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韋馱天:東京奧運的故事]由阿部貞夫、中村勘九郎主演

由阿部貞夫、中村勘九郎主演的《韋馱天: 東京奧運的故事》講述從明治末期日本第一次參加奧運會到1964年奧運會召開的50多年間幾代體育人命運起伏的故事。

日劇 韋馱天: 東京奧運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栗四三-中村勘九郎 ;久野倫太郎 ;船元大馳朗 飾
向著目標勇往直前的如太陽一般的男子。在故鄉熊本時,在往返12公里的上學路堅持奔跑,不知不覺間被人稱為“韋馱天”。在奧運會的馬拉松預選賽上把當時的世界記錄提高了27分鐘。隨後,作為日本第一批參加奧運會的選手踏上了前往斯德哥爾摩的旅程。

田畑政治-阿部隆史 飾
作為1964年東京奧運會的組委會事務總長,成功舉行了東京奧運會。他本來愛好游泳,熱情地指導培養世界級選手。大學畢業後,作為新聞記者,他一邊與政治家們交鋒,一邊致力於提高體育運動的地位。雖然是個熱情的理想主義者,但由於草率武斷、不冷靜,總是引起紛爭。

嘉納治五郎-役所廣司 飾
金栗四三的恩師,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的校長。講道館柔道的創始人、亞洲最早的IOC委員,被稱為“日本體育之父”。他為了能讓日本參加奧運會而不懈奮鬥,並且作為代表團的團長參加了斯德爾摩奧運會。是一位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情和不拘於世俗的幽默感的大人物。

春野素彌-綾瀨遙 飾
熊本的醫生之女,是村裡最喜追求新事物的大小姐。她是金栗的青梅竹馬,對金栗抱著淡淡的愛意。當金栗煩惱時,她以與生俱來的溫柔和如太陽一樣的開朗,治癒了他的心。她克服了婚姻生活中的困難,支持著向奧運會邁進的丈夫。

三島彌彥-生田斗真 飾
出身於貴族名門,父親是原警視總監,哥哥是日本銀行的總裁。作為東京帝國大學的學生,他是人中龍鳳,而且精於體育運動,被稱為“運動會霸王”。他和金栗一起被選為日本第一批奧運選手。

阿島-杉咲花 飾
三島家的女僕,非常理解三島彌彥。看到金栗與三島為挑戰奧林匹克大賽而努力的樣子後,也為體育的魅力所深深吸引。但是,奧林匹克大賽不允許女子上場的規定如大山一樣橫在她面前。她和金栗一起奔走,成為日本女性體育運動的前軀。

第1集
1959年,東京正在申辦奧林匹克運動會,落語家古今亭志生在寄席的高座上講述起50年前日本初次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故事。那是在1909年,日本柔道創始人、高等師範學校的校長嘉納治五郎以參加斯德哥爾摩奧運會為目標,進行著艱辛的奮鬥。
第2集
這天,志生在電視節目中講述日本第一代奧林匹克選手金栗四三少年時代的故事。生長於熊本深山中的金栗四三,在1901年上了高等小學。他每天需要往返跑12公里,這種“韋馱天走讀”的方法令四三克服了虛弱的體質。15歲時,夢想成為軍人的四三投考海軍士兵學校,結果體檢不合格。四三覺得鍛鍊身體也沒有用,心情非常失落,而青梅竹馬春野素彌的鼓勵下,他決定去嘉納任校長的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就讀。
第3集
背負著家族期望的四三來到東京,但是他並不適應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的宿捨生活。轉眼放暑假了,他回到熊本老家探親,聽說素彌要給她安排相親後,傷心地返回東京。他偶然目睹了彌彥等人的天狗俱樂部舉辦的奇特的運動會。第一次看到競技體育的他在驚訝之餘,也賣力地應援。而與此同時,淺草的不良青年孝藏被落語吸引了,朝著日後成為昭和大名人古今亭志生邁出了第一步。
第4集
四三在高等師範學校舉行的馬拉松大賽上獲得第三名。在頒獎大會上,他與自己崇拜已久的嘉納校長進行了簡短的交談。因此而更加興奮的四三對失敗的原因進行了一番自我分析之後,魯莽地採取了不合理的訓練方式。另一方面,在日本第一次奧運會預選賽舉辦之前,嘉納面臨著如山一樣的難題,而他最後的希望——彌彥也變卦了。這讓他頭疼不已。五十年後,志生一邊對弟子五輪講述了嘉納當年的辛苦,一邊喝起酒來。結果,他醉醺醺地就上台表演了。
第5集
喝醉了的志生上台後本來要講古典落語《芝濱》,但他突然講起關於奧運會的故事來。1911年,在挑選奧運會參賽選手的預選賽在羽田召開了。從全國聚集而來的學生們健步如飛,受此刺激,大賽的裁判彌彥突然決定參加短跑比賽。另一方面,四三則挑戰了從未體驗過的40公里的長距離馬拉松。他和競爭對手們你追我趕,向著他所崇拜的嘉納所在的終點線跑去。
第6集
嘉納為終於發現了可以派去參加奧運會的選手而欣喜,但是龐大的參賽費用令他苦惱。而奪得馬拉松冠軍的四三害怕失敗了得切腹而不敢參加奧運會,包攬短跑項目第一名的彌彥考慮到畢業後出路,也拒絕出場。嘉納曉之以理,鼓勵四三做敲響“黎明之鐘”的人。這時,年輕的志生,也就是孝藏,正在給師父橘家元喬當車伕。師父建議他遍游在落語中登場的東京的各個地方,用腳來感受落語中的情景,從而磨煉技藝。於是,他圍著東京的“中心”日本橋奔跑。
第7集
金栗四三為嘉納的“花言巧語”所騙,提出自己籌措出國費用。一無所有的他只能把大哥實次當成救命稻草,寫信回老家請求資金援助,幸而得到了實次的支持。終於,四三與彌彥作為出場選手在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報名表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四三在彌彥家學習西洋用餐禮儀,感到三島家的親子關係相當冷淡。那情形與雖然貧窮卻傾力支持四三的金栗家完全不同。不過,兄長那邊遲遲沒有資金落實的消息,就在焦急的四三打算放棄之際,救星出現了
第8集
四三的兄長實次帶著一大筆錢來到東京。四三得知實次能籌到足夠的資金乃是素彌從旁相助之故,非常感謝素彌。他一想到曾與素彌天真無邪地在山野裡奔路的自己,如今將為了參加奧運會而遠渡重洋,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同時也向哥哥實次發誓一定會拼戰鬥。就在大家為四三開壯行會之時,在熊本的素彌嫁人了。來為代表隊送行的人們高唱著“敵有數萬”,四三與彌彥在這歌聲的包圍中出發了。就在火車開動之時,有人高喊著彌彥的名字,那人就是一直反對兒子彌彥出賽的三島和歌子夫人。
第9集
四三、彌彥從新橋驛出發前往斯德哥爾摩。他們的旅程長達十七天,要由西伯利鐵路經過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哈爾濱,然後坐船。不走運的是,嘉納沒有趕上火車,而領隊兵藏和他的妻子安仁子的行為就像在進行新婚旅行似的,再加上初次接觸的外國人傲慢無禮,這一切都讓四三非常不安。另一方面,為落語大師元喬跑腿半年了的孝藏,終於得到老師賜名“朝太”,開始走上了落語家的道路。
第10集
到達斯德哥爾摩後,當地“不分晝夜”的“白夜”讓四三很苦惱。第二天,因為領隊兵藏身體情況惡化,四三和彌彥開始自行練習。然而,外國選手不但人多,而且是在教練的指導下,組隊進行練習,互相鼓勵。看到這情形,彌彥感到明顯的落差,非常孤獨,終於因心理失衡而鬧著要自殺。而此時在日本,獲名“朝太”的孝藏拚命學習師傅元喬的技藝,卻因師傅的水平高超而感到壓力巨大。
第11集
1960年,東京奧運會舉行在即,田畑政治等人為了研究開幕式觀看斯德哥爾摩奧運會的紀錄片。1912年7月,四三高舉寫有國名的標牌,彌彥擔任旗手,作為日本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的選手參加了開幕式。比賽開始後,在兵藏安慰下,彌彥克服了緊張情緒,但他在100米和200米短跑預選賽中慘敗。他與內心的壓力戰鬥,開朗地走向最後的400米比賽。
第12集
當四三在斯德哥爾摩參加馬拉松比賽之際,在故鄉熊本,素彌和金栗家一起舉行宴會為四三加油。另一方面,四三背著身體不適的兵藏來到體育場。在沒有做好充分準備的情況下,他開始了馬拉松比賽。一開始還比較順利,他的排名一點點上升,但是受創記錄的高溫和他不習慣的山路所影響,他的身體狀況出現異常。四三在幻覺中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比賽結束了,等在終點的嘉納和彌彥不見四三的蹤影,著急地到處尋找。
第13集
昏迷不醒的四三被送回了旅館,他得了日射病。甦醒後,經彌彥介紹,他得知自己偏離賽道倒在路上,而曾與他一起為參賽而戰鬥的葡萄牙選手拉扎羅不幸因日射病去世。看到重病在身仍為體育事業全力奮鬥的兵藏,四三備受鼓舞,決定再次參加田徑比賽。這時,在東京,孝藏一邊克服著緊張情緒,一邊賣力地表演落語“富久”,就算沒能“跑完全程”也要讓人們看到他的才能。
第14集
結束奧運會之行後,四三從斯德哥爾摩回到日本。此時,年號已從明治改為大正。四三感到每個人的情緒都變了。在報告會上,朋友們都在稱讚四三的苦戰,可這時,永井道明的學生二階堂富久代偏偏問起他失敗的原因。永井和富久代主張,應該接受在奧運會上的失敗,不要為娛樂而運動,而應該為加強國民體質而推行體育運動。與此同時,孝藏離開元喬,跟其他落語家去外地演出。在出發之日,元喬趕到車站送行。
第15集
四三被哥哥實次叫回熊本老家。聽說素彌的丈夫重行去世了,家裡要安排他與素彌相親後,四三嚇了一跳。雖說此事是重行的母親幾江和實次強行安排的,不過互相傾心的四三與素彌還是高興地舉行了婚禮。在得到素彌的理解後,四三獨身返回東京,為參加下次的柏林奧運會備戰。同時,在靜岡的濱名湖,年輕人們正以日式泳法努力練習。孝藏在這些人中發現了來看過自己表演的少年。 第16集
1914年。四三放棄成為教師的道路,寄宿在足袋店,以參加柏林奧運會為目標刻苦練習。他與野口以及田徑部的學弟們一起,用各種嚴酷的方法進行練習。另一方面,孝藏在旅途中被老師小元朝趕走,因吃霸王餐被捕。在獄中,他收到了元喬的訃告。當著老囚犯的面,他把從元喬那裡學到落語全心全力表演出來。就在這時的歐洲,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規模日益擴大。
第17集
受第一次世界大戰影響,柏林奧運會中止舉行。作為運動選手積極備戰奧運的四三既激憤又失落。看到他悶悶不樂的樣子,野口等人都很擔心,這時,四三的妻子素彌從熊本來到東京,她很理解四三的遺憾。作為夫妻,她分擔著四三的痛苦,而四三也因為這個原因再次開始跑步。受到四三的激勵,嘉納確立了建設明治神宮體育場的目標。四三等人提出了組織全國的跑步健將在東京與京都之間的東海道五十三個驛站接力賽跑的想法。
第18集
就在社會上熱衷於長距離接力賽跑之時,素彌懷孕了,四三非常高興。不久後,二階堂從英國留學歸來,她把能讓女性自由運動的束腰外衣和“舞蹈”介紹到日本,華麗的舞蹈讓以阿島為首的女學生們兩眼放光。孝藏結束長途旅行回到東京,卻馬上捲入了美川和小梅的糾紛中。阿清熱情地鼓勵沉淪的孝藏。這時,嘉納校長收到來自法國的通知。
第19集
嘉納得知奧運會時隔八年要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召開時欣喜若狂。與此同時,致力於舉辦“箱根驛傳”的四三,也因期待已久的奧運會將再次召開而歡欣鼓舞。他回到老家熊本見正在養育孩子的素彌,向她發誓這次取得金牌後就引退,回來與家人一起生活。但是,嘉納聽說由於上一屆奧運會有運動員死亡所以本屆奧運會的正式項目中將不包括馬拉松後,猶如迎面被澆了一盆涼水。此時,作為奧運會預選賽的“箱根驛傳”召開,選手們展開了白熱化的競爭。
第20集
大正9年,由於嘉納的懇求,馬拉松得以繼續成為奧運會正式項目。四三與挑戰十項全能的野口等十五名選手抵達比利時安特衛普,在歐洲工作的彌彥也前來為大家鼓勁兒。四三與後輩選手們一起在賽場上拚搏,卻以第十六名的成績敗北。回國後,在四三不在場的情況下,野口公佈了各位選手雖敗猶榮的奮鬥經歷,卻遭到記者們的責難。前來迎接四三的素彌當場反駁那些人,認為丈夫長期的拚搏本身就值得一枚金牌。這時,四三正在德國的土地上徘徊。
第21集
四三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奧運會的馬拉松比賽中慘敗,僅獲得第十六名,他懷著失意的心情在歐洲旅行。當造訪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變得千瘡百孔的戰敗國德國時,他看到了體魄健壯的女性們正以不服輸地精神進行著體育運動,而且樂在其中。由此他得到啟示,發現這才是國力的源泉,也因此大受刺激。回國後,素彌請求四三從體育界引退,一起回老家熊本。但是,四三已經下決心要在日本推廣女子體育運動。
第22集
四三到東京府第二高等女校任教。在那裡,他舉行了日本國內第一次女子網球大賽。他的學生富江等人作為體育界的“偶像”而得到全國注目。就在這時,富江她們遠征岡山,參加網球比賽。在比賽中,擁有著日本女性中少見的強健體魄的人見絹枝讓富江陷入苦戰。而正接受四三指導的阿島向素彌傾訴了自己心中的煩惱。另一方面,儘管進升為真打,孝藏依然過著花天酒地的荒唐生活,這時,有人來向他提親。
第23集
富江與朋友們封鎖教室,閉門不出,以反抗父親大作。四三讓她與大作以賽跑定勝負。富江贏了大作,證明經過體育鍛鍊的女性能勝過男性。另一方面,嘉納準備讓已經培養起體育運動熱潮的日本承辦奧運會,為此他快速推動神宮外苑競技場的建設。與此同時,孝藏與阿凜成婚,但因為他酗酒,家裡借了很多錢,婚姻眼看著就要泡湯。就在此時,發生了關東大地震,孝藏拚命保護阿凜。
第24集
大正23年,因為突如其來的關東大地震,東京陷入毀滅境地。大批的災民讓街道變得混亂不堪。嘉納開放神宮外苑競技場作為避難所。而以富江為首的女學生們也竭盡全力幫助災民。另一方面,暫時回老家熊本省親的四三,接受了素彌和幾江提供的救援物資。回到東京後,四三帶著救援物資,與野口等人一起在受災地區奔走。就在這時,嘉納想出了在神宮外競技場舉辦復興運動會的主意。
第25集
大正13年(1924年),在關東大地震的第二年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上,本應退役的四三第三次代表日本隊出場。但是,已過了運動員巔峰時代的四三臨場棄權,慘敗而回。在四三等選手歸國後舉辦的報告會上,一個氣哼哼的年輕人對四三等人大喊“失敗毫無意義”。那人就是新聞記者田畑政治。政治反對嘉納等人倡導的培養田徑選手的方針,血氣方剛的他牽頭致力於提高日本的游泳水平。
第26集
昭和3年(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開幕在即。嘉納苦於無法籌集到資金,不留神說出了不參加也是無可奈何的話。另一方面,政治謁見政壇鉅子高橋是清,直接商談援助選手參賽的事。政治獲得了大量資金,用於支援大日本體育協會。阿姆斯特丹奧運會開幕了。這屆奧運會上,女子田徑成為正式比賽項目。在國內無人可以匹敵的人見絹枝,第一次作為日本女子選手出戰奧運會。在惜敗於一百米的準決賽後,她開始向從未參加過的800米比賽發起挑戰。
第27集
日本游泳選手們在阿姆斯特丹奧運會大展拳腳,獲得了三個項目的獎牌。政治高舉金牌第一主義,著手制定針對三年後的洛杉磯奧運會的必勝計畫。不久,作為必勝計畫的重要組成部分——神宮體育場游泳館落成。在慶祝落成的大賽上,政治與天才少女前畑秀子命運般地相遇了。這時,已經退役的四三被來東京的大哥實次勸說回老家熊本。是培育年輕選手的夢想,還是回鄉享受天倫之樂,四三陷入了煩惱中。
第28集
關東大地震過去七年了。市長永田看到復興的成就,決定報答地震發生時提出將神宮外苑競技場作為避難所的嘉納。他提出了讓東京申辦奧運會的設想。另一方面,由政治擔任總教練的日本游泳隊參加作為洛杉磯奧運會前哨戰的日美游泳對抗賽。面對最佳陣容的美國隊,日本隊獲得了壓倒性勝利。然而不久後,“九·一八”事變爆發。就在政局陷入混亂中時,政治卻抓到了爆炸性的新聞。
第29集
昭和七年(1932年)夏天,在“九·一八”事變和“五·一五”事變等重大事件接連發生的背景下,政治率領日本游泳隊出征洛杉磯。自本次奧運會起,組委會設置了奧運村,在那裡,各國選手超越國界與文化差異自由交流,政治為看到這樣的體育運動的理想之鄉而激動不已。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直面日本人與歐美人的體質差異,心情十分複雜。這期間,以在全類別中稱霸為目標的他,在選擇正式出場陣容時,做出了不講情面的判斷,與高石等選手發生了衝突。
第30集
昭和七年(1932年)7月30日,洛杉磯奧運會開幕。在比賽前情緒高漲的政治,從負責實況轉播的播音員河西那裡聽說,由於來自大賽組委會的阻撓,實況轉播被中止了。政治無論如何都想讓日本人及時獲知大賽的戰況,他想出了一個主意,成功實現播出。另一方面,嘉納在IOC總會上表明了東京要申辦奧運會的立場。不過,一共有九座城市參選,所以情況非常不樂觀。 第31集
日本男子游泳隊以100米自由泳為開端,在奪牌熱潮中繼續高歌猛進。另一方面,備受期待的女子游泳隊中,前畑進入了女子200米蛙泳的決賽。受到政治鞭策的她向金牌發起挑戰,不過,比賽陷入了大混戰。在觀眾的注視下,前畑為了獲得獎牌在最後50米奮力衝刺。這時,嘉納得知IOC的會長對於日本游泳突飛猛進的秘密頗有興趣後,就提議在閉幕式上展示日本泳法。政治也參與其中,自中學時代以後再次挑戰游泳。
第32集
在洛杉磯奧運會上大獲全勝的日本代表團回國後參加了慶祝大會。就在人們讚頌選手們的奮鬥精神時,獲得200米蛙泳銀牌的前畑卻因為東京市長永田的批評而灰心。永田的話讓政治十分氣憤,他激勵前畑。另一方面,日本因為“九·一八”事變而遭到國際輿論的譴責,為了反擊,日本政府退出了國聯。即使被國際社會孤立,嘉納仍頑強地要在東京舉辦奧運會。與此同時,在熊本,準備環繞九州一圈的馬拉松選手小松出現在四三面前。
第33集
昭和10年,圍繞申辦五年後召開的奧運會一事,東京與羅馬展開激烈角逐。這時,東京申奧的主將嘉納派遣政治等人前往意大利與該國的獨裁者墨索里尼直接談判。但是,在與墨索里尼會面前,IOC委員副島突發急病,讓政治等人非常焦急。儘管如此,日本人仍對申奧成功充滿信心。他們終於得到了墨索里尼的承諾。不過,不久後召開的IOC總會上,因為其他國家的反對,東京申奧陷入了不利狀況。
第34集
昭和11年(1936年)2月26日,陸軍青年將校發動“二・二六兵變”。是清等重臣和警官共九人被殺,政治所工作的朝日新聞社也遭襲擊。第二天,政府發佈戒嚴令,政治為能否繼續進行東京奧運申辦活動而憂心忡忡,與嘉納發生意見衝突。但是,嘉納對奧運的熱情,讓政治下定決心接受了陪伴IOC會長視察申奧候選地的任務。這時,在熊本的四三向素彌和幾江提出為了協助東京申奧他要前往東京。
第35集
昭和11年(1936年)夏天,在柏林奧運會開幕式前一天,IOC舉行了決定四年後下屆大賽主辦地的表決。嘉納代表日本進行演說,他熱切地向各國代表表示要在日本舉辦和平慶典,終於奪得奧運會舉辦權。第二天,奧運會開幕。掌權的納粹集全國之力打造的大規模開幕式,讓政治產生了壓迫感,他非常困惑。田徑比賽開始後,在馬拉松比賽上,穿著四三曾穿過的“金栗足袋”奔跑的選手出場了。另一方面,在游泳隊中,發誓要一雪前恥的前畑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第36集
前畑在上屆奧運會200米蛙泳中以十分之一秒的微弱差距屈居亞軍,所以她滿腔熱血拚命努力,迎接新一屆奧運會。背負著日本全國人民期望的她,也承受著從未經歷過的壓力。就在她在預選賽中獲勝即將進入決賽時,負責解說比賽的播音員河西得了感冒,身體狀況很差。然而,政治不管不顧,堅決要求河西履行四年前的約定,向日本人民播報前畑獲勝的實況。就這樣,他們迎來了決賽之日。奧林匹克史上最重要的一場比賽拉開了大幕。
第37集
柏林奧運會所展現的強大組織能力令嘉納深受刺激,他積極推進東京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但是,日本侵華戰爭爆發,日本國內反對辦奧運會的輿論越來越強。參與籌備工作的政治眼看著現實狀況離舉辦自己理想中的奧運會還有很大的差距,非常糾結。這時,四三找到政治的報社。二人互相談起自己對於奧運會的熱望。另一方面,世界上對於日本舉辦奧運會的質疑之聲高漲。在開羅出席IOC總會的嘉納壓制住了危及日本舉辦權的意見。歸國途中,嘉納向同船的外交官平澤說出了自己的夢想。
第38集
昭和13年(1938年),嘉納在從開羅開往橫濱的輪船中病倒,醫治無效去世,終年77歲。嘉納之死令奧運組委會失去了向心力。這時,因為中日戰爭長期化,各國反對東京興辦奧運會的呼聲越來越強。副島迫於無奈提議中止舉辦奧運會,但是繼承了嘉納夢想的政治強烈反對。這時,四三的弟子小松與阿島的女兒阿陸成婚,但戰爭讓二人前途未卜。另一方面,孝藏襲名志生。
第39集
昭和36年(1961年)12月,志生因腦出血昏倒,被送到醫院。總算保住性命的志生向五輪講起他在戰爭中為慰勞士兵而前往滿洲後發生的故事。昭和20年(1945年),孝藏與三游亭圓生一起到滿洲巡演,在大連遇到了學生兵小松。孝藏與小松圍繞某個問題展開深入交流。終於,日本投降了。擔心孝藏安危的阿凜經曲藝場的人介紹,找日本橋的瑪麗算命。這時,政治出現在瑪麗的酒吧裡。
第40集
昭和34年(1959年)5月。東京的奧運申辦活動到了最後關頭,政治等人請當過外交官的NHK解說委員平澤來到東京都政府。政治請求嘉納臨終時守在他身邊的平澤負責下一次IOC部總會的最終演講。但是,平澤認為日本承辦奧運會為時尚早,拒絕了他的要求。政治向平澤講述了自戰敗以來自己為了實現承諾而四處奔走的“奧運會故事”。那故事要從戰後他與有“濱松天才”之稱的游泳選手古橋相遇開始講起。
第41集
昭和34年(1959年),當初反對舉行奧運會的平澤出席了在慕尼黑召開的IOC總會。在會上,平澤發表了流傳後世的15分鐘演說,使東京成功申請到昭和39年(1964年)的奧運會主辦權。很快,政治擔任事務總長的“東京奧林匹克大賽組織委員會”成立了。擔任顧問的人就是與政治結過梁子的大政治家川島正次郎。不久後,政治考慮讓日本能獲得金牌的項目成為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他看上了由熱血教練大松率領的女子排球隊。
第42集
昭和36年(1946年)。針對三年前舉行的奧林匹克大賽,東京急速進行著開發建設。政治策劃著中止政府在埼玉的朝霞建設奧運村的計畫,改在靠近體育場的市中心建設奧運村。這時,平澤向美國交涉返還在東京代代木的華盛頓高地,但是還有個大問題,美方提出了高昂的返還費。因此,政治直接與總理大臣池田勇人商談選手村的改建問題。不久後,川島就任奧運大臣。他把政治叫來,提出了一個建議。
第43集
昭和37年(1962年),離東京奧運會召開還有兩年,為了多少提高一些國民對奧運會的熱情,政治叫來在電視書場表演新作落語《奧林匹克故事》的五輪。政治看中五輪對奧運會的豐富知識,任命五輪為宣傳部長。而且,政治還為作奧運會前哨戰的下一屆亞洲競技大賽造勢,但發生了重大問題。這時,組委會確定了經由各國傳遞奧運聖火的路線。金栗四三成為在亞洲各都市巡迴的聖火的最終火炬手候選人。
第44集
在印尼雅加達召開的亞洲競技大賽開幕式前,世人發現印尼政府拒絕在政治處於對立的台灣和以色列的代表隊參加大賽。多國聯合抵製出賽等國際問題日益嚴重。就在此時,政治率領日本代表隊強行出賽,回國後他們受到輿論的強烈譴責。川島直面世間批評,推動解除政治事務總長之職。另一方面,因腦出血而半身不遂的志生以重返舞台為目標拚命練習,並且籌備與五輪開“落語二人會”。
第45集
為了對強行參加在印尼舉辦的亞洲競技大賽的問題負責,政治被解除了奧運會組委員總事務長的職務。而且,因為政治離開了組委會,本來決定擔任奧運紀錄片導演的黑澤明也辭去了導演之職。就在這時,不甘心放棄的政治把岩田、松澤等組委會委員請到自己家,繼續推進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工作。另一方面,東京都知事東龍太郎因為覆蓋日本橋的首都高速中心環線的建設及堵車惡化等都市開發問題飽受批評。
第46集
昭和39年(1964年)4月。針對10月10日的奧運會開幕式,奧組委迎來了聖火傳遞儀式準備工作的最後階段。岩田推薦在8月6日核爆之日在廣島出生的青年阪井義則作為聖火接力傳遞最後一棒的跑者。但是,組織會顧慮政府會擔心刺激美國的對日情緒而否絕了。為此,一直期望把奧運會辦成和平慶典的政治,自卸任以來,頭一次闖進組委會的會議。就在聖火傳遞日益臨近之時,外交官出身的平澤想出了一條說服美國人的妙計。
第47集 結局
昭和39年(1964年)10月10日,就在政治期待已久的東京奧運會開幕的當天,他獨自站在主會場——國立競技場的看台上,感慨萬千。腳穿足袋的四三出來了,他為自己無法履行與嘉納的約定成為聖火傳遞的最後一棒而傷感。另一方面,最後的跑者阪井正拚命忍受著壓力。終於,開幕式臨近了。支撐著日本奧運步伐的令人懷念的人們聚集在看台上。這時,經過康復訓練重回書場的志生,在高座上熱情地演繹著《富久》。

日名:いだてん〜東京オリムピック噺/Idaten: Tokyo Olympics Story
編劇:宮藤官九郎
導演:井上剛、一木正惠、西村武五郎、大根仁、桑野智宏、松木健祐、津田溫子
主演:阿部貞夫、中村勘九郎、星野源、松阪桃李、安藤櫻、德井義實、松田龍平、皆川猿時、三谷幸喜、松重豐、淺野忠信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