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黑錢勝地Ozark]由傑森貝特曼、蘿拉琳妮、索菲亞哈伯利茨、斯凱勒加特納主演

由傑森貝特曼、蘿拉琳妮、索菲亞哈伯利茨、斯凱勒加特納主演的《黑錢勝地Ozark》講述洗黑錢的黑暗世界的故事。

主要講述了貝特曼飾演理財師馬蒂·伯德(傑森·貝特曼飾)與其妻子溫迪(勞拉·琳尼 飾)一家突然從芝加哥郊區搬到奧沙克湖的度假勝地,並必須還清墨西哥毒梟的債。

美劇 黑錢勝地Ozark 人物介紹:

傑森·貝特曼 飾 馬蒂
角色簡介  理財師

勞拉·琳妮 飾 溫蒂
角色簡介  馬蒂的妻子

埃塞·莫拉雷斯 飾 Del
角色簡介  毒梟

斯凱勒·蓋爾特納 飾 Jonah Byrde
傑森·巴特勒·哈納 飾 Roy Petty 
Anthony Collins 飾 police officer Qieroz
Sofia Hublitz 飾 Charlotte Byrde
克里斯托弗·貝克 飾 Boyd Langmore
Carson Holmes 飾 Three
Marc Menchaca 飾 Russ Langmore 

美劇 ‬‬‬黑錢勝地Ozark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錢把窮人和富人區分開來,而在美國的青年人中,半數的人信用卡債務多過自己的積蓄,四分之一的人根本沒有積蓄,只有15%的人能做到每年給自己存一筆退休金,這意味著中產階級正在消失;錢是一種衡量工具,是對人做出的選擇的衡量。馬蒂是利德爾比德事務所的理財師,正在接待一對想要雇財務顧部的漢肯斯夫婦,因為他們兩人的興趣不是很大,讓馬蒂沒有了興趣,所以邊聽他們講話邊自己看黃片。利德爾比德事務所的合夥人布魯斯敲了馬蒂的辦公室大門,要讓馬蒂跟他外出,看到馬蒂的客人難纏,便故意跟馬蒂配合,說明他們不接受像漢肯斯夫婦這樣的客戶,可以幫漢肯斯夫婦找別的事務所,除非他們現在立即將錢支付,漢肯斯夫婦這才直接用支票過賬。出去之後,布魯斯邊談工作,邊跟馬蒂談他電腦前的黃片,說明黃片中的姿勢太老了,也覺得馬蒂和妻子溫迪在一起太久了已經沒有新鮮感了,慫恿馬蒂去自己安排的地方度假。馬蒂回到家裡,聽到的就是溫迪囉嗦孩子們的事情,要麼就是女兒夏洛特跟他要錢的事情,讓他覺得不勝其煩。晚飯後,馬蒂繼續盯著電腦看他的黃片,溫迪看他一臉的沉默,便自己先去睡著了。馬蒂一個人開車出去打飛機,被巡邏警察打擾了之後,布魯斯給馬蒂打了一個電話,說明毒販德爾來了,讓馬蒂趕快來公司。德爾聲稱運輸公司偷了他的錢,漢森不承認他們公司偷錢,並說明他們有賬目可查,可德爾並不相信他們,還說起了驕傲的卡洛塔偷錢的故事。馬蒂直指,德爾自己的販毒網絡有問題,可德爾並不想聽這些,二話不說就拿起槍朝門射了幾槍,漢森的兒子嚇得馬上供出了布魯斯,聲稱一切都是布魯斯指使的,德爾於是將他們全部帶走。漢森父子均被德爾開槍殺死,布魯斯跟德爾解釋,馬蒂跟他做的事情完全無關,可還沒等布魯斯說完,德爾就直接殺了布魯斯。德爾要殺馬蒂的時候,馬蒂向德爾說明,他可以幫德爾洗錢,但首先他們必須轉移據點到奧沙克,因為那裡每到夏天就會有很多遊客,而且芝加哥到處都被中情局FBI等盯著,已經寸步難行了。馬蒂承諾五年內,可以幫德爾洗五億的錢,而且他可以幫德爾,把布魯斯偷走的錢再籌回來。德爾因為馬蒂的這個承諾,留下了馬蒂的一條命,讓他一週後把新事務所開起來。馬蒂回家跟溫迪商量全家搬家的事情,還把布魯斯已死的事情也告訴溫迪,讓溫迪明白他們現在搬家是必須而且緊急的事情。一早,馬蒂和溫迪就跟兒女宣佈全家舉遷至奧沙克的事情,而且是必須的,夏洛特一聽就生氣了,跟父母吵了之後就跑開了。溫迪說明自己要去處理夏洛特的事情,馬蒂於是去自己想辦法籌錢。馬蒂想把錢從銀行裡取出來,受到了銀行的阻攔,他正想各種方法籌八百萬還錢給德爾之時,收到銀行的信息,得知溫迪把他們的錢全部取走了。馬蒂的朋友知道溫迪取錢的事情,便把溫迪和律師蓋瑞出軌的事戸告訴馬蒂,馬蒂聽後氣極了。馬蒂在去找溫迪的路上,一直大罵溫迪,直指這22年來他有多次偷腥的機會,可他都沒有接受,沒想到溫迪卻出軌了。馬蒂想去找溫迪質問,卻在溫迪和蓋瑞偷錢的樓下,正好看到蓋瑞被扔下了樓,所以他馬上開車離開那裡。馬蒂離開之後,溫迪給他打來電話,是德爾給他打的電話。德爾知道溫迪手上的支票的事情,在逼問蓋瑞之後,得知溫迪知道馬蒂的事情,所以他才把蓋瑞給扔下去,然後給馬蒂打電話質問。馬蒂說明自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妻子,才說明她並不知情,可他並不知道妻子出軌了。馬蒂解決了溫迪的事情,馬上就去銀行,逼著銀行把他存的接近八百萬兌換成現金給他,銀行認為馬蒂一定是受到了綁架等威脅,才會急於取那麼多現金,一直諸多藉口不給馬蒂取錢,馬蒂只好威脅要去大廳跟所有儲戶說他取不到自己的錢,銀行才不得不給馬蒂錢。馬蒂把錢給德爾之後,德爾為試探馬蒂的能力,讓馬蒂把這七百多萬拿到密西里再洗一次,以確定馬蒂所說的澳克沙的計畫,不是空手套白狼。FBI的佩迪探員,因為一直聯絡不上佈魯斯,懷疑布魯斯不再做他們的臥底,帶錢跑路了,讓他們無法掌握德爾集團的罪證。

第2集
來到了奧沙克,夏洛特還是很不高興,她不知道馬蒂搬家的原因,一直跟馬蒂吵嚷著。溫迪也對馬蒂非常有意見,她對自己來到新的環境,還要在孩子們虛以委蛇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而抓狂,更氣馬蒂把無辜的蓋瑞之死,當作沒有發生過一樣,所以在離開家之後,她就跟馬蒂吵了一架。馬蒂讓溫迪去找中介買房子,而他自己則去尋找這裡經營得很差的生意,想借用投資開始他的工作,可沒想到奧沙克湖區的這些人都想原地踏步,不願意馬蒂為他們出謀劃策。中介的薩姆帶溫迪去看房子,可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溫迪負擔得起又合適的房子,正好碰到了巴迪,薩姆於是帶溫迪看巴迪的房子。巴迪願意出售自己的房子,因為他是心臟病晚期病人,只有剩下最多一年半的生命,所以他在賣房子之時,必須要求新房主讓他可以在房子裡住到死的那一天。夏洛特在旅館裡結識了懷特,跟著他一起乘遊艇出海,結果很快他們就被海岸巡羅隊的人給發現了,夏洛特才知道遊艇是偷的,而她也被懷特扔下了海。馬蒂去接被警察救上岸的夏洛特之時,才知道懷特兄弟以及那個打掃的女孩魯絲,是小偷專家,經常潛進客人的房間偷東西,而他們跟懷特兄弟以及羅斯、博伊德等人組成了小偷團夥,夏洛特就是被騙出旅館的。馬蒂知道小偷團夥的事情之後,馬上回去檢查自己的行李,發現其中一個皮箱被打開過了,溫迪馬上把孩子們叫出去,馬蒂才知道他帶來的錢被偷走了一大部分。馬蒂調查了魯絲的下落,馬上就借遊艇出海去找魯絲,正好魯絲與她的舅舅博伊德和懷特他們商量錢的分配問題。馬蒂說明錢是他幫毒販集團的奧馬爾保管的,如果一旦錢有閃失或者他被殺,奧馬爾一定會來追查錢的去向,到時魯絲他們就在劫難逃了。魯絲他們不相信馬蒂的話,馬蒂便把還有五百萬錢的事情也說了出來,然後再用他們每個人的人性弱點來威脅他們,說明終有一日他們中有人會因為酗酒之類的事情,說大話將這個偷錢的秘密說出去,到時他們將因為殺了他而被叛死刑,還會被奧馬爾追殺。懷特因為馬蒂的話,首先選擇退出,帶著弟弟離開,羅斯也害怕了,所以博伊德也選擇妥協,但他認為他們的活不能白干,堅持跟馬蒂要走了兩萬。魯絲馬上就要勸說懷特他們分錢的事情,卻沒想到在最後一刻功虧一簣,讓馬蒂瓦解了他們的團隊裡的共識,魯絲特別的生氣。在所有人離開之後,馬蒂把八百萬的現金重新藏在了一個安全不見天日的地方。馬蒂打算用保險理賠來付房子的押金,他讓溫迪按照他所說的話,在他離開之後給警察打電話,讓警察去找散步去了的他,而他則想辦法讓警察發現他所藏的錢。等打完電話之後,馬蒂要求溫迪將他寫的地址發給德爾。馬蒂打電話給鮑勃查理賠的事情,發現賠付的可能性非常低,而且因為溫迪有出軌的前科,很可能馬蒂的理賠不能被接受。馬蒂打了電話之後,馬上回家去阻止溫迪,幸好溫迪還沒有發出郵件,讓馬蒂鬆了一口氣。馬蒂向溫迪道歉,說明他還沒有準備,讓溫迪取消計畫。馬蒂繼續去找加里森談投資,可加里森並不願意接受馬蒂的投資,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維持得很勉強,萬一哪天馬蒂撤掉了投資,她在既欠銀行又欠馬蒂的情況,無力償還就只能變賣一切。馬蒂計畫失敗,沮喪地到酒吧喝酒,正好碰到客人罵塔克,他便為塔克仗義直言罵對方,結果被揍了一拳。

第3集
搬家公司給馬蒂搬行李,因為沒有將他們的家具行李搬進家裡,馬蒂跟搬家公司的人吵了很久,溫迪怕嚇著孩子一直攔阻馬蒂都沒有成功,直到搬家公司的人離開,他才閉嘴。馬蒂邊收東西邊跟孩子們解釋他們目前的情況,讓他們試著適應下來,而FBI的人也已經盯上了馬蒂一家。馬蒂去藍貓小舍坐了一下,正好碰到了瑞秋,於是跟瑞秋談起了在夏天降低油價控制市場的生意經,聽著非常的吸引人,可瑞秋卻並不以為意。顧客進入酒吧,聽到加滿一箱油送漢堡啤酒,便馬上追問現在是否開始實行,可瑞秋卻沒有答應。馬蒂繼續去找塔克聊幾句時,魯絲因為被辭退,跑來找馬蒂還她一份工作。魯絲以知道馬蒂洗錢的事情威脅馬蒂,要求馬蒂帶她在身邊工作,馬蒂於是把她帶去銀行自助機,在監控的前面讓魯絲存錢,留為他們是共犯的證據。馬蒂提醒魯絲,如果有一天他被警察逮捕,魯絲就將以共犯的罪名也一同被逮捕,因為監控已經拍下了一切。馬蒂送夏洛特去面試,夏洛特正好看到了扔她下海的懷特在門口,連面試也不管就衝出去給懷特一拳,然後跟馬蒂一起回家。博伊德知道懷特被打的事情,一直在他面前比劃,想要嘲笑於他,氣得懷特直接去房頂待著。魯絲看懷特一人在房頂,便上樓跟他聊了起來,一起度過這個漫漫長夜。FBI上門找馬蒂瞭解布魯斯失蹤的事情,馬蒂裝作一點也不知情的樣子,追問布魯斯為何會失蹤。FBI想要瞭解馬蒂和布魯斯最後一次聯繫,馬蒂便瞎掰了一些事情,說明當晚布魯斯是給他留言了,說了很久的一段話,因為他要跟布魯斯解除合作關係。溫迪假裝出來剛發現有客人,特意去聊了幾名,並配合馬蒂假裝他們對布魯斯所做的事情一無所知,而他們搬到新居所是因為他們遇到了新的商機。馬蒂去碼頭給船加油,把魯絲安排在藍貓小舍洗盤子,瑞秋見到魯絲在那裡洗碗,馬上過去質問馬蒂。因為魯絲是個有名的小偷,瑞秋怎麼也不同意,讓她在藍貓小舍工作,而馬蒂卻表示魯絲是為他工作,讓瑞秋不要管。懷特因為夏洛特打了他一拳,故意把遊艇開到了馬蒂他們家附近,溫迪不知道何事,所以一見到他們便緊張了起來,直到馬蒂說出打架的事情,她才明白原因,也只好看著懷特兄弟向他們示威。半夜,馬蒂實在靜不下心來,便自己一個人跑出去,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冷靜一下。馬蒂一個人上了遊艇,把憋在心裡的話,在湖中心肆意說了出來,讓自己的情緒得到舒緩。第二天,馬蒂被附近的喇叭傳出來的聲音叫醒,他便開遊艇過去看下究竟在宣傳何事。溫迪想找一份工作,於是去找山姆談合作,她把自己家的家具搬一些到山姆銷售的房子裡,用幸福家庭的理念,幫助山姆賣房。禿鷲又一次出現在溫迪家的前院,溫迪終於明白是懷特搞的鬼,所以生氣地將禿鷲的屍體扔回了懷特的住處,警告他不許再接近自己的女兒,否則就讓禿鷲咬懷特。魯絲回來看到博伊德他們抓的兩隻貓,便知道他們又拿稀有動物掙錢了,所以生氣地拿著槍威脅他們兩人。在博伊德老實交代之後,魯絲將他關進了貓籠裡,然後說明,她是在跟馬蒂學習洗錢的方法,等學到了之後她就帶著那些錢離開,把馬蒂給殺死。

第4集
因為FBI找上了門,溫迪找到了藉口,想讓馬蒂把他名下的資產都劃到自己的名下,並說明這是為了保障他們孩子的未來,可馬蒂並不相信溫迪,直接就拒絕了溫迪的要求。溫迪想跟馬蒂拿錢去投資房地產之類的,馬蒂也直接拒絕了,他表示自己現在是在想辦法保住全家人的命,而不是為了幫溫迪創業。馬蒂正在藍貓小舍裡打電話,突然聽到其他男人的尖叫聲,他才知道自己的女兒夏洛特的穿著太惹眼,引得所有男生都對夏洛特直吹口哨。馬蒂想勸夏洛特加件外套,換長褲穿,可夏洛特完全不理會馬蒂的提醒,更覺得現在是34度高溫,她那樣穿著並沒有問題。德爾給馬蒂打來電話,催促他洗錢的進度,並說明馬蒂再不完成任務,他就要開始殺人了。被德爾威脅,馬蒂只能自己加快自己的計畫,所以馬上把魯絲叫來,讓魯絲幫他去偷博比保險櫃裡的東西。魯絲一直想要知道細節和原因,在馬蒂不斷加價之後,魯絲才與馬蒂成交,在不問原因的情況下去偷保險櫃的東西。魯絲假裝去脫衣舞俱樂部應聘,主動接近博比,還讓博比教她如何取悅男人,借此查探博比辦公室的情況,以及保險箱的位置。魯絲探得了保險櫃的位置之後,便踹了博比直接離開,然後跟馬蒂要資金籌劃成功偷盜的事情。馬蒂想追問魯絲細節,魯絲也以馬蒂那天的話,直接回答了馬蒂,不讓馬蒂過問。馬蒂看到喬納在解剖動物的屍體,覺得這件事情很嚴重,馬上就把溫迪叫回來商量,可溫迪卻一點也不覺得這件事情很複雜。溫迪認為,喬納只是缺少朋友,她怪馬蒂把他們帶到了這個鬼地方,因為這裡一點也不適合養孩子,所以她跟馬蒂一直吵個不停。魯絲跟馬蒂拿了一些錢,雇了一些人去脫衣舞夜總會玩耍,而後夜總會內就來了警察,聲稱夜總會內有槍擊事件。魯絲讓博比成功被警察帶走,可她卻無法打開保險櫃,所以想要放棄幫馬蒂偷保險櫃的計畫。馬蒂在魯絲想要放棄的時候,給魯絲出了一個主意,利用保險櫃的另一面牆,直接用車將保險櫃從辦公室裡扯出來。魯絲以為保險櫃裡會有很多錢,可沒想到拿到保險櫃卻發現,那裡除了一些文件什麼也沒有,讓魯絲覺得非常的失望。馬蒂在保險櫃裡檢查了起來,最後在保險櫃裡發現了暗格,而暗格中正好藏著夜總會的一百股股權證,這就是馬蒂想要的東西。馬蒂隨後去見博比,要以幫博比交保釋金的方式,買下博比的夜總會,可博比卻非常堅決地說明,他不賣夜總會。馬蒂掌握了博比洗錢的證據,便利用這個跟博比談判了起來,博比最終答應了馬蒂的要求。羅伯特為了接近魯絲一夥,借此接近馬蒂,特意在酒吧裡結識羅斯,還跟羅斯一起出海打魚。馬蒂拿下夜總會之後,便給了魯絲25%的收益,然後去通知瑞秋,說明他找到了另一個投資項目,短期內不會再來煩瑞秋。博比保釋之後,便去見自己的幕後老闆,結果幕後老闆認為博比出賣了自己,直接就把博比給殺了。

第5集
博比的屍體被扔在了馬蒂家門口的碼頭上,馬蒂正想辦法處理屍體之時,溫迪慌張地想把屍體往水裡沉,結果驚動了過路之人,讓馬蒂不得不打電話報警。警察在處理博比的屍體之時,提醒馬蒂夜總會並不好經營,因為博比可是比馬蒂還更老謀深算的人,結果他卻失敗了,警察要求第二天看到轉讓地契。馬蒂被懷疑殺了博比,他決定去藍貓小舍工作一個週末,讓魯絲幫他看著夜總會管理員工。馬蒂到藍貓小舍幫忙,瑞秋給馬蒂建議,讓他還是躲在辦公室不要出現為好。馬蒂在瑞秋給他建議的時候,跟瑞秋打聽起雅各布這個人,他想知道雅 各布早上攔他的車,所說的話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暴風雨的夜晚,溫迪很晚才回到家,結果發現蓋瑞的兒子喬什已經等在那裡了,而馬蒂直接把這個客人交給溫迪處理。喬什質問溫迪,想知道為何蓋瑞的書裡全是溫迪的照片,而溫迪又為何在接到蓋瑞的電話之後,就直接將電話給掛斷。溫迪不能解釋蓋瑞被殺的事情,她只能告訴喬什,她在蓋瑞死之前跟他提出了分手,想讓喬什認為,蓋瑞是因為接受不了她的離開而自殺。魯絲管事之後,便把夜總會跳舞的舞女進行了分類,而其中一名舞女因為被取代了舞台中央跳舞的資格,生氣地挑釁了魯絲,直指魯絲成為管事是因為她的父親,氣得魯絲直接將她揍了,以顯示她的威嚴。喬什走後,溫迪還為蓋瑞的事情不高興,因為喬什質問了她是否愛蓋瑞的事情,她直接否認了喬什的說法。馬蒂按照要求,去交轉讓契據證明,證明他是通過合法的手段拿到的夜總會。警察在提醒馬蒂,讓他停下將要計畫的事情的同時,說明博比死於吸毒過量。溫迪認為,警察一定知道博比是被雅克布所殺,才對他們說那些話,所以她想讓馬蒂收手,但馬蒂洗錢的任務還有一半,他只能再繼續做下去,因為沒有其他更適合洗錢的投資項目了。羅斯再次去約羅伯特,羅伯特因為與羅斯談得投契,便吻了羅斯。羅斯非常生氣地推開了羅伯特,可隨後卻喝醉了一般找上了羅伯特,還主動吻羅伯特。馬蒂從藍貓小舍回來,魯絲便把夜總會的收益,一袋子的現金交給馬蒂。馬蒂向魯絲宣佈,以後夜總會的事情全都交由魯絲管理,他只負責財務上的事情,魯絲聽了非常高興。夏洛特和懷特在碼頭上偶遇,夏洛特主動去找懷特道歉,兩人友好的和解了。溫迪看到夏洛特再次跟懷特在一起,不得不提醒夏洛特,讓她明白自己被扔下船的事情。夏洛特根本不聽溫迪的勸告,依舊跟懷特走得很近,還一直在懷特的家裡玩了一整天。因為家裡沒人,雅各布的人便闖進了馬蒂的家裡,到處拍照。喬納發現家裡有人,便悄悄地到地下室拿出槍來,正當他準備上二樓之時,被馬蒂車上的喇叭叫走。魯絲對馬蒂的行為有所懷疑,便偷偷跟著馬蒂離開,正好發現馬蒂去了藏錢之處。

第6集
雅各布因為馬蒂破壞了他的毒品生意,派人把馬蒂直接擄上了山,還將馬蒂給痛打一頓。馬蒂被綁之後才知道,是他的捐款的教堂工程,讓雅各布借用教會的水上資源散貨的渠道被毀,才讓他遭到了雅各布的報復。知道了原因之後,馬蒂便向雅各布保證,教堂工程永遠也不會停工,教會會一直在水上舉行,梅森牧師也會一直待在水上傳教。馬蒂在做了保證後,被雅各布給釋放了,而溫迪和夏洛特、喬納則以為馬蒂出事了,在家裡慌張地找起來,溫迪甚至於連槍都準備好了。看到馬蒂平安回家,溫迪他們這才放下心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相信馬蒂只是在外摔了一跤。馬蒂知道雅各布對他一家的情況瞭如指掌,很擔心家人的安慰,但溫迪卻顯得很鎮定,讓馬蒂照著他們的話去做就好了。魯絲知道了馬蒂藏著的錢在一天天減少,她想得到那些錢,又不知道如何洗錢,所以只能去找父親請教。魯絲的父親讓魯絲直接把錢偷走,並認為魯絲有他的聰明才智,一定能想到辦法把錢給洗了,讓魯絲大膽去做。馬蒂去找梅森,撤回了對教堂的捐贈,隨後他又開始煩惱,其他的錢要如何才能盡快洗乾淨,他怕家人再受到威脅,而且他們自己的財產也受到了影響。溫迪告訴馬蒂,家裡的錢由她來負責,讓馬蒂專心處理德爾的錢。羅伯特跟羅斯在一起之後,便商量著要一起開家漁具店,羅斯相信了羅伯特的意思,帶著羅伯特去找魯絲要求。魯絲做好了要電死馬蒂的準備,打算把馬蒂的錢弄到手,所以她特意把羅伯特叫走,私下跟羅斯談了一下,不讓羅斯跟羅伯特一起開店。羅斯似有為難地跟羅伯特解釋不開店的事情,羅伯特於是假裝關心的樣子,讓羅斯千萬不要跟魯絲一起去做一些犯法的事情,讓他們不能再在一起。魯絲把馬蒂送回家後,羅伯特就一直盯在馬蒂家的碼頭附近,沒想到卻被拿著獵槍的喬納,當成是嫌疑人,拿著槍對準他。魯絲看到馬蒂從碼頭回去,心裡一直有些忐忑,可沒想到她等了三十分鐘,也沒有等到馬蒂被電死的事故出現,魯絲便認為是羅斯破壞了她的行動,所以馬上回去責備羅斯。羅斯被魯絲辱罵之後,生氣地將魯絲也大罵一頓,還打了魯絲一拳,直指他們不會再讓魯絲當頭。夏洛特在藍貓小舍結識了扎克,以為跟他談得來,便跟他一起去參加了派對。因為玩得很興奮,夏洛特傾心相許,跟扎克發生了性關係,可沒想到第二天她才知道,扎克說也不說一聲,就直接離開回芝加哥去了。夏洛特本不相信扎克把船拉上岸走了,直到看到船停在船廠,她才確認了這一事實,傷心地跑回家去哭。瑞秋突然闖進馬蒂的辦公室,查起了馬蒂做的賬,這才發現馬蒂在賬目上做了手腳,而且離譜得讓她難以置信,她只覺得馬蒂利用了她做違法的事情。馬蒂向瑞秋解釋,說明他有自己的原因,讓瑞秋相信他,可瑞秋卻完全不聽他的解釋,還揚言要報警,讓馬蒂一時生氣便掀了桌子離開。

第7集
馬蒂看到十字架立了起來,馬上就想找溫迪,可溫迪的電話打不通,他只能先去找梅森。到梅森家的時候,雅各布和達琳已經在那裡了,馬蒂只好一直用一些看似正常的話語,實則給雅各布暗示,讓雅各布跟他先離開再談教堂的事情。馬蒂向梅森說明,他把自己的錢又投在了雅各布的農場裡,然後帶著雅各布一起去取他的錢,算作是事情出了岔子付給雅各布的利息。魯絲告訴懷特他們,今天她要去見父親凱德,不能接懷特他們放學。羅斯因為魯絲要去見凱德,馬上就去跟魯絲道歉,說明自己是一時激動,可魯絲似乎並不在意他的話。羅斯隨後去見羅伯特,羅伯特一直慫恿羅斯,讓他堅強起來,不要再聽魯絲的話,也不要再幫魯絲殺馬蒂。為了把給雅各布的那筆錢補回來,馬蒂又開始動用基金會的想法,想從那裡挪出80萬還給德爾,等德爾下一筆錢到的時候,再將錢被回基金會中。溫迪去山姆那邊上班,遇上了一個看房的顧客,她帶顧客出去之後才知道,對方是專門來威脅她的,她這才意識到馬蒂想從基金會裡拿錢的想法行不通了。沒有辦法之時,溫迪想到了山姆的媽媽尤金妮婭,因為她的私人存款就有超過一百萬,所以溫迪馬上去遊說山姆,讓山姆去勸說尤金妮婭把私人存款交給馬蒂投資。馬蒂勸說不了梅森放棄教堂的修建之時,不得不把雅各布借他在水上佈道的時候,藉機販毒的事情告訴梅森,梅森聽到後非常的吃驚,更接受不了。格蕾絲為了孩子考慮,一直勸說梅森不要跟雅各布作對,以免他們一家性命不保。梅森沒辦法用上帝的名義,保護雅各布販毒,可他如果不照做就會給家人帶來危險,除非他們一家都從這裡搬走。格蕾絲讓梅森為了孩子考慮,讓他繼續堅持下去,等孩子平安出事,梅森接受不了,只能去做祈禱再想此事。喬納上課的時候,用毒販生意做比喻,跟老師講起了經濟學,結果讓馬蒂夫妻都被叫到了學校裡去。馬蒂處理喬納的事情時,才知道夏洛特根本就沒有到學校上學,而他們又找不到夏洛特,只能去找懷特質問。懷特告訴馬蒂,說明夏洛特去了芝加哥,魯絲知道後便讓馬蒂搭她的車一起出發,因為她正好要去看父親。梅森去找雅各布談判,他保證不會把雅各布販毒的事情說出去,但要求雅各布另外找渠道販毒。雅各布不同意梅森的說法,還批評梅森的布道,認為根本就沒有人願意聽梅森的說教,可梅森卻不相信這話。雅各布把各種麻煩告訴梅森,並說明沒有人想要建一座教堂,梅森於是非常自信地認為,至少馬蒂就是那個想幫他建教堂的人。雅各布向梅森說明,馬蒂要建教堂並不是好意,因為他根本就不需要教堂。梅森相信了雅各布說的話,他同意繼續在水上佈道,但他會以神的名義譴責向雅各布一樣犯錯的人。魯絲幫溫迪找回了夏洛特之後,便去見凱德,而凱德則因為魯絲殺馬蒂失手,生氣地罵了魯絲,並說明魯絲在沒有殺死馬蒂之前,不要再來見他。馬蒂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爭取到了尤金妮婭的信任,將她賬戶裡的私人存款,全部都交由馬蒂來處理。尤金妮婭跟山姆吵了一架,一個人跑去馬路邊放置廣告牌,可沒想到一個不慎被大卡車給撞了。梅森沒辦法改變一切,無奈之餘,只能揮淚燒了開始建工的教堂。雅各布派去監視馬蒂的人,偶然發現有人已經在跟蹤馬蒂了,而且跟得非常的緊。

第8集
2007年,德爾第一次來找布魯斯談生意的時候,就對馬蒂產生了興趣,在布魯斯說完他的想法之後,德爾還特意詢問了馬蒂的意見。溫迪事隔多年,想重回工作崗位,因此去面試公關經理一職,可因為多年沒有工作經驗,被應聘方嫌棄她不能緊跟社會潮流。羅伯特去公園裡找陪兒子玩耍的路易斯,利用一份證據威脅路易斯,讓路易斯跟他合作。路易被威脅,便跟德爾談離開芝加哥開店的事情,可德爾並沒有贊同路易斯的想法。馬蒂陪德爾打完高爾夫,再跟布魯斯喝完茶之後,才一個回家,可看到家裡一團亂,只有兩個孩子在屋外玩耍。馬蒂找到了在房間裡哭泣的溫迪,可溫迪並不想讓馬蒂管她的事情,只讓馬蒂給她時間哭一下。私下裡,馬蒂跟德爾、路易斯他們都有很好的交往,他們常帶著家眷一起去德爾的家裡聚餐說笑。一來二回的交往,德爾很有興趣把自己的生意交給馬蒂來打理,可馬蒂卻因為不知道德爾的底細,一直拒絕德爾,還聲稱自己的客戶已經滿員了,而布魯斯卻對德爾這個大客戶很有興趣,一直怪責馬蒂放走了一個大客戶。德爾還是不肯放棄馬蒂,私下裡又一次找了馬蒂,直言自己需要馬蒂的幫忙,而且他保證能讓馬蒂賺上大錢。馬蒂直言,德爾要他幫的忙是否是洗錢,德爾並沒有否認,馬蒂於是質問德爾幕後的大老闆。德爾一再用他的觀點影響馬蒂,讓馬蒂打破自己的道德底線,勸說馬蒂幫他做事。馬蒂最後同意幫德爾做事,但他表示不能在芝加哥,因為溫迪接受不了他做這樣的事情。溫迪正為他們家的情況煩惱之時,馬蒂跟她談了一會的心,然後才說明自己有一個潛在客戶,可以請他們全家去旅行,順便考察一下客戶的項目。馬蒂說明,他能幫潛在客戶省不少錢,但他並不知道客戶的真實底細,還沒有答應客戶,可是他認為他們家需要一次旅行,所以想讓溫迪贊同他的決定。去度假之後,溫迪對度假地點很滿意,一直追問馬蒂是否拒絕了德爾的邀請。馬蒂雖然表示他拒絕了德爾,但還是一直用各種理由,勸說溫迪同意他接受德爾的工作,並向溫迪保證他絕對不會去運毒或者販毒。在馬蒂的勸說下,溫迪最後表示她沒有意見,只要馬蒂想去做她就支持馬蒂。隨後,溫迪意外發現,她又懷孕了,讓她覺得特別的不可思議,因為醫生已經說了她再度懷孕很難,她並不想生下這個孩子,可馬蒂卻似乎覺得生下孩子並沒有太大的問題。馬蒂和布魯斯去找德爾,說明他們要入夥,願意為德爾做事。德爾在馬蒂決定加入之後,馬上就把路易斯給開除了,因為他早已經發現路易斯跟FBI有合作,而且他在賬目動手腳的地方,輕易就被馬蒂發現了。德爾在說完自己想說的話,便讓人當著馬蒂和布魯斯的面,把路易斯殺死了,還將他兩隻眼珠子給挖了下來,讓馬蒂極為震驚德爾的行事作風。

第9集
教堂被燒,警察介入調查,讓馬蒂想利用索賠清理現場等程序洗錢,受到了阻撓。馬蒂以為燒掉教堂的人是雅各布,馬上就去找雅各布質問,並責備雅各布這樣做影響到他的工作,讓他沒辦法跟自己的老闆交代。雅各布明確告訴馬蒂,燒掉教堂的人是梅森,而這也是梅森表態的方式,說明梅森比馬蒂更懂得要如何做。埃文斯再一次找溫迪,說明那個墨西哥人又蹲守在溫迪的家裡,勸溫迪早點跟他們合作,因為他們準備開始對馬蒂動手了。羅斯一覺醒來,羅伯特便把之前的錄音播給羅斯聽,並說明他是FBI的探員,並且握有羅斯殺人的證據,逼羅斯跟他合作。羅伯特要求羅斯,把魯斯的把柄給他,好讓他可以用那個威脅魯絲跟檢方合作,指證馬蒂。瑞秋不肯再幫馬蒂,馬蒂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一再向瑞秋解釋,說明他所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影響到瑞秋,讓瑞秋繼續交給他處理賬目。瑞秋不相信馬蒂的話,馬蒂於是拿著瑞秋的手機,錄下一段他威脅瑞秋的話,好讓瑞秋在他出事後可以拿出來自保,瑞秋這才答應了馬蒂。羅斯被威脅之後,便回去見魯絲,慫恿她再殺一次馬蒂,以錄下魯絲承認謀殺馬蒂的錄音。羅斯以為自己可以交差了,可沒想到去找羅伯特之時才知道,魯絲什麼話也沒有說,並不能指證魯絲,他們要羅斯找出魯絲計畫殺馬蒂的具體細節。溫迪正跟馬蒂商量,認為瑞秋不可靠之時,山姆來找馬蒂,聲稱他想給母親辦像樣一點的喪禮,想要拿回母親投資的錢。馬蒂不能讓山姆拿回錢,於是用提前撤資損失慘重之事威脅山姆,並表示他會出錢借給山姆辦喪禮,等投資期過了之後再還。為了給山姆辦喪禮,馬蒂根本沒有足夠的錢,他只能讓溫迪打電話給銀行,提升信用卡的額度,然後陪山姆去處理辦喪禮的事情,可沒想到喪禮討論的結果卻超出了他們的預算。溫迪把山姆支走,私下跟負責喪禮的人談判,直指對方在苦苦支撐,所以她提出了一個能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解決了喪禮的費用,也解決了喪禮籌備公司的危機。溫迪回家之時,馬蒂通知溫迪,他已經將最後一筆錢匯走,八百萬的任務已完成。羅斯一直追問魯絲,想逼魯絲親口說出想殺馬蒂的事情,結果被魯絲看出了破綻。魯絲不但沒有承認自己想殺馬蒂,還表示一直以來都是羅斯的主意,是羅斯想要殺馬蒂。羅斯計畫失敗,只能跑去找博伊德,把自己被FBI威脅,以及FBI計畫的事情,如實告訴博伊德,想讓博伊德幫他的忙,擺脫這一切。羅斯把他計畫要離開這裡的事情,跟他的兒子說了,然後讓他們對魯絲保密,並按照他所說的話去做。魯絲因為懷特在屋裡把電視開得很大聲,跑去質問懷特原因,懷特於是把魯絲拉出屋外,說明他們要離開的事情,並且不讓魯絲在房間裡說話。德爾在馬蒂完成了八百萬的任務之後,又派人給馬蒂送來了五千萬,還一路載到了馬蒂處理喪禮的現場。錢還沒有打包好,而馬蒂之前藏錢的地方,都已經被雅各布掌握了,馬蒂只能另想辦法,把錢先運回家裡,發動全家人一起包錢藏起來。馬蒂將錢全部包好,藏在家裡的牆縫裡,然後不動聲色地在家裡招待德爾的人。羅斯和博伊斯想上岸殺馬蒂,卻在觸碰到碼頭的欄杆之時,直接就被電死了。馬蒂他們因為電路出現了問題,出來查看之時,正好發現了被電死的羅斯他們。瑞秋看了線路,便明白是有人故意搞壞了電路,而此時魯絲正好從馬蒂的家門外開車離開,馬蒂便明白她與此事有關。馬蒂去找魯絲質問,才知道魯絲是為了阻止羅斯他們殺馬蒂,才在線路上動手腳,讓羅斯他們意外電死。

第10集
馬蒂要去看望失去父親的懷特他們,夏洛特也要求要去,馬蒂於是帶著一家人前去慰問,可並沒有讓他們接受馬蒂的好意。梅森為了自己的家庭,逼不得已只能成為雅各布販毒的幫凶,將大麻放在了聖經裡,然後在他在海上佈道之時銷售出去。布道的時候,梅森實在沒辦法繼續下去,只能暫停了布道,逼著艾希帶他去見雅各布。梅森向雅各布坦白,說明他實在沒辦法做到,看著雅各布利用布道時販毒,讓他對上帝說謊,沒想到雅各布卻給了他很輕鬆的回答,說明會確保將聖經收回來。梅森不敢相信,雅各布竟然會那麼輕易答應他的要求,可他並不知道雅各布已經在向梅森的家人動手了。雅各布在梅森離開之後,給馬蒂打了一個電話,說明梅森做不到自己的承諾,他已經用自己的方法解決了此事,讓馬蒂小心自己的家人。梅森回到家裡,找不到格蕾絲的身影,卻聽到了陽台上孩子的啼哭聲。馬蒂知道雅各布動手,馬上就讓溫迪把孩子們帶走,然後他帶著錢去找雅各布談判。雅各布說明了他的規矩,說明第一次犯錯可以用罰款解決,但第二次就得接受處罰。馬蒂為了讓雅各布及時收手,只能給雅各布另一個建議,讓雅各布把分銷的事情,放到陸地上進行。夏洛特並不能理解溫迪要帶他們離開的事情,一直跟溫迪吵個不停,結果把監視他們一家的德爾的手下給發現了,喬納只好拿起了槍。德爾的手下,把喬納手上的槍搶了過來,還想揍喬納一頓,沒想到巴迪突然拿著槍出現,德爾的手下這才收了手,眼看著溫迪帶走她的一雙兒女。溫迪他們剛出門,就聽到玻璃打碎的聲音,嚇得他們慌忙逃跑。因為找不到格蕾絲,梅森向警察局報了警,並把雅各布是嫌疑人並且販毒的事情告訴警察,警察很快就上門找雅各布和達琳談話,可他們卻將販毒一事推得乾乾淨淨,還說明格蕾絲是拋夫棄子了。馬蒂匆匆趕回家,並沒有見到自己的家人,反而看到了死在家裡的德爾的手下。馬蒂想知道家人的情況,巴迪鎮定地告訴馬蒂,說明他們非常的安全,讓馬蒂等天黑後再處理屍體。溫迪他們找了一家旅館住下,而馬蒂則跟巴迪一起火化了屍體,然後再打電話跟溫迪問情況。羅伯特失魂落魄出現在瑞秋的工作場所外,假裝自己為羅斯的死傷心,想跟瑞秋打探一下情況,試探一些有關馬蒂的異常事情。瑞秋只說明,羅斯的死是線路問題,並沒有將馬蒂的問題說出來,可她卻因為羅伯特的話,對馬蒂起了疑心,所以特意回她發現牆壁有問題的馬蒂的辦公室查看。瑞秋挖開了牆壁隔板,發現那裡藏了很多的現金,所以她便把那些現金裝在了布袋裡,當成垃圾一樣拿出去。瑞秋剛離開辦公室,就發現德爾在那裡打桌球,把她嚇出一身的冷汗來。瑞秋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通知德爾離開,並說明他們還沒有營業。德爾離開之時,羅伯特無意間見到了,正想跟蹤他之時,看到他上了一輛車,羅伯特只能先記下車牌號碼。羅伯特看到德爾很意外,還想對德爾動手,可他的搭檔卻覺得羅伯特是瘋了,才會在這時想著動德爾。溫迪帶著孩子們去見馬蒂,可見到的卻是馬蒂所雇的私家偵探,得知馬蒂給他們偽造了假的身份證件,讓他們三人離開此地。德爾因為自己手下消失,找到了馬蒂的家裡,讓巴迪非常緊張地一直盯在那裡,直到馬蒂出現,說明他們是普通的會面,巴迪才離開去散步。馬蒂想跟德爾說明他下一步洗錢的計畫,德爾卻先跟馬蒂問起了自己的手下加西亞的事情,以確定馬蒂是否有在耍花樣。德爾認定馬蒂對加西亞做了什麼,馬蒂只能失口否認不承認這一點,讓德爾氣得對馬蒂動了刑。馬蒂利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讓德爾相信了他,然後便帶著德爾去見雅各布夫婦,談毒品交易的問題。馬蒂建議德爾,買下雅各布的貨,彌補他先前的損失,可德爾還不太相信雅各布,更覺得運氣差的雅各布,不適合他合作,馬蒂只好把自己的計畫,詳細說出來說服他們合作。德爾在跟老闆申請之後,同意跟雅各布合作,可沒想到他正準備離開之時,達琳卻拿槍趁他不注意,直接將德爾殺死了。馬蒂很憤怒達琳的所為,可達琳和雅各布卻陣陣有詞,逼馬蒂代替德爾跟他們合作。馬蒂無奈開著德爾的車離開,可沒想到德爾的車被羅伯特盯上了,他讓搭檔特雷弗動用警局的關係,定位了車子的位置,最後攔下了車子。馬蒂因為特雷弗要找的人是德爾,他便悄悄地藏起了自己手上的血跡,跟特雷弗他們撒了一個謊,成功躲過了搜捕,而羅伯特卻因為這次行動又失敗,生氣地在房間裡大肆砸東西發洩了起來。馬蒂去梅森家裡看了他和孩子,瞭解一下梅森的情況,看到梅森認真撫養他的孩子,馬蒂便離開。馬蒂離開之時,給溫迪打了一個電話,說明溫迪所說沒錯,他這裡怎麼也安全不了。溫迪難過跟馬蒂通話之後,夏洛特和喬納都吵著要回去,他們都不想從此改名換姓遠離馬蒂。梅森最終承受不了這一切,一時衝動帶著孩子去了湖邊,想將孩子溺死在湖裡,可最終他還是將孩子從湖裡抱了上來,救回了孩子。溫迪最終帶著孩子們回來,想跟馬蒂一起並肩作戰,應對接下來的麻煩。

英語:Ozark
別名:奧札克之家/黑錢勝地
編劇:比爾·迪比克
導演:傑森貝特曼
主演:傑森貝特曼、蘿拉琳妮、索菲亞哈伯利茨、斯凱勒加特納、朱莉亞加德納、喬丹娜斯皮羅、傑森巴特勒哈納、埃塞莫拉雷斯、彼得穆蘭、麗莎埃默裡
來源:百度&維基

《黑錢勝地》三季共30集已在Netflix播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