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麒麟來了]由長谷川博己、本木雅弘、川口春奈、門脅麥、岡村隆史、佐佐木藏之介、伊藤英明、南果步、高橋克典、染谷將太主演

由長谷川博己、本木雅弘、川口春奈、門脅麥、岡村隆史、佐佐木藏之介、伊藤英明、南果步、高橋克典、染谷將太主演的《麒麟來了》,在君主施行仁政的時代,一定會出現聖獸麒麟。應仁之亂後,世間處於紛亂、無秩序的狀態中,有志於統一天下、平定亂世的戰國英雄們紛紛登場。
16世紀40年代,在東西要沖美濃地界,有一員年輕的虎將。他名叫明智光秀。雖是一介牢人,但青年光秀胸中燃燒著連他自己也沒察覺到的火焰。當時,治理美濃的土岐一族內亂不斷。美濃周圍有尾張的織田、駿河的今川、越前的朝倉等強敵環伺,經常處於被攻擊的危險中。在這樣的美濃,明智光秀在戰爭中東擋西殺,勇猛果敢,展現出非凡的戰略才能,為土岐家的筆頭家臣齋藤利政所關注。利政提拔了光秀。而這位利政正是不久後奪取土岐家大權、掌握美濃的“齋藤道三”。光秀將道三的教誨記在心中,終於和織田信長結為盟友,與群雄爭奪天下。

日劇 麒麟來了 人物介紹:

明智光秀-長谷川博己 飾
出生於身份高不可言的美濃明智家,性格勇猛果敢,智慧出類拔萃,被統治美濃的齋藤道三看中,作為道三的家臣備受重用。他侍奉的主君道三被討伐並被趕出美濃,而他則遇上了後半生的主君織田信長,從此後命運便改寫了。
齋藤道三-本木雅弘 飾
美濃的代理守護,光秀的主君。他出身不過是賣油郎之子,卻只用父子兩代就盜取了美濃國大權,成為戰國下克上的代名詞。具有天才的軍事才能和狡猾的政治才能,對金錢的執著心也很強。
歸蝶(濃姬)-川口春奈 飾
齋藤道三的女兒,其母是道三的正室小見之方。與光秀之間有姻親關係,從小時候開始就與光秀交往,由於政治聯姻的需要,她成為織田信長的正妻。
駒-門脅麥 飾
光秀在京都遇到的女孩,在醫生塱月東庵那裡擔任助手。因為是戰爭孤兒,所以她堅信傳說中的麒麟的存在。
菊丸-岡村隆史 飾
出身於三河的農民,與光秀相會於美濃。他神出鬼沒,很難說清他是敵是友,但是他經常幫助光秀擺脫危機。
藤吉郎-佐佐木藏之介 飾
即日後的“秀吉”。雖然是最下層的農民,但是為人和藹可親,而且有著庶民才有的自由自在的性格,他以這兩樣為武器,成為信長的家臣並且嶄露頭角。他是光秀一生的競爭對手。
齋藤義龍(高政)-伊藤英明 飾
道三之子。他是道三的妾室深芳野所生,而深芳野又曾是美濃守護土岐賴芸的愛妾。因為自己的身世成謎,所以他與父親的關係惡劣。從小時候起就是光秀的學友。
深芳野-南果步 飾
道三的側室,齋藤高政的生母。過去曾是美濃守護土岐賴芸的愛妾,所以其子高政對於自己的身世始終持懷疑態度。面對道三與高政父子的對立,她非常痛苦。
織田信秀-高橋克典 飾
以尾張為根據地,是道三的競爭對手。執海運之牛耳,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是與美濃的道三、駿河的今川爭雄的勇猛果敢的戰國武將。
織田信長-染谷將太 飾
織田信秀的嫡子,與光秀相識於尾張。與明智光秀的相遇也改變了信長自身的命運。
土田御前-檀麗 飾
織田信秀的繼室,是信長與其弟信勝的生母。被人們稱為“笨蛋”的信長關係疏遠,而特別疼愛、嬌慣信長的弟弟信勝。
織田信勝-木村了 飾
織田信秀之子,信長同父同母的弟弟,被人們稱為“笨蛋”的哥哥信長截然相反,他皮膚白晰、聰明伶俐,因此特別受到母親土田御前的寵愛。
望月東庵-堺正章 飾
住在京都的醫生,如今的他從表面上看落魄潦倒,但是在朝廷與各地的戰國大名之中有著不可思議的人脈。他的一生都是光秀的引領者。他最大的愛好是雙六棋。
松永久秀-吉田鋼太郎 飾
主要以畿內為中心擴展勢力的戰國武將,三好長慶的家臣,戰國三大梟雄之一。在軍事、政治兩方面都發揮力量,性格粗暴、強橫,他這樣的生存方式對年輕的光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三好長慶-山路和弘 飾
主要以畿內為中心擴張勢力的戰國大名,細川晴元的家臣。與自己的家臣松永久秀一起擴大勢力,進出京都,甚至威脅到了主君細川晴元的地位。
細川晴元-國廣富之 飾
室町幕府管領家,替代已經弱化的將軍家掌握室町幕府的實權,但是因為他的家臣三好長慶的勢力不斷擴大,所以他的地位受到了威脅。
足利義輝-向井理 飾
師承冢原卜傳的劍豪將軍。他與父親義晴一起,被紛亂的京都政治形勢所裹脅,不得已出入近江與京都,是一位悲劇性的將軍。通過三淵藤英,與光秀相識並成為知己。
三淵藤英-谷原章介 飾
室町幕府末期幕臣,屬於將軍直屬衛隊。他是光秀的盟友細川藤孝的異母哥哥。作為幕臣,他侍奉將軍足利義輝、足利義昭。
細川藤孝(幽齋)-真島秀和 飾
光秀一生的盟友,三淵藤英同父異母的弟弟。作為將軍直屬衛隊,他為復興室町幕府而竭盡全力。文武兼備,是當時最出色的文化人。
明智牧-石川小百合 飾
光秀的母親,光秀幼年喪父,她代替其父嚴格地教育光秀,教給他作為武士應該具有的思想準備。雖然嚴厲,但是內心也是溫柔的。
稻葉良通(一鐵)-村田雄浩 飾
被稱為“美濃三人眾”的齋藤道三得力家臣之一。一開始他是土岐賴芸的家臣,後來成為道三的家臣。對道三強硬的作事方法心懷不滿。
土岐賴藝-尾美利德 飾
美濃的守護大名,過去曾經與道三勾結,把自己的兄長從美濃守護的寶座上趕走。喜歡畫鷹。
煕子-木村文乃 飾
美濃當地豪強妻木氏的女兒,明智光秀的正室。是支持著在戰亂中日益疲弊的光秀的心靈的女性。
德川家康-風間俊介 飾
德川幕府的創始人。從小時候開始,就先後成為駿河的今川家與尾張的織田家的人質,與母親分離,孤獨地度過了童年。在桶狹間之戰中,作為今川一方參戰,結果敗退。後來從今川家獨立出來,與三河的大名織田信長結盟。
松平廣忠-淺利陽介 飾
三河的岡崎城的城主。因為尾張的織田信秀進攻三河,只好向實力強大的鄰國今川義元求援,作為抵押,他把自己的嫡男竹千代(即後來的德川家康)送到今川家當人質。
伊呂波太夫-尾野真千子 飾
在京都戰亂中成為孤兒的駒童年時在被東庵收養前曾被寄養在旅行藝人團體的女座長那裡,那位座長就是伊呂波太夫的母親。後來,伊呂波太夫成為一座之長。她帶著劇團在全國各地演出,是位經常在諸國各位有實力的大名和京都的公卿家露面的不可思議的女性。
今川義元-片岡愛之助 飾
人稱“東海道第一弓取”、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戰國實力派大名。他以自己的門第與參謀太原雪齋為後盾,成為令道三等人膽怯的東海最強戰國武將。
太原雪齋-伊吹吾郎 飾
從年輕時候起就侍奉今川義元,在內政、外交、軍事等各方面支撐著今川家,締造了今川家的全盛時代。雖然是僧侶,但是親自率大軍在前線指揮。在桶狹間之戰前病死。
足利義昭-瀧藤賢一 飾
原本作為將軍家沒有家督繼承權的兒子而遁入佛門,但是義輝亡故後,他被擁立繼位,成為室町幕府最後一位將軍。富有政治手腕、出類拔萃的政治預見性和外交能力。

日劇 ‬‬‬麒麟來了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光秀,向西
在擊退侵犯領地的強盜時,明智光秀對強盜頭領所使用的名為“鐵炮”的前所未見的武器產生了興趣。他去拜見繼承美濃守護代齋藤氏名號的齋藤道三,以某個約定為交換條件,獲得許可去尋找叫“鐵炮”的東西。在堺,光秀意外地與三好長慶的家臣松永久秀相識並意氣相投。接下來,他前往京都,遇到了名醫望月東庵。不過,望月酷愛賭博,光秀搞不清他到底是真正的名醫還是個庸醫。就在這時,因為大名之間的爭鬥,町裏燃起大火。
第2集 道三的陷阱
望月東庵和他的助手駒向光秀敞開心扉,並且一起前往美濃。但是,前方卻是計畫侵略美濃的尾張織田信秀的大軍。面對以少對多的局面,齋藤道三決定籠城。光秀與道三的嫡男高政反對,但是,那正是擅長欺騙敵人的道三的作戰方式。
第3集 美濃之國
丈夫亡故後,歸蝶造訪明智家,與光秀、駒推心置腹,一起度過短暫的時光,終於恢復了笑容。另一方面,道三準備擁立更容易操縱的土岐賴藝擔任新的美濃守護。賴藝從內心裏討厭道三的行徑,便向高政暗示自己才是他的親生父親。
第4集 尾張潛入指令
在與今川的戰爭中,尾張的信秀負重傷,瀕臨死亡。收到這個消息後,道三派為他妻子治完病後要前往尾張的東庵,去剌探天敵信秀的身體狀況的真實情況,而監督東庵的關使就交給了光秀。菊丸也加入隊伍。三人潛入尾張的古渡城,成功地打聽出了信秀的情況。
第5集 尋找伊平次
奉道三之命,光秀為刺探鐵炮的製作方法以及將軍家為何需要大量鐵炮而再度前往京都。他到本能寺尋訪技藝高超的鐵炮鍛造師伊平次,正巧與將軍足利義輝的護衛三淵重逢。原來,將軍家也在尋找伊平次,但他卻忽然失蹤了。三淵帶光秀去松永的住處。松永告訴光秀,鐵炮的真正力量是使雙方互相制衡,從而減少戰爭。
第6集 三好長慶襲擊計畫
光秀得知,在將軍足利義輝也出席的連歌會上,有一個受掌權者細川晴明指使的針對松永久秀和三好長慶的暗殺計畫。他害怕此舉會破壞京都好不容易得來的安寧,於是,潛入館內,在三淵與藤孝協助下,救下了松永等人,自己卻因此負傷。受傷的光秀被送到東庵的診所,與駒久別重逢。
第7集 歸蝶的心願
信秀被駿河的今川義元的行動所威脅,決定與美濃的道三議和,提出的條件是道三的女兒歸蝶嫁給信秀的嫡子信長為妻。外出旅行的光秀回到明智莊,歸蝶正等待著他。因為二人是青梅竹馬,她對光秀懷著朦朧的愛意。她請光秀阻止自己去尾張和親。另一方面,道三命令光秀去說服不肯應允婚事的歸蝶。
第8集 同盟的未來
在尾張的海邊,光秀親眼看到了裝束奇特、備受漁民們仰慕的織田信長。他糾結於歸蝶嫁給這樣一個男人是否合適,而他的母親牧則告訴他,最重要的是應該把美濃國的未來放在第一位考慮。歸蝶明白光秀無法回報自己的感情,便提出條件,讓光秀親口說出她應該去尾張看看美濃所沒有的大海並在背後支持她。
第9集 信長的失敗
歸蝶雖然上了花轎,但是在婚禮之日卻被放了鴿子。第二天一早,她終於與歸來的信長見了面。雖然裝束奇特,但信長為百姓著想的樣子,以及他坦率地為前一天失約而道歉,讓歸蝶對他產生了興趣。婚禮上,信秀與土國御前興高采烈,然而,看到信長帶來的賀禮後,信秀卻痛斥兒子。看到不被父母痛愛的信長孤獨的樣子,歸蝶接近信長,一邊在他指導下學習使 用鐵炮,一邊談起自己的父親也時不時變得討厭,但還是喜歡父親。另一方面,在美濃的光秀與後來成為他妻子的熙子令人懷念地重逢了。
第10集 孤獨的少主
在造訪京城的旅行藝人劇團裏,駒與女座長伊呂波太夫重逢。當年伊呂波太夫撿到戰爭孤兒駒並撫養了她。這一年的年末,今川義元攻打尾張國境,要求引渡作為人質被扣押在信秀身邊的三河松平家的嫡男竹千代。對此,道三產生了廣闊的三河被今川控制的危機感。為了通過歸蝶打探消息,光秀奉命來到那古野城,與信長相遇。
第11集 將軍之淚
今川再次攻入尾張,接連佔領織田家南部的領地。終於,信秀暴露出實力不支之相,他向道三請求援軍,然而,高政、稻葉等人譴責獨斷專行與尾張議和的道三,美濃內部意見不一致。光秀去尾張轉達不出兵的理由。這樣下去形同人質的歸蝶恐怕會成為犧牲品,信長提起議和的可能性,光秀猛然回憶起在京都的將軍斡旋下美濃紛爭得以平息的事。光秀回去後向道三提議請求將軍家斡旋,但是道三一聽說要花錢就面露難色。因此,在高政幫助下,光秀拜見美濃守護土岐賴藝,但是,憎惡道三的賴藝斷然拒絕了他的請求。
第12集 十兵衛的新娘
織田與今川議和成功,但是三河的據點壓制,今川的勢力已經逼近到尾張的面前。信秀覺悟到自己命不久矣,把信長等人聚集到一起召開會議,商量織田家的未來。他說會把重要的據點末盛城和得力的家臣一起交給信長的弟弟信勝。失望的信長暴跳如雷。見此情景,歸蝶去探望臥病在床的信秀,想打聽信秀這次決定的真意。另一方面,在美濃,光秀迎娶了熙子,沉浸在周圍人的祝福之中。
第13集 歸蝶的計謀
道三怒氣衝衝地討伐企圖暗殺自己的賴藝。高政明言一旦開戰他會站在“親生父親”賴藝那一邊,還逼光秀在雙方之間做出選擇。光秀拜見道三,訴說此戰是同胞相殘,必將使國家滅亡。而道三表示並非真想打仗,是要驅逐賴藝,更是為徹底收服國眾而演的一場戲。另一方面,高政等人聚集在鷺山城,推舉賴藝為總大將,但是賴藝卻因為害怕,早早就準備逃跑。
第14集 聖德寺的會見
在與道三會面的地方,信長帶來了大量的鐵炮隊。道三覺得信長率直而有先見之明,與自己年輕時相似,不禁大為喜歡。光秀見此情景安下心來。這時,太原雪齋率今川軍再次進攻尾張。信長請求美濃派援軍,道三當即允諾。但是,高政認為道三不經商議就擅自做出把美濃置於危險境地的重大決定,非常氣憤。
第15集 道三,非我父也
道三循入佛門,高政終於繼承家督之位,獲得美濃的守護代之位。某天,道三的正妻之子孫四郎奉歸蝶之命來拜訪光秀。因為高政與信長為敵,眾人都擔心這會把國家引向錯誤的方向,希望設法令高政引退,所以孫四郎懇請光秀代表明智家打頭陣。光秀去見高政,高政卻讓他不要跟著與歸蝶會面的孫四郎搞小動作。而且高政要重新審視與信長的盟約,並暗示了自己和正與信長敵對的織田彥五郎的關係,這讓光秀隱隱不安。
第16集 大國
道三出兵討伐高政。光安為明智家在這場把國家一分而二的戰錚中該站在哪一方而苦惱。另一方面,光秀為避免開戰,前往尾見拜見信長和歸蝶。光秀請求織田支持道三卻不參戰,交換條件是給背棄與織田同盟的高政留一條命。然而,由於光秀沒有幫助歸蝶的弟弟孫四郎導致他死亡,所以歸蝶無法消除對光秀的不信任感,冷淡地拒絕了他。
第17集 長良川對決
在尾張,因為安排道三逃往越前的計畫被道三拒絕,歸蝶正憤憤不平。信長得知道三處於劣勢後,坐立不安,決定領兵出戰。光秀據守明智莊,決定與光安一道襄助道三。終於,戰鬥在長良川兩岸展開。當一進一退的攻防戰正在持續之時,高政親率大軍趕到,道三的軍隊漸露敗相。
第18集 去越前
被高政軍隊追逐的光秀等人九死一生逃出美濃。根據歸蝶的計畫,伊呂波太夫出現在眾人面前,引導他們到達鄰國越前的領地。太夫謁見領主朝倉義景,商論他可否收留明智家。義景凝視著光秀,估量他的價值,總算勉強答應了。
第19集 暗殺信長
道三死後過了兩年,光秀在越前過著樸素的日子。他被朝倉義景喚來,義景命令他去探聽將軍義輝回京都的情況。在京都,他聽到一個令人不安的傳言,準備將尾張收入囊中的齋藤義龍一派打算刺殺信長。光秀借助松永久秀之力將陰謀扼殺於搖籃。義龍與曾經的朋友重逢,他提出二人再次聯手將美濃發展成為一個富強的大國。
第20集 給家康的信
駿河的今川義元再次開始進攻尾張。過去的人質、如今長大成人了的松平元康擔任先鋒。光秀注意到這件事,為了能避免戰爭,他向歸蝶和信長建議,與元康的生母於大及舅舅水野信元接觸。
第21集 決戰!桶狹間
從今川陣營策反元康的工作以失敗告終。信長回憶起父親信秀的教誨,懷疑今川這次是否真如傳說那樣集結了兩萬大軍,於是他親往前線參戰。他決定展開局部戰鬥,慢慢把士兵從義元自率的主力部隊那裏引離。另一方的元康逐漸厭煩了今川將三河軍隊當牛馬一樣驅使,拒絕參加迎擊織田軍的作戰。在暴風雨中,人數減少的今川主力部隊在桶狹間的山中無可奈何進退維穀。在那裏,織田的軍隊發動了襲擊。
第22集 京都來的使者
信長打敗今川義元的桶狹間之戰已過去四年。在京都,三好長慶掌權,將軍足利義輝完全成了傀儡。義輝已失去幹勁兒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藤孝等人企劃下,光秀被叫到京都,陪義輝談話。為了讓將軍恢復權力,光秀約定會說服如今勢頭正健的信長上洛。另一方面,駒和東庵圍繞新藥的研製發生爭吵,從診所沖了出去。在和伊呂波太夫造訪大和時,駒遇到了正在佈施窮人的僧侶覺慶。她很關心這個僧人。
第23集 義輝,夏日終結
光秀帶著將軍義輝的信前往信長處。但是,信長正陷於攻打美濃的苦戰中,說話的空兒都沒有。光秀轉而拜託藤吉郎,卻聽他說,京都流傳說三好長慶的兒子們計畫刺殺義輝。光秀得知在背後穿針引線的人是松永久秀後,備受打擊。很快,他去大和拜訪松永,詢問松永的真實意圖。松永表示:“義輝沒有當將軍的器量,如此下去世道無法太平,我們不準備殺他,而是打算流放他。”
第24集 將軍之器
三好、松永的兒子們發動政變,將軍義輝被害。圍繞突然空缺的將軍寶座,京都分裂成義輝之弟覺慶的擁立派與義榮的擁立派。三好要取覺慶的性合,松永、藤孝説明覺應從大和脫身,並把他藏了起來。另一方面,光秀聽聞義輝的死訊,前往松永處,激烈地譴責暗殺義輝的行徑。松永把朝倉義景寫來的信拿給光秀看。信上說,如果覺慶有將軍之器量,那朝倉家就做好準備藏匿他,為了向光秀確認這一點,所以才寫了信。光秀對此並不感興趣,松永則問他是否真的願意像這樣置身事外,在越前壓抑地活下去。
第25集 運翅之蟻
覺慶還俗,取名足利義昭,希望越前的大名朝倉能接納,而義景的態度仍然未確定,他只能留在附近,進退維穀。另一方面,信長終於在漫長的與齋藤龍興的戰爭中取得勝利,平定了美濃。光秀接到舊家臣傳吾的信,帶著母親阿牧前往眷戀已久的美濃旅行。在岐阜城,信長告訴他,自己已不知還要為何而戰了。對此,光秀回答:“如果您上洛,與將軍一起重興幕府,創立令武士驕傲的和平世界,大家都會高興的。”然而,當信長問及對重要的將軍候選人義昭的評價時,光秀卻含糊其辭。回到越前,光秀髮現,義昭正等著他。
第26集 三淵的奸計
義景決定侍奉義昭,與信長一同上洛。然而,他的言行反復無常,光秀與三淵等人摸不透他的真意,越不越不安。光秀看家臣與一族無法擰成一股繩,感到如此下去就算上洛也無法與三好家一戰,於是,他拜訪光秀,表示準備單獨上洛。
第27集 宗久的約定
義昭在美濃受到了盛大歡迎。但是,義昭對戰爭絲毫沒有興趣的樣子讓信長感到不安。另一方面,光秀上洛期間,為了打聽三好一派的兵力和朝廷方面的意向,前向京都。他托駒去找對情報知之甚詳的伊呂波太夫。伊呂波太夫說,三好與以今井宗久為首的堺市豪商關係牢固,其財力也越發強大。駒聽到宗久的名字後,回憶起過去那個問她想不想做藥丸生意的商人,便帶光秀去了宗久那裏。
第28集 新幕府
足利義昭終於上洛。織田軍乘勢將周圍的三好軍肅清。論功行賞,光秀被吸納進將軍奉公眾。圍繞如何處分涉嫌參與暗殺前代將軍義輝的松永,織田一方與三淵等奉公眾意見產生分歧,但是,義昭表示要聽從信長的意見。作為交換,他希望將政務託付給代代付侍將軍的攝津晴門。於可以說是導致幕府腐敗的禍首的攝津再度被啟用讓光秀與藤孝感到不安。
第29集 攝津晴門的謀略
將軍御座所遇襲,信長大怒,認為有必要在京都修建保護將軍的城池,遂獨斷專行,開始建設二條城。因為這個一邊要各地進奉材料一邊緊急強行推進的工程,幕府的攝津也聽到了不少反對信長的意見。某天,伊呂波太夫請來光秀,讓他與因為幕府追逼而躲起來的近衛前久相見。前久提出忠告,說現在幕府淨是些只想滿足私欲的傢夥,並且暗示幕府已經失去了保衛天皇的本分。光秀很在意將軍之上的天皇的存在,便朝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禦所走去。
第30集 討伐朝倉義景
孤獨的義昭把駒當成談話對象。二人都夢想著建立拯救弱小的悲田院,關係日漸加深。另一方面,光秀被信長叫到美濃,得知信長終於下決心要攻打越前的朝倉。但是,信長冷靜地認識到僅憑織田軍不能戰勝朝倉。光秀建議,如果能取得天皇對戰爭是非的認定,獲得大義名份,那麼其他大名自然就會集中于織田麾下。不過,那將是一個大賭局。信長馬上上洛,覲見正親町天皇。
第31集 逃吧,信長
信長終於向越前發兵。他一路勢如破竹直取敦賀。但是,在離朝倉義景所在的一乘穀還有一步之遙的金崎,淺井長政突然背叛信長,從他的背後攻擊。在朝倉、淺井軍夾擊下,信長軍陷入困境。在這種情況下,信長仍堅持進軍,光秀極力遊說信長,說織田信長現在不能死,應該逃走。於是,涉及數萬軍隊的激烈的退卻戰開始了。
第32集 反擊的二百挺
光秀死裏逃生返回京都,與從美濃趕來的熙子和女兒們短暫相聚。為了補充因為戰爭而失去的鐵炮,光秀與木下藤吉郎一起去了堺市。在那裏,他與成為成功的藥丸商的駒重逢。而且,他結識了與松永久秀爭奪大和的筒井順慶。在駒幫助下,光秀成功買到大量鐵炮。信長得到鐵炮後,決定再戰,卻在攝津之戰中,陷入了與一向宗教徒和三好餘黨的苦戰中。而朝倉、淺井聯軍又在背後逼進。信長又一次面臨四面楚歌的危機。
第33集 棲息在比睿山的怪物
被敵人包圍的信長陷入四面楚河的境地。光秀為向朝倉提出議和,潛入義景在比睿山構築的陣地。他和義景信賴的延曆寺天臺座主覺恕面談,覺恕表示決不原諒從他們手中奪走領地和金錢的信長。這時,在尾張,信長的弟弟信興被一向宗討伐,事態萬分緊急。信長準備捨棄京都,回到尾張。但是,光秀再次勸他不要讓迄今為止的辛苦化為泡影。於是,信長考慮不通過將軍,而是通過天皇與周圍的敵人達成議和。
第34集 燒殺的代價
看到無比殘烈的火攻比睿山后,攝津晴門向將軍義昭進言說應該與信長斷絕關係。而且,他要求將軍參與大和的松永與筒井順慶的內戰,站在筒井一方,表明與以信長為後盾的松永對立的態度。光秀為了給女兒冶病造訪東庵的診所,聽駒說義昭決定幫助筒井、離開信長。光秀認為應該避免可怕的代理戰爭的計畫,於是他策劃著讓松永和筒井議和。
第35集 迷茫的義昭
藤吉郎告訴光秀,信長覺得將軍與幕府已無所謂,準備要強化與天皇、朝廷的關係。光秀聽後心中不安。另一方面,攝津所統率的幕府內,為了削弱信長的力量,計畫暗殺光秀。數日後,光秀應邀參加將軍主持的茶會,被刺客襲擊。光秀急忙奔向將軍義昭所在之處。
第36集 訣別
在三條西實澄幫助下,光秀得以與天皇交談。另一方面,義昭所率的幕府把信長推到前面當擋箭牌,準備鎮壓大和的松永。藤吉郎批評信長的曖昧立場,指出現在真正應該征討的不是松永而是朝倉和淺井。趁著美濃的注意力在大和,人手不足之時,義昭大聲地命令朝倉家諸人進攻美濃。
第37集 信長與蘭奢待
眼看就要上洛的武田信玄突然停止進軍。義昭等不到信玄和朝倉的援軍,陷入孤立,被藤吉郎率領的織田軍抓住。待在二條城的幕臣三淵也被捕,與早早就投向信長一方的弟弟藤孝苦澀地重逢了。光秀從菊丸那裏得知武田信玄已死,但武田家隱瞞了他的死訊。得到報告後,信長向夫發兵攻打失去後盾的朝倉和淺井,一口氣滅了兩家。終於站上權力頂峰的信長,向朝廷提出一個突兀的願望。
第38集 丹波攻略命令
身處阪本城的三淵,被信長命令切腹自盡。戰爭仍然在繼續,光秀在與三好一黨和一向一揆的聯軍作戰時取得勝利。這時,從美濃來的齋藤利三背棄主君稻葉一鐵,來到光秀處,希望能做他的家臣。圍繞利三的處置問題,光秀被信長叫來。光秀稱,不重視家臣性命的主君無法治理好國家。信長以利三的性命為交換條件,讓光秀平定敵對勢力重多的丹波。
第39集 打開本願寺
信長屢戰屢勝,被朝廷那裏授予作為武士所能得到的最高的官位。但是,他那連天皇都輕視的態度,讓三條西實澄感到非常危險。在與本能寺的戰鬥中,光秀疲憊不堪,而信長卻單方面向他反復提出無理要求。光秀因高燒病倒了。搬到京都的館舍中的光秀之妻熙子拼命地祈禱丈夫能康復。
第40集 松永久秀的平蜘蛛
松永久秀突然從攻打大阪本願寺的最前線逃跑,給織田一方帶來很大衝擊。在伊呂波太夫引導下,光秀與松永會面,問他為何突然背叛。原來,松永不能原諒將大和守護之位交給筒井順慶的信長那種看重家世的態度,他聲言會投向將大和交給自己的本願寺。
第41集 登月者
從大阪本願寺到丹波,光秀陷入無止盡的戰爭。被放逐的將軍義昭不斷給諸國的大名寫信要求他們打倒信長復興幕府,事態變得更加混亂。光秀盤問來訪的秀吉,自己被秘密調查,持有下落不明的名茶器“平蜘蛛”的事也被人報告給信長,這是否將自己視為叛徒。
第42集 動搖的心
擔任攻打毛利家的副將的荒木重村卻向信長樹起了反旗。就在光秀拼命遊說之時,他忽然悟到,這場完全看不到盡頭的戰爭,與作為武士棟樑的將軍恢復權力息息相關。他前往義昭被放逐的鞆之浦。在那裏,他看到以垂釣度日的將軍義昭。光秀催促他一起回京都,義昭卻告訴光秀,如果那是光秀一個人的京都,他就考慮回。
第43集 在黑暗中發光的樹
信長準備強行讓不聽自己的話的正親町天皇退位。光秀被任命此事的負責人,他每天晚上都被同一個不可思議的夢所困擾,夢中的他砍倒了一棵能直通月亮的巨樹。歸蝶為了治病而來到京都,光秀問她,如果是齋藤道三此時會怎麼做。歸蝶口中的答案令他意外。
第44集 本能寺之變 結局
天正10年5月,信長在甲州證伐中,將長年的宿敵武田家剿滅。家康在此戰中的功績被信長認可,他造訪信長所在的安土城。光秀被信長任命為宴會的招待官,但卻被信長無理苛責並解職。而且,信長還告訴光秀,他要征討與光秀交情非淺的四國的長宗我部。光秀感歎道戰爭改變了主公,而信長則說改變他的是光秀自己,然後下達一道終極命令。

日名:麒麟がくる
英名:Kirin ga Kuru
編劇:池端俊策、前川洋一、河本瑞貴、岩本真耶
導演:大原拓、藤並英樹、一色隆司、佐佐木善春、深川貴志
主演:長谷川博己、本木雅弘、川口春奈、門脅麥、岡村隆史、佐佐木藏之介、伊藤英明、南果步、高橋克典、染谷將太
官網:https://www.nhk.or.jp/kirin/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