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天才病理醫]由長瀬智也,武井咲,小雪主演

由長瀬智也,武井咲,小雪主演的《天才病理醫》講述了性格乖僻但又充滿正義感的病理醫生,為了拯救患者的生命,與醫院中的權力傾軋和黑暗進行鬥爭的故事。診斷一個人是否患有癌症,其最終判定的報告並非出自臨床醫生,而是被稱為“病理醫生”的人。在壯望會第一綜合醫院的病理診斷科,就有這麼一名特立獨行的醫生。他名叫岸京一郎(長瀨智也 飾),身穿一身黑色西裝,舉止隨便,滿口惡言,是醫院內許多醫生所反感、忌憚的角色,但是他一流的醫學知識和判斷能力又讓眾人為之折服。供職於神經內科的新人醫生宮智千尋(武井咲 飾)按部就班追隨著領導的步伐,雖然對某些做法和診斷有異議,卻只能隱忍下來。岸京一郎的存在,讓一門心思為了病患著想的智尋敢於發表自己的看法。對於徘徊在生死界限兩端的病人來說,這或許是他們的福音。

日劇 天才病理醫 人物介紹:

岸京一郎-長瀨智也 飾
壯望會第一綜合醫院病理診斷科科長,病理醫生。不穿白衣,只穿西裝。被周圍人評價為“極端怪異卻也極其優秀”。性情乖僻且毒舌,經常與其他醫生起衝突。秉持醫療正義的信念,以患者性命優先。表面上對宮崎和森井漠不關心,卻能理解宮崎作為醫生的壓力和森井心底的想法。

宮崎智尋-武井咲 飾
新人病理醫生。認為以患者性命優先的岸醫生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醫生,硬是從神經內科轉到了病理診斷科。但是岸卻完全不指導她,她自己又缺乏病理方面的知識和經驗,常因責任重大而備感壓力。但是她熱忱直率,行動力強,漸漸成長為一名出色的病理醫生。

森井久志-野村周平 飾
臨床檢驗技師。病理診斷科中唯一一位耐得住岸醫生的壓力沒有辭職的檢驗技師。一人包攬病理科的全部工作。外表很酷卻是個可以為了患者徹夜工作的熱血青年。熟知乖僻的岸醫生的應對方式。作為檢驗技師,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成為技師的理由和過去,偶爾會對醫生冷眼相向。

細木元-小雪 飾
外科醫生。剛柔兼濟的優秀醫生。岸大學時期的同學,對岸非常信任,經常來病理診斷科串門。是為數不多知道岸的過去的人之一。偶爾會勾引岸醫生,讓在一旁的宮崎臉紅心跳。

中熊薰-北大路欣也 飾
慶樓大學病理科教授。曾是岸的指導醫生。跟宮崎初次見面就邀請她去約會,即使在岸面前也旁若無人,行為舉止一點也不像醫生。在醫療界影響力巨大,甚至能插手醫院的人事安排。是岸唯一信賴並能與之商量的人。

佐田直人-津田寬治 飾
壯望會第一綜合醫院臨床檢查部部長,岸的直屬上司。非常信任岸的診斷水平,但因為岸經常與其他醫生起衝突,常被迫收拾爛攤子。

日劇 ‬‬‬天才病理醫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壯望會第一綜合醫院病理診斷科的岸京一郎是位特立獨行的病理醫生。雖被眾人視作麻煩人物,但誰也無法反駁岸的判斷,被周圍人評價為“極端怪異卻也極其優秀”。與岸在同一家醫院工作的新人神經內科醫生宮崎智尋每天都被前輩醫生高阪英利批評。宮崎對高阪工作效率優先的態度持有疑問卻無法反駁。這天,摔倒撞到頭部的女高中生影山花梨來到醫院。高阪通過CT排除了腦出血的可能性。關於花梨提出的腰痛,高阪認為可能是椎間盤變性,但宮崎無法接受,她認為需要進一步檢查。第二天,神經內科的會診上,高阪介紹了花梨的病例。其他醫生贊同高阪的看法,宮崎也未能說出自己的意見。這時,一位穿著西裝的男人舉手請求發言,他就是岸。岸強烈反對僅憑初步檢查就下結論的高阪。因此,神經內科部長為確診,同意為花梨拍腰部MRI。回到病理診斷科的岸與檢驗技師森井久志正準備開始工作,宮崎來到了病理科。宮崎認為花梨並非椎間盤變性,希望岸直接為患者看診。岸指出她抱有疑問卻沒能在會診上說出自己的看法。感到羞愧的宮崎被岸支使去查明花梨摔倒的原因。
第2集
得到岸京一郎認可後,宮崎智尋開始在病理診斷科工作。然而,岸卻完全不指導宮崎。森井久志也說自己只是檢驗技師,幫不了她。正因如此,以前來病理科的醫生也都很快辭職了。部長佐田直人告誡岸,如果繼續這樣病理科會被廢除。可岸卻說換家醫院工作就是了,毫無幹勁。細木醫生來病理診斷科串門。森井問起昨天聯誼的情況,細木說10秒就想回去了,勉強待了5分鐘。細木的10秒發言讓岸想到了什麼。岸派宮崎去急救科跑腿,事關昨天緊急入院的患者大冢洋治。急救醫生倉木浩介診斷為急性酒精中毒,但病理診斷科持不同意見。宮崎將事情告知倉木。雖然岸提出需要詳細檢查,倉木卻不肯更改自己的診斷,將岸的診斷書扔進了垃圾箱。生氣的宮崎回到病理科,表示要再去跟倉木談談,卻被岸稱為笨蛋。岸斷言說倉木不是那種會改變看法的醫生。困惑的宮崎宣佈一定要找到讓倉木無話說的證據,隨即離開了醫院。她來到大冢經營的鐘錶店,向大冢的妻子佐知代詢問大冢昏倒時發生過什麼異常的情況。
第3集
岸京一郎在電話裡向對方發火,病理診斷科的早晨就在他的怒吼聲中開始了。細木也來到病科。岸打完電話後,宮崎智尋等著他關於診斷的指示。岸讓宮崎負責診斷。她向岸詢問診斷檢查的方法,岸卻說他不管那些。宮崎感到困惑,而細木和森井也幫不上什麼忙。岸追著問岸的意見,卻在走廊裡碰上白根由希子、白根智文夫婦。由希是來做腸鏡的,宮崎為她引路。岸在消化內科參加會診。宮崎來遲了,一進來就聽到岸一如繼往地抱怨醫生的報告。但是,這次中西篤也從一開始就贊成岸的意見。會後,中西來到病理診斷科。他請岸鑑定由希子的病情。中西自己懷疑病人的回盲腸部有某種病變,但是岸不接話碴。即使如此中西還把是診斷的事委託給了岸。由希子做完內視鏡,她的組織切片被送到病理診斷部。中西懷疑由希子得了克羅恩病,但是岸說不能確定。其後中西又對由希進行了數次腸鏡檢查,但是岸仍說不能確定是哪種病。這時,宮崎與中熊薰一起吃午飯,她說起了岸與中西的事,中熊聽後只是苦笑。這天晚上,宮崎收到森井的邀約,宮崎心中如小鹿亂撞。然而,在居酒屋,森井把一個叫火箱直美的女子介紹給宮崎。火箱是製藥公司的銷售代表。三人正在喝酒時,居酒室屋的一個客人突然昏倒。森井準確地向急救人員講述了病人的情況,令宮崎很驚訝。
第4集
岸京一郎來到病理診斷科上班,見宮崎正在廣泛學習病理學書籍。岸先是對宮崎大加讚賞,然後讓她參加Amino製藥舉辦的研討會。宮崎因為有很多工作想拒絕,岸卻以研討會準備的豪華便當為誘餌,還主動把當天的工作全包下來。如此一來宮崎便沒有理由拒絕。很快,宮崎就出門了。岸的此番行動看得森井目瞪口呆。外科醫生細木正在患者安田春香的病房裡。春香詢問子宮檢查的結果,細木說還沒出來。接著,細木說明如果真有惡性腫瘤,就有必要實施全子宮摘除手術。但是,春香告訴細木她還想再生一個孩子。在研討會上,火箱問宮崎是不是岸醫生不來了。得知由宮崎代替岸參加後,火箱很煩躁。因為她本來是請岸做演講的,這下子只能由宮崎代勞了。宮崎自知不能勝任,慌慌張張地想溜回去。另一方面,春香的病理診斷令岸感到困惑。這時,宮崎氣沖沖地回到辦公室。早就知道岸應該去做演講的森井詢問宮崎研討會那邊的事情是如何收場的。宮崎說中熊替代岸做了演講。因春香的病理診斷而煩惱的岸找中熊諮詢。中熊對於岸的診斷既不表示肯定也不表示否定。儘管如此,岸還是把自己的診斷報告交給了細木。這份報告令岸與細木產生了分歧。 第5集
岸京一郎指示宮崎在婦科會診上發表她做的診斷結果。這是宮崎第一次發表診斷結果,她很激動。但是正好在場的細木開玩笑說很期待時,宮崎卻請細木別這麼說,因為這會令她更加緊張。她從小時候起就有怯場的毛病,比如鋼琴發表會之類的場合都會令她緊張。當聽到宮崎說起鋼琴時,佐田直人靈機一動,讓她參加院內音樂會的演出。這天晚上,森井正要下班時,遇到腫瘤內科一位叫小早川洋行的患者。小早川雖然是來住院的,卻滿面笑容,這讓森井覺得奇怪。然後,小早川與主治醫生見面,他同意轉到姑息治療科去。其實,小早川是一位來日無多的癌症患者,就算手術也沒有治癒的可能性。第二天,森井請岸讓他看看小早川的病歷。根據岸的病理診斷,小早川的病無望治癒。聽了這些話,宮崎和森井都為自己的這位同齡人的遭遇感到難過。看過病歷後,岸注意到小早川沒有嘗試過某種抗癌藥。森井對此表示出興趣,但是宮崎說那種藥只對特定的癌症有效。而且岸補充說保險公司不會報銷沒有效用的藥,患者要掏很多錢,所以沒有經濟實力是不行的。森井出去買東西,又碰到小早川。二人同行,在途中,知道自己只有一年壽命的小早川說自己一生沒什麼想做的事,只希望能上音樂大學學習作曲。森井提起那種抗癌藥,小早川說以前醫生也推薦過,但他知道費用巨大所以放棄了。二人都感慨世道艱難,人的生命由錢來決定的。不久後,當宮崎在婦科做診斷報告訴時,傳來森井在姑息治療科鬧事的消息。森井鼓勵小早川試用抗癌藥,而主治醫生稻垣則認為他在給患者灌輸不切實際的幻想,二人爭執不下。岸告訴森井,這件事只能由小早川自己來決定。
第6集
壯望會第一綜合醫院為了留住病理診斷科,開設了接待其他醫院患者的醫療諮詢門診。此事由醫生岸京一郎、宮崎智尋負責。但開展這項工作的頭一天,形勢就不太妙。岸常說自己因為不想和患者打交道才成了病理醫生,他能否忍受這種諮詢也很成問題。森井推測岸應該能堅持一天,而細木斷言他半天就受不了了。果如所料,岸沒過多久就跑回病理科辦公室。提出這個提案的中熊和佐田目瞪口呆。而更為難的人則是正獨自一人應付諮詢的宮崎。宮崎接待的是須藤由美和她的女兒玲奈。由美察覺到玲奈的藥變了好幾回,心中不安。但宮崎覺得治療和用藥的處方都算妥當。這時,中熊出現了,他馬上確認了玲奈的狀況。宮崎很感激,中熊則建議宮崎找到適合她自己的為病人看診的方法。第二天,宮崎又是一個人接受諮詢,來諮詢的是梅木美雪。美雪的兒子因急病住院,而診斷結果一變再變,讓她無所適從,希望宮崎能告訴她該如何是好。宮崎請她帶主治醫生的介紹信來。美雪急忙找兒子的主治醫生奈良井開介紹信。奈良井一聽此言,臉色馬上陰沉下來。
第7集
岸京一郎把宮崎託付給曾經關照過他的年近退休的放射線診斷醫生高柴善太郎。但此事他並未向宮崎說明。宮崎獨自出席呼吸道外科的會診,遇到對醫生的診療方針提出意見的高柴。高柴與岸的風格正相反,他發言時態度謙恭,說服醫生進行進一步檢查。這給宮崎留下了深刻印象。高柴邀請宮崎到他的科室參觀,並向她介紹了放射線科的工作情況。另一方面,岸應佐田要求參加經營會議。理事長因開設病理診療諮詢門診一事誇獎了佐田,但是仍要求進一步採取包括人員職位調整在內的縮減經費的措施。這天晚上,宮崎與森井、火箱一起到居酒屋喝酒,正好佐田也在那裡。宮崎得知高柴曾是佐田的指導醫生。宮崎與高柴在消化外科的會診上又見面了。細木也出席了會診。細木提出的議題是胃癌患者北山奈央的診療方案。奈央的主治醫生、副院長岡崎說明,因為是早期胃癌,所以進行內視鏡治療。然而,現在癌細胞有可能向肝部轉移了,所以要在化療後實施手術。高柴和細木、宮崎都要求再進行檢查,岡崎不同意。岸把發生的一切都看在眼裡。岡崎開始給奈央做化療。但是,奈央體內被認為是肝癌的病灶卻變大了。
第8集
岸京一郎和宮崎智尋來到溫泉旅館,參加為讓醫學院學生學習病理醫生工作而舉辦的“病理學校”。岸是被中熊強逼來的,所以跟學生們說話時言辭相當犀利。不過,有一個叫出羽加奈的學生很關注岸。這時,在病理診斷科,森井正一個人工作。細木送來了婦科的化驗樣本。正當森井要開始工作時,火箱走進來。森井知道岸最討厭閒雜人等進入房間,十分驚慌,火箱拿他打趣一番後離開了。第二天,岸和宮崎回來了。岸問是否有外人進入房間,森井沒說實話。岸沒再追究,開始檢查森井準備的婦科化驗樣本。根據岸的病理診斷,細木的病人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婦科另一個醫生柳原亮子的病人被發現有癌症,需要手術。另一方面,中熊帶加奈來病理診斷科。在上次的學習會上,加奈表現出對病理學懷有濃厚的興趣。岸無視加奈,但加奈卻喜歡接近岸。柳原的患者開始手術,手術中要進行迅速的病理診斷,岸對送來的樣本進行診斷時,發現組織沒有癌細胞。柳原大怒,指責這場醫療事故是病理診斷科誤診造成的。岸認為前後兩個樣本來自不同的人,而檢驗技師森井也不承認在標本製作過程中出了錯。醫院下上議論紛紛,岸的威信一落千丈。為了找到被拿錯樣本的真正的癌症患者,岸請求柳原讓所有相關患者再做一次針吸活檢。
第9集
岸京一郎在對遺體進行病理解剖,由宮崎智尋擔任助手。這次的解剖對象是細木的病人。岸一邊解剖,一邊詢問宮崎剖檢的意義是什麼。宮崎回答說是查明死因並發現過去沒預料到的病變。聽了宮崎的回答,岸又加上一句:為了未來救某人的性命。另一方面,火箱與中熊會面,希望中熊能幫助他們公司開發的抗癌藥進行臨床試驗。她熱情地介紹搞癌藥AM105的效果,中熊卻乾脆地拒絕了。這時,火箱的上司間瀨辰人在料亭招待與公司合作的醫生。間瀨提出AM105臨床試驗的事,那個醫生一口答應下來。病理診斷科的早晨像往常一樣開始了,但與往常不同的是,技師森井因與岸失和而辭職,新來的技師能力遠不及森井,工作堆積如山。此時,森井開始在新的醫院工作。那裡與岸的病理科不一樣,沒有加班,工作條件良好,所以希望成為醫生的他能有時間學習。而為森井介紹這間醫院的人正是火箱。宮崎的發小兒松田幸司住院體檢。檢查結果顯示松田有嚴重的癌症。得知結果後,松田要求使用據說對他的癌症很有效的AM105。
第10集 結局
火箱請岸京一郎幫忙進行新藥AM105的臨床試驗,令人意外的是,岸慨然應允。很快,火箱把藥送到了受試患者松田的病房。松田的主治醫生稻垣和宮崎也在病房。看到火箱與松田談話的樣子,宮崎以為他倆是朋友。另一方面,岸仔細驗看火箱提交的關於AM105的病例報告書,注意到某個地方不妥。那是新東京醫療中心的病例。患者用藥後腫瘤消失了,但是出院後沒有再接受複查。岸聽細木說森井正在那間醫院工作。他在下班路上等著森井,向森井打聽那個患者的情況。中熊提醒岸說Amino製藥有古怪。岸把火箱叫來,問她是不是修改了病例報告。火箱矢口否認。岸向她出示了森井提供的患者病歷。那位在新東京醫療中心接受臨床試驗的患者,出院後兩天就死於多個臟器衰竭。在一旁的宮崎聽到這件事後,馬上懷疑那是藥物副作用造成的。火箱對此難以置信,但她不掌握臨床試驗的全部數據,而知道真相的只有間瀨部長。火箱跑出去確認患者是不是真死了。

日名:フラジャイル 病理醫岸京一郎の所見/Fragile
編劇:橋部敦子
導演:石川淳一
主演:長瀬智也、武井咲、野村周平、松井玲奈、津田寛治、小雪、北大路欣也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