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我的事說來話長、我的故事很長]由生田斗真主演

由生田斗真、安田顯、小池榮子、清原果耶、杉野遙亮等出演的《我的故事很長》 講述了廢柴男岸邊滿年過三十還依靠母親生活,當姐姐一家搬來住後,他不得不嘗試自立的故事。岸邊滿是一般人眼中的廢柴男。他31歲,大學畢業後沉迷於咖啡,奮起創業卻遭受失敗。7年前失業成為家裡蹲。他也有想要努力的念頭。但他憑藉自己不輸給任何人的嘴炮功夫之“特殊能力”不斷美化自己的廢柴之處,生活至今。
然而,他原本依靠經營丈夫遺留下來的咖啡廳的母親來維持的寄生生活,卻因為為了改建房子而臨時上門的姐姐一家而發生巨大變化。姐姐將弟弟的嘴炮認定是單純的逃避現實",認為媽媽也是讓弟弟變成這樣的原因之一,不斷責問媽媽。媽媽被戳到痛處,陷入迷茫之中。岸邊滿不得不去改變,嘗試自立。

日劇 我的事說來話長、我的故事很長 人物介紹:

岸邊滿-生田斗真 飾
31歲,從六年開始變成無業游民、啃老族。一直在摸索人生,但太矯情,是個為了逃避現實可以找各種藉口強詞奪理的天才。目前正寄生於老家。

秋葉綾子-小池榮子 飾
37歲,阿滿的姐姐,離過一次婚,有很多關於育兒的煩惱,但也是精力充沛工作的職業女性。春海是她與前夫的女兒。

秋葉光司-安田顯 飾
42歲。阿滿的姐夫,綾子的第二任丈夫。最大的願望是繼女春海能承認他這個父親。

秋葉春海-清原果耶 飾
15歲,綾子的女兒,是私立中學的三年級學生,但拒絕上學。很厭惡唯綾子馬首是瞻的繼父光司。

岸邊房枝-原田美枝子 飾
61歲,阿滿與綾子的母親,丈夫去世後,獨自上一人撐起了咖啡館,是個開朗而天然、單純的母親。

日劇 ‬‬‬我的事說來話長、我的故事很長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之一:壽喜燒與自行車
岸邊滿是個啃老族、家裡蹲,與經營咖啡店的母親房枝一起生活。某天晚上,他的姐姐秋葉綾子、姐夫光司帶著做壽喜燒用的牛肉來到岸邊家。他們來訪的目的請求借住。秋葉家在翻新房子,所以他們夫婦想帶女兒春海來岸邊住。阿滿討厭壽喜燒,他氣呼呼地教訓姐姐說:“既然是來求人的,那拿壽喜燒沒有用。思考帶什麼禮物時,難道不應該先考慮一下對方的好惡嗎?送給客戶他們討厭的東西,在生意場上是最不能容忍的事。”並且堅決拒絕了姐姐的請求。綾子聞言怒從心頭起,感覺自己來找弟弟商量真是個笨蛋。然後,本來說好不來的春海來到了岸邊家。
之二:壽司與瓦楞紙箱
岸邊家同意綾子一家來借住並開始進行準備。阿滿與光司去把沒用的舊書賣掉時,聽光司訴苦說自從再婚以來一直聽從綾子指揮,卻沒能得令春海認可自己是她的父親。阿滿就和他約定要成為他的夥伴。另一方面,綾子批評房枝太寵著阿滿了,房枝則反駁說:“既然你說這樣的話,那就在借住期間讓阿滿找到工作吧。”綾子聞言倒是干勁滿滿。就在這時,她們找到了與六年前讓阿滿干砸了的咖啡專門店相關的六個瓦楞紙箱。綾子覺得礙事就讓阿滿處理掉,阿滿不樂意了,因為對他來說這些箱子就像是甲子園的土一樣,是絕對不能丟棄的青春的寶物。他質問綾子:“姐姐會逼失敗的高中棒球隊員把甲子園的土扔掉麼?”姐弟倆大吵一架,結果,拒絕上學的春海說出了讓人意外話的,讓阿滿打開箱子,重新審視裡面的東西。

第2集
之三:炒麵與海
岸邊家與綾子一家的同居生活開始了。大家瞭解到春海不肯上學的原因是她喜歡的同學小陸與她的好友交往了。這時,春海提出再次休學,綾子以五千日元的報酬托阿滿去說服春海。阿滿打聽出春海這次不想上學的理由是她受不了在練習集體舞時與小陸及其女友共舞。阿滿勸春海不要再讓外婆房枝傷心,因為房枝已經有他這個無業的兒子,如果再加上不上學的外孫女也呆在家裡,房枝就沒法努力工作了。春海則說阿滿已經足夠讓外婆傷心的了,阿滿才應該去職業介紹所。舅甥兩人討論來討論去,迷茫的春海還是決定上學。當天晚上,對阿滿不找工作一肚子怨言的綾子圍繞著支付五千元報酬與弟弟展開一番唇槍舌劍。阿滿說:“光是被喜歡的男人握著手就會傷心,明明是這麼艱難的時刻,春海卻還得看著心上人與其女友開心地起舞,必須忍耐這如地獄一樣的時光。總之,說服她上課是值得付五千日元的。”
之四:咖啡與廚房
阿滿在睡覺前的早上五點半,起來為房枝沖咖啡,這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課。綾子對這個習慣頗有微詞。她看到阿滿不捨得扔掉裝著他以前開咖啡店失敗時用的工具的約箱,懷疑他對再創業還未死心。阿滿說沖咖啡不是不死心,而是對母親盡孝。綾子反駁說:“喝咖啡與兒子有穩定的工作,你懂不懂對母親來說哪樣才能讓她感到幸福?”阿滿則說:“你沒有讓男人衝過咖啡,你怎麼能判斷哪種更幸福。”綾子說有男人為自己泡過咖啡,阿滿卻不屑地說那準是速溶咖啡,別人給他泡那種咖啡他根本不喝。而實際上,光司背著綾子收藏著自己做樂隊時用的貝斯,所以,他對阿滿不肯扔掉紙箱的行為表示理解。

第3集
之五:南瓜與咖啡館
別人送給房枝南瓜,於是,她就在店裡換了萬聖節特別菜單。阿滿聽說以後十分生氣。暗中策劃在網上把南瓜賣了。他認為母親趕萬聖節的時髦太欠考慮了,就無法回頭這一層意義上來說,萬聖節與海洛因是一樣的。但是房枝不聽。阿滿拚命遊說。另一方面,被甩了的阿陸向春海諮詢戀愛問題。光司也被阿陸要求與他交換聯繫方式。
之六:糖醋裡脊與掃墓
阿滿、房枝像往常一樣給阿滿父親掃墓。正巧秋葉家在這天一家三口去購物,在路上偶然看到阿滿弄虛作假朝房枝要用於掃墓的汽油費和鮮花錢。這天晚上,綾子想方設法追查阿滿的不當行為。但是,阿滿將錯就錯,反而指責綾子有功夫為了汽油費和鮮花錢跟蹤他,卻沒功夫跟他去掃墓。因為不去掃墓而被責備了的綾子,反唇相設,說父親住院時阿滿一次也沒有去看望過,並且說雖然父親認為兒子不爭氣,但其實一直擔心阿滿。

第4集
之七:冰激凌與夜間散步
對阿滿來說很重要的250日元的冰激凌被人吃了,只剩下袋子被扔在垃圾桶裡。綾子不承認是她吃的,只是把垃圾扔了,還指責阿滿沒工作卻要吃那麼貴的冰激凌。阿滿說:“我把槍扔河裡了,但開槍的不是我,這種話誰會相信啊。”他堅持這不是冰激凌的問題,問題是他們中間有一個吃了冰激凌卻不作聲的犯人。於是,阿滿開始像開玩笑似的進行推理。這時,春海發現陸與光司有聯繫,卻不直接問光司是怎麼回事。後來,終於從光司那裡獲知真相的春海,提出了令人意外的請求。
之八:意式蔬菜蘸醬與溜狗
房枝店裡的常客蘭田邀請阿滿參加他們公司的中途招聘。蘭田的後輩渡利也在場。渡利和阿滿一樣,大學中途輟學,環遊世界,然後才就業。渡利對阿滿很有親近感。他說自己這樣任性而活的人也工作得很開心,所以阿滿也絕對會喜歡他們的公司。然而,阿滿認為強行讓不想工作的人工作很可恥,渡利和蘭田所做的事,就像讓動物園的獅子從籠子裡放出來自己去捕獵一樣,雖然動物園的獅子看起來不像野生的獅子那樣需要戰鬥,但實際上,它要忍受看客指指點點笑,每天都在與夢想與孤獨的夾縫中作戰。聽著阿滿滔滔不絕的高談闊論,渡利突然表情大變,聲稱要辭職。

第5集
之九:銀杏與指甲刀
光司在小學的文集裡寫將來的夢想是研究“東亞飛蝗”,阿滿從當年開始夢想就是“咖啡店的店主”。綾子嘲笑他說:“剛開美容院的人因為經營不善,半年就關門大吉了,如果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實現了夢想,你不覺得煩人嗎?”阿滿反問:“獲得拳擊冠軍的人三個月後衛冕失敗了,說他雖然只有三個月但實現了夢,難道不行嗎?”最近,綾子懷疑春海特意在模擬考試中拿比較差的成績以便與陸上同一所高中。儘管春海否認了,光司還是向陸直接確認他二人所填的志願學校是不是不一樣。
之十:香檳和配鑰匙
阿滿所做的溜狗的臨時工作到了最後一天。他在房子裡碰上了狗的主人、社長明日香。明日香托他買食物,卻不付報酬,而且態度激怒了阿滿。他諷刺明日香可憐,白長了一張討男孩子喜歡的臉。阿滿不收報酬,也拒絕了她提出的一起吃飯的邀請,準備離開。但是,明日香突然說今天是她的生日,請他留下一起吃個飯。聽了她的話,阿滿停下了腳步。另一方面,自從一起生活開始,綾子和房枝都感到下巴痛,她們覺得是和阿滿爭論得太多導致的,決定不和阿滿多說話了。

第6集
之十一:毛蟹和體溫計
光司發高燒,向公司請了病假。阿滿覺得在非休息日的白天與光司在一起,氛圍很不一樣,如果光司能辭職那真是夢想所描繪的理想生活。這時,陸沒去上課,再次來到房枝的咖啡館。阿滿和陸商談煩惱的事。這天晚上,岸邊家討論要不要瞞著臥床不起的光司吃毛蟹。毛蟹是光司最喜歡的食物。綾子說如果除掉光司那一份,每個人只能分半隻。春海提議用螃蟹汁做成雜燴粥,並親自拿給光司。
  之十二:栗子蛋糕和烏龜
 阿滿與女社長明日香關係越來越近,岸邊家諸人有點擔心,怕他變成吃軟飯的小白臉。兩年前,阿滿曾經有過當小白臉的經歷。光司勸阿滿不要當小白臉,因為那會讓他更加不願找工作。阿滿說自己確實兩年前給人當過情夫,不過他既沒有收過紀念日禮物,也沒有一起拍過照片。實際上,光司也曾是個吃軟飯的。他承認與人同居三年卻從沒有在心裡把對方當女朋友。阿滿說自己這次是真心的。某一次,明日香說的關於求職的話讓阿滿頗為信服。他覺得自己長久以來沒有找到想做的事就是因為那個。於是,他把衣服塞進包裡,帶著寵物烏龜一起去明日香家。這次,他終於離開了岸邊家。

第7集
之十三:薑黃醬和商店街
阿滿與綾子小時候的壓歲錢取出來了。取回後,阿滿得知房枝等人有賣掉這所房子的計畫。正在翻新中的綾子的家裡也給房枝準備了房間。阿滿表示強烈反對,他說:“掃地機器人之所以那麼有幹勁兒是因為有充電器,而能給心靈充電的唯一的地方就是老家。在那裡才能吃到有媽媽味道的菜。”房枝卻說阿滿總是抱怨她做的菜,而且她也考慮要關掉咖啡店。光司突然提出由他來繼承咖啡館。然後,他坦白三天前就從公司辭職了。綾子十分吃驚,更因為光司不和她商量就擅自辭職而傷心,決定暫時離家出走,去了光司寄存貝斯的酒吧。光司擔心綾子,在附近到處尋找。
之十四:咖喱飯和老家
阿滿在尊敬他的渡利面前宣佈,從今以後,他要成為被作為皇家寵物飼養的獅子。他說:“飼主疲憊地回來時,我就是能治癒她的存在,當飼主外出時,就挺身而出保護她免受危險。”明日香說他那樣子好帥。阿滿便向她說出了自己的決定:他以後要做的就是明日香的支柱,而且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只要是為某個人自己的人生怎麼樣都無所謂。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明日香提出了反對意見。另一方面,為了告白,春海把陸叫了出來。久違地回到家的阿滿看到春海眼淚汪汪。春海想開車去海邊,阿滿說正好自己也要去海邊尋找安慰。春海說自己也算是被甩了。於是二人一起開車去了海邊。

第8集
之十五:煮雞蛋和福利
富有的檀野對房枝頗有好感,積極地獻慇勤。他為光司介紹工作,以商量求職的事為由,招待綾子、光司吃豪華鐵板燒。岸邊家形成了推動房枝再婚的氣氛。這時,牧本托阿滿妨礙房枝與檀野談戀愛。最初阿滿以為牧本是在嫉妒,但是牧本說自己作為咖啡館的常客,沒有比喝不到平時愛喝的咖啡更難過的事了。於是,阿滿在綾子等人面前表示從選擇還沒決定的職位這一意義上說,戀愛也是很棒的選舉,而綾子夫婦已經被收買了。他拿出證據,說明檀野已嚴重違反了“戀愛選舉”的規則。
之十六:橘子和被爐
因為還沒有找到工作,光司悶在屋裡的時候越來越多。實際上,他每天在玩拼圖,過著充實的失業生活。當別人說和光司同為啃老族的阿滿眼看要被光司超越時,他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作為前啃老族,光司本來潛力就更勝一籌。第二天,阿滿和光司拿出被爐,一起吃橘子。圍繞吃橘子的方法,光司回想起以前因為綾子讓他壓力太大而創作的歌曲,便單手拿貝司唱了起來。阿滿和光司還開始製作新歌《啃老族兄弟》,歌詞包括“我是大哥喲,同樣的灰色速乾衣”、“四十歲的啃老族&三十歲的啃老族”。春海一回家,光司就不再唱歌了。可是,春海突然說:“光司叔叔還記得那個嗎?從媽媽的錢包裡借錢的歌。”然後,她就開始唱了起來。

第9集
之十七:炸豬排和占卜
春海提出不上高中,要以當電台主持人為目標。阿滿問她要如何回答聽眾高中時代的話題和現在的高中生的煩惱,還有,節目會請年輕的演員或藝人來講述小時候的插曲,當人家說自己高中停學的事時,如果作為主持人的春海說自己只是初中畢業,那樣插曲就沒有意思了。春海則說電台的聽眾不會介意主持人的學歷。於是,阿滿就以實踐的形式,確定春海是否適合當主持人。他說如果春海可以回答他的人生諮詢,就會全力支持她不上高中。於是,春海假裝是電台主播,回答六年沒找到工作的阿滿的苦惱。
之十八:拉麵和跳蚤市場
光司應聘議員秘書工作雖沒能成功,但是他忽然想到了阿滿。實際上,阿滿說以前曾想把被阿諛奉承之人包圍的大人物當客戶,做類似於唱反調的家庭教師似的工作。這時,房枝離開咖啡店和綾子去了跳蚤市場。檀野也來到市場。他提起推薦阿滿做議員秘書的事。阿滿像往常一樣出言不遜,讓檀野別做多餘的事,自己絕不會被他收買。綾子很生氣,讓阿滿不要滿嘴歪理,不去試試怎麼知道喜歡還是討厭那份工作。阿滿躲到酒吧,因為一直沒能找到答案就這樣要按別人選的路走下去而苦惱。實際上,明日香讓店長把只有兩個字的口信兒轉達給阿滿。

第10集 完結
之十九:日式火鍋和搬家
檀野家要舉行秋葉家的送別會兼烤肉派對,但是阿滿耍性子不去。親人們讓他過後不要因為沒吃到肉而後悔,他讓大家不要擔心。就在家人們去吃了肉的第二天,阿滿說作為姐姐搬家前最後的晚餐,應該吃日式火鍋。他提醒大家是他解決了以春海不上學為開始的她與陸的戀愛問題,是他解決了光司的工作問題,是他在這期間從危機中拯救了秋葉家,而光司和春海的關係好轉又是託了他的福。他說:“三個月的‘開幕式’上,像奧運五環一樣的五個人肩挨肩吃了壽喜燒,在‘閉幕式’上還想再吃一次。”另一方面,光司說要成為出租車司機,而這與春海的夢想也有關係。
之二十:咖啡與馬拉松
秋葉家搬出去後,岸邊家又恢復了母子二人的日常生活。阿滿在筆記本上寫著“去吧”。某天早上,坐在被爐邊的阿滿窺視著正疊衣服的房枝的臉。突然說:“好吧,我知道了。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就去面試。”房枝很驚奇,因為她還什麼也沒有說兒子就同意接受議員秘書的面試。阿滿說:“你的臉每天都在對我說‘去面試吧’。”面試那天的早上,阿滿西裝筆挺,給房枝沖了咖啡後就出發了。不過,這天商店街正舉行半程馬拉松比賽,他西裝革履地走在人群中很不好意思。家人和朋友人發現阿滿朝與跑步選手相反的方向走向車站。

日名:俺の話は長い/Ore no Hanashi wa Nagai
編劇:金子茂樹
導演:中島悟、丸谷俊平
主演:生田斗真、安田顯、小池榮子、清原果耶、杉野遙亮、水澤林太郎、濱谷健司、本多力、西村雅彥、原田美枝子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