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Guilty 這個戀愛有罪嗎?]由新川優愛、町田啟太、小池徹平	、中村由裡香、神尾楓珠、戶田菜穗、德永繪裡、筧美和子、大西禮芳、阿部亮平、長井短、結城萌演出

由新川優愛、町田啟太、小池徹平    、中村由裡香、神尾楓珠、戶田菜穗、德永繪裡、筧美和子、大西禮芳、阿部亮平、長井短、結城萌演出的《Guilty 這個戀愛有罪嗎?》,根據丘上愛的漫畫《罪惡 ~無聲的螢火蟲燒焦身體~》改編,講述一次次被身邊的人背叛、被奪走幸福,因不被允許的純愛內心搖擺的主人公雖然痛苦卻依然堅強生活的故事。

荻野爽(新川優愛 飾)是工作讓人羨慕,丈夫溫柔體貼的女性時尚雜誌的編輯,但是她信賴的身邊人卻背叛她,破壞了她的幸福,唯一可以給她內心支持的是偶然再會的高中時代的初戀。荻野爽的內心再次燃起了對他的愛火,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背叛再一次襲擊了她。

日劇 Guilty 這個戀愛有罪嗎? 人物介紹:

荻野爽-新川優愛 飾
女性時尚雜誌的編輯。雖年輕但在工作上受重用,是編輯部的王牌。她喜歡自己的工作,覺得很有意義。六年前與工作中相識的一真成婚。一真是個完美丈夫,她過著人人羨慕的理想生活,儘管在生育問題上她對丈夫略有不滿。曾屢遭背叛,但她拚死抗爭,與初戀秋山的感情是她內心的支柱。與秋山重逢後,她在丈夫與初戀之間搖擺不定。
秋山慶一-町田啟太 飾
爽在高中時代的初戀對象。個性開朗陽光,說話粗魯但其實很溫柔。雖然從不直呼爽的名字,也一次也沒說過喜歡爽,但總是在爽有危難時挺身而出。他把數年前病故的父親經營的食堂改裝為小小的意大利餐廳,兼任店主和主廚。看到別人有難處,決不袖手旁觀。已婚,很愛妻子,但仍保留著對爽的感情。而且他對爽隱瞞了秘密。
荻野一真-小池徹平 飾
爽的丈夫,在廣告公司工作。帥氣多金,理解爽的工作,主動分擔家務,堪稱模範丈夫。他對彼此不想觸碰的部分總是保持著適度的距離,同時又能讓對方感受到愛情。他說夫妻永遠保持“戀人”關係是最理想的,希望爽能一直美麗,所以不打算要孩子,然而實際上他之所以不想要孩子還有別的理由。
及川瑠衣-中村百合香 飾
爽的朋友,比爽年輕。一年前在常去的酒吧與爽相識,二人意氣相投。像爽的妹妹一樣,跟爽很親近。男友是啃老族,為此她總向爽發牢騷,而爽也向她諮詢自己和一真的關係問題,總之她們是能說真心話的朋友。但是,她有不能對爽說出的事情。
寺島睦月-神尾楓珠 飾
在爽所工作的編輯部打工的大學生,是個爽朗的好青年。他說是因為讀了爽過去當記者時寫的報導,才對編輯的工作產生了興趣。很喜歡爽,處處關心著爽。然而,實際上他隱藏著秘密。
龍-阿部亮平 飾
爽經常光顧的酒吧“Cheong ton”的店長,離過兩次婚。自我感覺良好,經常愉快地和爽鬥嘴,但完全不是爽的對手。

日劇 ‬‬‬Guilty 這個戀愛有罪嗎?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女性雜誌的編輯爽與在廣告公司工作的丈夫一真結婚六年,關係親密,工作也順利。不過,爽也有某個煩惱。她希望有個孩子,但一真毫無生孩子的想法,所以她也就沒有說出自己的願望。爽在常去的酒吧裡和酒友瑠衣談起想生孩子卻不敢對丈夫說,瑠衣建議她有話就好好說出來。在瑠衣的鼓勵下,爽決定向一真說出自己想要個孩子。然而,一真卻拒絕了她。爽雖然很受打擊,但還是接受了一真的意見。第二天,總編讓爽負責“難以忘卻的戀愛特輯”。這時,發生了意外,為攝影預定借用的餐廳因為接受了雙重預訂,所以當天無法使用。作為代替,在編輯部工打工的大學生寺島找自己認識的意大利餐廳借了場地。而與店主秋山相遇後,爽震驚了。秋山就是爽在高中時代的初戀情人。這次偶然的重逢,讓爽回憶起與秋山在一起的日子。高中時代有爽,苦惱於雙親爭吵不休。而鼓勵她的人就是同學秋山。爽與秋陷入愛河開始交往。對於爽來說,秋山是無法忘記的初戀。歲月流逝,爽和秋山都與不同的人結婚了。爽覺得自己以後最好不要與秋山再聯繫,希望以此來埋葬自己對秋山的感情。這時,爽得知編輯部的同事優希與公司中的某人出軌。她忠告優希不要再搞外遇了,但優希不聽,反而請求爽別把此事告訴別人。第二天,優希與男人接吻的照片被人用郵件發給了編輯部裡所有人。那個男人就是編輯局長。憤怒的優希認為是爽曝光自己出軌的事,於是打了爽。然而,爽什麼也不知道。公司要把優希調走,她乾脆宣佈辭職,而且說與爽斷交。爽很受傷,她向一真說了和優希的糾紛的來龍去脈。在一直安慰下,爽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恢復元氣的爽接到瑠衣的短信,就約瑠衣一起喝酒。但瑠衣說已經和男友有約,回絕了爽。這天下班回家時,爽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瑠衣在自己房間裡等著男朋友。而來訪的人竟是爽的丈夫一真。兩人擁吻在一起。就在此時,爽來到了秋山的店裡。

第2集
爽為了拿落下的東西再次來到秋山的店。她一邊吃著秋山做的披薩,一邊和他像當年一樣愉快地交談。就在這時,秋山的妻子美和子出現了。而與此同時,一真正在瑠衣的房間裡。瑠衣問一真他的妻子是什麼樣的人。爽回到家,一真正等著她。兩人無言地擁抱,一起雖紅酒吃起司。一真睡著後,爽突然聽到自己的包包裡有響聲。她拿開查看,發現包裡有個小小的機械,那是GPS。爽懷疑這是一真放的。在工作間歇,爽發短信約一真吃午飯。一真以工作忙為由推辭了。爽給一真的公司打電話,得知一真中午就下班離開公司了。她確定丈夫在撒謊,心中疑雲更深。晚上,一真買了名店的蛋糕回來。這天是一真與爽相遇的紀念日,他們每年都慶祝。但是,爽卻質問GPS的事,問他是不是有事隱著自己。一真說對此事一無所知。爽與一真激烈地爭吵起來。一真去了別的房間閉不出,只留下爽一人。這時,爽接到瑠衣約會的電話,於是,她帶著一真買的蛋糕去了瑠衣的家,還把因為GPS而與一真吵架的事告訴了瑠衣。瑠衣抱住爽安慰她。就在這時,爽聞到了熟悉的氣味。第二天,爽去看望母親小高霞。霞因為精神疾病而住在療養院。另一方面,趁著爽不在的機會,瑠衣去了一真的家。她一進屋就誘惑一真。但一真拒絕了她。為了引誘一真,瑠衣故意穿著衣服淋浴,問一真是否回想起他們相遇時的事。半年前的一個雨天,瑠衣與一個男人發生口角,被推倒在路邊,正巧路過的一真看到被雨打濕的她,想幫忙扶她起來,而瑠衣甩開他的手徑直走了。一真拾起瑠衣落下的手機。為了送還手機,一真與瑠衣再會。從那以後,二人就保持著關係。瑠衣用對往事的回憶把一真引誘進浴室。一真被慾望壓倒,兩人濕淋淋地糾纏在一起。另一方面,爽來到與秋山有著共同回憶的地方。13年前,因為母親的強烈反對,爽只好撒謊說討厭秋山,和他分手。在痛苦的高中時代,對於爽來說,秋山的存在就像“光”一樣。爽決定相信一真。她和一真懇切地交談,一真也道歉了。二人都想修復關係。爽在酒吧與瑠衣見面。當天是酒吧店主龍的生日。他請瑠衣、爽一起吃他的生日蛋糕。瑠衣對龍說這個蛋糕與爽的丈夫為慶祝“相遇紀念日”買的蛋糕一樣。聽了瑠衣的話,爽感到一絲異樣。因為她從未對瑠衣說起過“相遇紀念日”的事。而且,爽在與瑠衣擁抱時曾經聞到過和自己親近的人一樣的氣味。於是,爽的心中對一真與瑠衣產生了懷疑。因為工作關係,爽去了秋山的店。秋山的話給了爽勇氣。為了確認事實,爽前往瑠衣的公寓。在那裡,她目擊了瑠衣與一真接吻的場面。

第3集
爽看到一真與瑠衣接吻,備受打擊,工作也做不好,從公司早退,去了若菜家。她把一真出軌的事告訴了若菜。若菜說爽不如也出軌。爽聯想到秋山,不由得動搖了。爽從酒吧前路過,看到寺島被龍逼問。原來,龍誤把寺島當成是騷擾爽的跟蹤狂了。解除誤會後,爽問寺島是怎麼回事。寺島說他擔心爽,打算把慰問品先放在酒吧。爽問寺島來編輯部打工的原因。寺島說,他上高中時因為失戀而消沉,後來是爽的報導拯救了他,他也因此對編輯部的工作感興趣。知道自己的工作如此有意義,爽的心情也好轉了。爽決定直面一真,就在她準備給一直發短信時,聽到了瑠衣的聲音。瑠衣佯裝無事,像往常一樣接近爽。看到她這樣子,爽無法克制對她的憤怒。但是,對瑠衣發脾氣,又讓爽陷入了對自己的厭惡中。於是,她謊稱母親得了感冒,暫時要回老家住。這時,爽被秋山叫到居酒屋。秋山很擔心之前見面時他的過激言論會傷害到爽。爽很彆扭,但同時也感受到了自己對暖男秋山的感情。爽因為極為氣憤,曾罵瑠衣是當小三兒的人渣。而爽的母親曾對爽的父親的情婦說過同樣的話。爽絕不想成為母親那樣的人,但卻做了和母親一樣的事,這讓她很苦惱。在秋山面前,她再也壓抑不住,流下了眼淚。見此情景,秋山說這樣才像爽的所為。他的話給了爽勇氣。另一方面,這時,瑠衣把一真叫到自己的公寓。她向一真提出分手。一真對她的要求很困惑,但還是答應了。作為分手的禮物,瑠衣與一真熱烈地作愛。爽決定與一真溝通,問他是不是出軌了。但一真矢口否認。爽大怒,把紅酒潑向他,稱親眼看到他從情婦家出來時和情婦調情。而且,爽還調查到瑠衣明明知道一真是爽的丈夫,仍與他交往。一真很吃驚,承認了與爽的關係。爽越發暴跳如雷,在一真面前哭喊著。她意識到,過去的母親和現在的自己一樣,曾向偷情的父親發洩憤怒。第二天一早,爽從公寓出來準備上班,瑠衣出現在她面前。瑠衣露出無恥的笑容,告訴爽,自己有了一真的孩子。爽的心中再次掀起波濤。

第4集
瑠衣告訴爽,自己懷了一真的孩子。爽根本不相信,但瑠衣卻表示自己是否說謊很快會水落石出。爽去上班,但腦子裡全是瑠衣說的話,根本無法投入工作。她一想到瑠衣趁她不在家時溜進自己的房子就感到噁心。這時,爽和若菜一起吃午飯。她向若菜說了瑠衣自稱懷了一真孩子的事。若菜則提起爽結婚那天優希說過的話。爽沒想到若菜居然把一個大秘密隱瞞了六年,很受打擊。她疲憊地回到公寓,環顧著充滿與一真的幸福回憶的房間,心情激動起來。為了甩掉這些回憶,爽把房間搞得亂七八糟,然後給一真的寫了一封信。一真回到家,爽已經不在了。他看到了寫著“給一真”的信,卻讀不下去。一真後悔不已,不知為何會搞成現在這種狀況。他回憶起自己的過去。爽去看望母親霞,送了對襟毛衣作為禮物。霞很高興。但是,一提到爽的父親,霞就開始發瘋。爽為不能與母親相互理解而難過。這時,秋山發來一條短信。爽意識到當她遇到困難時秋山總是在身邊支持她,不由得備受鼓舞。這時,一真來到瑠衣的公寓。他問瑠衣為何明知自己是爽的丈夫還和自己交往。瑠衣則哭著說從第一次見面起就愛上他了。一真回去後,瑠衣打電話給某人,其實,一直以來她都有所企圖。一真拿著爽的信,回憶起過去。曾經,他反抗對家人施加高壓的父親,討厭對父親百依百順的母親。諷刺的是,就職時,他選擇了與父親所經營公司的母公司並順利得到進升。他相信那是憑自己的實力。某天,在母親勸說下,一直去相親。對方是公司上司的女兒。這次的親事就是父親為了加深與母公司的聯繫而安排的。一真意識到自己是父親手中的棋子,從此以後便自暴自棄。他和相親對象彌生結婚。不久後,彌生懷孕了。但是,一想到這孩子繼承了自己所憎恨的父親的基因,一真就無法為孩子的誕生而高興。他反覆出軌,對家人不管不顧。後來,一真拋棄了所有,重新開始人生,而且遇到了爽。他被自立自強的爽所吸引,隱瞞了自己的過去,與爽成婚。然而,一真仍無法回應爽想要孩子的想法。一真讀著爽給自己的信。信上寫著“暫時分開生活”。另一方面,爽負責的特集的稿件數據在截稿前丟失了。這樣一來雜誌就要開天窗,編輯部一片混亂。結提出把過去作廢的特集報導修改一下作為替代。爽因為結彌補了自己的過失而向她致謝。失落的爽與秋山見面。和他談話後,她的心情安定了。這時,她接到電話說霞企圖自殺。爽和秋山前往霞所住的醫院。霞沒有生命危險,服了鎮靜劑後已經睡著了。爽得知母親是用自己送的對襟毛衣上吊自殺後,大為震驚。秋山接近受傷的爽。這時,一真發來短信說對他而言爽必不可少。爽對他的任性很反感,向秋山說明了與一真的事。秋山摟住了爽。在秋山的懷抱中,爽盡情哭泣。特集的數據丟失,爽以為是自己的過失,其實是結搞的鬼。結從爽的電腦裡刪除了數據,還偷走了存著備份數據的U盤。爽被逼入絕境。就在此時,爽噁心想吐,她感到身體有異樣。

第5集
懷疑自己懷了一真的孩子,非常驚慌。正當她懷著複雜的心情坐在咖啡館時,美和子過來和她打招呼。美和子告訴爽,她覺得差不多該和秋山要個孩子了。爽想著秋山與美和子的幸福生活,不禁心生羨慕。另一方面,一真自從爽離開後,過著荒唐的生活。這時,瑠衣來找他。自暴自棄的一真欲對瑠衣強行無禮。瑠衣打了一真一巴掌。一真感到自己在瑠衣面前失態。面對這樣的一真,瑠衣說出了一個秘密。某天,爽上班時,在公司前看到秋山。秋山一直想聯絡爽,爽卻不再回答他。秋山很擔心,便到公司來想見她一面。但是,爽不想見秋山,就躲了起來,並且給秋山發了短信,說二人不要再見面了。爽決定與一真會面。他們在某間餐館久違地相見了。爽交給一真離婚申請,決定離婚。一真則懇求她再談一次。爽卻反問一真是不是想談孩子。一真不再心存幻想,於是坦白了自己在與爽結婚前曾與其他女性結婚的事。爽沒想到一真以前結過婚,非常吃驚。接著,爽瞭解到一真還在與瑠衣來往後勃然大怒。為了壓抑怒火,她用叉子刺自己的左手。然後,她重新向一真表達了離婚的意願。此時,對爽來說已經沒有可以信任的人,一陣孤獨感襲上她的心頭。這時,編輯部開聯歡會,部內成員聚在一起。爽喝了太多酒,爛醉如泥。寺島說會送她回家。但當只剩下爽和寺島兩人時,寺島把人事不知的爽帶到了酒店。第二天一早,爽在酒店的床上醒來,發現自己只穿著內衣。她意識到自己和寺島在酒店共度一晚,很吃驚。隨後,她穿著和昨天一樣的衣服去公司上班。一到公司,她就發現公司的公告欄上貼滿了昨晚她與寺島在酒店中的照片。其他員工紛紛對她側目,爽在公司裡也無處存身了。優希打電話給爽,說迄今為止發生的所有事,也許是有人故意為之,以便毀了爽。優希的話讓爽愕然。這時,她接到瑠衣的短信。緊接著,瑠衣發來爽穿著內衣的照片。瑠衣遠遠地注視著爽。爽的眼神與瑠衣相交,感到非常恐怖。其實,爽的醜聞照片是寺島一手策劃的。他在結的幫助下灌醉了爽,然後帶她去酒店。爽陷入混亂中,幾近絕境的她在浴缸裡喝著紅酒,想唸著秋山。朦朧之間,爽沉入水中。
第6集
爽向若菜說明了自己被瑠衣搆陷的原委。若菜指出,如果瑠衣的目的只是把一真從爽身邊奪走,那麼她的所做所為也未免太大費周張了。爽意識到自己完全不知道瑠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遂開始採取行動探尋瑠衣的真實身份。她打電話給一真,一真以為爽是為了催他簽離婚申請書。但爽其實是打聽他何時遇到的瑠衣。一真回答說那是半年前。而瑠衣是一年前出現在爽面前的。爽告訴一真,瑠衣很可能是有預謀地接近他。另一方面,秋山思唸著無法聯絡的爽,很擔心她。爽思考著自己到底為何成為瑠衣的目標,瑠衣到底是誰。她回憶起在瑠衣的房間作客時偷看到的畢業相冊。相冊上只有一個人的照片和名字被塗黑了。爽與若菜一起造訪瑠衣畢業的高中。在學校的倉庫裡,爽翻看瑠衣畢業那年的相冊,想弄清被塗黑的人是誰。當看到那個人的臉時,爽大驚,回憶起了一些事情。另一方面,瑠衣來到秋山的店。秋山問她是不是無處可去才來這裡。聽到他的話,瑠衣的眼淚奪眶而出。看到二人的樣子,美和子很激動。時間回到三年前,與秋山的結婚的美和子向瑠衣道謝。而瑠衣則告訴她:“哥哥只是我的哥哥。”瑠衣是為了不讓秋山和“某人”結婚,才撮合美和子與秋山的。而美和子是則因自己的秘密被瑠衣掌握才被她要挾。爽為了確認瑠衣的身份,給秋山發短信說想問一些事。但是,秋山卻找藉口迴避爽。寺島是瑠衣的助手。瑠衣與一真的相遇、爽與秋山的重逢,以及導致爽被孤立的各種事件,都是瑠衣與寺島聯手搞出來的。正如瑠衣所願,爽失去了一切。即使如此,瑠衣仍不滿足。她對爽的仇恨有增無減,因為爽踐踏了她的人生,而爽自己活得卻很舒服。爽打不通秋山的電話,為了找他調查情況,她來到秋山的店。秋山向爽說明,瑠衣是他的繼妹。秋山的父親與瑠衣的母親再婚,秋山與瑠衣也就成了兄妹。爽打算把瑠衣陷害自己的事告訴秋山,可秋山不聽,仍袒護著瑠衣。爽一定要弄明白瑠衣為什麼要害自己,為了瞭解全部真相,她決定戰鬥到底。爽把她與秋山的過去,以及秋山妹妹瑠衣陷害她的事告訴了一真。看到瑠衣的同夥寺島的照片,一真驚呆了。原來,寺島的真實身份就是一真前妻彌生的弟弟睦月。一真懷疑寺島的目的是向他復仇。這時,寺島給一真打來電話,問他是否還記得自己。
第7集
爽聽一真說,寺島的真實身份是一真前妻彌生的弟弟睦月。寺島打電話給一真讓他來見自己的姐姐。一真要去見寺島和彌生。爽勸阻他說與寺島見面很危險。但是,一真說這是自己種下的惡果,下決心去直面寺島和彌生。瑠衣和寺島聯手達到了各自的目的。秋山請求爽不要和瑠衣計較,然而,爽已決定一定要阻止瑠衣和寺島。她去了瑠衣的公寓,向瑠衣宣佈,自己要作為妻子守護一真。然後,瑠衣發短信給爽說:“如果能保護他,請試試吧。”一真到某個地方見寺島和彌生。在那裡,他得知一個令他震驚的事實。原來,彌生與一真離婚後,獨自撫養他們的孩子駿。但當得知一真與爽結婚後,彌生受刺激過重,選擇自殺。彌生死後,駿也閉鎖心扉,再不外出,住進了福利院。寺島無法原諒與爽結婚後過著幸福生活的一真,一步步走向了復仇。寺島說絕對不會原諒一真,而且拿了一把刀子,讓一真選擇是“社會性死亡”還是“當場死亡”。就在寺島揮刀衝向一真時,爽在旁邊保護了一真。一真也懇求寺島不要傷害爽。爽試圖化解寺島對一真的憎恨之心。寺島說不會阻止雜誌刊登一真的事,然後離開了爽和一真。一真明白自己犯下了大罪。他告訴爽:“我愛你。所以,和我分手吧。”爽與一真離婚。一真的醜聞被雜誌報導後,一真從公司辭職,從此無影無蹤。秋山接到瑠衣語意曖昧的電話後,去和爽見面。爽請秋山告訴她關於瑠衣的事。原來,瑠衣是秋山父親的再婚對象明奈帶來的女兒。明奈說瑠衣的父親是個酒後鬧事的人,還虐待瑠衣。但那是謊言,真正虐待瑠衣的人是明奈。秋山的父親得知真相後,收養了瑠衣,明奈則離開了。與母親分別後,瑠衣恢復了開朗的性格。然而,好景不長,明奈又領走了瑠衣。後來,瑠衣從母親那裡逃出,投奔秋山。但秋山已經和爽開始交往,瑠衣嫉妒爽奪走了秋山,從此就懷恨在心。秋山告訴爽,他會處理一切,讓她不要擔心。隨後,他去了瑠衣的公寓,態度強硬地要求瑠衣不要再對爽出手。瑠衣以不再出現在爽周圍為條件,要求秋山多來找她。但是,秋山卻拒絕了。瑠衣無法抑制對爽的仇恨,到醫院襲擊霞。但是,爽搶先一步,把母親帶離病房。正當瑠衣不甘心之時,收到了來自爽的宣戰書。
第8集
因瑠衣要加害爽的母親,爽與瑠衣又添新仇。但是,爽顧忌秋山的感受,沒有告訴他此事。爽調到男性雜誌編輯部。這裡對於一直在時尚雜誌工作的她來說,完全是未知的世界。爽從同期入職的編輯守屋那裡學習業務,但守屋愛冷嘲熱諷、討人厭,是爽難以應付的類型。瑠衣對爽的憎恨日益加深,她籌劃著利用美和子。美和子懷穎秋山傾心於爽,心中不安。瑠衣故意刺激美和子,讓她看了某張照片。另一方面,若菜把瑠衣的所作所為全部告訴了秋山,指出瑠衣不會就此收手。這時,美和子找到爽的公司,哭喊著說爽要搶走她的丈夫。爽再三安撫都無濟於事,美和子越來越激動。另一方面,秋山被瑠衣叫出來。但是,就算瑠衣在眼前哭泣,秋山也不相信她的眼淚是真的。秋山問瑠衣,在他去意大利期間究意發生了什麼。瑠衣把秋山帶到某酒店的房間,開始回憶她與秋山相遇時的事。17年前,對於被母親虐待、連話也不會說的瑠衣來說,秋山是個特別的存在。數年後,瑠衣目睹秋山與爽接吻。在瑠衣眼中,秋山不是兄長,而她想佔有的男人,但她數次告白,都被秋山拒絕。在秋山去意大利的時候,他告訴瑠衣自己不會再見爽了。瑠衣堅信這個“約定”,然而就在秋山赴意大利的前夕,瑠衣看到秋山和爽一起進了酒店。瑠衣這次帶秋山來的,正是當年秋山和爽進入的酒店。瑠衣脫下衣服,逼秋山說與爽做了什麼。秋山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讓瑠衣再給爽增添煩惱。其實,在秋山去意大利前,他和爽重逢。二人愛火重燃,強烈地渴求彼此的身體。但是,最終二人沒有突破最後的底線,僅是相擁而眠。爽來到與秋山有著共同回憶的場所。她明白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不禁哭著想念起秋山。就在這時,秋山出現在她面前。秋山告訴爽,瑠衣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全是因為他。當年,秋山父親去世前曾囑託秋山照顧瑠衣。秋山也發誓要遵守約定。但是,漸漸地瑠衣的存在讓他壓力巨大,於是就以去意大利學習為由逃避。秋山在爽面前一邊自責一邊流下了眼淚。爽抱住了秋山,從心底裡想要保護這個男人。而她能做的就是讓秋山與美和子幸福生活。實際上,此時,秋山已經與美和子分手。美和子向秋山坦白了自己的罪過。她在瑠衣的教唆下,以假懷孕騙得秋山與自己結婚,後來又裝做流產。面對美和子的坦白,秋山回答說,他之所以與美和子結婚,與瑠衣的所謂計謀無關,完全是因為他被美和子堅強的樣子所吸引。他也坦承自己的心裡一直有爽的位置。美和子為秋山著想,提出離婚。另一方面,爽雖然祝願秋山與美和子幸福,卻怎麼也無法斬斷對秋山的思念。
第9集
爽聽守屋說秋山已離婚後,心情激動。守屋交給爽兩張遊樂園的票,更擅自用爽的手機給秋山發了去遊樂園約會的短信。那個遊樂園正是爽和秋山交往時留下深刻回憶的地方。爽去見母親霞。由於霞被瑠衣盯上,爽把母親送到其他醫院。爽到達醫院後,聽護士說霞在和親人會面,不禁吃驚,因為霞除了爽以外本應沒有別的親人。爽害怕是瑠衣又來尋事,趕緊去見母親。另一方面,秋山把瑠衣叫出來,而他找瑠衣是為了明奈。秋山接到醫院電話,得知明奈已是癌症晚期,命不久矣。明奈表示無論如何也要當面向瑠衣謝罪。聽秋山說了這件事後,瑠衣說如果秋山和自己一起去,她就同意見明奈。爽與一真重逢。一真告訴爽,關於彌生的死另有隱情。守屋是一真的幫手。正是一真請求守屋保護爽,不要讓她再受傷害。一真說害彌生自殺的人其實是瑠衣。守屋正著手調查瑠衣的過去。另一方面,瑠衣向秋山談起導致她性情大變的事。七年前,19歲的她向準備去意大利的秋山約定要自力更生。後來,她與秋山聯絡的事被明奈發現了。明奈大怒,痛打女兒。渾身是傷的瑠衣在外流浪,想向秋山求助,卻看到爽和秋山在一起。而秋山曾說過不會再見爽了。明奈出現在絕望的瑠衣面前。明奈咒罵這是瑠衣拋下母親一人的報應。數月後,被戀人拋棄的明奈又來糾纏瑠衣,並說連瑠衣最愛的哥哥也拋棄了瑠衣。瑠衣非常憤怒,責怪全是明奈的錯,勒住明奈的脖子,把她從台階上推下。
訴說完往事後,瑠衣與秋山前往明奈所在的醫院。明奈卻已去世。瑠衣先是痛罵明奈,而後又傷心地哭了。寺島對瑠衣產生了恨意。他在瑠衣背後舉起了刀,但被一真阻止。寺島把彌生留下的日記給了一真。日記中寫道,一個自稱叫沖野爽的女人打來的電話令彌生陷入絕境。正是瑠衣假冒爽迫害彌生。一真告訴寺島不要再試圖復仇了。
爽與秋山會合,一起去充滿回憶的遊樂園。他們像高中時代一樣天真無邪地說笑,但是,這次約會其實是爽為與秋山永別的“儀式”。這時,瑠衣給秋山的電話留言說她買了大量食材打算做料理。她的臉上浮起清爽的笑容。而寺島正緊握彌生留下的筆記前往某個地方。
第10集 結局
像高中時代一樣,爽與秋山來到遊樂園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雖然互相不想分離,但二人還是分手了。秋山決定與瑠衣作為家人相處。瑠衣說想和秋山一起生活,秋山也接受了,守屋問爽是否和秋山去遊樂園約會了。爽承認了,守屋察覺到爽與秋山之間沒發生什麼。他把爽的情形匯報給了某個人。那個人就是一真。一真聽守屋說了爽的事後,採取了行動。他造訪秋山的店,二人第一次面對面。一真向秋山自我介紹是爽的前夫,秋山擔心瑠衣又做了什麼。一真問秋山到底對爽有什麼想法,但秋山沒有回答。爽開始與霞一起生活。霞很平靜,充滿母愛地掛唸著爽。看到這樣的母親,爽想起高中時代被母親逼著與秋山分手,不禁怒從心頭起。她對母親說起往事,霞為自己給女兒帶來的困擾而道歉。爽哭著說不怪母親,全部是自己的錯。霞溫柔地抱住了女兒。
第二天早上,霞對爽說,如果反正都要後悔,那不如放手去做,就算後悔也無妨。爽受到鼓勵,前往秋山的店。她如實說出自己對秋山無法抑制的愛。就在秋山想答覆爽時,瑠衣打來了電話。秋山帶著爽去瑠衣所在的地方。瑠衣眼中滿是瘋狂,手裡拿著菜刀。她說思考了如何永遠分開爽與秋山,結論是殺死自己。當瑠衣要自盡時,爽伸手打了她,並宣佈就算瑠衣死了,她也不會放棄秋山。爽的話讓瑠衣備受打擊,她反手打了爽。爽與瑠衣,同樣對母親又恨又愛,還愛著同一位男性。二人的感情產生共鳴。這時,寺島用刀刺向瑠衣。原來,瑠衣在把秋山和爽叫來時,也給寺島發了短信,讓他來同一地點。瑠衣的短信裡全是煽動起寺島憎恨之火的內容。一真在拘留所與寺島會面,問他刺殺瑠衣的經過。一真覺得全是自己的錯誤,一邊哭一邊道歉。瑠衣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昏迷不醒。秋山和爽承受著沉重的現實。他們來到那個充滿回憶的地方。秋山說自己會守在瑠衣身邊,爽也接受了他的決定。望著秋山的背影,爽喃喃自語:“我會一直愛你。”一年後,秋山收到一封寫著“妹妹發”的明信片。恢復意識的瑠衣趁別人不注意從醫院逃走,從此下落不明。爽回到時尚雜誌工作,每天都很忙。這時,在街上,她與一個男性擦肩而過。那人就是秋山。爽和秋山互相沒注意到對方,走向不同的方向。不過,爽回頭時,秋山也扭過頭。雖然迄今為止二人總是錯過,但這次,爽和秋山微笑著對視著。

日名:ギルティ~この戀は罪ですか?~
別名:罪惡~這份愛有罪嗎~
編劇:泉澤陽子、大林利江子、三浦希紗
導演:河原瑤、林雅貴、野田健太
主演:新川優愛、町田啟太、小池徹平、中村由裡香、神尾楓珠、戶田菜穗、德永繪裡、筧美和子、大西禮芳、阿部亮平、長井短、結城萌
官網:https://www.ytv.co.jp/guilty/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