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笑口常開 笑天家

由葵若菜主演的《笑口常開》原譯:笑天家,以吉本興業創始人為原型,描繪了藤岡天與丈夫藤吉一起經營曲藝場,把大阪變成歡笑之都的故事。明治後期,商業中心大阪正處在超級繁榮的時代。藤岡天作為京都老字號“藤岡屋”的長女誕生了。她讓周圍的人都很開心,自己經常笑嘻嘻的,總之是個愛笑的女孩。但是,有一天,父親突然禁止她再笑了,她只能死氣沉沉地過日子。就在這時,阿天遇到了特別愛笑的旅行藝人藤吉。和藤吉的相遇,讓阿天確信“笑著活下去”才是自己人生的希望。阿天與藤吉緣定三生,不顧家人的反對,隨他來到大阪。
沒想到的是,藤吉是大阪船場的老字號“北村屋”的長男,北村屋不會隨便同意他們的婚事。而且,藤吉想拯救北村屋的危機,卻一敗塗地,令店舖面臨倒閉命運。就在此時,阿天做出了一個決定:“藤吉這麼喜歡笑,為什麼不把‘笑’當成商品來賣呢?”從此以後,這對完全是外行的年輕夫婦為了給大阪乃至全日本的人帶去歡笑,攜手展開了大冒險。

日劇 笑口常開/笑天家 人物介紹:

藤岡天-葵若菜 飾
京都老字號藥材鋪“藤岡屋”的長女,經常給周圍的人帶去歡笑,自己也笑口常開。但是某天被父親禁止“笑”,只好死氣沉沉地過日子。直到認識了旅行藝人藤吉,她才確信“笑著活下去”才是自己人生的希望。所以,阿天的座右銘就是“笑口常開,待人友善,做買賣公事公辦”。讓日本充滿歡知是她的夢想,為此她努力了一生。

北村藤吉-松阪桃李 飾
 阿天的丈夫,大阪船場的老字號“北村屋”的長男。討厭繼承家業,寧可加入旅行藝人四處流浪。遇到阿天后落入情網。雖然喜歡笑卻全無演藝才能。為了能與阿天結婚而回到大阪船場,決心繼承家業。缺點是心地太過善良而輕信壞人導致失敗,但從未忘記過對阿天發過誓言“讓她一生笑口常開”,為了實現承諾會做出唐突卻浪漫的舉動。

伊能栞-高橋一生 飾
青年實業家,生長在東京,是大阪伊能藥品公司社長之子,卻非正妻所生,所以被遠遠打發到神戶開辦貿易公司。本來是阿天的未婚夫,但知阿天與藤吉相愛後,寬宏大量地鼓勵幫助了阿天。很關心娛樂業,因此與藤吉、阿天夫妻交情越來越深厚,一起打下了日本華麗的娛樂業的基礎。

武井風太-濱田岳 飾
阿天的堂哥,“藤岡屋”的親戚的孩子,作為傭人在阿天家工作。與阿天從小一起長大,二人關係良好,對阿天來說是像哥哥一樣的存在。實際上他很喜歡阿天,是個能豁出性命保護她的熱血青年。即使在阿天嫁給藤吉後,也願意為她粉身碎骨,發誓一生效忠於她。

藤岡儀兵衛-遠藤憲一 飾
阿天的父親,京都老字號藥鋪“藤岡屋”的老闆。在店裡當掌櫃時被東家看中招為女婿。為人謹嚴耿直,不苟言笑,卻又是個真心為家人著想、慈悲為懷的好人。儀兵衛禁止女兒“笑”,但其實他自己或許正是個真正的笑神。

藤岡靜-鈴木保奈美 飾
阿天的母親,天真爛漫的闊太太,特別擅長料理。比任何人都更理解作為上門女婿而承受著重壓的夫君。作為一個聰明的母親,為緩和孩子們與父親的關係想了很多辦法。阿天愛笑且善良的天性正是傳自於她。

日劇 笑口常開/笑天家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明治後期,生於京都老字號藥店的小天是個非常喜歡說笑的九歲女孩。她的父親每天都因為她說笑而呵斥她。這天,阿天家舉行宴會招待德國客人。母親阿靜親自下廚,小天在一旁幫忙。

第2集
小天破壞了父親的商務談判,被儀兵衛禁止再笑。祖母想叫儀兵衛解除禁令,於是讓小天勤奮學習各種技藝。小天聽母親說父親為了這次的商談特意學習德語,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

第3集
小天的“禁笑令”還沒有解除,這時藥祭日到了。風太和小天想去慶典上的曲藝場,他們悄悄躲進了小屋。在那裡,他們睹了落語藝人把客人逗得哈哈大笑的情景,小天被深深吸引。回來的路上,小天碰到正躲避壞人的藤吉和喜子。

第4集
小天一想起在慶典上認識的藤吉就心跳加速。而且她一直在思考藤吉出的謎語:“笑的顏色是什麼顏色”,但沒有想到答案。她向哥哥新一求助。這時候,小天家廚房裡的酒總是不明原因的減少,風太被懷疑為小偷。

第5集
偷喝酒的人是儀兵衛,小天覺得是自己搞砸了談判才令父親借酒消愁。她和風太一起去向外國商人求情,卻被對方嚴詞拒絕。儀兵衛知道女兒為自己擔心後,把廚房裡酒瓶裡的酒全倒了,同時也解除了“禁笑令”。

第6集
小天期待著看到藤吉的表演,但藤吉初次登台非常緊張,出了差錯。為了讓藤吉振作起來,小天送給他巧克力,二人在天台上談話。藤吉說就算只有一個觀眾他也會進行搞笑表演,他要傳播笑,讓更多的人感到幸福。小天聽了以後很感動。

第7集
藤岡天成長為十七歲的女學生,每年能收到幾次藤吉的來信是她心中深藏的期待。某天,信被學校老師發現了,老師把阿靜叫到學校,提出嚴正警告。這時,儀兵衛正與大阪伊能制藥商談合作,對方為自家的次子向藤岡家的女兒提親。

第8集
看到阿天相親對像伊能的照片後,包括阿靜在內的家中女性們無不驚艷。然而,阿天一心愛藤吉,對與伊能相親並無興趣。風太把阿天珍視的藤吉的來信扔了,想讓阿天忘記藤吉,但阿天對藤吉的思念卻越發強烈。

第9集
因倉庫失火藥品被燒毀,藤岡屋的經營陷入危機。為了避免破產,儀兵衛全力推進阿天與伊能制藥次子的親事。為了整理心情,阿天獨自一人去大阪見藤吉,卻被壞人糾纏,幸好某位男士出手救了她。

第10集
偶然救了阿天的人正是她的相親對像伊能栞。阿天老老實實地告訴伊能,自己是為了斬斷對藤吉的愛情才來大阪的。伊能聽後對她很感興趣。儀兵衛把從大阪回來的阿天關進倉庫,又把藤吉的來信全燒掉。就在這時,新一突病倒了。

第11集
阿天與伊能的親事沒有談成,本來指望能得到伊能制藥支持的儀兵衛意氣消沉。阿靜和阿天母女開始進行御百度參拜,祈求新一的病能早日痊愈。或許她們的誠意真的感動了上天,新一似乎有所好轉,他溫柔地鼓勵阿天說正因為是最困難的時候所以更應該歡笑。

第12集
新一去世後,藤岡家的人們克服了悲痛,重新恢復笑容。阿天決定招上門女婿繼承店鋪,並再一次寫們給伊能栞。伊能對阿天信上所附的新一的論文很感興趣,提出給陷入經營危機的藤岡屋注資,不過,他拒絕了與阿天的親事。

第13集
阿天時隔八年再度與藤吉相會,得知藤吉已成為人氣藝人後非常高興。儀兵衛為讓阿天繼承藤岡屋,積極為她找上門女婿,但被藤吉吸引的阿天對於親事不感興趣。然而,裡利子告訴她藤吉並不是藝人,這讓她很吃驚。

第14集
阿天想知道藤吉為什麼撒謊,於是來到曲藝場子。當她得知藤吉實際上不是藝人而是大阪米行的繼承人時,打算斷了對藤吉的念想。不過,阿天再見到藤吉時,她被卷入藤吉的藝人朋友喜子的打架糾紛中。

第15集
阿天為幫助藤吉治傷,把他藏在店內的倉庫中。她不顧一切拼命為藤吉治病。而到處尋找藤吉下落的利裡子找上門來,引起一場亂子。得知此事後儀兵大怒,把藤吉從倉庫裡抓了出來。

第16集
為繼承藤岡屋,阿天必須招上門婿,所以她和米行繼承人藤吉的戀愛注定得不到家長同意。儀兵衛趕走藤吉,把阿天關在倉庫。阿天不再歡笑,連母親拿來的飯也不吃。這時,藤吉趁夜悄悄來到倉庫外。

第17集
風太讓藤吉對阿天死心,而藤吉由此認識到了自己對阿天的愛。另一方面,被關在倉庫的阿天不吃飯也不笑了。藤岡家被陰郁的氣氛包圍了。風太去找伊能,請求他重新考慮與阿天的婚事,但被伊能拒絕了。

第18集
阿天因為藤吉而重新露出笑容,但是他們的秘密約會被儀兵衛發覺了。藤吉請儀兵衛同意他和阿天的婚事,儀兵衛不答應,並說如果阿天要與藤吉在一起就斷絕和她的父女關系。即使如此,阿天仍不肯放棄藤吉,她下定決心離家出走。

第19集
藤吉帶阿天回到老家——大阪船場的米行北村屋。他的母親啄子高興地迎接藤吉回家,但卻不認可阿天這個媳婦。她把自己給藤吉找的未婚妻阿楓介紹給兒子。阿天求啄子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留在北村屋。

第20集
阿天在北村屋做女僕,每天忙著打掃、做飯、洗衣。阿靜擔心女兒,派阿時到大阪。藤吉無意與阿楓結婚,但啄子宣布讓阿天和阿楓以賣米決勝負,勝利者可以嫁給藤吉。

第21集
阿天與阿楓比賽看誰能把藤吉錯買的老米和進口米賣得更多。一開始是阿楓領先,但是,阿天用老米做飯團引起顧客興趣,又想出了通過試吃咖喱的方法出售進口米的點子,最終,阿天反敗為勝。啄子向阿天傳授了北村屋的密訣。

第22集
阿天雖然贏得比賽,但阿楓仍是藤吉的未婚妻。風太來到大阪,看到阿天在做女僕,大受打擊,把藤吉打了一頓,然後想帶阿天回京都。藤吉向風太發誓會讓阿天一生歡笑,阿天也堅持要和藤吉在一起。

第23集
為了讓母親同意自己與阿天結婚,藤吉考慮從產地直接買米出售。但是,他買來的米,味道雖好價格卻太高,被掌櫃否決了。這時,阿靜來到北村屋面見啄子,她托啄子把阿天培養成獨當一面的商人。

第24集
阿天的和服不見了,阿楓成了被懷疑對像。努力做買賣的藤吉對店裡的經營狀況有所懷疑,向母親提出要查看賬簿。阿天知道偷和服的不是阿楓後,為曾懷疑阿楓而向她道歉。阿楓說她嫉妒阿天能按自己的想法選擇人生,所以才搞了惡作劇。

第25集
藤吉得知北村屋有大量欠債,便向母親提出,如果他能償還債務並並重建店鋪,就請母親同意自己與阿天的婚事。不過,店裡的掌櫃跳槽到競爭對手那裡,還帶走了客戶,這讓北材屋的狀況雪上加霜。

第26集
藤吉不來店裡,北材屋的伙計們對未來感到不安。阿天信任藤吉,在店裡努力工作,而且不要工錢。啄子勞累過度,腰疼不止。這時,藤吉正聽喜子介紹的商機,籌劃著一舉扭虧為盈。

第27集
藤吉按喜子的主意,從外國購進燙發機,卻發現買來的是殘次品。阿天擔心不回家的藤吉,四處找尋,結果發現他在裡利子家,不禁大受打擊。藤吉辯解說自己是為了逮住喜子才埋伏在裡利子家的。

第28集
得知兒子拿北村屋的房屋土地做抵押借了錢後,啄子大怒。雖然啄子讓阿天回京都去,但阿天意志堅定,表示絕不回京都,她想挽救陷入困境的藤吉。

第29集
為了不讓店鋪被債主拿走,啄子拼盡全力,藤吉見此情景,做出豁出去的樣子,嚇退放高利貸的人。阿天為幫助藤吉,決心把店裡的某種米賣光,為此她在大阪的街頭叫賣。藤吉和阿天在萬丈目的飯鋪吃飯,正巧碰上喜子等人在那裡賣藝。

第30集
因為藤吉喜歡搞笑雜耍,阿天提議他開始經營曲藝場,但遭到啄子強烈反對。買掉北村屋的房屋、土地償還完借款後,在搬家的那天早上,啄子仔細打掃了店鋪,在歷代祖先牌位前哭著謝罪。作為北村家的媳婦,阿天請啄子以後嚴格指教自己。

第31集
阿天與藤吉帶著啄子搬到藝人們居住的長屋。啄子叮囑夢想開曲藝場子的藤吉說,只給他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不行就放棄。阿天、藤吉到處尋找可以開曲藝場的地方。另一方面,啄子向萬丈目等長屋居民傳授省鹽的秘訣。

第32集
藤吉看中了一間破產的曲藝場,在阿天從旁鼓動下,他決定買下這個場子。然而,場子的主人龜井是個頑固的人,根本不聽藤吉的話。眼看積蓄就要耗盡,啄子開始賣菜,阿天則白天到食堂打工,晚上做針線活兒,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第33集
藤吉聽說裡利子為了錢要嫁給某個捧她的老爺後竭力反對,但裡利子不聽。很快,長屋裡傳開了藤吉半夜與裡利子調情的流言。阿天聽說後很難過,但啄子勸她相信藤吉。

第34集
風太來到大阪,他的樣子與平時不同,讓阿天、藤吉覺得很不可思議。藤吉再次拜訪龜井,卻聽他說要把場賣掉、拆除。和藤吉一起來的阿天向龜井保證,如果把場子賣給他們,一定讓這裡像過去一樣充滿笑聲。

第35集
龜井同意把場子賣給阿天、藤吉,但阿天還得說服婆婆啄子。長屋的藝人們都幫忙勸說啄子,卻無濟於事。啄子一大早離開家後就見人影兒,阿天和藤吉出去找她,結果在藤吉打算買的龜井的曲藝場裡看到啄子站在觀眾席上。

第36集
演藝界的大人物寺銀也打算買下阿天和藤吉看中的場子,而且他能馬上拿出錢來。沒有現錢的藤吉准打算放棄,但阿天不同意,她到京都的娘家求助。母親阿靜讓她回去,阿天向父親儀兵衛借錢,也被拒絕。

第37集
阿天和藤吉用從京都娘家借到的錢買下了龜井的曲藝場。然而他們連布墊和茶杯等曲藝場必備的東西都沒有准備,這可把藝人朋友們嚇了一跳。在朋友們的幫助下,阿天在開業前把場子收拾整齊。與此同時,藤吉在尋找願到場子表演的落語家,最後終於找到一個叫玄白的落語家同意在他的場子演出。另一方面,曲藝場的名字還沒有定下來。因為是用藤岡家的錢買的,所以啄子禁止用“北村”來給場子命名。這時,阿天無意中的的一句話讓藤吉想到該取什麼名字。

第38集
阿天和藤吉的風鳥亭開業了。阿天招俫顧客端茶倒水,和藤吉一起忙得不亦樂乎。然而,風鳥亭上演的節目並不受客人歡迎。喜子和搭檔淺利拼命搞笑卻應者寥寥。藤吉請來的落語家玄白也被觀眾冷落。玄白說新場子到第三天總能熱鬧起來。但是到了第三天仍是門可羅雀,玄白氣得離開了風鳥家。日子一天天過去,風鳥亭的客人仍在減少,阿天和藤吉很著急。就在這時,一個意外的訪客來到他們面前。

第39集
風鳥亭生意冷清,為了招俫客人,藤吉到處求人氣落語家來演出,但是藝人界的大佬寺銀對他的請求不理不睬。精疲力盡的藤吉回到風鳥亭,卻見伊能來訪。伊能察覺到風鳥亭的經營有困難,便邀藤吉喝酒。伊能告訴藤吉他有意進軍娛樂業,但藤吉不認同伊能對娛樂業的想法。喝醉了的二人爭執起來。

第40集
伊能為阿天、藤吉介紹了大阪落語界的大人物文鳥。另一方面,因為風鳥亭仍不見起色,淺井擔心前途,便到別的場子演出去了。阿天為支撐家計,開始打工,見此情景,啄子做出了一個決定。

第41集
藤吉每天為找藝人而奔忙,但一個人都找不到。風鳥亭的藝人只有萬丈目、喜子等三人。阿天擔心如此下去曲藝場子無法繼續經營,對藤吉說再見一次文鳥,請求文鳥來演出。受阿天鼓勵的藤吉聽伊能說咖喱最近很流行,於是想出了一個說服文鳥的妙計。

第42集
為了風鳥亭能站住腳,阿天、藤吉請到文鳥舉辦特別演出。他們聽取伊能的建議,在報紙上做宣傳造聲勢,客人紛至沓來。大家很期待聽文鳥的十八番。而文鳥上台後講的卻是新段子“時烏冬”。觀眾一片嘩然。雖然如此,文鳥以高超的技藝令觀眾折服,場子裡充滿了笑聲。

第43集
阿天、藤吉開辦的曲藝場子終於上了軌道。但是,他們要付給派遣藝人的寺銀很多錢,經營狀況仍不理想。為了增加收入,二人嘗試使用龜井的攬客絕招,但是,客人反而不來了。

第44集
啄子見藤吉夫婦不善經營,決定親自上陣。她推出了各種提升觀眾滿意度的服務措施,終於令上座率回升。另一方面,阿天想出了賣冷飲的辦法,也考慮了促銷的方法。伊能看出了阿天的才能,向藤吉提出一個建議。

第45集
從阿天想出的新的冷飲販賣方法中,伊能看出阿天富有想像力和商業才能,於是提出請阿天幫他做生意,作為交換條件,他會與藤吉一起在曲藝場外招呼客人。伊能注意到白天路上有很多女性和老人,於是提議原本只在晚上開門的曲藝場白天也舉辦演出。如他所料,女性觀眾和老年觀眾擠滿了風鳥亭。

第46集
白天舉辦演出的風鳥亭客似雲來,得到藤吉支持的阿天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就在這時,風太突然出現。他的樣子與平時大不相同,面色陰沉且少言寡語。阿天向他打聽妹妹的婚禮和娘家的事時,風太說出關於儀兵衛的事,讓阿天大吃一驚。

第47集
見阿天再度投入曲藝場的工作中,風太終於安心地回京都去了。這天,阿天向藤吉、啄子提議把曲藝場的入場費降低一半,她覺得即使賣半價票,只要觀眾增加收入也會增加。藤吉和啄子同意了她的想法,准備大干一場。

第48集
阿天、藤吉為風鳥亭舉辦開業一周年紀念演出。阿靜等藤岡家人抱著儀兵衛的遺像坐在觀眾席上,萬丈目等人的表演逗得他們哈哈大笑。啄子與阿靜談起往事,她把阿天、藤吉叫來,宣布准許二人結婚。

第49集
阿天與藤吉的長子隼也已一歲了。風鳥亭的客人越來越多,阿天一邊撫美孩子一邊忙曲藝場的工作,一點空閑都沒有。為提高利潤,藤吉與伊能商量,計劃再買一間曲藝場。因為藤吉出去找新場子,阿天就更加忙了。

第50集
很久沒來看阿天的風太忽然抱著行李來到她家。阿時問他來大阪的理由,風太卻岔開話題。風太暫住在阿天家,從哺乳嬰兒的阿天身上感受到了母性。二人等著藤吉回來吃晚飯,藤吉到家時卻醉醺醺的。

第51集
在東京成為娘義太夫並走紅的裡利子,突然回到大阪。藤吉請她到風鳥亭演出,遭到拒絕。阿天向裡利子抱怨藤吉,裡利子就勢講起在東京聽到的落語“堪忍袋”,說為了不讓不滿溢出來,就把它全吐在袋子裡。

第52集
為了減輕阿天的負擔,藤吉請裡利子照顧隼也,但因為他沒和阿天商量,所以阿天很生氣。不過,在伊能面前發了一通牢騷後,阿天的氣也就消了。而後,藤吉把給藝人們的工錢拿走了,這下子阿天忍無可忍了。

第53集
阿天賭氣不和藤吉說話,在工作時他倆也是通過龜井傳話。阿時和伊能擔心藤吉夫妻,想為他們調解,但二人寸步不讓。就在這時,風太投奔到大阪某人身邊。

第54集
阿天與藤吉的夫妻能否和好是關系到曲藝場存續的大事,阿時和喜子等人都十分擔心,為了幫二人和好,他們想出一個計劃。在為隼也准備端午節慶祝儀式的過程中,感受到朋友們心意的藤吉與阿天,為了改善關系終於互相說出了心裡話。

第55集
藤吉成功把曲藝場增加到兩家,收入成倍增加,他還積極運作讓有人氣的藝人成為風鳥亭的專屬藝人。阿天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非常辛苦,於是打算白天把孩子交給保姆照顧。藤吉聽說天才落語家團吾頗有人氣,於是想法子准備錢以便雇他成為專屬藝人。

第56集
阿天反對讓團吾成為專屬藝人。藤吉很苦惱,便去找伊能商量,伊能鼓勵他成為變革時代的人,於是他為了獲得團吾的專屬權而努力。萬丈目等老藝人見藤吉一心要收攬團吾,心中不滿,阿天知道大家的有情緒後非常不安,她的擔心果然成了現實。

第57集
阿天幫助了倒在路上的阿夕。阿夕多才多藝,成為風鳥亭的重要藝人。寺銀聽說藤吉要和團吾簽專屬合約後也摻和進來。就在這時,萬丈目等人的勞動糾紛也多了起來。

第58集
阿天和藤吉得知吃霸王餐的假團吾是阿夕的丈夫後都吃了一驚。阿天想幫阿夕的丈夫改邪歸正,所以請藤吉雇其在風鳥亭演出,但是藤吉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簽下團吾,對阿天的請求不置可否。

第59集
阿天聽阿夕說,她的丈夫名叫團真,是個落語家,而且是團吾的師兄。而且,阿夕是上一代團吾的女兒,十年前與團真一起私奔。這時,藤吉每天晚上都在料亭宴請團吾,半夜,他目睹了團吾專心致志練習落語的情景。

第60集
藤吉不在期間,本來預定演出的藝人沒趕到,阿天很為難。此時,萬丈目等人正在罷工,阿天考慮或許可借這個機會讓他們停止罷工。不過,她還是請夕子的丈夫團真上台表演。團真躊躇不決,阿夕從旁鼓勵,終於,很長時間沒有表演落語的團真下定決心重操舊業。

第61集
阿天讓團真上台表演,這讓藤吉很生氣,二人陷入冷戰。藤吉體貼阿天,勸她回家專心看孩子,阿天一氣之下再也不來風鳥亭了。藤吉只好一個人負責各種雜事,叫苦連天。

第62集
阿天總算明白了藤吉寧可借金也要讓團吾成為風鳥亭專屬藝人的苦心。她托風太去找團吾談演出的事。此時,阿天聽說阿夕離開團真、暫住團吾家後,十分驚訝。

第63集
為了讓藤吉夫婦琴瑟和諧,阿時與風太想了一個計策,成功令阿天與藤吉和好。阿天重回風鳥亭工作,風鳥亭恢復了平靜。喜子被藤吉罵了一頓後,發奮圖強,與淺井搭檔嘗試新的藝術形式。

第64集
阿天認為正處於分居狀態的團真和阿夕之間仍有情意,決定幫這對夫妻破鏡重圓。不過,當事人雙方一味地要離婚,為此,她專門拜訪了團吾。在這次拜訪中,她了解到了團吾對藝術的執著,而團吾說不打算讓阿夕回去。

第65集
團真失蹤了,阿天與藤吉拼命找他。阿夕聽到消息後,不顧團吾阻攔趕到風鳥亭。半夜,龜井把正在河邊發呆的團真帶了回來,阿夕責備團真,對他說與其玩失蹤不如認真地練習落語。

第66集
按阿天與藤吉的計劃,團真在風鳥亭登台表演。這天,團吾突然出現在觀眾席上,知道此事的客人全湧進風鳥亭,轉瞬間就客滿了。見此情景,團真想下台,但卻被團吾制止了。

第67集
藤吉如願令團吾成為專屬藝人,曲藝場連日爆滿。阿天忙得不可開交,又是高興又是煩惱。寺銀派來演出的藝人受傷,他的妻子阿富向藤吉借錢。然而,藤吉知道寺銀不允許借錢給藝人,所以拒絕了

第68集
淺井突然提出辭職。阿等人問他何故,他說祖父治五郎不願意他當藝人。在伊能幫助下,淺井假裝找到了一份公司職員的工作。另一方面,阿天借錢給藝人的事被寺銀發覺了。

第69集
寺銀不再派藝人到風鳥亭工作,風鳥亭馬上陷入演出者不足的窘境。藤吉緊急派淺井和喜子去找藝人救場。阿天則代替正在曲藝場奔忙的淺見招待治五郎。

第70集
阿天和藤吉在北村笑店雇佣藝人,實行的是月薪制。這時,伊能告訴他們裡利子不再當演員了。聽說藤吉、阿天實施月薪制的消息後,寺銀旗下的藝人都想成為北村笑店的專屬演員。

第71集
因為寺銀搞鬼,阿天經營的三間曲藝場中有兩間被迫歇業。為了脫離困境,阿天打算向文鳥求助。風太向寺銀提議他們也實施月薪制,不但提議遭拒絕而且被解雇了。藤吉來拜訪文鳥,發現寺銀也在那裡。

第72集
阿天和藤吉陷入不得不賣掉兩間曲藝場的困境。寺銀打算買下曲藝場,但是風太率領大批藝人出現,請北村笑店雇佣這一百五十名藝人。寺銀宣稱這些藝人如果不償還欠款就別想獲得自由身。

第73集
北村笑店旗下的曲藝場不斷增加,所屬藝人超過兩百名,成為舉足輕重的大公司。藤吉擔任社長,阿天負責會計,風太是監管所有曲藝場的總經理,大家每天都很忙。伊能向風太指出曲藝場的演出形勢過於古舊,風太提議加入近來開始流行的安來節歌舞。

第74集
藤吉夫婦到島根尋找安來節的舞者。他們招集村姑們進行選拔考試,最後決定錄用四個年輕姑娘。但是,四人中最出色的阿都的父親反對女兒去大阪。阿天痛感在演藝界頗有名氣的北村笑店竟得不到普通民眾的信任。

第75集
阿天為從島根帶來的四個安來節舞者准備了女子宿舍,生活方面也照顧有加。這四個姑娘組成了“安來節少女組”。她們不習慣於都市的集體生活,內部不斷發生爭吵,練習時也配合不好。藤吉感到不安,命風太擔任總監督。

第76集
作為“安來節少女組”的總監督,風太考慮該如何讓姑娘們互相建立信任。他決定讓她們從改變生活態度開始。因風太忙於少女組的事,阿時有點寂寞,這時,喜子突然向她說了一件重要的事。另一方面,為了給姑娘們鼓勁,阿天做了泥鰍鍋。

第77集
隼也和小豆澤離家出走下落不明,阿天非常擔心,伊能幫忙尋找到二人。小豆澤說她是因為害怕跳不舞而成為累贅才逃走的。藤吉表示要解散少女組,風太卻請求讓四個姑娘登台演出。

第78集
藤吉與風太覺得現在的少女組的舞蹈還不夠驚艷,便請利裡子但任臨時講師。裡利子嚴格的教導方式引起姑娘們反抗,她們闖進練習場抗議,卻看到阿天和裡利子嚴肅認真的討論少女姐的事。在阿天的激勵下,姑娘們鼓起了干勁。

第79集
安來節少女組初次登台表演的這一天,阿天為了消除四人緊張的情緒,帶藤吉、隼也等人和姑娘們一起吃早飯。在曲藝場,風太也懷著緊張的心情等待著開演。實際上,少女組為了這一天准備了給客人帶來驚喜的秘計。

第80集
藤吉計算將北村笑店開到關東,開始走訪東京的曲藝場子。這時,萬丈目和歌子的夫妻漫才大火。另一方面,淺井自從搭檔喜子去美國後,狀態低迷。這一天,藤吉在淺草的曲藝場遇到了正模仿卓別林的喜子。

第81集
關東發生大地震,阿天和藤吉為確認喜子的安危,派風太去打聽消息。根據阿天的提議,他們為東京的藝人寄送救災物資。伊能等人也提出要幫忙。阿時把自己親手做的護身符交給要前往東京的風太。

第82集
阿天悉心照顧與喜子一起到大阪避難的老人志乃。志乃因受驚嚇喪失了記憶。另一方面,淺井想和喜子重新搭檔,但遭拒絕。這時,藤吉發現伊能自從與志乃見面後就變得有些奇怪了。

第83集
阿天、藤吉得知志乃是伊能的親生母親後,有意幫他們母子相認。正在這時,有報道說伊能給關東大地震受災者運送救災物資是在沽名釣譽。志乃很擔心伊能,帶著親手做的便當去他的公司探望。

第84集
阿天告訴伊能志乃已恢復記憶,勸他認親。然而,伊能卻稱不想與母親相見。另一方面,去東京確認藝人是否平安的風太打回電話報告情況,藤吉命風太招呼東京藝人到大阪的曲藝場來。

第85集
阿天、藤吉希望在志乃回東京前,能讓她與兒子伊能和解。於是,他們為志乃召開送別會,請伊能來參加。然而,伊能沒露面。就在喜子替他致辭時,伊能突然現身。

第86集
大阪開始有了廣播電台。阿天和藤吉每天跟著廣播做體操。曲藝場裡,漫才人氣高漲,風太主張增加漫才的比重,與重視落語的藤吉發生了分歧。另一方面,喜子見風太與阿時的關系仍無進展,便指導風太如何求婚。

第87集
藤吉突發腦卒中,雖及時住院,但未能恢復意識。盡管如此,阿天仍堅信他會康復,一直給他按摩手腳。風太等來探病的人見狀無不落淚,阿天卻笑稱藤吉一定會醒過來。然而,回到家後,在伊能面前,阿天忍不住哭了起來。

第88集
在阿天看護下,藤吉恢復了意識,但是身體還不能動。這時,廣播電台找到風太,提出請團吾到電台演出,但風太一口回絕了。藤吉的病情日漸穩定之時,阿天的妹妹阿凜和母親阿靜來探望他們。

第89集
團吾反抗風太,宣布要到電台做節目。為了阻止他,風太到處打聽他的行蹤卻沒找著。另一方面,利裡子看望藤吉,對他講了阿天當初堅信他能康復、面帶笑容努力看護他的事。

第90集
電台廣播節目播出當天,風太為了捉住團吾,讓職員在電台門口盯著。隼也對阿天說想作為藤吉的繼承人在北村笑店工作,這讓阿天深感欣慰。這時,節目快開始了,但團吾還沒有在電台出現,風太長舒了一口氣,以為成功阻止了他。

第91集
阿天和藤吉從收音機裡聽到團吾的聲音,頗感意外,但很快被團吾所說的落語吸引了。風太因被團吾擺了一道而悶悶不樂。藤吉感到以在電台演出節目為開端的演藝界新變革就要到來了,所以渴望早日恢復工作。

第92集
在阿天看護下,因腦卒中病倒的藤吉終於恢復工作了。他到東京視察時受到刺激,對風太說他要打造成能持續百年以上的漫才,為了尋找新的笑點,他想到美國去。另一方面,阿時懷孕了,風太請藤吉給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字。

第93集
藤吉親自教阿天如何做興行主的工作。阿天開始從女性角度出發探索新的曲藝場的演藝形式。萬丈目的小故事在報紙上開始連載,評價越來越好,他發揮出了意想不到的才華。風太從小故事裡獲得靈感,思忖著應該自平民生活中挖掘漫才的段子。

第94集
喜子和淺井都感到平民生活中蘊含著適合做漫才的段子,但是還沒找到合適的形式來表現。阿天考慮讓萬丈目來寫劇本。另一方面,啄子從美國回來,阿天、藤子一家其樂融融。

第95集
藤吉再次病倒,被送進醫院。阿天衣不解帶地侍候他。總算撿回一條命的藤吉說想回家去。風太與藤吉約定會嚴格督促萬丈目等人完成新漫才。裡利子來探望藤吉,藤吉勸她重返演藝界。

第96集
風太通知藤吉和阿天說喜子等人的新漫才已經完成了。伊能前來看望藤吉,藤吉請求他當北村笑店的董事,而且還問他對阿天有何想法。這一天,新漫才公演的時刻到來了。

第97集
新漫才公演的三天後,藤吉的病情突然惡化。阿天一直在病床邊握著他的手,靜靜地守護著他。藤吉醒來後說他做了個夢。然後,他對阿天傾訴衷腸,說一直以來是阿天的笑容給了他勇氣快樂地生活下去。

第98集
藤吉的葬禮結束後,親朋故舊紛紛到阿天來吊唁,一起回憶藤吉生前的事。這時,按藤吉生前的約定,伊能成為北村笑店的董事,支持社長阿天的工作。風太和阿時的兒子也出生了。

第99集
阿天在伊能和風太的支持下,承擔起北村笑店社長的重任。然而,她注意到世人把她看成傀儡社長。得知此事後,伊能提議阿天從女性的視角出發,發掘新的明星藝人。阿天和阿時開始一起發掘藝人。

第100集
利裡子想轉行當漫才師,阿天找到伊能,希望讓裡利子移籍到北材笑店。伊能被裡利子和阿天的熱情打動,慨然應允。接下來,阿天和阿時為如何讓裡利子走紅而煩惱,歌子和阿楓等強力外援也加入進來。

第101集
阿天等人在尋找能與裡利子搭檔的人,伊能為她們介紹了彈手負琴的四郎。阿天等人著迷於四郎的演奏,但是裡利子卻很討厭他並拒絕與他搭檔。阿天不死心,她沒找本來就反對這個企劃的風太商量,而是去拜托龜井幫忙。

第102集
阿天等女性為了推銷裡利子、四郎的漫才組合而努力。從美國回來的隼也也加入她們的陣營,在決定組合名稱和服裝方面發揮了特長。裡利子和四郎開始練習漫才,但二人步調不一致,意見也對立。

第103集
利裡子、四郎的散伙讓阿天很失望,但她打起精神試著勸說二人重歸於好。實際上,四郎很佩服裡利子的漫才,而裡利子也希望繼續表演漫才。阿天知道他們的真實想法後,就把二人叫出來,好一頓批評。終於,在全國漫才大賽的那天,二人登台表演了。

第104集
阿天作為女興行師邁出了第一步,她為推銷裡利子與四郎的漫才走而奔走。另一方面,隼也向母親提出在北村笑店工作後,被派到風太手下,從基層工作做起。這時,裡利子與四郎的漫才之路並不順利,阿天很煩惱,去找伊能商量。

第105集
阿天在思考能讓裡利子和四郎走紅的方法。阿楓提議親村笑店自己創辦雜志,為裡利子和四郎做宣傳。除此之外,仿效電影明星那樣制作藝人照片、銷售豪華盒飯吸引女觀眾等新點子一一被提出。

第106集
雖然想了很多辦法,但是裡利子和四郎的漫才還是不受歡迎,阿天想不出原因所在,非常焦躁。此時,喜子和淺井指出了裡利子、四郎漫才的不足之處,總算讓事情有了頭緒。另一方面,隼也開始負責小賣部。龜井告訴他當年阿天是如何想方設法令銷售額提高的。

第107集
阿天向裡利子、四郎提議,在表演漫才時,由裡利子扮演多嘴多舌的一方,而四郎擔任沉默寡言的一方。但是,二人執著於正統派漫才,所以反對阿天的意見,阿天和他們之間產生了極大的鴻溝。見此情景,風太提議阿天不要再當女興行師了。

第108集
四郎向阿天提出與裡利子拆伙。風太提議給裡利子重新找搭檔,但阿天不肯放棄。她去找伊能商量,確認了新漫才的優點,決定想辦法說服曾經對新漫才充滿熱情的裡利子和四郎。

第109集
裡利子和四郎成功克服了解散危機,再度迎來登台演出之日。這天早上,阿天在藤吉的靈位前祈禱,請他的在天之靈見證自己作為女興行師的成長。另一方面,隼也負責的小賣部販賣印有藝人肖像的饅頭,非常暢銷。

第110集
阿天將北村笑店創立25周年的紀念企劃提上議事日程。風太提議把裡利子和四郎的漫才推廣到東京去,而伊能則主張應該著手進行全新企劃,二人意見對立。隼也要求把美國的“馬丁秀”搬到日本公演,但被駁回了。

第111集
風太不顧阿天反對,決定解散喜子與淺井的組合。他的想法是,讓淺井留大大阪,而送喜子去東京,讓喜子在東京把漫才發揚光大。另一方面,隼也在伊能手下學習最新的娛樂活動。

第112集
隼也又找伊能商量買下“馬丁秀”在日本公演的舉辦權,但伊能反對。隼也沒有放棄,一個人去見節目代理人。由於阿天、風太都拒絕出資,隼也只好去找代理人的翻譯阿椿咨詢。

第113集
看到兒子為“馬丁秀”公演而拼命奮鬥的樣子,阿天回憶起當年藤吉被騙的事。另一方面,隼也與阿椿商談時,漸漸被其吸引。此時,如果交不了訂金,發行權就會落入別家手中,隼也十分焦躁。

第114集
阿天從伊能那裡聽說隼也被假代理人騙走了許多訂金,不禁愕然。雖說那是藤吉留給兒子的錢,但是隼也不和她商量就擅自使用,這一點她絕對不會原諒。她聲稱要親自監督隼也從零學起。不過,她也深為自己教育失敗而懊惱。

第115集
風太很擔心阿天與隼也的關系,把能得到阿天原諒的道歉方法教給隼也。這時,阿天拜訪伊能,伊能告訴她真正的“馬丁秀”要在日本公演,並認為隼也對發行的直覺沒有錯。

第116集
伊能向阿天提議,把真正的“馬丁秀”從美國請到日本,在北村笑店的劇場舉行公演。而隼也剛剛被假冒的“馬丁秀”所騙,所以阿天和風太均面有難色。另一方面,正在基層工作的隼也聽說了有關“馬丁秀”公演的提案,不由得喜出望外。

第117集
阿天決定由北村笑店承辦“馬丁秀”的日本公演,但她言明,此事與隼也無關。母親嚴厲的決定讓隼也失望,他把迄今為止收集的資料全交給伊能,決定開始思考新的企劃。

第118集
阿椿來到風鳥亭,想把演出資料交給隼也。隼也一見阿椿就手足無措,阿天見此情景後感到了兒子的異樣。這時,風太讀了隼也寫企劃案,開始積極地思考起“馬丁秀”的演出來。裡利子來找阿天商量四郎的事。

第119集
阿天和伊能著手為“馬丁秀”的日本公演籌集資金,但是事情進行得不順利。為此,他們決定北村笑店和伊能商會的大額制作費減半。另一方面,隼也和阿椿頻頻相見,他對阿椿好感倍增。但是,突然有一天,阿椿說兩人不能再見面了。

第120集
阿天在大門口看到全身被雨水淋濕的隼也和阿椿,她什麼話也沒問,便讓二人進屋去。阿椿要和家裡安排的未婚夫結婚,所以來向隼也告別。風太得知阿椿是給北村笑店的融資的銀行經理之女,連忙讓隼也離開阿椿。

第121集
隼也和阿椿各自隱瞞了愛意,強裝笑容道別。阿天見隼也作為北村笑店的繼承人做出了正確的決定,終於放心了,但是,她一想到隼也的心情,覺得自己是個狠心的母親,不由得想哭。另一方面,四郎下決心向裡利子告白。

第122集
阿天見到隼也放下對阿椿的思念專心工作,心中頗感安慰。另一方面,風太欲借馬丁秀成功的東風,好好操辦北村笑店的創立25周年派對。就在這時,有一天,有個奇怪的男人開始接近裡利子和四郎。

第123集
龜井向阿天、風太報告說有人要把裡利子、四郎挖到其他公司去。阿天去找二人對證,裡利子和四郎說絕不會背叛北村,阿天這才放心了。這時,作為25周年派對的負責人,隼也找萬丈目商量活動策劃的事。

第124集
裡利子發現四郎和別的女人密會,懷疑他出軌。阿天和風太則擔心那個女人接近四郎是為了挖牆腳,叫龜井進行調查。另一方面,正當隼也為25周活動策劃而煩惱時,一個自稱是阿椿的乳母的人來找他。

第125集
四郎拒絕了一個在上海很有人氣的樂團的邀請,表示要和裡利子繼續說漫才。另一方面,風太得知淺井為了錢要被挖走了,便拿出大捆的錢要留住他。這是,阿天了解到四郎其實非常想去上海。

第126集
裡利子決定辭掉藝人工作,與四郎去上海,阿天很歡迎她這個決定。裡利子和四郎在最後一次演出時,向觀眾們報告了結婚的事。在送別時,風太對他們說無論何時有了困難自己一定會幫忙,阿天也說無論二人走到哪裡都是北村的一員。

第127集
阿天想阻止阿椿離家出走,聯系她家叫人來接阿椿。然而,阿椿面對父親,堅決反抗包辦婚姻。在阿天和隼也勸說下,她同意先回家去。然而,一個沒留神,阿椿就留下信出走了。

第128集
阿天與隼也斷絕親子關系已有數年,雖然風太與隼也有書信往來,但阿天佯裝不知。第二次世界大戰愈演愈烈,軍部要求北村笑店和伊能的公司制作宣傳國策的作品,而且阿天收到往戰場派遣慰問團的請求。

第129集
阿天害怕藝人們在戰場上有危險,所以反對派慰問團。而風太認為為國家做貢獻比什麼都重要,所以在藝人們中召集志願者。為了做准備,風太把喜子從東京叫回來,還要重新推出萬丈目與歌子的夫婦漫才。

第130集
風太率領慰問團前往上海。阿天非常擔心藝人的安危,等收到風太一行人在當地大受歡迎的消息後才放下心來。雖然負責的軍官阿久津少佐禁止他們穿華麗的衣服,但是喜子等人的表演讓士兵們十分開心。某天,裡利子來找風太。

第131集
裡利子和四郎為了讓士兵們高興,瞞著阿久津少佐,為他們表演了傳達思鄉之情的漫才。但是,二人的表演被當場制止了,還遭到風太的批評。另一方面,伊能感到制作電影越來越受到限制,不禁向阿天發牢騷。

第132集
風太理解藝人們的感情,請求阿久津少佐允許他們穿漂亮的行頭上台表演。在慰問團裡,很久沒有表演漫才的四郎和裡利子重操舊業,這次的表演更堅定了二人返回日本重新成為漫才師的決心。這時,阿楓正為如何創作軍方訂購的符合道德規範的漫才而苦惱。

第133集
慰問團平安歸國,阿天心上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裡利子答應幫軍隊的士兵轉交情書給戀人,然而,當她回國後送信時卻聽說那位士兵不久前已戰死了,心中非常難過。報社又請求阿天派遣慰問團,她有些為難,而風太等人卻說樂於前往。

第134集
北村笑店戰地慰問團的貢獻得到政府認可,阿天也因此獲頒勛章。風太等人因曲藝能有功於而歡欣鼓舞。另一方面,伊能的公司制作的電影屢次被審查,喜子主演的影片在臨上映前也被要求進行大幅修改。

第135集
伊能辭去社長一職,不告而別,讓阿天備受打擊。伊能希望繼續制作電影,在東京尋找新搭檔未果,失望而歸。阿天考慮由北村笑店制作電影,她和風太都勸伊能來北村笑店幫忙。

第136集
在阿天和風太力邀下,伊能決定加入北村笑店。他們很快召開了電影企劃會議,按阿天和阿楓的意見,公司決定制作愛情喜劇片。在政府提倡忠義孝行的大形勢下,阿天琢磨著如何能光明正大地拍愛情電影。

第137集
在阿天提議下,北材笑店決定制作以“忠臣藏”故事為原型的愛情片,阿楓任編劇。阿天和伊能一起尋找著既能細致描寫男女情,又能讓審查官滿意的方法。就在電影制作上了軌道之時,過去曾在伊能手下工作過的電影制作人員紛紛來投奔他。

第138集
阿天和風太被傳喚到內務省,聽取他們的電影劇本的審查結果。由於巧妙地把愛情與忠義孝行結合起來,所以劇本平安過審。然而,沒過幾天,他們又接到通知說審查結果有變化。阿天等人趕到內務省,被告知問題出在伊能身上。

第139集
阿天沒有向員工們說出電影劇本未能過審的理由,只是托阿楓繼續修改成劇本。伊能擔心是由於自己才導致劇本不能過關。就在這時,報紙刊登了批評北材笑店的報道,世人對北村的非難甚囂塵上。伊能意識到有股勢力在針對自己,於是做出了一個決定。

第140集
風太得知伊能打算不告而別、離開北村笑店後非常吃驚。伊能認為是因為自己在北村笑店所以電影劇本才在審核過程一再被刁難,所以決定去美國。阿天到事務所找伊能,說服他重新考慮去美國的事。

第141集
按阿天的計劃,伊能以北村笑店董事身的份赴美。伊能與風太一起喝酒,依依惜別,阿天穿上禮服,與伊能共舞。戰爭繼續擴大,受局勢影響,藝人紛紛把西洋風格的藝名改掉,而裡利子和喜子則受到非議。

第142集
戰局持續惡化,配給制也漸漸無法維持。阿天的曲藝場仍堅持營業。但是,阿天接到通知,為了減少空襲造成的損失,南地風鳥亭將被拆掉。她四處奔走,但是,曲藝場最終還是沒能保住。藝人們全體出動,開始為充滿回憶的曲藝場搬家。

第143集
隼也接到了入伍通知,阿天大受打擊。為了讓隼也入伍前能與母親阿天說上幾句話,風太前往川崎把隼也帶回大阪。看到獨自回到大阪的隼也,阿天雖然還有心結未解,但還是和兒子一起吃了晚飯,以慶祝他即將出征。

第144集
阿天頭一次見到孫子藤一郎,心裡十分激動,但在眾人面前仍裝得很平靜。隼也一家的到來讓冷清了許久的北村家熱鬧起來。阿天與阿椿一起下廚做飯。當天晚上,隼也為與阿椿私奔一事向母親道歉,阿天笑著說自己也做過同樣的事。

第145集
大阪頻頻遭到空襲,風太想讓阿天等人疏散到外地去。阿天固執地要留下來繼續經營曲藝場,為了藝人和家人的安全考慮,她最終還是決定解散北村笑店。裡利子幫助阿天准備疏散工作。她回首一生,向阿天表達了感謝之情。

第146集
阿天和阿椿、阿時以及孩子們一起妹妹阿凜幫助下疏散到滋賀的農村。他們所寄住的地方的主人治平是孤僻的人,他覺得阿天一家很礙事。另一方面,留在大阪的風太與藝人們一起到工廠慰問演出,結果遇到空襲。

第147集
得知大阪遭空襲後,阿時擔心太夫風太,想回大阪,阿天覺得太危險,把她攔住了。為了讓不安的阿時和孩子寬心,阿天總是笑容滿面。然而,治平卻不同意阿天的做法,他怒叱阿天是個笨蛋。

第148集
戰爭結束了,阿天跟風太一起回大阪,准備重開北村笑店,卻見曲藝場被燒得只剩殘垣斷壁。阿楓送來了漫才腳本,她們都為彼此平安幸存而高興。在等待藝人們返回大阪期間,為了生活,阿天和風太開始販賣湯勺。

第149集
阿天、風太與從海外歸來的伊能重逢。伊能提出他想作為北村笑店的一員幫助重建公司,但是阿天卻拒絕了他。盡管如此,伊能還是和風太一起為修復曲藝場搜集材料。最初,阿天沒有干勁兒,但受伊能樂觀精神的感染,她回憶起了對搞笑事業的熱情。

第150集
阿天再次見到裡利子和四郎後,她與風太著手進行曲藝場的重建工作。緊接著,喜子和淺井、龜井、萬丈目等北村笑店的主要成員也紛紛歸來。阿天提議,以廢墟為起點,重建北村笑店。

第151集
阿天決定上演一部描述北村笑店歷史的人情喜劇,藝人和後台工作人員都一起出演。阿天的角色由她本人扮演,藤吉由叫田口的年輕藝人扮演。舞台的大幕拉開,阿天幫助台詞念得結結巴巴的田口演下去。就在某個瞬間,阿天仿佛在田口身上看到了藤吉。

日名:わろてんか
別名:笑天家、笑界人生、笑口常開
編劇:吉田智子
導演:本木一博、東山充裕、川野秀昭、保坂慶太、高橋優香子、中泉慧、鈴木航
主演:葵若菜
官網: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801112848/http://www.nhk.or.jp/warotenka/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