇就是嫌疑人,並在案發現場附近抓捕了疑似因注射精神安定劑而瘋狂打人的都康宇。醫院裡的都康宇從噩夢中一醒來便狂躁地挾持住看守警察要求解開手銬,正在對峙時姜勸酒等人趕到為都康宇解了圍。但解開手銬的都康宇根本不領姜勸酒的情,聲稱殺人案與自己無關,昏迷是因為疾病所致,還給良治總警提供了一個車輛信息的線索。良治雖然被迫放走了都康宇,但直覺認為此人一定不簡單。幾人從醫院出來後,都康宇不僅對失踪八個月的事絕口不提,還對一直苦心尋找自己的同事們表現出了異常的冷漠,讓大家非常不解。此時大阪領事館領事的手機上接到了權歲永的求救電話,權歲永是黃金組組員陳瑞律的表妹,不顧媽媽和表哥的反對堅持和朋友一 起去日本大阪旅行。到了抽中的免費酒店才發現被騙,於是臨時從網上查到另一家名為亞炭島溫泉村森之家的便宜民宿,老闆鈴木還熱情地親自過來接兩人。正當權歲永為找到一家又便宜又好的民宿而興奮不已時,卻意外發現老闆親手殺掉了自己的女兒和她的朋友,現在正在尋找躲起來的權歲永。姜勸酒了解情況後和都康永及同事們立即趕往現場組織施救,但當他們到達民宿後並沒有找到權歲永,姜勸酒恍然大悟老闆一定是有意告訴權歲永一個錯誤的地點。都康宇根據姜勸酒在電話中一直聽到的竹桶流水聲判斷出了正確位置,第一時間告之了姜勸酒,並稱就當是離職禮物,反正今天之後就再也不見面了。與此此時,假扮成老闆死去女兒的權歲永已經被老闆鈴木發現,生命危在旦夕。
第2集
都康宇根據姜勸酒在電話中聽到的聲音判斷出權歲永被困的旅館的大體位置,黃金組立刻兵分兩路逐個進入嫌疑旅館內搜查。與此同時,陳瑞律查到此前曾有兩家名叫森之家的旅館,其中一家被一個名叫金健一的韓裔買下後改名為鹿威,獲取了準確位置的薑勸酒和同事們立刻趕到,並從老闆的刻意掩飾中確認此地就是案發現場無疑,但他們搜遍所有的房間都沒找到權歲永的人影,良治總警又總是在一旁干擾搜查,都康宇只得佯裝調查結束引良治一行人離開,隨後黃金組再次返回鹿威旅館,同時拜託韓國的同事調查旅館老闆隆弘的背景。陳瑞律通過追踪老闆刊登廣告時留的電話號碼查到老闆的真實姓名為鈴木健一,是有家族暴力史和重度疑妻症的旅日僑胞,用女兒和老婆死後的保險金收購了這家旅館,並通過使用旅行APP的詐騙手段綁架旅行者並拍下殺人視頻的家庭重啟症候群。權歲永被拖進地下室時偷偷把手機藏進了褲兜里。地下室裡除了她還有一位母親活著,她的女兒已被殺害,權歲永因為被綁住了手腳便拜託剛剛甦醒的那位母親幫忙取出手機再次給姜勸酒撥通了電話。無奈電話正打到一半時被進來的老闆隆弘發現,立即掛斷電話欲殺死權歲永,關鍵時刻那名被困的母親挺身而出救了歲永一命。這時都康宇帶著黃金組員們再次返回旅館,聽到動靜的老闆只得暫停殺戮,放下凶器出來察看動靜,卻碰到了根據電話裡的雜音已找到地下室入口的薑勸酒,姜勸酒正向都康永匯報時被隆弘一把拖進地下室,聞訊而至的都康宇和同事只找到了姜勸酒掉落在地下室門口的手機,並循著踪跡進入地下室救下了姜勸酒和權歲永,同時也將一息尚存的權歲永朋友和那名母親一併送往醫院。都康宇一路追捕隆弘來到了樹林,被抓的隆弘毫無悔意,不但拒不交待秘密網站的地址和上傳視頻的人的下落,還要與都康宇同歸於盡。看到滿臉是血的隆弘的都康宇突然就像惡鬼附體一般對隆弘痛下狠手,幸被同事及時制止才突然醒轉了過來,大家被都康宇的奇怪表現驚呆了。姜勸酒從都康宇的通話中聽到他正在找一名上傳殺人視頻的人,遂詢問真相,都康宇告之有一個黑色組織一直在暗中監視著他們,包括抓捕方濟輸那日,他當時就明白還 有幕後主使,之後從方濟輸的執勤記錄裡知道他每月1號會寄一個木箱到日本大阪,為了隱匿調查行跡都康宇偷渡到日本尋找收貨人,並從酒吧男招待的口中得知了一個名叫競拍法布爾的販賣身體黑組織,方濟輸就是人體賣家,張敬鶴組長的耳朵具有最高人氣的韓國警察都以最高價賣出。姜勸酒聞言色變立即匯報給廳長,但廳長卻不相信都康宇的一面之辭,儘管如此姜勸酒還是堅定地站在都康宇一邊,選擇與他並肩作戰。與此同時,良治總警隻身來到都康宇在日本的住所察看,發現了牆上的追查線索和一間不知何用的密室。韓國豐山市大京區一心敬老院中,負責巡視的護工正在手機上查看信息,他接到了都康宇在日本被找到的消息,正驚訝時突然遭到了背後一個蒙面人的襲擊。
第3集
韓國豐山市大京區一心敬老院中,偽裝成醫院療養師的郭督氣被一個蒙面人挾持,蒙面人揭穿了郭督氣是法布爾醫生螳螂的真實身份後將他殺害,並偽造成自殺現場。日本大阪,良治總警迫於被害的由紀子是政要之女的壓力,以在都康宇的住所內發現可疑證據為由要逮捕他,都康宇辯解那些道具是捕獵野豬用的,而房間裡的血是自己病發時為了束縛住自己留下的。這時相關檢驗結果也出來了,與都康宇說法一致,都康宇警告良治放下偏見,不要以為身為殺人犯兒子的他就一定會殺人。都康宇終於擺脫了日本警方和隊友們回到韓國的家中,敏感的薑勸酒憑直覺認為都康宇可能見過由紀子,但面對她的疑惑和詢問,都康宇表面不置可否,腦中卻回憶起由紀子因為自己的畫被盜約都康宇見面的事,可當都康宇到達美術倉庫時人已經死了。見到血的都康宇立刻病情發作一時支撐不住身體,才不小心在現場留下了紙紋及刑警證,現在人雖然清醒了但記憶卻是混亂的,實在想不起來當時的細節。與此同時,離家的組員都不約而同地感覺到了都康宇的冷淡,就像換了一個人。姜勸酒一方面為他聯絡醫生,一方面想起都康宇胳膊上的日語紋身,馬上上網查找翻譯,發現是“醒來”的意思,卻又不解是何意。歸隊的都康宇向上級匯報了自己對法布爾黑組織的調查進展情況,懷疑幕後老大是用鋼絲殺人而得名的鋼絲旬,此人現在就在韓國。都康宇為了親手抓住兇手為同事報仇,向領導請求以匿名調查和破案後辭職為條件,成立追查法布爾醫生背後的特別本部小組。廳長思考再三後批准了他的請求。郭督氣的屍體被警方發現,經過現場勘察後基本認定為自殺,但都康宇卻堅稱是他殺,立即和姜勸酒一起在現場附近查找起到證據和目擊者來。姜勸酒憑藉自己過人的耳力在病房找到了當晚目擊到兇手的老太太,並推測出兇手的下一個目標很可能就是方濟輸,便和都康宇一起趕往方濟輸的關押地點,想辦法撬開他的嘴。但當都康宇拎著方濟輸的脖子質問他殺死郭督氣的是不是鋼絲旬時,方濟輸突然看到了都康宇胳膊上的紋身,立即變了臉色不再與他們見面,臨走時還悄悄告訴姜勸酒,都康宇去日本並非為了查案而是殺人。黃金組接到了一名叫 賢秀的中學生企圖跳樓自殺的報案,都康宇和姜勸酒立即分頭行動。回到中心的薑勸酒從與報案人的對話中得知賢秀的監護人是就是宋秀哲院長,院長聲稱賢秀患有重度自閉症,本來症狀已有所緩解,但最近因為被要領殘障補貼的媽媽強行帶走,其間非但不照顧還經常打罵他才導致病情加重的。案件發生前一天還被媽媽趕出家門才自己走到樓上發生險情的。這時都康宇等人也到達了現場,為了救人都康宇不顧危險爬出窗子,一邊安慰著賢秀一邊努力想要抓住他。在都康宇的感召下,賢秀終於願意伸出手來。正當他的手就快被都康宇抓住時,賢秀媽媽喊著賢秀的名字突然來到了現場,院長看到賢秀媽媽也令人疑惑地躲了起來。聽到媽媽喊聲的賢秀隨即收回了手,掉落了下去。
第4集
賢秀正好掉落在救援用的紙箱中間起到了緩衝作用,性命得以保全,立即被送往醫院。宋院長惡人先告狀地說出賢秀媽媽酗酒,把賢秀領回去也是為了用賢秀的救助金買酒,兩人一直爭吵不休至醫院。賢秀媽媽的過激行為並未取得現場所有人的同情,都康宇便讓賢秀自己選擇跟誰走。在宋院長有催眠作用的安慰話語下,賢秀說出了跟隨院長走的意願,但卻在離開時不停地向都康宇重複著“星星、花田”的詞語。姜勸酒和都康宇都察覺到了異樣。經過查詢資料,賢秀口中的星星可能是幾天前剛死去的韓星,懷疑宋院長隱藏了什麼。都康宇又從對賢秀媽媽的問訊和賢秀身上的傷痕分析賢秀應該是目擊到了韓星的死,在被監禁的過程中又逃了出來,宋院長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領取救助金。照此推測,宋院長肯定會對賢秀不利,都康宇一邊吩咐一組同事去宋院長家裡照顧那些孩子們,一邊去追擊宋院長。坐在宋院長車上的賢秀因為看到死去的韓星遺落在車上的發卡而情緒激動,被宋院長連續擊打致暈後鎖進了後備箱。姜勸酒查到宋院長的牧師身份竟然是買來的,之前有犯罪前科。在他經營海馬爸爸之家的4年間,前後有10多名孩子因各為種突發事故相繼去世。意識到賢秀此刻有危險的都康宇立即按照中心追尋的宋院長逃跑路線一路追擊了過去。樸重基刑警帶領一批警察在海馬爸爸家經過仔細搜尋後找到了被藏起來了孩子們,又發現了給孩子們治療疾病的藥物竟然都是給動物用的,成功現場取得了相關證據並抓捕了從犯。姜勸酒由這些藥物推測並找出宋院長的共犯是恩惠寵物醫院的老闆廉美靜。宋院長發現並甩掉了跟踪他的都康宇和具光守,把賢秀帶到了寵物醫院的密室中,和廉美靜一起給他注射了藥物後塞進冷櫃中。接到消息的都康宇立即帶人趕到寵物醫院,幾經搜尋終於找到了冷櫃中奄奄一息的賢秀,他的手還緊緊牽著已經死去的韓星。面對毫無人性的宋院長,都康宇再次疾病發作欲置宋院長於死地,幸被具刑警及時制止。案件以抓捕宋院長和同犯並救出賢秀而成功告破。監獄中的方濟輸突然倒地昏迷不醒,被獄警發現及時送往醫院搶救。途中方濟輸突然醒來,殺死了正為他治療的醫生和負責看守的獄警,成功越獄
第5集
黃金組的同事們從新聞上得知了方濟輸越獄的消息後都很震驚,立刻兵分兩路追尋下落。成功越獄的方濟輸在樹林中找到了同夥提前給他放置好的​​裝備,原來這是一次有計劃的越獄,而方濟輸之所以要冒著生命危險也急於出獄的目的竟然是為了殺死都康宇。正待方濟輸準備離開樹林時卻冤家路窄地遇上了追踪而至的都康宇,方濟輸斥責都康宇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成了老師的狗,而自己在使命結束前絕對不會輕易死去。就在兩人相持不下時,都康宇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名蒙面人,背後突襲打昏都康宇後就手持鋼絲繩準備殺死方濟輸。這個蒙面人就是都康宇和方濟輸口中所稱的老師,方濟輸奮力掙扎,在千鈞一發之際逃脫了出來,然而他的身後就是懸崖,不甘失敗的方濟輸一邊大聲叫著“幸助”一邊跳下了懸崖,掉入了崖下的深潭中。隨後到達的黃金組根據現場的血跡發現,現場除了方濟輸還另有他人,並且兩人曾發生過打鬥,現場的目擊者還聽到了有人喊“幸助”,羅係長憑此和現場掉落的藥瓶將懷疑對象鎖定到了都康宇身上,並叫來姜勸酒詢問關於都康宇病情的事,卻並未告之自己的懷疑,只是要來了都康宇非法買藥的藥店名字。羅係長隻身來到藥店,詢問老闆娘有關都康宇私自買藥的事。老闆娘坦言都康宇在失踪期間曾經給自己打過一次電話索取藥物,並推測都康宇目前已經到了身體最差的狀態,根本無藥可救。而且比起失去記憶,都康宇好像還有更加懼怕的東西,這番話讓羅係長更加擔憂了。這時負傷的都康宇已回到家中,他再次想起自己在樹林中醒來時看到蒙面人手持鋼絲和方濟輸對峙的情景,和蒙面人對他說過他永遠都無法擺脫的命運的話。看著手腕上“覺醒”的紋身,都康宇再次陷入了沉思,不知蒙面人為何沒有殺死自己?一直聯繫不上的都康宇終於給姜勸酒回了電話,擔心都康宇健康狀況的薑勸酒直接去了他的公寓,並提出了方濟輸已死和兇手是鋼絲旬的假設。都康宇卻認為方濟輸沒那麼容易死掉,而鋼絲旬也不會就此離開韓國。姜勸酒從兩人的談話中聽出了都康宇的有所隱瞞,並從碎裂的浴室鏡子和都康宇鞋子上的草判斷出他也去過現場。對都康宇心存懷疑的薑勸酒一回到中心就耳疾發作,不得不 放下工作去休息,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戴著面具的都康宇竟然殺死了所有的組員,醒來後不禁後背發涼。黃金組接到報案,一名帶著面具的怪漢正在拍賣會現場行凶殺人,其中也有組員具光守的外國妻子,大家立刻緊張起來,並根據報案者提供的現場視頻判定是兇手是印度尼西亞人,一開始就是衝著所長去的,用毒針刺中所長後逃往了旁邊的公園。都康宇立即帶領組員的前去搜尋。
第6集
趕到案發現場的具光守第一件事就是尋找他的外國妻子緹娜,形跡可疑的緹娜此刻正在一個房間裡尋找著貌似很重要的東西,看到具光守後緹娜立刻驚慌失措,趁機打傷他後逃上了一輛早已等候多時的車離開了。前來支援的都康宇一邊安排將具光守送往醫院救治,一邊追擊緹娜。雖然最終沒能追上緹娜和車,但根據掉落在地上的煙頭推測車上應該有印度尼西亞人,叮囑在中心的同事從附近的監控中追踪逃匿車輛,並向姜勸酒提出了自己的猜測。他認為這起行凶案並非單純的義賣活動中發生的事,也不是單純具光守刑警的結婚詐騙,而可能與多國籍的黑惡勢力有關。行凶者Tiwi在姜勸酒和同事的苦心勸說下,終於坦白了她想懲罰千所長的作案動機。當初Tiwi為了家中的生計到一家公司當社長秘書,卻不料被社長強暴並懷孕,後經人介紹認識了承諾會幫助她生下孩子的千所長。表面親和的千所長給Tiwi喝下一瓶飲料後沒多久Tiwi就暈了過去,醒來後發現自己已被兩個男人劫持到一所郊外的房子裡囚禁起來等待生產,為了腹中的孩子Tiwi只得忍了下來。這所房子裡除了Tiwi還囚禁有別的待產婦,孩子剛出生就會被一個金發女人立刻帶走,這個金發女人便是緹娜。但Tiwi的孩子不幸在生產過程中死掉了,而她趁機逃了出來。無處可去的Tiwi只得再次回到女性移居中心,當她看到若無其事的千所長與別人談笑風生時更加憤恨了,便想在拍賣會上給千所長一個懲罰,於是才發生了拍賣會上用毒針刺傷千所長的那一幕。了解了大致案情的黃金組立刻出動,由都康宇帶隊搜尋非法囚禁待產婦的秘密基地。而身在中心的薑勸酒也從查到的資料中獲悉緹娜當初是被騙婚來到韓國的,儘管如此一直渴望家庭生活的緹娜也忍了下來,與她的老公盧平俊生育了一個孩子,相夫教子的生活倒也安定。但不幸的是她在老公不在家時被老公的哥哥強暴,之後孩子也被老公送走領養。緹娜為了尋找自己的孩子才找到千所長處並成為共犯的,接近具光守也是為了盡快地找到孩子的下落。都康宇和同事們幾經周折找到了非法拘禁代孕外國婦女的塑料大棚,抓捕了包括緹娜在內的犯罪團伙成員,並解救出裡面被困的孕產 婦們。具光守親自為緹娜帶上了手銬,女性移居中心案件告破。羅係長根據藥店老闆娘提供的電話,一通國際長途打到了日本,向對方詢問都康宇的健康狀況,並得知了都康宇是一名精神變態者的實情,隨時都有可能突然殺死無辜的人。這個驚人的消息讓羅係長震驚不已,立即驅車來到都康宇的家中,發現了諸多可疑的蛛絲馬跡,羅係長越來越懷疑都康宇和方濟輸越獄案有著扯不清的關係了。
第7集
都康宇為了追查鋼絲旬的線索,跟踪一名他手下的殺手並不惜以死亡相威脅,從而得知這名送葬蟲是受了鋼絲旬的指使,才故意將方濟輸的越獄計劃透露給都康宇的。但一見到血就發病的都康宇此時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要殺掉這個敗類,好在殺手的呼救聲被同在現場的羅係長聽到,在千鈞一發之際趕到並製止了都康宇的錯誤行為。僥倖從都康宇手裡逃脫的送葬蟲卻未能活命,被一直埋伏在暗處的鋼絲旬抓獲並殘忍殺害了。一心掛念屬下的羅係長越來越擔心都康宇的精神狀態,但都康宇卻選擇了自己承擔下所有,不但什麼都沒有說還讓羅係長不要將自己目前的危險狀態告之姜勸酒。鬱悶的羅係長只得一個人喝起了悶酒,他在諮詢過醫學專家後明白都康宇現在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並隨時都有可能忍不住去殺人。為盡快抓住鋼絲旬,羅係長懇請向上級增派人手加快破案的速度,卻以沒有明確的嫌犯目標為由被無情拒絕,這讓羅係長更加鬱悶和擔心了。同樣擔心都康宇的還有姜勸酒,他暗中叮囑陳瑞律秘密跟踪都康宇的手機,以便隨時定位。都康宇也深受病痛其擾,一直竭盡全力地忍耐著想殺人的衝動,但這種慾望越來越強烈,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找出鋼絲旬。他根據送葬蟲的提供的信息經過縝密分析後,認定鋼絲旬正在吸食一種新型毒品,並打算和組員們一起從這條線索繼續追查下去。黃金組請來了在網絡方面的資深專家韓初瓏前來協助調查,他和陳瑞律強強聯手,不但追查出方濟輸就是法布爾網站的上傳者,還想到了追查鋼絲旬踪蹟的辦法。先正集團吳會長的兒子吳鎮植在嗑藥之後由於神經過度興奮,不僅超速駕車還凶狠地將與他發生口角的高勝哲打個半死,後又報復性地駕車追上好心勸架的一對老夫婦,一直不斷挑釁還把老人駕駛的車輛砸了個稀巴爛,導致老人心髒病發生命垂危,幸好都康宇帶人及時趕到,對老人實施緊急救助後送往了醫院,總算保全了老人的性命。都康宇和組員們又追踪吳鎮植來到酒吧,卻遭到了酒吧保安的無理阻攔,一行人只得硬闖了進去。吳鎮植此刻正在包間內和一群狐朋狗友們吸食毒品,對都康宇等人的態度極其惡劣,都康宇無奈只能用強力製服了吳鎮植。身在指揮中心的薑勸酒此時 卻接到了廳長斥責他們濫用權力要求立即撤回的電話,姜勸酒向都康宇轉達時,再次聽到了現場的打火機聲音,判斷真兇就在都康宇的附近,都康宇聽到後立即箭一般地衝了出去。與此同時,陳瑞律也利用自己高超的專業能力追查到了鋼絲旬的身份,第一時間來找姜勸酒匯報。
第8集
陳瑞律推測可疑賬戶的使用者就是鋼絲旬,本名藤山工一,三年前曾在非法賭博網站犯下殺人教唆等罪被日本警視廳通緝。而且從方濟輸被逮捕的去年6月18日開始警視廳的資料便被鎖住了,極有可能是警察廳內部有人暗中幫助。都康宇追踪鋼絲旬到了停車場,一輛車突然向他駛來,情急之下的都康宇只得開槍示警,卻被隨後趕到的檢查廳人員以涉嫌毆打嫌犯和隨意開槍為由阻止。身在中心的薑勸酒也接到了廳長要求立即撤回的命令,無奈只得將追踪鋼絲旬車輛的任務交給了羅係長負責。都康宇等人都去追踪鋼絲旬了,只留下樑刑警和一名同事看守吳鎮植。吳鎮植以去衛生間為由躲進去繼續吸毒,卻因過量服用一頭栽倒在地,在無法抵抗的狀態下被人綁架走了。返回現場的都康宇發現一名叫崔宥利的女人形跡可疑,此前她曾被吳鎮植舉報過跟踪和砸車,經過詢問得知跟吳鎮植有過節的崔宥利雖然趁警察不在時進了衛生間想報復,但發現裡面已經有人在對吳鎮植施暴就轉身離開了。都康宇等人再次返回衛生間,發現了一條可以通往停車場的密道,中心通過監控追踪到嫌犯開著吳鎮植車輛進入了先正集團吳會長所住的豐山醫院。姜勸酒根據手中的資料推測綁架者是黃斗植,他的兒子幾年前因為吳會長酒駕致死,但吳會長利用自己的權力逃脫了法律的製裁。此刻偽裝成送貨司機的黃斗植推著一輛載有活人的手推車來到吳會長的病房,要當面殺死他的兒子作為報復。都康宇帶人隨後趕到解救下人質,卻發現並不是吳鎮植,原來吳鎮植早已因吸毒過量死亡,被放在了後備箱裡。韓初瓏發現了藤山工一竟然是都康宇父親殺死的日本女孩美保的親哥哥,立即叫來了陳瑞律。陳瑞律將這些情況一一匯報給姜勸酒。藤山工一在妹妹死後父母也相繼離世,因為這些陰影才在暗網上搞這些花招,給警方的陳述書上明確指出殺死妹妹的真兇是都康宇,醫院報告中也顯示都康宇可能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病症。聽聞這些的薑勸酒如五雷轟頂,也瞬間明白了犯人一直針對都康宇的原因,看來她得跟都康宇好好談談了,便立刻動身與都康宇匯合。吳鎮植案告破後,都康宇立即和組員們繼續追踪鋼絲旬的車輛,來到了一間廢棄的玻璃廠。但都康 宇並未聽從羅係長要求原地待命的指示,兵分幾路先進去搜查了,隨後趕到的薑勸酒也跟著進入了廠房,卻因為看到了與幾年前的爆炸中相同的一個玩具而導致突然病發暈倒在地,聽到動靜的都康宇趕來救援,卻一眼見到了姜勸酒臉上的血。都康宇立即一反常態地掐住了姜勸酒的脖子要致她於死地,就在姜勸酒奮力掙扎時,突然發現有人正在樓上看著這一切。
第9集
就在都康宇就要失手勒死姜勸酒時,羅係長及時趕到製止了他。緩過來的薑勸酒拿出20年前的醫院診斷書質問都康宇,看到都康宇的沉默不語姜勸酒便什麼都明白了。這種狀態的都康宇肯定不適合繼續查案,姜勸酒便要收繳他的證件等物,但都康宇堅持留下認為只有自己才能抓住鋼絲旬,並叮囑羅係長一旦自己失控就要毫不猶豫地親手打死自己,讓羅係長既心疼又無奈,忍不住替都康宇求情,勸姜勸酒不要再為難已經在懸崖邊垂死掙扎的他。另外的同事在現場還發現了已被吊死的藤山工一和他的手下,並通過藤山工一的USB查找到一份VIP會員名單,裡面涉及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都康宇覺得這份名單到手的太過容易恐有貓膩,而且這起案件中一定還有別人,他們想要的可能比想像得更多。羅係長將名單拿給廳長過目,因為涉及人員身份太過矚目,廳長叮囑羅係長在真相查明之前要絕對保密,但名單的事還是被新聞媒體曝光出來,羅係長和姜勸酒因此遭到了廳長的嚴厲批評,姜勸酒藉機提出將都康宇剔除出黃金組。一直等在會議室外的都康宇向姜勸酒表達了想繼續查案的決心,但姜勸酒堅持己見並認定他就是當年殺害美保的真兇。羅係長從都康宇的個人安全角度考慮勸姜勸酒留下都康宇,因為如果離開警隊都康宇為了查案更會不惜一切,這是他能保護都康宇這個救命恩人的最好辦法了。都康宇從夜店里工作人員口中得知這間夜店的真正主人是吳會長,懷疑藤山工一和吳會長之間肯定有什麼聯繫。警隊在調查藤山工一案件時,還發現殺死由紀子的鋼絲和藤山工一包裡的鋼絲一致,而且由紀子的屍體裡唯獨沒有心臟,引起了羅係長的懷疑,並將這一消息告知了都康宇。姜勸酒在醫院複查耳疾時巧遇一位熱心腸的陌生人,聲稱自己也患有耳疾,主動教給她保護耳朵的民間療法,但他離去時的背影卻讓姜勸酒一時失神。此人就是死去的由紀子的丈夫,他的手裡一直不停地在玩著打火機,聲音與每次案發現場時出現的開合打火機的聲音一致。秋東九的女朋友孔世美在診所實施整容手術時突然消失不見,情緒失控的東九持刀威脅醫院黃院長,黃金組接警後一邊組織人員去往現場,一邊通過調取資料發現秋東九是服 刑出獄人員,有疑妻症對世美曾有施暴行為,而孔世美本人則在有資金問題的前提下去昂貴的醫院做美容手術讓人非常不解。而且醫院門口的監控只拍到了世美進醫院的畫面,卻沒有從醫院離開的畫面。黃金組到場後幾下就制服了東九,但都康宇卻從黃院長過於淡定的表情中發現了異樣,仔細察看手術室內的各個角落並發現了大灘的血跡。
第10集
都康宇打開了正在滴血的殺菌櫃後發現血跡來自於一袋破掉的輸血袋,可這仍未打消他對黃祖柄院長的疑慮。因為在警察讓東九確認世美離開診所的視頻時,被挾持的黃院長表情太過淡定。而且報警的護士百敏熙也很可疑,總是東張西望很不安的樣子。黃金組經過現場的簡單調查發現,百敏熙有偷竊患者財物的癖好,行跡敗露的百敏熙害怕地交待出孔世美手術時手術室裡確實發生了些怪事。黃院長來到手術室時情緒就很氣憤,十多分鐘後出來告知患者麻醉失敗,當時百敏熙也看到世美躺在休息室裡了,但只接了幾個電話的工夫人就不見了。陳瑞律通過調取黃祖柄院長的個人資料分析出診所的醫療器械營業員盧九烈有代理黃祖柄出診的嫌疑,盧九烈因為家庭困難中途退學後生活境況一直不佳,是鏡子自我症候群的重症患者,覺得是自己沒能當上醫生妻子才有外遇的,因為整容技術還不錯,被黃院長留下來共事。黃祖柄經常出國賭博,兩個月前突然人間蒸發,有可能是因為盧九烈索要藉用醫院和名字的巨額錢財用於賭博未果被殺。發生醫療事故的孔世美很有可能是被盧九烈裝進垃圾桶後扔進了位於地下的廢棄物品回收箱,而此刻距離回收車到達時間僅剩30分鐘了,大家趕緊全體出動尋找世美。秋東久在此過程中無意發現了藏在車裡的盧九烈,被盧九烈用車內的滅火瓶擊打致暈。都康宇和同事找到了挾持住秋東九的盧九烈,精神疾病讓盧九烈堅信自己就是黃祖柄,在進手術室前收到了由護士百敏熙用黃院長手機發來的要錢短信,所以才生氣地進手術室,導致了醫療事故的發生。百敏熙是無意中目睹了盧九烈和黃祖柄在地下停車場的爭吵才知曉兩人的矛盾的,所以在撿到黃祖柄的手機後就動了貪財的念頭,但她怎麼也沒想到黃祖柄早就被盧九烈殺害了。在黃金組同事們的默契配合下,不僅抓住了盧九烈和百敏熙,還成功解救了孔世美和秋東九,黃祖柄代理殺人案僅用1小時40分便成功破獲。藤山工一的解剖結果出來了,羅係長叫著都康宇和姜勸酒一起去往解剖中心,被害者由紀子的父親和丈夫連同日方的警察也均到達現場。雖然殺害女兒的兇手已死,但由紀子的父親仍不罷休,讓羅係長繼續負責找到餘黨,他一個也 不會放過。由紀子的父親還認出了都康宇就是殺害美保的幸助,把這一切全算在了都康宇頭上,兩人言辭激烈鬧得很不愉快,都康宇先行離開到了走廊上,姜勸酒趕去勸都康宇時,兩人正巧遇到由紀子的丈夫金木雅之,此人正是給姜勸酒指導的護耳療法的人,雖然表面看上去性情溫和,但當他獨自面對藤山工一的屍體時,卻露出了嚇人的獰笑。
第11集
金木正幸以被害者丈夫的身份來到屍檢室查看藤山工一的屍體,其實他才是殺害藤山工一的真正兇手,而非警察認為的藤山工一被手下所害。這位藤山工一口中的老師,就因為他在夜店中和吳會長相約見面時暴露了身份,被金木正幸用打火機的聲音催眠後喝下毒藥身亡,金木正幸為了毀滅證據還咬下了藤山工一手腕上的紋身。警察從藤山工一被害現場拿到的競拍法布爾的VIP名單竟然無端洩露並在網上瘋傳,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各大媒體記者們都堵在豐山警察廳門口一探究竟,警察廳內一時手忙腳亂。廳長懷疑是都康宇洩露了資料緊急召回羅係長察問,羅係長堅信自己的手下絕不會做出賣警局的事,懷疑是一同查案的檢查廳的人做了手腳。此刻的都康宇也已厭煩透了一直折磨著自己的紋身,忍無可忍把它咬了下來。他從藤山工一手腕上被破壞的紋身聯想到了自己,但他根本想不起來這個紋身是怎麼來的,只記得跟東宇哥分手後在山里被人攻擊暈倒了,之後的一周都沒有任何記憶,在距離事發地點40公里開外的樹林中醒來後,看到了兩手鮮明的繩索印和全身被拷打的傷痕,還有身旁死狼的屍體和剛紋好不久的紋身。身在日本大阪的後藤直美在整理由紀子的畫作時發現其中一副畫中暗藏攝像頭,並拍到了由紀子被殺的過程,立刻驚恐地給金木正幸打電話匯報,金木正幸佯裝淡定地讓她拿著畫和視頻來韓國。直美一邊答應著一邊收拾起畫作,卻在畫的背後發現了由紀子親手寫下的都康宇的姓名和電話,還有“如果我有什麼事就聯繫這個號碼”的留言,便也給都康宇打去了電話。在案情分析會議上,姜勸酒指出從藤山工一被害現場發現競拍法布爾的VIP名單,後又神奇擴散到網上的方式,和十個月前方濟輸折磨都康宇的作案手法一模一樣,目的也是為了離間黃金組的同事。都康宇也從藤山工一去夜店找吳會長這一線索推測吳會長也是法布爾的會員,但他卻不在名單裡,那麼這份名單肯定是假的。都康宇還將直美昨晚給自己打電話的情況分享了出來,大家於是兵分幾路,都康宇和姜勸酒負責去豐山大學由紀子的展示會現場探查,羅係長則負責傳召吳會長到警察局接受調查。狡猾的吳會長面對羅係長一系列的質問 ,以身體不適為由一概拒絕回答,調查進行得非異常艱難。而都康宇和姜勸酒這一組在金木正幸的陪同下,來到了由紀子的畫展上,剛下飛機的直美不久也來到現場。眼尖的都康宇在由紀子的另一幅畫上也發現了隱藏的攝像頭,正打算深入調查時一個疑有炸藥的快遞包裹送到,出於安全考慮直美被送往另一個房間安置。都康宇小心地拆解包裹,發現只是虛驚一場,正當眾人都鬆了口氣去找直美時,直美卻已被人殺害並做成了和畫作中相同的樣子。
第12集
姜勸酒發現直美還有微弱的呼吸便立即實施救治,看到血的都康宇再次舊疾復發,為避免傷及無辜,都康宇硬撐著僅存的一絲意識悄悄離開了直美的房間。姜勸酒為指揮抓捕嫌犯,將直美的心肺復蘇交給了金木正幸,但她剛一走金木正幸便放棄了施救,任由直美就這樣含冤死去。嫌犯找到了,但並不是殺害直美的兇手。初步勘察過現場的羅係長判斷,兇手先用鋼絲勒住直美的脖子,然後在她活著的時候撕開嘴巴,把屍體損害成和畫中相同的樣子,從作案手法上可以斷定和殺害由紀子的兇手是同一人。都康宇為殺人兇手就這樣輕易逃脫而自責不已,而且自己的精神狀態已經越來越差,愈發難以控制想殺人的慾望了。他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為了盡快抓住真凶也為了不給警隊添麻煩,都康宇不顧羅係長的百般勸說,執拗地交出佩槍獨自離開了,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抓捕真兇。都康宇隻身潛入金木正幸的辦公室蒐集證據,而這一切都被金木正幸從監控視頻中看得清清楚楚。洩露出去的法布爾VIP名單中所提及的崔鬥哲會長公開向媒體澄清了被冤枉的事實,並強烈要求警方解散損害自己名譽的黃金組。黃金組全體成員都壓力山大,此時最熟悉案情的都康宇又離開了警隊,競拍法布爾的調查一時陷入了困境。但比起這些,羅係長更加擔心單槍匹馬的都康宇的安全。姜勸酒通過復原藤山工一手腕上的傷口,發現了和都康宇手腕上相同的紋身,但她怎麼也不願將都康宇同那些殺人魔鬼聯繫在一起。這一切的幕後主使其實都是金木正幸,此刻金木正幸正洋洋得意的欣賞著用自己認為最好的身體部件拼湊起來的完美的身體,而這些身體部件都是通過殺戮獲得的,現在只差一個耳朵就能完成了,他將下一個殺人目標鎖定在了姜勸酒身上,因為姜勸酒的異常靈敏的耳朵是他想要的最後一個身體部件。直美也是他指使手下殺害的,目的是取回直美手中的視頻證據。黃金組發現了競拍法布爾偽裝成競拍網站,將黑收藏偽裝成藝術品完成通關交付,並且查出當時在海關交接貨物的就是時任吳會長司機的樸在哲。接到消息的羅係長立刻前往樸在哲的家中,據樸在哲供述,吳會長購買的是豐山廳被殺的重案組長的手腕,迷信的吳會長不管走到哪 裡都帶著這個手腕,並堅信只要有這個護身就一輩子不會被戴上手銬。驚聞此言的羅係長立刻以非法佔有屍體罪將吳會長逮捕歸案。據吳會長交待,夜店行動當天除了死去的藤山工一和手下外,現場還有兩個人,其中一個體格較大頭髮茂密。羅係長立即前往酒吧調取監控資料,從視頻中確實看到有人在暗中監視著藤山工一,證實了吳會長所言非虛,便立刻用短信告知了都康宇。就在他返回車上時,一個身形高大的人從後面挾持了羅係長,並帶上車迅速離開。
第13集
被綁架的羅係長用僅存的一絲意識,趁嫌犯不注意時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機,暗中給黃金組打去了求救電話,姜勸酒從羅係長開著手機卻並不說話的形勢判斷羅係長肯定遭遇了綁架,便立即組織人員通過追踪手機定位進行救援。得到消息的都康宇也一路追踪了過去,此前他就一直在調查金木及其周圍的人,根據手中掌握的線索推測綁架羅係長的人肯定是金木手下的另一個覺醒者,殺死直美的也是這個人,全名叫全昌秀,是公安警察出身的在日僑胞,都康宇也將這些線索及時分享給了黃金組的同事。不料中途全昌秀發現路口臨時增加了盤查過往車輛的警力,就將這一信息迅速報告給了金木。金木推測出像羅係長這樣經驗豐富的刑警肯定給同事留下了線索,全昌秀經過搜查果然發現了羅係長用於聯絡的手機,惡狠狠地教訓了羅係長並關閉了手機,羅係長用盡最後力氣留下了嫌犯要去的地點線索,姜勸酒利用自己靈敏的耳朵獲知了地點並迅速派人趕去。全昌秀劫持羅係長到達事先安排的地點後,金木打來了最後的慰問電話,羅係長這才恍然大悟金木才是殺死由紀子的真兇。喪心病狂的全昌秀為了從羅係長身上找回能證明他們犯罪的優盤,甚至不惜砍下了羅係長的手腕。他們發出的聲音吸引了正在全力搜尋羅係長的都康宇,都康宇順著聲音很快找到了兩人,全昌秀為了保命用羅係長當人質逼都康宇放下手槍,就在手槍落地的一刻,羅係長趁其不備用頭頂開了全昌秀的挾持,都康宇趁機上前治服了全昌秀救下了羅係長。就在兩人準備離開時,清醒過來的全昌秀持刀上前欲殺死都康宇,早一步發現的羅係長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刺向都康宇的刀。都康宇安全了,羅係長卻生命垂危,臨終之時羅係長苦口婆心地勸都康宇聽從自己的勸告,等抓住金木後一定要想辦法治好自己的病,因為他不忍心看都康宇這樣生不如死的一個人的痛苦下去,都康宇含淚一一應允。羅係長就這樣含冤而死,被仇恨激怒的都康宇奮力追趕著逃跑的全昌秀,但無奈還是晚了一步,全昌秀劫下了一輛出租車逃走了。雖然沒有追上嫌犯,但都康宇由此推測出金木、全昌秀、藤山工一等人都是一夥兒的,一起運營著競拍法布爾,他發誓一定要將這些人繩之以法 。隨後趕到現場的黃金組同事看到羅係長犧牲後都痛不欲生,姜勸酒也趕往現場送羅係長最後一程。看著羅係長空空的手腕,備受打擊的薑勸酒再也支撐不住暈倒在地,被緊急送往醫院後陷入了長時間的昏迷狀態。黃金組接連遭受重創,面臨著解散的危機。正在看護姜勸酒的樸要員和陳瑞律聽到上面要解散黃金組的消息後急忙離開病房出去確認真偽,空無一人的病房正給了金木正幸以可乘之機,他來到姜勸酒的床前,看著他一直夢想得到的薑勸酒的耳朵,從衣兜里拿出了殺人用的鋼絲。
第14集
發誓要將金木正幸緝拿歸案的都康宇一路跟踪金木來到醫院。金木也知道都康宇在跟踪自己,所以忍住沒有當場殺害姜勸酒,只是拿出打火機故意在昏迷的薑勸酒面前發出了清脆的開關聲,熟悉的聲音刺激到了姜勸酒的神經,姜勸酒終於從昏迷中醒來,並在同事口中得知了黃金組即將面臨解散的消息,便立即起身打算參加完羅係長的葬禮後就去找警察廳長求情。都康宇埋伏在金木的車上,待金木一上車便用槍指著他的頭,想拿到證據送金木進監獄。可狡猾的金木早有準備已經報了警,隨著警笛聲的臨近,都康宇被迫中途離開。隨著都康宇調查的步步深入,金木一手建立起來的強大王國正在土崩瓦解,他也計劃要著手對付都康宇了。姜勸酒弔唁羅係長時,從樸警官的手機上看到了都康宇發來的關於金木正幸有嫌疑的信息,立即明白都康宇肯定已經掌握了一些罪犯的證據,真相即將水落石出,姜勸酒不願就此放棄,立即苦苦懇求警察廳長多給些時間調查真兇,總算爭取來了三天的寬限,便立即安排同事們分頭進行金木的調查。都康宇找到了全昌秀經常賭博的地下賭場,與此同時,黃金組的同事也通過調查中獲取的線索一路追了過來。全昌秀一見形勢不妙從後門奪路而逃,被早已等候在那的都康宇逮個正著,抓上車帶走了。被抓的全昌秀向都康宇交待出金木正幸並非金木家族的親生兒子而是養子的事實,而且他們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要讓都康宇變得像他們一樣。得到消息的都康宇把關押全昌秀的地點發給黃金組的同事後就去找知道內情的金木家幫傭李花子了。但金木卻搶在黃金組之前一步到達,用鋼絲殺死了全昌秀。都康宇還主動聯繫了由紀子的父親,告訴他金木正幸才是殺死由紀子的真兇,而且自己手中也握有錄音證據,可以證明所言非虛。由紀子的父親心中生疑,放下電話就致電給金木詢問緣由,金木藉機把岳父叫來了自己的工作室,用鋼絲殺死了岳父和隨從兩人。與此同時,姜勸酒和陳要員也調查出金木並非金木家族的親生子,姜勸酒便也立即出動前往療養院,去找當時在金木家服務的韓國人李花子了解情況。
第15集
金木跟著手機定位,在黃金組的同事到達前來到廢棄地下室,用鋼絲殺死了全昌秀,並在牆上留下了“不會乾涸的慾望”一行字,作為和都康宇再次相見的禮物。回到工作室,已泯滅人性的金木面對岳父的屍體,竟然大言不慚地說出自己運營法布爾不是為了錢和權力,而是為了促進人類發展所做的好事。與此同時,都康宇和姜勸酒先後來到療養院,找到當時在金木家當保姆的李花子了解實情。據李花子老人回憶,當年金木家的親生兒子在火災去世了,之後金木夫婦就領養了一個叫禹種祐的韓國裔少年,而這個養子居然有收集家養動物耳朵的癖好,讓李花子覺得毛骨悚然。聽到這個名字的都康宇渾身一震,已失憶很久的他瞬間回憶起了小時候的往事,這個禹種祐也就是現在的金木正幸正是他的親哥哥,有反社會人格精神疾病的也不是都康宇而是哥哥種祐,當年都康宇就是受他教唆導緻美保死亡的。找回記憶的都康宇一時無法接受親哥哥竟然一直在把自己往深淵中推,讓自己長時間在痛苦中掙扎。他一怒之下就要去殺了金木,被姜勸酒苦苦勸住。都康宇這才明白哥哥希望他成為和自己一樣的怪物,所以才讓方濟輸一直盯著他,並把他周邊珍視的人都殺掉,甚至在他失去記憶的一周裡給他紋上了“覺醒”的紋身。既然他無視親情,那麼作為回報,都康宇也一定會讓金木後悔莫及。羅係長的葬禮上,大家都悲痛萬分,都康宇也悄悄來送這位尊敬的師長最後一程。葬禮結束後還是姜勸酒發現了都康宇的身影,都康宇立即把自己查到由紀子父親失踪和金木正幸已遞交辭職信欲逃回日本的事分享給她,請姜勸酒借助警方的力量追踪由紀子父親,而自己也會繼續用自己的方式追踪,雙方合力在金木回國前抓他歸案。接受現場採訪的金木卻先下手為強,公開指責都康宇患有精神方面疾病,應該與社會隔離才能最大限度保證公眾安全。氣憤的都康宇追到現場揭露了金木的真面目,並和他扭打了起來,被及時趕到的黃金組同事們強行帶走。其實這是都康宇和同事們合演了一幕好戲,目的是趁機偷出金木的手機並用最快速度解鎖,查找到金木和秘密工作室應該在豐山運動中心的地下。
第16集 結局
都康宇和黃金組的同事們根據金木的手機定位來到五星福利院,發現這裡的地下室構造存在異樣,便帶人進去搜尋。但都康宇怎麼也找不到出入口,姜勸酒主動提出利用自己超強的聽覺幫助識別,不僅幫都康宇找到了入口,還聽到了有毒氣體洩露的聲音。黃金組同事們在密室裡救出了奄奄一息的由紀子父親,並立即組織福利院的人員疏散,才避免了一場禍事的發生,虛弱的由紀子父親向都康宇耳語,金木背後還有後援,讓都康宇心驚不已。一直在福利院門口暗中觀察的金木見行踪敗露,故意留下自己的車,乘坐林助教的黑色小轎車離開了。之後他又殺死了懷疑自己的助教,開著助教的車向豐山港方向逃竄。黃金組發現了林助教的屍體,懷疑金木開著助教的車會從港口偷渡回日本,便集結了大批警力向豐山港口方向移動。但都康宇明白金木肯定不會去港口,經過對路線的觀察和縝密分析,他判定金木中途拐彎去了都康宇小時候和母親居住的舊家地址,現在那裡是一處未完工的劇院,便也追踪了過去。作為親兄弟,金木是最了解都康宇的人,從小都康宇想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到,這一次他也一定會找到並親手懲治自己的。金木不緊不慢地放上音樂,持槍坐在椅子上耐心等待弟弟的到來。都康宇果然找到了金木的棲身之處,他一直代表的正義是金木最看不慣的。金木一直想讓弟弟成為和自己一樣的人,覺得父母從小就偏愛都康宇而過早地放棄了患有反社會人格病症的自己是錯誤的決定。當年美保事件發生後,父親騙金木喝下了放有安眠藥的牛奶後把他扔進深井,然後替罪都康宇進了監獄,母親也狠心拋下他帶著都康宇回國生活。為了活下去金木只好不停地挖,直到從深井裡逃出來重生。金木早已在密室中設下圈套,把都康宇用鐵鍊吊了起來,就算親弟弟他也一樣不會放過。此時姜勸酒和黃金組的同事們也跟了過來,在如迷宮般的地下兵為兩路找尋都康宇的下落。結果樸刑警被金木打傷姜勸酒被擒。就在金木要剪下姜勸酒的耳朵時,都康宇從昏迷中醒來,為了救姜勸酒,他先是衝上去勒住了姜勸酒的脖子,這是金木希望看到的,目的是趁金木放鬆警惕時突然改變方向與金木廝打了起來,卻無奈被鋼絲勒暈,過了一會兒都康 宇才悠悠醒轉,見金木正舉刀殺向姜勸酒,立即用鋼絲反勒住金木。金木在最後一刻還刺激都康宇殺了自己,想讓他也變成殺人犯,被疾病折磨的都康宇也早已心灰意冷一心求死,他寧可以人類的方式結束生命,也不願像哥哥那樣作為怪物活著。心意已決的都康宇殺死了金木,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人世間的平安。競拍法布爾案件以創始人金木正幸的死終告結束。

韓名:보이스 3
英名:Voice 3
編劇:馬珍媛
導演:南基勳
主演:李荷娜、李陣郁
官網:http://program.tving.com/ocn/voice3/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