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良順看著兒媳花晨的臉色,心裏很不安,想下一劑猛藥讓元秀和毛芝蘭分開。良順把家人召集到一起,威脅說要喝農藥,見元秀仍不能痛快地給她答復,她於是喝了農藥昏厥過去。慌了手腳的元秀和馥秀放聲痛哭,被善秀馱在背上的良順朝馥秀使眼色,明白原來是媽媽自導自演的一出戲,馥秀對元秀撒起潑來,驚慌失措的元秀發誓再也不見毛芝蘭。毛芝蘭發現元秀疏遠自己,找到營業所等元秀。奇跡以參加研討會為由和鄭羅薇去旅行。為了把羅薇和仁表重新送到美國,吉億去借高利貸,卻目睹羅薇在奇跡的車中和奇跡擁抱,吉億深受打擊… 
第5集
聽馥秀問帶去參加研討會的女人是誰,奇跡一時很慌張,但馬上鎮定下來,批評馥秀閑著沒事胡思亂想,讓她要有一個醫生夫人的樣子。奇跡想起羅薇“送馥秀母子到美國去”的建議,詢問馥秀的意思。羅薇和奇跡幽會的場面讓吉億睡不著覺,他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芝蘭找到了元秀家,元秀嚇了一跳,趕緊把芝蘭拉到了江邊的小攤上。聽元秀以媽媽反對為由要與自己分手,向江中跑去,稱自己只有死路一條。元秀好不容易拉回了芝蘭,帶著她向汽車旅館走去。兩人在一起時,花晨打來電話,芝蘭在電話中理直氣壯地說元秀和自己在一起,花晨被氣暈過去… 
第6集
吉億在收集到資料,羅薇打來電話,吉億問她那個人是不是情人,並話中有刺地忠告他,如果是醫生就不要做骯髒的事。仁表在學校被排擠,羅薇逼著吉億把兒子一個人送到國外,吉億聽完後問起她不去美國的原因,羅薇發現吉億和平時不一樣分享者電視,有些發慌,但隨即數落起吉億。看到元秀忘不掉芝蘭,花晨氣不打一處來,拿起鍋朝著腦袋砸去。聽奇跡說母親喝農藥是假裝的,元秀對著母親大喊:自己真的想和喜歡的人一起生活… 
第7集
花晨情緒激動地問孩子那麼小,難道真的要離婚嗎?第二天早晨,良順發現花晨與平時不一樣,不僅唱歌,還一反常態地吃掉一碗飯,良順開始擔心起來。馥秀去看哥哥,讓他振作起來。馥秀去早市,在奇跡的手機裏發現了羅薇的短信,大吃一驚,奇跡推說是群發的資訊,但馥秀執著地刨根問底,奇跡謊稱是酒館的老闆娘,馥秀威脅說,父親和哥哥的外遇已讓她很反感,如果奇跡也做這種事,決不會饒過他… 
第8集
羅薇不停地干擾奇跡和馥秀吃飯,奇跡說羅薇在故意使壞,羅薇反而埋怨奇跡,怪他想隱藏他倆的關係才使她心情糟糕。元秀不給花晨好臉色,說讓她去留學,又問她需要多長時間。芝蘭的女兒珍珠找到元秀,連懇求帶威脅地要求他離開媽媽,埋怨媽媽竟和比爸爸差勁的人搞外遇。 
第9集
吉億想去揭穿奇跡和羅薇的幽會,但想了想後放棄。羅薇讓奇跡不要回家,以證明她愛自己,於是兩個人向汽車旅館走去。吉億給奇跡打電話提出與奇跡見面談談。元秀找到父親和盆子,求他們說服媽媽。芝蘭打電話找到花晨,要與花晨見面… 
第10集
芝蘭說自己與元秀相愛,要花晨離婚。盆子勸花晨離婚重新開始,正說著良順回來,盆子顧不上穿鞋,落荒而逃。善秀請傷心的嫂子花晨在外面吃晚飯,花晨對著善秀感歎自己的遭遇,善秀鼓勵她振作起來。芝蘭和元秀要回旅館被芝蘭的女兒珍珠發現,芝蘭的丈夫得知芝蘭外遇,芝蘭害怕地連夜離家出走。花晨為躲避喝醉的元秀在桑拿房過夜。奇跡向羅薇提議暫時分開… 
第11集
羅薇來到馥秀的海鮮店,東瞅瞅西看看,最後只挑了一條秋刀魚,卻掏出了一張十萬元支票。馥秀氣得往羅薇站過的地方邊撒鹽邊罵。離家出走的芝蘭聽丈夫說不追究過去的事,只希望她能為了孩子回去好好過,流下了熱淚。花晨心情鬱悶地回到鄉下的娘家,卻火上交油地聽到嬸子告訴她祖墳已賣,讓她為母親遷墳,花晨氣憤地說起分.享者電.視小時候嬸子對自己的刻薄,後來到母親的墓地大哭了一場。馥秀見到元秀,告戒他花晨從小就無依無靠,嫁過來後眼裏也只有丈夫,如果拋棄花晨就是在作孽。芝蘭得知元秀還沒有跟花晨攤牌,大發脾氣要和元秀分手。元秀氣呼呼地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後宣佈馬上離婚,並動手打了花晨… 
第12集
吉億和羅薇在酒店的餐廳裏紀念結婚紀念日,奇跡和馥秀也因為回想起戀愛時光,來到同一家餐廳。羅薇和奇跡在衛生間外不期而遇,羅薇要奇跡馬上談五分鐘,奇跡稱他陪長院長來的,只好改天再見,羅薇非常惱火。和元秀在一起的芝蘭接到了丈夫的電話,聽到丈夫語氣溫和地勸她回家,熱淚盈眶,元秀見狀大怒,讓芝蘭回自己的家生活。見到滿臉傷痕的花晨,馥秀惱火地去找芝蘭,讓她無論如何離開元秀。芝蘭苦惱地做出了決定,他打電話向元秀通報分手,相約來世再在一起… 
第13集
聽良順說出離婚二字,馥秀大吃一驚,而花晨在門外聽到婆婆的話,氣得渾身發抖。花晨叫住元秀,提出離婚,讓他平分財產。看到元秀被噎住,花晨朝他大吼,揚言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奇跡表示沒有離婚開始新生活的打算,被惹火的羅薇說要接受正式的道歉分.享者電視,把奇跡約到咖啡店,打了奇跡一耳光。元秀來到芝蘭家,摁響門鈴,裏面傳來芝蘭丈夫施中的聲音,元秀撒腿就逃。施中了現了元秀留下的紙條,以為芝蘭說謊,一直以來忍住的怒火終於爆發出來… 
第14集
良順見元秀因為花晨煩惱,慢慢地也對花晨不耐煩。馥秀見元秀甚至請假在家,人也越來越憔悴,很心疼。施中現在對芝蘭不像以前一樣,態度和氣,芝蘭很不習慣,施中還要求芝蘭連商店也不要去,只待在家裏,芝蘭覺得難以呼吸。馥秀想讓花晨回心轉意,陪她去海邊,但是倆人卻吵了起來,彼此的感情也受到傷害。良順帶著因腰傷病倒的馥秀去奇跡工作的醫院,見奇跡嫌惡馥秀,完全在敷衍馥秀,非常生氣,大光其火。羅薇得知將由奇跡來為吉億做胃癌手術,手足無措,哭了起來… 
第15集
吉億拖出奇跡,朝他發洩著積鬱已久的憤怒。馥秀不明白奇跡為何會挨打,大聲質問吉億,從吉億嘴中獲悉奇跡外遇之事。馥秀沒有想到奇跡會背叛自己,又見他不思悔改,反而為自己辯白,氣得說不出話來。羅薇惱怒地責問吉億沖進去把別人都變成傻瓜分享.者電視,是否感覺痛快?吉億反詰她沒必要反咬一口,有錯的人道歉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羅薇提出分手,吉億讓她去美國。馥秀離開家,帶著同病相憐的心情打電話給花晨,但花晨冷冷地表示不想多說… 
第16集
馥秀婚後一心一意為丈夫和家庭而勞碌,甚至沒捨得自己多花一分錢,這次她一氣之下住進了高級賓館。善秀為姐姐的遭遇鳴不平,找到奇跡揮拳打了他。吉億受到刺激,去找馥秀抗議,卻意外地在海鮮攤前出了醜。送走兒子仁表和羅薇,吉億心境淒涼,給仁表打電話,卻聽羅薇說仁表和爸爸無話可說,絕望之感籠罩了吉億。後來才得知馥秀丈夫也搞外遇,花晨眼睛濕潤地來看馥秀… 
第17集
境遇類似的馥秀和花晨二人在一起感歎她們的遭遇,同病相憐。聽奇跡問她今天是否出工,馥秀沒好氣地回答說辛辛苦苦也沒有什麼好事,不如跟著醫生丈夫享清福。良順心情煩悶,喝了酒後去找心漢,大鬧一通發洩胸中鬱悶分享者.電視。馥秀問奇跡怎麼和羅薇走到一起,奇跡很煩。馥秀表示如果奇跡想離婚,她會同意,說著,傷心以至落淚。聽說奇跡挨了吉億的揍,沒能去醫院,羅薇找吉億大發脾氣。氣極了的吉億聽到羅薇要求離婚,大吼著說自己為了仁表才一直容忍,讓她馬上離開… 
第18集
馥秀來到吉億家,對獨自喝悶酒的吉億大叫要羅薇出來。馥秀在吉億的陪同下去羅薇的娘家,她躲在路口,羅薇一出現,立刻沖上去。仁表生日那天,吉億準備好好慶祝一下,打電話給羅薇,羅薇說要和娘家人一起為仁過生日,讓他不要操心,吉億感到絕望。聽說羅薇回家,馥秀叫出羅薇,對著她破口大駡。聽說羅薇是奇跡的初戀戀人,羅薇還陪著奇跡去過充滿他們回憶的地方,馥秀非常上火… 
第19集
聽仁表說討厭他趕走媽媽,吉億很受打擊,他見到羅薇後大發脾氣,責備她自動離開家反而對兒子說出格的話。羅薇告誡吉億不要攪得奇跡家裏不安,她這種賊喊捉賊的做法讓吉億感覺十分荒唐。吉億找到馥秀,分享者電.視向她通報要告發奇跡和羅薇通奷罪。奇跡父親不知道兒子外遇的事,見馥秀不做家務,找奇跡報怨。芝蘭的丈夫只要一喝酒就會提起元秀的事並動手打芝蘭,芝蘭萌生了再次離家出走的想法… 
第20集
看到芝蘭被打得慘兮兮的模樣,元秀心生憐憫,抱怨芝蘭丈夫怎麼打妻子,芝蘭反問他不是也打過花晨嗎?得知奇跡去找過從事離婚專門律師工作的學長,拉起奇跡向法院走去。望著窗外,想起自己熱戀奇跡的時光,馥秀流下一行熱淚。聽馥秀說好像還不是分手的時候,奇跡放心地長出一口氣。元秀讓花晨做模特,花晨獨自浮想聯翩,覺得好笑。懷著愉快的心情,花晨前往約會地點,卻意外地發現元秀和芝蘭在一起… 
第21集
元秀當著芝蘭的面向花晨提出投票決定離婚與否,花晨氣憤至極,聽芝蘭求她讓步,她告訴他們絕不會離婚,讓元秀弄清狀況,趕快回到家庭之中。馥秀找到吉億家,要求吉億撤回訴訟,羅薇問她為什麼要找別人的丈夫分享.者電.視,傲慢的態度激怒了馥秀,馥秀告訴羅薇吉億告他們通姦罪,羅薇大吃一驚,指責吉億在別人背後落井下石,不過羅薇只是自取其辱。得知奇跡打算和馥秀離婚,並且連財產也想霸佔,良順急忙去醫院,要找奇跡算賬… 
第22集
良順發現奇跡,衝動地揪住他的衣領,但熱血上湧暈倒。醒來的良順朝吉億大吼:你是托誰的福才當上醫生?羅薇在家裏翻箱倒櫃尋找訴訟書,她向吉億提出,如果要告通姦罪的話就要同意離婚,吉億回答說如果離婚也應在13年前,現在決不同意離婚。傷心的羅薇去找奇跡尋求安慰,遊樂園裏奇跡抱著羅薇的一幕被路過的馥秀看到,馥秀忍不住怒火中燒… 
第23集
馥秀想起奇跡抱著羅薇接吻的樣子,心裏難過,去找花晨訴說,當時天空飄起了雪花,馥秀和花晨感歎起各自的遭遇,流下淚水。馥秀勸告羅薇,稱奇跡絕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請羅薇自重。元秀把芝蘭介紹給父親心漢和盆子分.享者電.視,想拉攏更多人來支持他。芝蘭管盆子叫婆婆,盆子為總算受到了正常人的待遇而高興。吉億自我感覺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糟糕,忐忑不安地去醫院檢查。奇跡偶然看到吉億,拜託他不要去找羅薇,吉億生氣地揪住了奇跡的衣領… 

第2頁|全文共6頁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