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九尾狐傳]由李棟旭、曹寶兒、金汎主演

由李棟旭、曹寶兒、金汎主演的《九尾狐傳》講述了生活在繁華都市之中的九尾狐和追蹤他的製作人之間的奇幻故事 。

作為一隻千歲九尾狐,白頭大干山神李硯(李棟旭 飾),為了讓自己的初戀重生,自願放棄了山神這種看起來權力不小的鐵飯碗,跑去出入亡者理事局打工,在人世間降妖除魔;而他的初戀對象,在重生後變成了電視台《尋找都市傳說》節目製作人南智雅(曹寶兒 飾),日常工作是拿著一台攝像機,報導各類奇奇怪怪的神秘事件,揭露都市陰暗角落裡不為人知的故事。

韓劇 九尾狐傳 人物介紹:

李硯-李棟旭 飾
九尾狐,整天泡在頂層公寓裡用智能手機看美劇,吃薄荷巧克力冰淇淋,擁有准財閥級資產、誘人美色、聰穎頭腦、出色運動神經,曾是山神,成為隸屬於出入境管理事務所的基層公務員,不是正式員工,而是特別正式員工。工作目標是清除隱藏在“怪談”之下的擾世者。

南智雅-曹寶兒 飾
南智雅是電視台《尋找都市傳說》節目製作人,是個勝負欲極強的女人。兒時在狐狸窩發生的奇特交通事故。 智雅的父母就在那裡像蒸發一樣消失了,唯一倖存者智雅主張“犯人不是人”,但沒有人相信她的話。為了尋找父母,獨自追蹤怪談21年。

李郎-金范 飾
李郎是李硯同父異母的弟弟,愛開玩笑,愛穿華麗時裝,有著人類與九尾狐結合半人半妖血統,是個非常危險的角色。敏感的,自尊心強,想得到哥哥的認可。對於他來說,哥哥曾經是世上的全部。但是哥哥僅僅因為一個“人間女人”,就拋棄了山神的地位,背離了森林,拋棄了他。

齊有利-金容智 飾
百貨商店理事,與李郎為主從關係。雖然她是一個職業女性,但嚴刑拷打、殺人卻毫無顧忌。在俄羅斯走私設施惡劣的地方的一家動物園里長大,是“虐待動物”的見證人。之後殺了飼養員,給了自己自由。野生動物的本性活靈活現,以齊有利的身份自居。

韓劇 ‬‬‬九尾狐傳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傳聞曾有記載,狐百歲時可為男為女,與人類毫無差別,千歲後即為天狐,神通如巫,無所不知。故事發生在1999年,小女孩在車上收到了父母親送的禮物音樂盒,他們一家人經過狐狸坡,卻倏忽陷入黑暗,車子發生了車禍,女孩發現外面有腳步聲,於是在車子裡求救,她驚恐地發現,出現在她面前的這兩個人是自己母親和父親的模樣。小女孩一聲尖叫後驚醒,發現自己在家裡,父親和母親安然無恙地在自己身邊,但這個聰明的小女孩發現音樂盒上的木馬壞了,自己的衣袖上也有一滴不易發現的血跡。小女孩測試後發現這個女人並不是自己的母親,隨後將她刺傷,躲進了房間。之後外面的叫喊聲消失,一個容貌俊美的男人出現在小女孩眼前,他問小女孩是不是雅音,並施用了法力,小女孩毫無反應,他以為小女孩不是雅音,順手便把她送回了車禍現場的狐狸坡,小女孩只看到摔得粉碎的車子,沒看到父母親,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境。
第2集
李硯曾經是白頭大干的主人,也是操控風雨的山神,打一開始就和雜種狐狸不是一個級別的品種,可就是這樣一隻高高在上的千年九尾狐,愛上了一個普通人類雅音,成為那時礦石的一個緋聞之一。但這個愛情故事以悲劇結尾,李硯給了她自己珍貴的妖狐靈珠。濫用權力冰封三途川,放棄山神的身份,換得雅音的重生。後來的一世,兩世,直至許多世,不生不滅不死的李硯一直在尋找重生的雅音,但那些和雅音有著相同樣貌的人,皆不是李硯要找的人。李硯醒來之後,南智雅與他談判,她還有著當年李硯救她的記憶,所以想通過李硯找到自己父母的線索,她手中有這李硯的把柄,可惜李硯不在乎,執意拿掉了她一隻眼睛。南智雅更聰明,她在賭,賭狐狸一旦受惠就會報恩的傳說是真的,於是親自將U盤投進水中,如果傳聞是真的,那麼李硯就必須要幫她。李郎很久之前救了一隻俄羅斯的狐狸,然後幫她換了身份,兩人去到李郎殺害的人的祭奠處,欣賞所謂的人類的傷心。去世人的兒子認出李郎,質問是不是他殺害了自己的父母,李郎自然不認。
第3集
漁花超市,一個漁民喝了許多水仍不解渴,猩紅著眼到處找水,最終淹死在馬桶中。南智雅從林子裡歸來,得知了這個人的死亡,船長無意中透露出,他是失事銀河號上的一員。李硯也來到現場,敏銳地發現死者身上有股腥味,而且隱隱飄著萍熙家裡的味道,而此時的萍熙正在作法,詛咒那些害死她父親的人。李硯斷言還會有人死亡,南智雅拉著他一起去倖存者的家裡。真植是第二名倖存者,自從上次撈到頭骨後,他就變得神志不清,躲在自家昏暗的帳篷裡胡言亂語,甚至還看到了死掉了的徐基燦。南智雅和李硯問話第三個倖存者金佶相,對方雖然什麼都沒說,但從他的反應可以看來,他們在那28天或許對徐基燦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而這邊的奪衣婆也知道了此人的死亡,察覺有人對死亡名簿做了手腳。南智雅發現這些倖存者的家裡都掛有一幅詭異的龍王巫神畫作,但這跟普通的龍王巫神畫並不一樣,因為其中這些畫上的龍王有腳,李硯想了想說,有腳的龍只能是蛇。李郎來到不淨者之王、悖德之神螭龍沉睡的井邊,在巫女的幫助下,準備讓螭龍復活,而他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報復李硯,與他一起下地獄。
第4集
查看了全島,他們真的發現所有人不翼而飛,而且肯定不是被強行帶走的,因為南智雅發現島民家裡沒有任何掙扎的痕跡。南智雅將島民失蹤的事告訴了警方,和李硯在海邊發現了插著的幾根竹子,詭異的是,這些竹子的擺放位置像是一條路,李硯說這是鬼門防,專門迎接不淨之物。突然多了很多的死人,懸衣翁電話閻羅大王,讓他們送來足夠多的壽衣。奪衣婆已經發現了變故的到來,但她看不到螭,她多多少少猜到是對方用了福州的緣故。懸衣翁說需不需要告訴李硯,奪衣婆斷然拒絕,並堅決表示不能讓李硯知道。徐萍熙告訴他們,昨天凌晨兩點四十分她聽到了嬰兒的哭聲,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表停了,而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不知道,但隱約明白不是什麼好事。從漁花島回來,李硯給南智雅買了新手機,後者則記下了他的電話。齊宥利的父親想起自己的女兒齊宥利應該是死了才對,使得這隻狐狸殺心頓起,李郎阻止了她,說現在還不是時候,隨後李郎用自己半人半狐的能力,讓男人忘記了剛才的記憶。
第5集
南智雅把他帶回他家,幫他處理傷口,做了急救治療,為了分散李硯的注意力,南智雅說起了當年剛失去父母時被關進精神病院的事,因為討厭沒有父母的家,所以她一直呆在門口不進去,後來看到了兩隻螢火蟲,感覺它們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李硯心知肚明,那兩隻螢火蟲是他給的。螭的房間貼滿了符咒,他在一夜之間從咿呀學語的嬰兒變成了兒童。具新柱得知李硯受傷,著急忙慌趕過來,南智雅這才知道他也是狐狸,又是驚訝了一番。李郎不找李硯的日子,很是無聊,在高檔飾品店打算買昂貴的手錶,卻用一款高昂的手錶換來售貨員父親留給售貨員的遺物,據說那是對他而言最為珍貴的東西,但在錢財面前,他卻毫不猶豫和李郎交換了,讓李郎覺得諷刺不已,途中李郎把那個手錶丟在路上,被後來的車碾碎,如同曾經的李郎失去了他曾經最為珍貴的東西。李硯同南智雅分享自己的薄荷冰激凌,並滿足她的好奇心說了初戀雅音的事。那時的雅音還小,誤入神的領域,還把身為山神的李硯當成了小狗。
第6集
清醒後的南智雅輕輕推開李硯,清楚地明白剛剛不過是因為李硯把她當成了前世的初戀雅音,但也因為這個吻,南智雅在他面前害了羞。金編劇一直發消息狂轟亂炸,想問出她和李硯的關係,可惜每條消息都如同石沉大海。李硯帶南智雅來民俗村,是為了找使道,使道是四大山神之一,據說他知道是誰帶走了南智雅的父母。使道沒找到,他們先找到了算卦的人,他說了兩人注定就不該在一起,如果在一起就會死一個人,這話讓他們感到不舒服,出來就接到了使道的信,約他們去官衙見面。李郎也為尋找老虎眉毛而來了這兒,李郎和南智雅剛從算卦這兒前腳離開,他後腳就踏進了算卦的地方。李郎知道這個算卦的人是誰,也知道他手中有老虎眉毛,但需要用李郎最珍貴的東西換。李硯和南智雅剛進入官衙,和那個使道說了沒幾句話,他就把南智雅拉到一邊,和使道的手下打了起來。看到擔心李硯的南智雅,使道問她是不是喜歡李硯,南智雅說自己只是利用他,但此刻只想要他不受傷,和她安然地離開這裡。和李硯最後對打的人是使道,這慣來就是他們見面的習慣,不過使道打不過曾為四大山神之首的李硯。
第7集
正如李硯所想的,螭的碎片就在南智雅的身體裡,奪衣婆說這是她的命。李硯心都碎了,他苦苦為上天的神打工六百年,為的就是雅音能轉世有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生,而現在他發現南智雅依舊沒能擺脫悲慘的命運,這讓他怎麼能不崩潰。痛心、崩潰和憤怒充斥在李硯的心間,他不惜以法力喚起成片的玻璃碎片悉數刺向奪衣婆,後者當然不甘示弱,兩股神的力量對峙著,直到懸衣翁出面,才熄滅了他們之間一觸即發的戰火。螭龍也很感慨,畢竟他也為了見到南智雅奔波了那麼久,社長稱後面他們也會來找螭,螭無所畏懼,因為他本身也很想見到他們。懸衣翁安慰李硯,但李硯已經決定,這一生一定要拼盡全力讓南智雅過好她的人生。為了保護南智雅,李硯只能暫時形影不離地跟著她。李郎對於李硯是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這個事實耿耿於懷,在酒吧喝著悶酒,齊宥利的話讓他回憶起母親把自己拋棄,差點被餓鬼咬死的恐怖經歷。新柱給自己和齊宥利算概率,又給李硯和南智雅算了,發現自己和齊宥利的概率高得出奇,並為此而高興不已。
第8集
李硯不顧一切往南智雅家裡跑,內心一直在祈禱她不要戴眼鏡看到前世,可是當他抵達已經晚了一步,南智雅紅著眼睛說自己看到了前世,是李硯親手殺了她,為了殺掉螭而把自己當成祭品。事已至此,李硯想起懸衣翁的話,索性不再解釋,坦然承認前世是自己親手殺掉她,甚至違心地說自己只不過為了拯救一座山的生靈而殺掉她罷了,南智雅聽罷,傷心得一直流淚,李硯讓她不要對自己這個壞傢伙動心,而後就走了。李硯約李郎在韓餐店田螺姑娘處見面,問他螭現在在哪裡,李郎自然不會告訴他。李硯也不再強求,提出和他下棋。之前他們下棋的無數次,都是李硯故意輸給李郎,而這一生李硯不想再任由他胡作非為,不管是螭,還是下棋。李郎這才知道他還是執意去找螭,即便在他說出了“只要他踏出這個門他們之間就真的斷絕了”這種狠話。李硯的話讓他想起了當年被母親拋棄的自己,於生命垂危之時遇見神一般降臨在自己身邊的同父異母哥哥李硯,而現如今那些情誼都已不在。今夜多了三個傷心人,李硯在南智雅家外待站著,李郎在田螺姑娘店裡喝酒,南智雅想起李硯說的話就忍不住難過。
第9集
李郎被一堆餓鬼糾纏陷入了絕望,而就在這時,李硯出現幫了他,起初他還懷疑這不是真正的李硯,可是李硯後來說的話讓他確認這的確是真的李硯。與此同時,南智雅也陷入了黑暗之神給她製造的夢境中,就在她噩夢之源的狐狸坡。夢境裡的餓鬼無窮無盡,李硯知道不是餓鬼太強,而是他們在這個夢境裡變弱了。如同記憶裡的一樣,車子在狐狸坡發生了慘烈的車禍,螭與暗游鬼在南智雅的夢境中看著那個出了車禍的車子,感到有些意外,沒想到李硯竟然去了李郎那邊。組長還在後怕,那個綠衣服的女人為什麼一眼就知道自己的弱點,才煥和金作家想起了都市怪談中的一個關於綠衣服女人的傳說。後來就聽到有人說南智雅出了事,跑出去一看南智雅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昏睡的人還有李硯和李郎。暫時甩過了餓鬼,李硯和李郎照例互懟了幾句,看李硯的腿被餓鬼咬傷,李硯深知餓鬼的毒蔓延全身只要一個小時,他必須在這一個小時內把李郎帶出去。
第10集
甦醒的李硯,把南智雅帶去了白頭大干,那片他曾經統治過的森林。李硯還從樹下挖出了自己和峨音的銀杏定情之物,但這個不是他們的定情之物,而是他和峨音的分手禮物。在收到這個禮物後,李硯用言語傷害了峨音,逼著她離開了自己。南智雅問他,那些分開的話不是認真的吧,李硯承認,因為當時的自己很害怕。後來再遇見峨音,是因為自己私自下山,遭到了村民的襲擊,再加上法力消散,差點被村民抓到,而峨音碰巧救了自己,就因為這個恩惠,李硯與峨音締結了契約。螭通過暗游鬼得知,這個世界的李硯不能殺了南智雅,螭決定搶到李硯的身體,與南智雅結婚。在瀑布前,李硯疑惑為什麼她不問自己前世為什麼親手殺了峨音,她不問,但李硯卻忍不住陷入那段回憶。當時,峨音被螭上身,殺了很多人,峨音求著他殺了自己,不要再讓自己殺人,迫於那個狐狸特有的契約,李硯親手殺死了愛著的峨音。南智雅感謝李硯遵守了不會忘記自己的約定,就這樣,李硯放開了那個銀杏,告訴南智雅,她不是前世峨音的影子。
第11集
李緣和螭打了一架,之後兩人迎面而對,螭提出了交換的條件,李緣狀似陷入了糾結當中,卻又立刻轉變臉色說自己不願意和他做交換。兩人又從樓頂上瞬移到街道下,李緣本地打算用自己千年狐狸的能力殺了他,但是螭有控制人的能力,他控制了百來個人自殺,李緣只是救下了幾個,而對於其他同一個小區的人,卻是分身乏術了。與此同時,社長也利用南智雅救家人的迫切心理,逼著她讓李緣昏迷,把他的身體交給他和螭。他將一小瓶藥交到南智雅手中,說是這瓶藥可以讓李緣永久地陷入昏睡當中。懸衣翁給奪衣婆按摩,她又讓懸衣翁不要提那個混賬兒子,懸衣翁也生氣了,因為他她把自己的兒子叫做不孝之子,直到現在,他也還埋怨妻子殺了兒子的新娘。兩人慪氣之時,都同時收到了一條信息,說是金蘭區有132名自殺者,請他們速速趕到冥府殿集合。李浪也看到了那些救護車,大致猜到是蟒蛇殺的人。金蘭區出現132個自殺者的消息傳到了組裡,泰利剛從金蘭區回來,一臉的無辜,說自己對於金蘭區出現自殺者的消息並不知情。
第12集
智雅父母沒想到女兒長那麼大,愣了好半天才認出女兒智雅。一家人抱在一起,享受重逢後的喜悅。李硯也為智雅感到高興,把空間留給智雅一家人。宥利也為李郎解開恩情結而感到開心,說李郎和李硯和好了,可不能不管自己哦。五年前,李郎收留了被人虐待的宥利,還送了一盤豬蹄給宥利,但是宥利以為李郎是壞人反而咬了一口李郎。李郎沒有生氣,還教宥利處世之道。從那以後,宥利便一直跟隨李郎,李郎為此還教宥利防身術。智雅父母看到智雅為了找他們不僅到處發傳單,還當節目PD,不由地心疼智雅,也為女兒感到驕傲。智雅拿出紙花,問紙上的字是父母寫的嗎。智雅爸爸說那是某次夢醒,一個長得很白的青年讓他寫的。智雅媽媽好奇那個人是救命恩人嗎。智雅連忙否認,說救父母的人是李硯,也是自己的男朋友。智雅媽媽想起剛剛來家裡的年輕人,調侃女兒真的長大了。隨後,智雅給李硯打電話,甜蜜地想和李硯像情侶一樣起愛稱、戴情侶戒。社長不敢回家,接到蟒蛇的電話,更加不想去送死。智雅和父母睡在一起,沒想到會做噩夢。
第13集
南智雅的變化,忽然讓李硯意識到,原來螭有兩個,本體在南智雅的體內,另一個在泰瑞的體內。兜兜轉轉了幾生幾世,李硯依舊沒能幫助南智雅擺脫宿命,這一世的她,依然還要被螭附身、主宰。李硯十分痛苦,前一世若還因為報恩而殺死被螭附身的南智雅,但這一世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再下手了。他呼喚著南智雅的神志,而南智雅腦海中閃過許多的片段,終於恢復正常,她看到自己拿著尖銳的東西刺向李硯,痛苦、自責一齊湧向她,南智雅為了不讓自己傷害李硯,痛苦地讓李硯殺了自己。社長偷走菇鳥(酸漿果),懸衣翁正好要將其拿回,他出現在社長車的後座上,並且普通的人類子彈也無法將傷害到他。申周救下了金作家和才煥,接到電話得知李硯受傷,又急忙離開樓頂。南智雅幫李硯處理好傷口,十分自責,不敢回家,擔心這樣的自己會傷害到父母。這邊的奪衣婆正在整理名簿,糾結要不要就這樣讓南智雅失去生命。泰瑞找到社長,迷惑他去當罪犯,社長失去神志任由他擺佈。李硯把南智雅帶到家裡,兩人假裝成一對平凡的夫妻,可是南智雅變得很委屈,他們連平凡的夫妻都做不得。
第14集
奪衣婆修改了南智雅的名簿,與此同時,南智雅也恢復了神志,暫時沒有被螭的本體控制。這邊的泰利,開始在自己附近的地方大開殺戒,看得齊宥利驚心動魄。李硯把南智雅扶了出來,眾人才知道這一次並沒有把握殺死螭,只不過是嚇唬的手段罷了。組長回到公司,與金作家和才煥發生接觸,南智雅得知後提醒他們盡快離開組長。他們很快在網上看到,都市中死亡的人數劇增,而且身上都帶著恐怖的斑點。李硯趕去解決這件事,讓南智雅跟著李郎等人待在一塊,後來南智雅想到泰利可能會對自己的父母下手,十分擔心,申周主動幫她去看照看父母。懸衣翁告訴李硯,奪衣婆已經對南智雅的名簿動手,他要盡快行動。奪衣婆修改的名簿生效,南智雅與李郎各走各路後,差點被剎車失靈的車子撞死,幸虧懸衣翁趕到及時救了南智雅一命,不遠處的李郎看到三途川的懸衣翁都出現了,猜到近期可能有大事發生。懸衣翁救下南智雅後不久,李硯正與奪衣婆對峙,他甚至跪下請求奪衣婆,可是奪衣婆並沒有動搖,因為她知道結局無法改變,南智雅一個人的生命,始終比不上泰利殺的成千上萬的生命。
第15集
南智雅的生命受到威脅,螭的本體出現,急速躲過子彈,他用南智雅的手,將社長給殺死了,這一幕被才煥看到,他眼裡滿是恐懼和驚悚。李硯正在和泰利談判,當得知南智雅出了狀況,他立刻想去找她,可是一旦他離開,泰利和他之間的結盟就會取消,考慮到之前南智雅說出現生命危險的時候,螭的本體才會出現,所以他覺得南智雅至少現在是安全的,所以李硯還是頓住了腳步。螭的本體還想殺了才煥,後來在金作家的呼喚下才恢復神智,看到自己滿手的鮮血,南智雅哭出了聲。李硯和泰利達成一致,讓懸衣翁對奪衣婆下藥,明天正午泰利準時到三途川解決奪衣婆,然後泰利成為三途川的主人,李硯和南智雅的孽緣結束,泰利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他答應得太過乾脆,反倒讓李硯懷疑其中會不會有詐。結束後,李硯回家找南智雅,安慰她說這一切即將會在明天結束。田螺姑娘照顧著生病的組長,讓他感到很暖心,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田螺姑娘的丈夫。奪衣婆的關節藥吃完,如同往常一樣喊懸衣翁,她忽然想起來老公已經和自己決裂。此時的懸衣翁待在田螺餐廳裡還掛唸著她,但又礙於面子,死活不肯回去認輸。
第16集 結局
墜入三途川的李硯,短暫地聽到了南智雅的哭聲,他其實想跟南智雅說不要為了他的離去而哭得那麼傷心,他多想再看南智雅一面,可是這已經成為了奢望。隨著螭的消失,世界上的奇異傳染病一夜之間消失了,金作家和組長都恢復了正常,齊宥利也回到了申周的身邊。奪衣婆恢復,後悔自己沒守護好李硯,懸衣翁知道這次她已經盡力,所以不再和她慪氣,回三途川與她待在一起。南智雅去三途川門前哀求開門,她想要知道救回李硯的方法。奪衣婆想讓她忘掉李硯,回歸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一直狠心地沒有給她開門。李郎親手把李硯送上了三途川,他一直很後悔,並為此酗酒度日,對待齊宥利和小黑狗的態度很惡劣。最終奪衣婆還是開了門和南智雅見了一面,但她告訴南智雅,這個世界有規則,是李硯自己投入三途川,所以也不能讓他復活或者重生。南智雅回到家,想起之前和李硯說這裡的路燈壞了,神情恍惚間踉蹌了一下,申周出現扶住她。李硯讓他照顧好南智雅,他答應了,他從來就沒有違背過自己對李硯的誓言。

韓名:구미호뎐
英名:Tale of the Nine Tailed
編劇:韓佑麗
導演:姜信孝
主演:李棟旭、曹寶兒、金汎
官網:http://program.tving.com/tvn/tvnninetailed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