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過努力小姐]由高畑充希、橋本愛、新田真劍佑、龍星涼主演

由高畑充希、橋本愛、新田真劍佑、龍星涼、岡山天音、相武紗季演出的《過努力小姐》又譯:同期的櫻,講述主人公北野櫻在進入社會的十年間,為了“夢想”堅持自我並影響著她的同事們,而同事們也在她陷入絕望時守護她的故事。

2009年春天——這裡是最大型的超級建築公司“花村建設”。
在聚集了各路精英的大公司入職儀式上,有一位與周圍格格不入、充滿鄉土氣息的新員工——她的名字是小櫻。
她從北方一個小小的離島隻身一人來到東京,不在意他人目光地敘述自己夢想就是“在故鄉的島嶼上架起橋樑。”然而,在與部門分配息息相關的新入職員工培訓中,小櫻親眼目睹了社長不合情理的言行,而她那“不懂察言觀色的性格”,挑起了預料之外的事態。
從此以後,上班族小櫻的命運之輪開始暴走。
同期的小櫻教會了大家,為了“夢想”而堅持“自我”的珍貴。而當小櫻失去夢想與深愛之人,陷入絕望之淵時,她的同期同事們站了出來。

日劇 過努力小姐 人物介紹:

北野櫻-高畑充希 飾
出身於離島,與島上的人們相處得像家人,與他人的距離感很近。充滿愛心,堅持自己,決不揣測別人的心思,決不妥協。口頭禪是“我有一個夢想”。天天給爺爺寫信。一旦心靈脆弱了就想吃爺爺做的肉餅。

月村百合-橋本愛 飾
東京出身,畢業於有名的私立大學。雙親經營建築業。她不喜歡一副暴發戶嘴臉的父母,而憧憬著上流社會。想輕鬆快樂地生活,也就是所謂的“現在的年輕人”。總是在尋找著自己的位置。

木島葵-新田真劍佑 飾
東京出身,歸國子女。在富有的家庭長大,但被優秀的哥哥和嚴厲的父親輕視,在家裡心情總是不佳,故而離家在外。一門心思想成為社長。為此他常常小心地揣測別人的心思。

清水菊夫-龍星涼 飾
生於熊本,出身於知名私立大學的啦啦隊部。是那種熱血到讓別人厭煩的類型,真心實意地想成為夥伴和努力的人們依靠的力量。每個月都給老家寄錢。

土井蓮太郎-岡山天音 飾
東京出身,復讀一年才上了大學。目標是成為一級建築師,不想繼承家裡開的中華料理店,是一心一意努力學習的努力型,也是對任何事都往壞處想的消極男。

火野堇-相武紗季 飾
花村建設人事部職員。從小櫻等人進行新人研修開始就照顧著他們。在大家的想像中,她就小櫻十年後的樣子。正為實現育兒和事業雙全而奮鬥著。

日劇 ‬‬‬過努力小姐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醫院的病床上躺著陷入昏迷、靠人工呼吸器維持生命的北野櫻。接到通知趕來的人們,是她的手機上僅有的四位聯繫人——公司同事百合、葵、菊夫、蓮太。大家都認為不能生活在沒有小櫻的世界。
十年前,2009年的春天。小櫻正急匆匆地趕去參加大公司花村建設的新員工入職儀式,面對妨礙通行的年輕人,她毫不在意,喊著:“因為各位的原因讓我很為難,請讓開路。”但當她看到美麗的建築時,她卻忘記了時間,拍起照片來。雖然趕上了儀式,但是她直言社長的演講太少,讓周圍人啞然。雖然人事部長黑川解了圍,讓氣氛緩和下來,但是小櫻超級我行我素的性格,給同期同事們留下深刻印象。儀式的最後,公司發佈了三週新人研修的最終課題“想留給日本的未來的建築物模型”,這個課題將對新員工的分配造成決定性影響。小櫻被選為班長,同班的人包括冷靜的、很會察言觀色的百合,立志成為社長的野心家葵,應援部出身的菊夫,還有思想消極的蓮太郎。小櫻約四人開親睦會,當被問及願望時,她說自己的夢想是在故鄉離島建一座橋,所以無論如何也要進入土木部。她說因為大家是在花村初次見面的朋友,所以拍了五人的紀念照,拍完後她就馬上回去了。小櫻那讓人難以理解卻很熱烈的表情,以及無法預料的我行我素的性格讓其他四人很是困惑。當天晚上,在小櫻的故鄉美咲島,她的祖父柊作收到一封傳真。在信中,小櫻興致勃勃地講起剛剛相識的同事們與即將開始的工作。從第二天開始,小櫻等人在人事課火野指導下,接受商務禮儀和現場進修等嚴格的新人進修。在大家都累得筋疲力盡的時候,毫不察言觀色的小櫻提議商討作為最終課題的模型製作。但是,面對課題,大家的意見不一。小櫻提了一個建議。為了夢想而堅定信念的小櫻的言行,在重視“組織”的社會中,掀起了波瀾。然而,雖然她像個步履遲緩的烏龜,但那拚命追趕東京速度的樣子,漸漸改變了同事們的心。他們與小櫻共事的十年就這樣開始了。

第2集
在持續昏迷的小櫻所住的病房。來看望她的菊夫堅信她會恢復意識,對她說:“只有你自己能做到。”他一邊說,一邊回憶起入職第二年發生的事。
2010年5月。小櫻在花村建設人事部工作兩年了。她依然是那種不惴測別人心情的性格。她直言不諱地向住在隔壁、正在吵架的情侶表示不滿,光明正大地提醒在公司共享空間裡大聲講電話的上司。當然,她也堅持著在故鄉美咲島建一座橋的夢想。這天,人事部接到上面發來的任務:為了削減經費而減少無用的加班時間。部長黑川把球踢給堇和上櫻。小櫻問黑川為什麼不能加班,黑川回答說是為了保護職員的健康和環境。小櫻深以為然,迅速開始制定各種規則。黑川總把棘手的工作推給別人,而小櫻不拐彎抹角地表意見而總是引發糾紛,堇夾在這兩人中間,感到壓力很大,不過,她還是和小櫻一起到各部門請求減少加班。在這過程中,小櫻和同期進公司的夥伴們久違地重逢了。葵在都市開發部做得風生水起;供職於廣告部的百合隱藏著在男性社會所感到的不滿和不安;在設計部的蓮太郎總是被安排做雜務,他的意見不被採納,因此非常不滿。小櫻還見到了菊夫,他在各種勞動環境中熱心地記著筆記,雖然營業部非常忙,但感到自己的工作有價值。就在此時,他的上司、營業部長桑原出現了。桑原就那個被小櫻在共享空間警告的蠻橫的男人。堇慌忙插進來,圓滑地拜託桑原減少加班時間,但桑原充耳不聞。而小櫻則不安地注視著看起來開朗的菊夫。當天晚上,桑原無理地要求菊夫負責的建設工地把工期提早一個月。一面是桑原的高壓,一邊是承包商叫苦不迭,菊夫左右為難。頭疼不已的他來入職第一年小櫻介紹的咖啡館,與同期入職的夥伴們偶遇。大家都同情他在公司有名的煩人上司桑原手下工作。但是,只有小櫻什麼話也沒有說就回去了。一週後,營業部的加班時間不減反升,讓人事部十分撓頭。黑川苦於應付桑原,小櫻替他去向營業部提意見,結果引發了騷亂。

第3集
2019年春,百合抱著嬰兒來到昏迷中的小櫻所在的病房。受追求夢想的小櫻的影響,她給女兒取名為“夢”。在病房中,百合回憶起進公司第三年的事情。
東日本大地震的前一天,2011年3月10日,為了製作針對新錄取人員的手冊,小櫻與百合合作對各部門入職三年的同期們進行採訪。被稱為“宣傳小姐”的百合,什麼事都心平氣和,工作時把真實想法埋在心底,當她看到小櫻拒不服從上司黑川和前輩薰的指示時,不禁呆住了。儘管如此,她還是小櫻一起開始了採訪。葵在都市開發部工作順利、自信滿滿;在設計部的蓮太郎為了取得一級建築師的資格,下班後也勤奮學習;受小櫻影響,在業務部工作的菊夫煥然一新。在採訪到最後,小櫻提出也對被一致評價為優秀的百合進行採訪。百合充滿正能量的話語打動了小櫻。但是就在採訪快結束時,百合不小心說出了跳槽或者結婚後辭職比較好的心聲,顯示出對男性至上的承包商的反感。小櫻追問到底怎麼回事時,百合接到年上的男客戶發來的約她吃飯的短信。百合不敢得罪客戶,為避免性騷擾,便拜託小櫻同去。那天晚上,她們來到客戶指定的高級餐廳。對方不太高興百合又帶了一個人來,但小櫻不在乎,而是被眼前的美食感動了。然而,趁著百合離席的空當兒,客戶要求小櫻回去,好讓他與百合獨處。小櫻直率的回答惹火了客戶。百合得知客戶因小櫻回提前離開後,十分生氣,責備小櫻給公司惹麻煩。心情煩躁的百合回家後,看到與部下唱卡拉OK時不斷做出騷擾舉動暴露暴發戶本色的父親,以及像女招待一樣侍候丈夫的母親,心中充滿了厭惡。一回到因衝動購物而弄得亂七八糟的房間後,她又不得不緊急回覆戀人發來的短信。實際上,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家中,百合都找不到自己位置。第二天,3月11日,宣傳部的部長葦田帶著百合衝到人事部向黑川興師問罪,說小櫻得罪了重要客戶。雖然小櫻說是為了保護同事,但葦田主張百合本人並不覺得被冒犯了,百合也否認被騷擾。正當小櫻被黑川逼著準備道歉時,發生了大地震。那天晚上,沒法回家的百合住在小櫻家裡。看到和自己不一樣、執著追求夢想的小櫻的生活方式,百合感到羨慕,但是,也覺得這樣很難受。作為女性感到生存艱辛而又找不到自己位置的百合,為了逃離公司,決定和不怎麼相愛的男友結婚。

第4集
2019年夏天,小櫻已經昏迷三個月了。蓮太郎來病房探望,當看到小櫻手上的傷痕時,不禁回憶起進公司第四年發生的事。
2012年9月,受前一年地震影響,小櫻故鄉美咲島建橋的工程延期了。雖然離加入土木部為家鄉建橋的夢想很遙遠,但是小櫻被貶到社史編輯室後仍全力工作,終于于一年後回歸人事部。再次在目黑和堇手下工作的她,很快開始負責心理保健項目,到各部門回收壓力檢查的問卷調查表。在這期間,她遇到同期們:在都市開發部的葵越來越順利;悄悄對小櫻懷著好感的菊夫自震災以來致力於當志願者;一年前與小櫻成為朋友並且非常信賴小櫻的百合感到在宣傳部做的工作非常有意義。這時,小櫻發現在設計部的蓮太郎雖然嘴上說沒煩惱,但樣子焦躁不安。他說正忙於準備公司內的設計比賽,但小櫻看到設計部的前輩和後輩嘲笑他考一級建築師失敗。她很在意緊閉心門的蓮太郎。這天晚上,蓮太郎回到經營拉麵店的父母家,看到生龍活虎的雙親和在店裡幫忙的上大學的弟弟其樂融融的樣子更加心煩。而為第二天的設計賽準備的設計圖創作得也不順利,他感到一切都不如意,但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上網傾訴對家人和工作的不滿。第二天早上,小櫻為了回收調查表尋找蓮太郎。但是,蓮太郎見到小櫻和同期們在談論自己時,逃走了。這天的下午,小櫻在設計部門前抓住了蓮太郎。結果他們一起偷聽到蓮太郎的同事特意不把比賽改期的事告訴蓮太郎,而且是只瞞著他一個人。聽到同事們嘲笑自己的話後,不甘心的蓮太郎憤火滿腔,把刀拿在手中。小櫻慌忙去阻止他,就在爭奪中小櫻受了傷。看到小櫻的手流血不止,蓮太郎驚慌地逃走了。當天,小櫻去蓮太郎家拜訪,蓮太郎告訴她,自己在公司已經沒有立足之地的。他雖然熱愛設計,但是由於自尊心太強,他很容易被周圍人傷害而封閉心門。小櫻打算請同期們幫忙說服蓮太郎,但是蓮太郎連續無故缺勤,眼看就要被開除了。

第5集
2019年夏天。葵來看望還沒有醒來的小櫻。他看到貼著“做得很好”的便利貼的記事本,回憶起進公司第五年發生的事。
2013年9月,美咲島建橋工程仍然是無限期推遲,而小櫻進入人事部已經第五年了,她從沒放棄夢想。這時,黑川把公司內部表彰員工的工作甩給堇。小櫻受託分發公司通知,由此得知葵獲得了社長獎。但是,在宣傳部的百合告訴她,因為獲獎者是從候選人中選擇出來的,所以像一味炫耀自己功績的葵這樣的人中選讓大家不齒。在社長室接受表彰時,葵像往常一樣得意洋洋,然而,當社長問候他的父親時,葵的表情變得複雜了。小櫻得知,葵的父親是國土交通部的高官。這時,都市開發部發生緊急狀況:重點項目因為國家預算問題而被緊急凍結。手拿獎狀高高興興回到開發部的葵,聞聽此事,如遭晴天霹靂。他之前之所以能成功,全是仗著在國交省的父親,而不是自己有實力。這令他心情複雜。這天晚上,為了慶祝葵獲獎,小櫻把百合、菊夫、蓮太郎叫到咖啡館。葵不想說出自己遇到的問題,仍裝出一切順利的樣子。但看到同期們雖然有煩惱但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時,他說了些瞧不起人的話,激怒了百合等人。其他人都生氣地回去了,只剩下小櫻。她因為葵對同期口出不遜而突然大哭且喝得大醉。葵沒辦法,只得送小櫻回家,然後邁著沉重的腳步回到位於高級住宅區的自己家。他本想問問項目凍結的事,但是父親康秀只顧著與同為精英官僚的葵的哥哥光一聊天,對葵的問話充耳不聞。第二天,葵沒把自己沒能和父親談上話的事告訴同事,而是準備提出其他提案,但是,因為明明沒實力卻靠走後門進公司,他再也沒法裝出領袖的樣子,這讓他很受傷。晚上,他當著小櫻的面拚命喝酒,一邊笑一邊說出自己在家裡總是有劣等感和被疏遠的感覺,在公司則因為站在父親的陰影下而被同事輕視。小櫻送葵回家,被他家氣派的建築感動到了。她遇到葵的父親和哥哥時,突然把寫有請願書的小冊子遞給了他們。在小櫻鼓勵下,葵向父下跪,求他聽自己說說話,但卻遭到冷遇。小櫻找葵談心,葵卻突然提出要和小櫻交往。

第6集
2019年10月,堇來小櫻的病房探望。她拿著已經上中學的女兒津久志的照片,向還處於昏迷中的小櫻道謝。
2014年10月,小櫻被調到花村建設的子公司,離夢想越來越遠,卻沒有將此事告訴遠在故鄉的祖父,就這樣,她迎來了成為社會人的第六個年頭。雖然看起來小櫻依然秉持著信念,但其實她的內心已經產生了些許困惑。另一方面,人事科的堇很關心小櫻,同時,她又是要上班又是要照顧八歲的女兒。黑川讓堇負責邀請知名評論家椿美榮子來舉辦演講會“女性研修研討會”。椿雖然寫作了許多支持職業女性的書,但其實卻是個不講理、提出各種細碎要求的麻煩人物。然而,她和社會關係好,黑川警告堇千萬不要出差錯。數日後,堇與椿的經紀人開碰頭會,與會者除了宣傳部的百合之外,還有作為子公司代表參加研討會項目的小櫻。小櫻對於這種特意把女性召集起來的研修感到迷惑,但百合主張為讓立場不同的女性同事增進理解,這種研討會很有必要。小櫻知道堇離婚後成為單親母親。在與米田的碰頭會上,雖然堇叮囑小櫻不要說多餘的話,小櫻也盡力忍耐,但是,當對方提出公開演講後不接受提問的無理要求時,她實在無法沉默了。結果,小櫻惹怒了米田,而就在這個最差的時機,社會出現了。碰頭會後,當電梯裡只有自己和小櫻兩人時,百合看到小櫻和平時不一樣,沒什麼精神,便邀請她參加聯誼,讓私生活更充實些。調到土木部後工作得生龍活虎的葵正好進來。因為一年前的事葵對小櫻產生了秘密的感情,所以一聽說聯誼的事就有點焦躁,探聽小櫻現在的戀愛情況。但是,小櫻卻態度頑固,沒有和任何人交往的想法。這天晚上,小櫻接到堇的電話,得知自己被排除在項目之外了。她失望地來到咖啡館。先到一步的菊夫被蓮太郎鼓動著準備邀小櫻去約會。隨著演講會的臨近,堇被椿的經紀人米田提出的各種與演講無關的瑣碎要求搞得頭疼,又得知她的女兒毆打同學,急忙趕到學校。她的女兒因為不能忍受周圍人的不公平對待而動了手。堇看著女兒,就彷彿是看到了在公司裡的小櫻。她教訓說人是不能按自己的喜好生活的。無奈之下,她帶著女兒來到公司。津久志看到母親在米田、椿面前唯唯諾諾的樣子後,越發疏遠這樣的堇。作為女性,無論是工作還是養育孩子都非常拚命的堇,終於心碎了。

第7集
2019年11月,黑川來到小櫻的病房,面對持續昏迷的小櫻,他說:“你變成這種樣子也許是因為我。”2015年11月。小櫻被貶到花村建設的子公司,迎來了成為社會人的第七個年頭。她故鄉的小島的大橋已經開工,雖然她與工程沒有直接關係,但小櫻仍期待著和祖父一起過橋。然而,最近她總是做有關“橋建不了”的不祥之夢,心中非常不安。某天,小櫻正參與新房販售會,突然被前上司黑川叫出來,他告訴小櫻“島上的橋樑施工出了問題”。小櫻急忙趕到總公司,在葵的帶領下來到土木部。在那裡,她看到由人事部長升任常務的田川與曾和小櫻發生衝突的土木部負責董事桑原。因黑川說,橋樑工程開始施工後,發現土質比預想的要軟,如果想達到預期的完美效果,地基就得比原來預定的打得更深。雖然現在的深度也符合安全標準,不會出問題,但是由於流言傳播得太廣,很多島民感到不安,所以,他拜託島民出身的小櫻去現場說明會,說服大家。小櫻看了調查公司的資料後,同意現在的地基在安全上沒有問題,決定去出席說明會。這天晚上,小櫻與百合、葵、菊夫、蓮太郎一起在咖啡館聚會。大家熱烈地討論著去美咲島的事。這時,蓮太郎報告說他一級建築師的考試合格了,也有了交往對象,而且那個對象讓大家頗為意外。小櫻度過了快樂的時光,但同時不祥的夢仍縈繞在心頭。在島民說明會的前一天,小櫻與想看看她故鄉的同期們一起站在島上的建設預定地上。小櫻感慨萬千,笑容滿面。而葵的臉上卻浮現出複雜的表現。小櫻聽說島民說她的祖父柊作身體一直不好卻瞞著她,便趕回祖父身邊。她勸祖父盡快就醫,但是柊作卻不承認身體有問題。當晚,同期們到小櫻老家拜訪,一起圍坐在擺滿柊作引以為傲的炸肉餅的餐桌前,度過了愉快的一夜。看到同期們和小櫻聊著進公司以來的事情,柊作總算鬆了一口氣,但是,當小櫻離席時,柊作卻表情嚴肅地對同期們表示他有話要說。聽完柊作託付的事後,小櫻的同期們吃驚得無言以對。第二天,當小櫻正要出門參加說明會時,葵出現在她面前。他說出了自己發現的與橋樑工程有關的某件事。於是,小櫻在夢想實現面前被迫做出最終選擇。

第8集
2019年12月,百合、葵、菊夫、蓮太郎來到小櫻的病房。因為小櫻一直沒有恢復意識,而且她沒有親屬,所以,醫院方面拜託她的這四位同期同意給小櫻轉院。小櫻所住公寓的鄰居草真和小梅來訪,道歉說小櫻之所以成為現在這樣子全是因為他們。
2016年11月,小櫻自己決定放棄在故鄉建橋的夢想。受祖父佟作亡故的打擊,她產生了極嚴重的喪失感。就在這種狀態下,她迎來了成為社會人的第八年。在另一個夢想(與同期們一起建造令更多的人感到幸福的建築)的支撐下,小櫻堅持工作。但是,某一天,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出家門的小櫻,在到達公司前又返回了自己家。
2018年1月,百合等人很擔心以“身體不適”為由請了一年長假的小櫻。此時的小櫻誰也不見,閉門不出。如果再延長假期,公司裡就沒有小櫻的立足之地了。所以,為了讓小櫻恢復元氣,四個人絞盡了腦汁。葵考慮如果他們提出有煩惱要和小櫻訴說,那麼以小櫻的性格就該會出門。第二天,百合到小櫻的房間傾訴煩惱。關發已變長的小櫻打開門,把百合迎進亂七八糟的房間。小櫻說自己沒有外出的心情,百合說有個地方菊夫無論如何都想帶小櫻去。菊夫帶小櫻去的是充滿兩個人回憶的場所。菊夫覺得到了那裡小櫻一定會恢復元氣,但是對於早就心靈崩壞的小櫻來說這根本沒有作用。蓮太郎想用小櫻喜歡的他父親做的拉麵讓她復原,也失敗了。當他請小櫻為自己的設計圖提意見時,小櫻卻突然大哭著說“什麼也想不出來”。聞訊趕來的薰也淚水漣漣地抱住了小櫻。就在誰也無法幫助小櫻之時,葵把小櫻帶到街上,想讓她恢復元氣,也無濟於事。百合甚至因為小櫻這種自暴自棄的態度和她爭吵了起來。同期們無法幫助患了心病的小櫻,已經走投無路。小櫻向四人道謝,但同時也說“被別人鼓勵很辛苦”,請他們放棄自己。看到一直以來在拯救自己的小櫻如今大變樣,四人也感受到了強烈的喪失感。數日後,小櫻收到掛號信。那是公司通知她如果再樣下去就會被解僱。這時,小櫻收到黑川發來的短信。

第9集
2019年12月,小櫻終於從九個月的昏迷中醒來了。第二天,得到消息的四位同期趕到病房,為能與恢復意識的小櫻重逢而欣喜。這時,小櫻得知雖然黑川想幫她推遲退職,但是力有不逮,她還是被花村建設解僱了。四個同期找不到話安慰小櫻,但小櫻卻說她要建造能給信任自己的朋友們以及其他很多人帶來幸福的建築,會為實現這個夢想而努力。看到她積極的樣子,四人感到以前的小櫻真的復活了。數月後,小櫻在百合陪伴下辦了出院手續,回到同期們幫自己延長了租約的房子。百合向小櫻傾訴了自己的苦惱——她根據自己的經歷產生了辦一所幼兒園的想法,正考慮是否從花村建設辭職。另一方面,葵來看小櫻做康復訓練。小櫻從他的話中得知他在已成為副社長的黑川身邊工作很緊張。另外,葵對小櫻仍懷有愛意,想和百合劃清界限,為此很苦惱。對於他的這些煩惱,小櫻無法發表意見。在求職的小櫻與蓮太郎來到他們曾經經常聚會的咖啡館停業後改建的網吧。小櫻與在仙台進行志願者活動的菊夫用網絡電話通話,得知菊夫正為是不是答應成為NPO的代表而苦惱。小櫻想幫他,但菊夫那邊好像很忙,他把電話掛斷了。蓮太郎說自己很理解因為重大責任而苦惱的菊夫的心情。小櫻感到在自己沉睡期間,同期們在各自的人生軌道上都前進了許多。這天晚上,小櫻正在寫簡歷,堇來看望她。小櫻怕暴露蓮太郎的秘密而感到不安,堇看出她的心情焦慮,擔心一向不會說謊的小櫻求職不順利。就這樣,為了再次能在建築公司上班,小櫻開始了求職生活。正如堇所擔心的那樣,小櫻照實說出被花村建設解僱的經歷,因此屢屢在面試中碰壁。眼看存款快見底了,小櫻一邊在便利店打工一邊繼續求職。當她聽到同期們的煩惱時就邀大家一起吃火鍋。當天,她一個人做好了準備,但同期們卻紛紛打來話說無法赴約。小櫻感到自己已無力解決大家的問題,決心返回故鄉。

第10集 結局
2020年4月。在盛開的櫻花樹下,小櫻的四位同期聚集在一起。自從他們作為花村建設的新人員工相遇已經過去十年了。現在,同期們走上瞭解各自的道路。他們一起回顧著在小櫻激勵下走過的人生。
在一個月前,接連在建築公司面試失敗的小櫻,收到花村建設副社長黑川發來的邀請,重回老東家花村建設。她對於黑川為何要再度僱用問題頻出的自己心存疑問。對公司的未來抱有危機感的黑川說,擁有新想法和熱情,就算犯上也敢於挑戰的人才對公司來說非常必要。並且,他任命小櫻擔任新項目的領導。小櫻因為感到自己有價值而雙眼放光。黑川告訴她,她迄今為止失敗的原因不是頑固、不變通,而是因為沒有“力”。小櫻與黑川一起出席新動工的大橋的董事會議。她對於大橋的設計和安全方面的不中聽的意見很快召致了董事們的不信任。但是,副社長黑川贊同小櫻的意見,會議的風向頓時發生改變。小櫻親眼見證了只要擁有“力”,本來被人不屑一顧的正確意見就能順利通過。而且,黑川指出了組織的問題所在,說為了有自己的風格就必須擁有力量,小櫻漸漸被既冷靜又有熱情的黑川所感化。參加同一項目團隊的葵,看到這樣的小櫻,心生不安。他搞不清洋洋得意的黑川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所以無法信任此人。另一方面,小櫻對於被新事業和育兒搞得焦頭爛額的百合的話充耳不聞,就算接到成為NPO團體代表後煩惱不已的菊夫打來的網絡電話,她也以大家都太忙為理由置若罔聞。比起傾聽正在求職中的蓮太郎的煩惱,小櫻願意更優先接聽黑川的電話。一直以來因為不揣度別人想法的言行而與組織屢生摩擦的小櫻,第一次在工作中感到了順風順水之感。對於這樣的小櫻,同期們苦苦相勸,指出她變了,似乎朋友對她來說已不重要,但她卻不反駁。堅持追求夢想的小櫻與同期們的十年將迎來令人激動的結局。

日名:同期のサクラ
英名:Doki no Sakura
編劇:游川和彥
導演:明石廣人、南雲聖一、日暮謙
主演:高畑充希、橋本愛、新田真劍佑、龍星涼、岡山天音、相武紗季
官網:https://www.ntv.co.jp/sakura2019/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