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漂亮男人】線上看x劇情x主要人物x分集介紹x文字預告

漂亮男人》根據同名暢銷漫畫改編,講述了漂亮男人獨孤馬特通過相識大韓民國最上流社會1%的十名女性,逐漸體會到成功要素背後的真正意義並獲得智慧,成長為一個真正漂亮男人的勵志過程。
《漂亮男人》改編於千繼英作家的同名暢銷漫畫,借鑑於法國著名作家莫泊桑的諷刺小說《漂亮朋友》,講述了漂亮男人獨孤馬特(張根碩飾),通過相識大韓民國最上流社會1%的十名成功女性,逐漸體會到成功要素背後的真正意義並獲得智慧,從而走向復仇之路,成長為一個真正的漂亮男人的勵志過程的一部馬特成功白皮書電視劇。該劇揭露了一個浮華虛榮卻又無比現實的社會環境,展示了當今社會裡醜陋真實的一面,同時又宣揚人間真善美。作為一名大韓民國真正最普通的女孩,眼中只有馬特並深深愛著他的金普通將和最漂亮的男人獨孤馬特組成史上最強不平衡的情侶,為觀眾繪畫出一副無法預知的愛情漫畫。
擁有漂亮臉蛋和天生觸感的獨孤馬特,和母親兩個人在貧困中相依為命30年。事實上,獨孤馬特是MG集團締造者的庶子,非常討厭對自己和媽媽不聞不問的爸爸。有天收到拜同父異母的大嫂、MG集團會長的前妻洪宥拉為師,誘惑大韓民國最上層1%的十名女性的任務,通過認識這些女人們,從而打入上流社會並爭奪MG公司的繼承權的浪漫愛情喜劇。女主人公金普通是一位樸素而又有點脫線的鄉村姑娘,單戀男主角十年,為其默默付出,從貧窮期就不離不棄直到他成功。有著「漂亮心靈」。喜歡金普通的MG下屬公司的代理崔大衛,在劇中和獨孤馬特是對立的關係。

韓劇漂亮男人劇情/分集介紹:

第01集
馬特母親因病逝世,馬特與在熙在室內休息,在熙痴迷的坐在馬特的身邊,一往情深地注視著馬特,由於過於迷戀馬特,在熙不自覺間保證要買汽車給馬特,馬特立即警覺起來,認為在熙是在包養他,憤然之下起身站了起來,在熙意識到了說錯了話,趕緊站起來呼喊馬特,眼見馬特即將要離去,她在情急之下保證要買一套房子給馬特,此言惹來馬特憤怒,他凶光畢露看著在熙,猛然走回去將在熙逼到牆壁下面,旁若無人在她的臉龐上嗅了一下,做完這些舉動,馬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在熙。金普通痴情於馬特,每天都夢想著與馬特在一起,一次出門坐公車,她意外發現馬特也在公車上面,馬特視金普通如無物,一邊聽著音樂一邊靠在車窗的座位上休息,抬頭一看赫然發現金普通注視著自己,馬特心中忽然升起了警疑。金普通見馬特在觀瞧自己,趕緊賠著笑臉提議馬特繼續休息,到了下一站她會主動叫醒馬特。金普通回到家中休息,猛然發現馬特坐在家中用餐,驚喜之下金普通才發現原來媽媽與馬特的媽媽相識,一想到以後可以與馬特來往,金普通立即熱情的招呼馬特用餐。馬特與母親的關係非常好,一次開車的時候,母親忽然打來了電話,希望他可以挑選一張最喜歡的相片,馬特一聽母親要挑選相片,立即一手開車一手拿起手機,開始翻找手機裡面母親的相片,經過一番對比尋找,馬特最終選了一張非常好看的相片。金普通在家中休息,金母百無聊賴之下提議拿出當年的相片給女兒看,金普通只覺非常好奇,待母親拿出相片仔細一看,發現母親當年非常漂亮,身材也非常苗條,一想到自己以後可能也要變成母親現在肥胖的體形,金普通不由產生了擔憂。金母倒是一點也不擔心身形走樣,將相片放回到原位,她拿起一瓶水仰脖喝個不停。洪宥拉因為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馬特,馬特正準備要去辦事情,他並不認識洪宥拉,眼見洪宥拉平白無故過來與自己打招呼,馬特心中升起了警疑,洪宥拉大大列列面對馬特,忽然來到他的身邊嗅聞他的氣息,以便能嗅到馬特是否喝了酒。馬特不想再與洪宥拉談話,正當他想去辦事的時候,金普通的媽媽打來了一個電話,透露馬母病情危急,馬特聞言立時一驚,洪宥拉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趁機提出送馬特去醫院,馬特見母心切,打消對洪宥拉的所有疑慮,坐著她的汽車向醫院方向趕去。一路上汽車急馳而行,洪宥拉在開車過程發現馬特嘴唇出血,於是柔聲提醒他,馬特接過洪宥拉遞過來的紙巾,一邊擦拭嘴唇一邊擔心母親的病情。金普通與母親坐在馬母的病房裡面,馬母情況不容樂觀,隨時有可能撒手離開人世,金普通離開病房來到過道上的時候,正好遇到馬特從外面狂奔而來,眼見金普通身上纏著許多透明膠,全身上下怪摸怪樣,擔心母心病情的馬特無比氣惱,認為金普通在危急時刻還有心情開玩笑,盛怒之下他喝令金普通不用再來醫院。離開了金普通,馬特飛奔到病房裡面看望母親最後一眼,母親病情危急最終離開了人世,馬特陷入到了悲痛當中。金母負責替馬家操持喪禮,眼見馬特失魂落魄坐在地上,金母感概之下上前勸慰,馬特處於失去母親的悲痛當中,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主持喪禮,此時金普通捧著馬母的遺相走了進來,馬特接到手中仔細一看,立即想起了之前母親讓他選相片,原來母親早就意識到了不久就要離開人世,所以才提前讓他挑選相片以便做成遺相。回想到母親已經離逝,馬特抱著相框跪倒在地上,旁若無人放聲大哭,金普通站在一邊觀看,眼見馬特哭成了淚人,她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了同情。幾天過去,馬特心情依然沒有好轉,一次來到戶外走動,他再次遇到了洪宥拉,洪宥拉來到馬特身邊,聲稱馬特以後將是她的人,馬特搞不懂洪宥拉的話中之意,一臉警疑的看著她。洪宥拉見馬特依然沉浸在百思不解的狀態中,得意之下來到馬特身邊,透露自己知道馬母給馬特留下的暗語,只要知道了這個暗語就可以跟馬父相見。
第02集
馬特弄清了自己的真實身份,金普通在家休息,腦子裡面回想到了與馬特在一起的情景,馬特正在在熙的家中休息,為了打探到關於洪宥拉的身世背景,他躺在在熙的懷中,聽著在熙講述洪宥拉的身世背景,原來洪宥拉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至於為何要接馬特就不得而知了。馬特為了調查洪宥拉,回到家中找到洪宥拉提供的線索,最後來到洪宥拉的家中調查自己的身世,洪宥拉見馬特來了,立即將他引到一間房子裡面,將幕布放下來,開始向馬特播放一些資料,此時馬特才知道他自己是朴基石會長的兒子。馬特得到了洪宥拉給的一把鑰匙,他忽然想起了親生父親朴基石,於是來到父親的公司裡面打算跟父親見面,公司大廳裡面只有那會蘭,得知馬特是朴基石的兒子,那會蘭一副嘲諷的模樣,稱以前也來過幾個自稱是朴基石兒子的男人,言外之意是將馬特當成了騙子。在熙心中一直記掛著馬特,生怕馬特會被其它女人搶走,她專程來到一家算命看相的商店裡面,在女店員的引薦下來到了神婆算命的房間裡面,神婆見有客人進來,立即口若懸河替在熙算命,透露她的心上人可能會離她而去。在熙在算命的時候,金普通在家休息發現哥哥大植正穿著訓練服擊打沙袋,眼見哥哥有如發狂的猛獸一樣擊打沙袋,金普通無所事事之下想起了打電話算命,由於打電話非常貴,她捨不得使用自己的手機,剛好母親的手機就放在一邊,金普通露出驚喜走上前拿起手機開始拔號。接通電話之後,算命大師開始在電話中替金普通算命,聲稱她的身邊站著一個非常憤怒的男人,金普通扭頭一看,算命大師所說的男人正是她的哥哥,哥哥大植見金普通打電話,好奇之下走了過來,金普通趕緊喝令算命大師閉嘴,此時馬特從屋外走了進來,一進屋便提出要帶金普通出門,之前洪宥拉跟了一把鑰匙給他,聲稱鑰匙可以打開一間隱藏密碼的房子,因此馬特想帶著金普通一起去房子的地點,讓金普通拿鑰匙開門。在熙在算命館接受神婆算命,神婆故意恐嚇她,建議她購買一隻護身手錶,在熙問清了價格二話不說掏錢購買,來到前台結賬,雖然手錶非常貴,但她毫不在呼,戴著手錶走出算命館,一想到以後可以拴住馬特的心,在熙覺得花的算命錢非常值。馬特開車搭載金普通向倉庫方向趕去,兩人離開市區來到一處山上,金普通拿起鑰匙打開了倉庫,馬特走進去一看,裡面放著許多紙箱,箱子裡面全部是襪子,看著滿滿一倉庫的襪子,馬特只覺哭笑不得,離開倉庫之後向洪宥拉詢問倉庫中的襪子來源。洪宥拉教導馬特應該想辦法證服在熙,這樣一來才能向在熙學習賺錢的方法,馬特認為洪宥拉說的話非常有道理,離開洪宥拉來到了在熙家中,故意扮出性感的模樣等著在熙到來。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眼見在熙依然沒有出現,馬特只覺身體酸麻在心中一個勁催促在熙趕緊出現,免得他的性感姿勢無法再保持下去,好在在熙過了一會兒便來到了房間裡面,一見馬特小鳥依人般的躺在沙發上,她趕緊走過去坐到沙發上,與馬特談論一些事情,馬特故意將倉庫中有一批襪子的事情說了出來,打算想辦法賣掉襪子。金普通正在街頭上努力幫助馬特賣襪子,為了吸引行人的目光,她找來一些扮飾穿在身上,扮得怪模怪樣企圖吸引行人的注意,雖然她在街邊一直賣力的叫喝,但行人們就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一個一個從攤邊快步經過,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前來購買襪子,雖然生意冷清,但金普通沒有氣餒,繼續當街叫賣。馬特離開在熙開車來接金普通,晚上讓金普通在家中過夜,早上金普通一覺醒來,來到衛生間拿起一把牙刷,誤以為是馬特的牙刷,驚喜之下趕緊刷牙,豈料刷完牙的時候,馬特忽然打來電話,透露牙刷並不是他的。金普通繼續在街上替馬特賣襪子,崔大衛來到她的身邊蹲到地上選帽子,左挑右選選到了一隻黑帽子,金普通為了賣出黑帽子,主動將帽子戴在頭上,崔大衛定晴一看,發現金普通戴帽子的模樣非常漂亮,驚喜之下不由怦然心動。
漂亮男人第03集
在熙準備與馬特結婚意外發生車禍馬特回到家中打電話給金普通,豈料金普通一直不接電話,鬱悶之下馬特來到桌前坐下,打開桌上的盒子一看,赫然發現盒中有一些飯菜,看清了飯菜邊的一張紙條,馬特知道是金普通做的食物,恰好肚子也有些餓了,他不再遲疑,提起筷子坐在桌前大口吞食。金普通在家中與家人吃飯,金母詢問她之前在誰家過夜,金普通得意洋洋透露在馬特家中過夜,本來她以為母親會大吃一驚,不料母親卻是神態淡定繼續吃飯,金普通有些狐疑不解,詢問母親為何不緊張,直到母親稱相信馬特的眼光,她才覺得到受到了嘲笑,認為母親對她的長相沒有信心。在家吃完飯,金普通繼續想辦法替馬特賣襪子,左思右想來到一家電視購物商場,打算想辦法做廣告,一名工作人員接待了金普通,兩人在聊天過程中遇到了崔大衛,崔大衛一見是心儀對象來做購物廣告,立即藉機邀請金普通吃飯。

金普通接受了崔大衛的邀請,兩人用餐之時金普通透露有喜歡的人,崔大衛心中不由一個咯噔,此時恰好馬特打來了電話,眼見金普通欣喜若狂接電話,崔大衛心中很不是滋味。馬特的一個朋友將馬特喚到街上,兩人來到一家出租屋,向房東詢問了租金,馬特決定租下房子賣襪子,由於資金問題,他打電話約見在熙,在熙由於晚了幾分鐘來到,馬特非常生氣,提出將在熙贈送的車子房子全部退還。在熙受到傷害決定向馬特求婚,馬特欣然接受了她的求婚,商議著如何舉辦婚事,洪宥拉來到了在熙家中,笑容滿面詢問馬特為何不發請貼給她。金普通在家中休息,尋思著如何出售襪子,不等她想出辦法來,崔大衛忽然打來了電話,由於一時情急金普通將手機扔到床下,眼見有人打來電話,她急得不得了,趕緊提著一隻模特道具伸到床下將手機拔了出來,拿到手機一看方才知道是崔大衛打來的電話。金普通開始在馬特租住的商店賣襪子,還沒開始營業,兩個男子忽然闖進店中為難金普通,當場將店中的物品砸得七零八散,馬特趕過來的時候兩個男子已經逃走。金普通得知馬特要與她人結婚,心情不由跌入維谷,趁著與馬特見面的時候,她愁眉苦臉向馬特打探新娘的身份。馬特並不知道金普通喜歡她,一想到就要跟在熙結婚,他眼中滿含希望,稱自己不用再賣破襪子,金普通心中不由一抖,雖然非常悲痛,但她卻強裝笑容祝福馬特結婚幸福。離開餐廳回到家中,金普通趴在書桌上痛哭流涕,哭完之後抬頭看向鏡中的自己,發現妝容掉了不由吃了一驚,一想到自己因為馬特的事情時常走神,金普通趕緊勸慰自己要振作起來。自從決定與馬特結婚,在熙開始張羅結婚的事情,由於她是富翁,結婚的時候需要向政府繳納不菲的稅費,一想到辛苦掙來的血汗錢要落入到政府手中,在熙不由犯起了嘀咕,拿不定主意是否與馬特結婚,苦思無果之下,她來到神婆經營的風水店,希望神婆能給一些主意,神婆送了一些保身符給她,安慰她不要慌張。馬特開車搭送在熙,一路上在熙心事重重,轉念想到稅費的事情,她吞吞吐吐與馬特談起相關話題,還沒談上幾句,迎面忽然駛來一輛貨車,馬特驚慌之下趕緊拐方向盤,企圖避開撞過來的大貨車,緊急關頭中在熙不顧一切趴在他的面前,替他承受了撞車的衝撞力,馬特見在熙不顧一切保護自己,心中感動無比。在熙撞車過後昏了過去,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旁邊坐著馬特,回想到自己奮不顧身保護馬特,在熙臉上露出悲痛,稱自己從小長得不好看不受人歡迎,馬特不知道在熙心中想法,關懷地勸慰在熙不要胡思亂想。在熙忽然看著馬特,透露自己非常愛馬特,但馬特卻不怎麼愛自己,因此她決定分手,馬特聽完在熙的話啞然失色,不知道如何接受在熙的選擇。回到家中他坐在沙發上回想著與在熙在醫院談話的事情,想完腦海中的談話情景,他接到了洪宥拉的電話,不等洪宥拉開口說話,馬特主動將心中感悟說出來,透露自己已經明白了錢的含義和作用,洪宥拉心平氣和在電話中教導馬特繼續抓住女人的心。
第04集
馬特希望神婆能教他看透人心,在熙決定與馬特分手,馬特回到家中左思右想,腦海中剛剛回想完與在熙談話的情況,洪宥拉忽然打來了一個電話,馬特接聽電話感概無比,聲稱已經明白了錢的作用和含義,洪宥拉得意洋洋教他繼續去哄騙下一個女人,以此俘虜下一個女人的芳心。馬特不知道如何才能俘虜女人芳心,洪宥拉給了一個建議給他,讓他去找神婆幫忙,神婆擁有看透人心的本事,因此也懂得如何俘虜他人心靈。洪宥拉掛掉電話,得意洋洋與坐在面前的神婆談話,兩人聊著聊著忽然發生衝突,神婆稱洪宥拉的女兒命不長久,洪宥拉非常生氣,根本不相信神婆的恐嚇話語。馬特惦記著洪宥拉的叮囑,抽空做了髮型設計來到了神婆的算命店裡面,兩個女性工作人員發現馬特長得帥氣絕美,忍不住痴情的看著他。馬特來到神婆的工作間,當面提出神婆教他如何看透人心,神婆沒有接受他的要求,提醒時間已到將馬特驅出了房間,待馬特一走,神婆一改嚴肅端莊的模樣,迅速拿起鏡子察看自己的容貌是否正常。金普通依然在幫助馬特推銷清潔襪子,在她的帶領下,馬特來到了崔大衛的銷售廣告公司,崔大衛將兩人引到辦公室坐下,接著當著馬特的面與金普通合力表演推銷方式,兩人滑稽的表演看得馬特一臉鄂然,心中只覺哭笑不得。神婆繼續坐在工作間算命,下班時間將近,兩個女性工作人員來到工作間希望能下班回家,得到神婆的允許之後,兩個女性工作人員走出了算命工作室,天空已經下起了大雨,兩人打著傘離開工作室,一邊走一邊談論神婆年紀輕輕一定非常寂寞。神婆見時間已經不早,也走出了工作室回家,剛剛來到工作室門口,赫然發現馬特淋雨站在屋外,馬特見神婆出來了,立即走上前希望神婆能教他看透人心之術,神婆依然不同意,轉身回到了工作室裡面。馬特見神婆離去,依然堅持站在屋外淋雨,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眼見神婆還是不出現,他只得淋雨回到家中裹著被蓋感受著病痛的拆磨,眼見身體越來越糟糕,馬特打了一個電話給好友德勝,希望德勝能買藥過來。崔大衛開車送金普通回家,一路上透露一定有辦法可以幫助金普通推銷襪子,金普通一聽崔大衛有辦法,心喜之下立即打電話給馬特,馬特正躺在背窩中休息,一聽手機來電鈴聲拿起一看,發現是金普通打來的電話,他趕緊摁下了接聽鍵。金普通在電話中聽出馬特聲音不對,立即意識到了馬特患了疾病,於是讓崔大衛停車來到藥店買了一些藥。本來金普通打算讓崔大衛先回家,奈何崔大衛苦苦堅持送她,她只得再次鑽入到汽車裡面。馬特恢復健康決定強行帶著神婆去玩,趁著神婆在工作室工作,他闖入到工作室中,不顧有客人在場,強行將神婆拉出了工作室。神婆被拖到屋外非常生氣,馬特希望她能給一次機會,保證一定會讓她渡過開心的一天,神婆看著馬特誠懇的表情,只得跟著他去外面玩耍。馬特希望能與神婆拉近距離,兩人來到各種地點遊玩,神婆卻是了無興趣不接受任何玩樂方法。馬特沒有灰心,帶著神婆來到一處籃球場,要求神婆投籃,神婆看著高高的籃框望而卻步,馬特忽然抱起頭讓她把球扔到了籃框裡面。神婆非常生氣,責罵馬特強行抱她,馬特卻是開心之極,笑稱神婆非常有肉感,兩人在玩樂過程中神婆家人忽然打來電話,馬特趕緊將神婆送回到家人擺攤的地方,神婆的家人是啞巴只會用手做啞語,兩個長輩見馬特長得英俊帥氣,立即讓神婆邀請馬特回有吃飯。馬特來到神婆家中吃了一餐非常可口的飯菜,神婆對他的態度稍微好了一些。那紅蘭打算安排秀麗出國讀書,秀麗是洪宥拉的女兒,得知那紅蘭的做法,洪宥拉急得六神無主。馬特回家來到家門口,意外發現洪宥拉就在家門口站著,眼見洪宥拉一副委屈悲哀的模樣,馬特只覺有些驚訝,在他的目光注視下,洪宥拉撲入馬特懷中痛哭,兩人的舉動被來找馬特的金普通看了一清二楚。眼見心上人與洪宥拉擁抱,金普通趕緊退入到拐角處悲痛的看著馬特。
第05集
馬特與金普通經過努力成功賣出襪子,馬特從外面歸來的時候,意外發現洪宥拉站在家門口哭泣,眼見洪宥拉心事重重的模樣,馬特好奇之下將她帶到家中詢問,洪宥拉坐到沙發上想起了女兒即將出國,忍不住再次失聲痛哭,在馬特的注視下,她將與女兒分離的事情說了出來,事後離開馬家來到電梯門口,洪宥拉掏出鏡子照了照臉龐,恢復鎮靜的表情含帶笑意步入電梯中。金普通發現洪宥拉找馬特之後,心情失落回到家中找出一些食物大吃特吃,金母從一邊走了過來,眼見女兒餓鬼投胎一般大吃特吃,她不哭笑不得,大聲數落女兒過於貪吃,金普通無視母親的話語,吃完食物上床醉燻燻睡去。那紅蘭打了一個電話給仙女,責問她為何還想辦法陷害馬特,本來她以為仙女會誠惶誠恐回話,不料仙女卻在電話中鎮靜的勸說那紅蘭不要操之過急,應該慢慢折磨馬特,說完話不等那紅蘭繼續說話,仙女掛斷了電話。崔大衛非常喜歡金普通,自從金普通要推銷襪子,他一門心思替金普通想辦法推銷襪子,部長對崔大衛的行為感到不理解,崔大衛立即表態賣不掉襪子就主動辭職,說完話將手中資料拿給部長閱讀,部長接過資料看了一會兒,忽然低頭找東西,崔大衛有些好奇的看著部長詢問對方在找什麼。部長忽然一改客氣的模樣,透露正在找捧子打算教訓崔大衛,說完話拿起一塊物品衝著崔大衛大吼大叫讓他滾出辦公室。馬特來到神算室找仙女,希望仙女能想辦法幫忙銷售襪子,仙女立即打了一個電話給金仁重,在談話過程中提起了襪子,掛掉電話之後,她向馬特透露金仁重的身份,希望馬特可以聯繫金仁重合作賣襪子的事情,馬特見襪子銷量有了路子,開心之下彎腰湊到仙女面前,笑容滿面與仙女談話。離開神算室之後,馬特找到了金普通,在談話過程提起了金仁重,希望到時可以引起金仁重的重視,金普通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認為一定可以成功與金仁重聯繫。不久之後,金普通獨自一人來到了金仁重工作的公司,一進公司她當眾拿出一雙襪子推銷,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希望金普通不要在公司中喧譁,站在不遠處的金仁重盯著金普通手中的襪子瞧了瞧,腦海裡面回想到了仙女打電話給她,在電話中提起絲襪的事情,立時間,金仁重開始重視金普通,立即將她喚到辦公室談話。金普通見終於引起了金仁重的重視,喜極之下再次拿出襪子推銷,金仁重腦海裡面依然想著仙女,於是詢問金普通是否認識仙女,金普通並不認識仙女,根本不知道金仁重說的是誰。經過一番努力,襪子終於打入電視台登上了購物節目,馬特與金普通激動不安的站在工作室中觀看電視節目,節目中有兩個女人正在推銷襪子,在兩個女人口若懸河的推銷中,節目下方顯示出了銷售數量,看著數量一路飆升,馬特不由露出了驚喜的神色。與馬特驚喜的神色相比,金普通卻是一副淚流滿面的模樣,馬特見金普通流淚,好奇之下詢問原因,金普通一邊流淚一邊透露生怕襪子賣不出去,馬特聽完金普通的話,有感金普通數日以來一直努力想各種辦法推銷襪子,於是當場提出襪子在第一輪節目推銷中售馨,到時就跟金普通合照十張,金普通一直就非常喜歡馬特,一聽能給馬特合照十張,她不由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電視節目還在進行,馬特走出工作室透氣,來到過道上看著過道上的電視機,眼見銷售數量還在攀升,馬特心中非常欣慰,暗暗有了一種成就感,洪宥拉也坐在家中觀看電視節目,看著襪子銷售的數量節節高昇,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暗暗希望馬特繼續加油。電視節目中的襪子數量一路攀升,最後停了下來,馬特看清了停下來的數量,心知已經全部賣完,喜悅之下忽然想到了之前與金普通合照的承諾,於是離開過道打算找金普通找相。金普通正與崔大衛慶祝襪子賣完,兩人手握手眉飛色舞慶祝,全然沒有發現馬特站在一邊觀瞧,看著金普通與崔大衛親密的模樣,馬特站在原地沒有走過去,而是有些生氣地看著眼前的情景。
第06集
馬特與MG公司合作首次開展的電視購物大獲成功,襪子全部銷售出去,馬特高興之餘回到演播室,打算實現之前的諾言與金普通照相,不料回到演播室一看,他發現金普通與崔大衛相擁慶祝生意成功,兩人無視工作人員在場,手握手親密無間向對方道謝,馬特看在眼中心中很不是滋味,慢慢地從崔大衛的表情中察覺出了他喜歡金普通。為了不讓崔大衛繼續與金普通親熱,馬特走上前叫住了金普通,兩人回過神來趕緊鬆開了彼此的手,馬特嚴肅的看著金普通,稱有話要說,金普通處於興奮狀態,笑容滿面希望馬特直接當面講。馬特見金普通不開竊,心中立時怒起,來到金普通身邊強行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崔大衛的注視下強行帶走了金普通。事後馬特讓金普通拿著相機拍照,金普通心事重重不有像原來那樣高興,馬特惱怒之下提出不用再拍照,金普通回過神來,趕緊抓拍馬特生氣的模樣。馬特與仙女相見,一想到襪子成功售出與金仁重的幫助密不可分,他不由在仙女面前提起了金仁重,非常想瞭解一下金仁重的背景,仙女詢問馬特是否學會了看穿人心,馬特忽然對仙女的心思非常好奇,反問她是否能看透自己的心,仙女沒有料到馬特會反問自己,趕緊稱人是不可能自己看透自己的心。馬特與洪宥拉相見,希望洪宥拉能引薦一下金仁重,洪宥拉對金仁重的情況非常瞭解,透露金仁重已婚,平時最討厭的就是發生誹聞。馬特參加了燒烤聚會,與崔大衛談起了開工廠的事情,崔大衛建議他應該找工作合作,二人談話間金普通因為烤東西手指受傷,崔大衛趕緊回屋拿藥。金普通來到金仁重的公司,希望金仁重能與馬特見面,金仁重先是不肯答應,最後見金普通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她只得透露一天之後就有時間。馬特與金仁重見面,餐廳廚師認識金仁重,兩人旁若無人閒聊完畢,廚師離去的時候金仁重向馬特表示要打電話,隨後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老公,故意親熱的與老公談話,馬特聽在耳中知道金仁重是故意向他暗示已有老公。金普通與崔大衛找到一個合作商家,將襪子樣本拿了出來,商家拿起潔白的襪子看了看,忽然產生靈感替襪子取了非常浪漫的名字,崔大衛見狀趕緊透露襪子的性能僅是清潔,言外之意無需取太浪漫的名字。商家一聽襪子屬於清潔類型,憤然之下讓二個手下人將崔大衛與金普通趕出辦公室。崔金二人坐在地上拿起裝襪子的包包,模樣狼狽之極,此時馬特從外邊走了進來,身穿一身性感的服裝,將手撐在牆壁上幸災樂禍的嘲笑二人,待二人從地上站起來,他回到商家辦公室重新和談,在他口若懸河的談話中,商家轉怒為喜,親熱的與馬特擁抱,馬特藉機將腸粉湯擺出來,客氣的讓商家食用,商家食完之後大呼味道可口。洪宥拉坐在家中的幕布下面看電視節目,電視中正在播放MG公司相關報導,朴基石接受了電視台的採訪,看完採訪節目,洪宥拉心知MG公司表面看起來勢態良好,實則暗中波濤洶湧,各個家族勢力都在爭奪最高權位,因此得想辦法坐上最高的位置。馬特與洪宥拉在餐廳談話,羅紅蘭從遠處走了過來,兩人猛然發現羅紅蘭,立即驚訝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羅紅蘭神情談定來到兩人身邊,先是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隨即與馬特獨處談話。羅紅蘭稱MG網購實力非常大,馬特如若想跟MG合作必須要有必勝的心,否則要是襪子銷量沒有達到預期效果,馬特得賠付百分之四十的款項給MG公司。為了提高銷量,馬特把心一橫接受了羅紅蘭的要求,同時希望合作方能調用最優秀的導購。羅紅蘭回到公司策劃好了襪子導購節目,馬特與金普通惴惴不安站在演播室觀看節目,二個女導購站在電視中開始推銷襪子,顧客購買數量緩慢上升,金普通對銷售數量過於緩慢感到擔憂,馬特已經開始崩潰,腦海裡面回想到了羅紅蘭當初的提醒,如若合作失敗除了賠付百分之四十的款項,還要主動承認失敗,想完羅紅蘭的提醒,馬特只覺天旋地轉,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幾步。

第1頁|全文共3頁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