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花的戰爭 / 宮中殘酷史-花的戰爭]由金賢珠、李德華主演

由金賢珠、李德華主演的《花的戰爭》原譯:宮中殘酷史-花的戰爭,講述了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施計讓仁祖毒殺昭顯世子,暗害世子嬪姜氏的朝鮮後宮昭容趙氏以及為了爭奪愛情和權力逐漸變成惡魔的王的女人們之間勾心鬥角的宮廷劇。《宮中殘酷史:花兒的戰爭》以朝鮮古代為時代背景,講述了殘酷的封建制度下女性的苦難史,並以全方位地描繪提供了一幅古代韓國社會的風情畫。此劇被網友稱為韓版《甄嬛傳》。

在朝鮮仁祖時代的背景之下,少女文靜捨棄自己的初戀情人,進入宮廷。在複雜的政治環境之下,在後宮中不擇手段的生存。貴人趙氏是在漂亮的外貌、天生的妖豔及聰穎的頭腦下,迷惑仁祖後迅速提高身份,而爭奪最高權力後人生逆轉的人物。在奪得最高權位後,為保住其地位不惜殺害昭顯世子,並不分手段和方法達成目的的陰險惡毒的人物。在仁祖死後,朝中大臣金自點意圖擁立其子崇善君登上王位失敗;她則因為被查出在家中埋藏詛咒之物而被廢去貴人封號,後在孝宗二年被賜死。本片即以貴人趙氏一生為藍本,講述其與 愍懷嬪姜氏、 莊烈王后趙氏之間的殘酷鬥爭。

韓劇 花的戰爭 / 宮中殘酷史-花的戰爭 人物介紹:

昭容趙氏 - 金賢珠 飾
仁祖的後宮、從淑媛開始一口氣坐到後宮最高地位『貴人』。品性奸詐、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殺掉自己女兒的惡毒的女人。看到她的人都被她的絕世美貌所傾倒,妖豔聰明。有一天一個叫金自點的人秘密找到她,她成為計劃推翻李氏王朝,建立金氏國家的金自點的巨大陰謀中的一個棋子,為了瓦解仁祖進了宮。
憫懷嬪姜氏 - 宋善美 飾
被朝鮮遺棄的王后,昭顯世子的世子嬪。學識豐富、正直,美麗、智慧的女人。與丈夫昭顯一起去清朝做了人質,用愛包容為朝鮮的百姓擔憂的丈夫,成為他的依靠和力量。與昭顯一起接受新事物,一起夢想開拓新的朝鮮。之後結束九年的人質生活,跟隨昭顯回到朝鮮,沒過多久發現那裡並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故鄉。
南赫 - 全泰秀 飾
昭容趙氏的情人、士大夫家的兒子,但是因叛國罪家境沒落,與老母一起住在破舊的草屋裡。南赫一直暗戀從小一起長大的昭容,但是母親卻嫌昭容是妾室所生而反對,無法說服母親的南赫左右為難。昭容進宮後他後悔不已,但為時已晚。

韓劇 ‬‬‬花的戰爭 / 宮中殘酷史-花的戰爭 分集介紹,結局:

第01集
仁祖15年丙子年,次年1月30日,朝鮮仁祖李倧出城後被皇太極的兵馬逼宮,為避免傷亡他選擇了從轎子上走下來,隨從無不失聲痛哭。李倧在對方的威懾下在冰天雪地中向前步行,他們來到三田渡(如今的首爾石村湖附近),世子李溰(昭顯世子,仁祖的長子)、麟枰太君(仁祖的三兒子)、風林太君(後日孝宗,仁祖的次男)和眾大臣看到父親落魄而來。主和派的禮曹判書金尚憲跪在仁祖面前說起名將李舜臣曾經受到奇恥大辱,生不如死,但會絕處逢生,勸他不要赴死,弘文館副校理吳疸濟和弘文館校理尹集都勸他不要向蠻夷低頭。清太宗皇太極坐上寶座,睿親王多爾袞宣佈重新設立規矩,要朝鮮斷絕和大明的聯繫並將兒子做為人質,還要在攻打大明時支援上萬騎兵,清軍開拔要提供物資犒勞三軍。丁卯虜亂之後緊接著發生丙子胡亂,清太宗親率十二萬大軍再次侵略朝鮮,李倧在南漢山城持續抗戰,45天后出城投降,朝鮮被平時總叫蠻夷的清國打敗,朝鮮亦從此成為清朝的屬國。李倧向清太宗行跪拜之禮,大臣們再三勸說也無濟於事,李倧叩拜之後額頭上佈滿鮮血。針醫李馨益在躲避兵亂,清軍進城後不斷掠奪,王宮也難以避免被搶,湣懷嬪薑氏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在李倧的隨行隊伍中,李倧在城門口命一行人進城入宮。黃海道黃州方山城附近,都元帥金自點收到李倧向清太宗投降的消息,金自點收到領相的文書後殺死報信使者,領相讓他率軍伏起來。兵亂已至文靜(以後的莊烈王后趙氏)家門外,她家人紛紛出逃,為保護母親她殺死了禍害她家人的一名軍官。姜氏為李倧準備膳食,金自點闖入王宮想讓李倧重整軍馬,李倧指責金自點吵鬧,還跑出去將他踢翻在地上,李倧拔刀要砍金自點時被人攔住,但金自點也挨了一頓打,他口吐鮮血地躺在地上,李倧派人將金自點拉出去殺頭。文靜夜裏和她母親將那名被殺的清軍捆綁起來,可她一人搬不動屍體,無奈之下她找南赫幫忙,南赫同意幫他處理那具屍體。李倧在領相的勸說之下釋放金自點,但被罰到絕島流配刑。丙子虜亂使得被交易的朝鮮人奴隸多達60萬人,李倧只能派世子去瀋陽當人質,主和派和主戰派的官員又發生爭吵。清朝大將龍骨大帶人來到朝鮮王營要帶走世子,姜氏為李溰歌唱送行,眼淚滴在懷裏的孩子臉上。李馨益在兵亂中逃生,他想娶文靜時被拒絕。南赫見到文靜在神靈面前替那位被殺的清軍祝福,她用自己的方式在求得心裏的安慰。
第02集
文靜站在那裏跳動時看到南赫,她羞澀地走開,然後回頭對他說近來常做惡夢,南赫將他抱在懷裏安慰。文靜離開後從遠處偷偷看著南赫,南赫回家後被母親指責,母親希望他能考上狀元來光宗耀祖。文靜回家見到大監大人趙啟,她不想給別人當小妾,文靜哭著從家裏跑出去,她想起母親當年被人淩辱的場景。金自點在孤島上艱難地生活著,住在山洞中只能以樹葉取暖。李倧感覺李氏坐在那裏總有一股涼風在吹,她害怕仁烈王后的眼神,李倧活著很痛苦,晚上睡覺時他認為她沒有女人的味道,他痛恨金自點,李倧明白讓他坐上王位的人就是金自點。金自點在無人島上想起1623年的廣海,15年,仁祖反政,長德宮的主人被趕出去。金自點按約定忠誠于仁祖李倧,他站在礁石上嚎啕大哭。韓鮮的領尚大監向仁祖提交辭職書,李倧沒反對,領尚大監跪拜後離開。文靜拉著南赫從家裏離開,很多人都在一個店鋪裏搶東西,文靜也沖了過去搶起來,官兵突然來到抓住文靜要打時南赫出手相救。南赫救出文靜,他想等母親去世後做個古貨商,文靜讓他將人參拿回去給母親補身體,南赫希望她能嫁給自己,他不在乎她的身份,但文靜怕自己配不上他。文靜回家時看到母親韓玉和李馨益睡在一起,她生氣出門,還將李馨益的鞋子扔在房頂。官軍來到南赫家裏搜查,南赫不想在母親面前動手,他只好束手就擒。承平附院大監想啟用金自點,他認為只有金自點能打敗當今王上。崔鳴吉升任領尚大監,仁祖準備派金尚弦去瀋陽。丙子虜亂之後,朝鮮王朝開始了社會恢復時期。在戰爭中遭到破壞的漢城宮室和城防建築得到了修復。在最主要的糧食產地,南方的全羅、慶尚、忠清三道(三南),實行了新的田稅法。同時允許人們納糧贖罪。
第03集
仁祖命去前任大監金尚弦去瀋陽將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三人帶回來,他願意接受處罰,和他政見不同的崔鳴吉暗自高興。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在丙子胡亂時反對和清國和親,所以被清國處刑。仁祖認為金尚弦離開後可以釋放金自點,金自點在無人島過著朝人般的生活,他被接回後對仁祖感恩戴德。金流明白仁祖和金自點是無法分開的,他提交辭職書也是明哲保身之舉。金自點回到韓國民俗村家中,金仁向仁祖彙報了金自點的反應,仁祖不明白他用什麼力量活下來的,但知道金自點心中充滿仇恨。金自點瞭解仁祖對女人的喜好,李倧仍然懼怕仁烈皇后,金尚宮勸金自點繼續隱忍下去,他不會她的幫忙,金自點求她再幫一次,金尚宮明白他的想法,金自點想用女人來拴住仁祖。南赫私下訓練一批敢死之士,他們準備趁機有所作為。李馨益帶人來到南赫家中,文靜也跟在後面,南赫母親拒絕小妾的女兒當兒媳婦,還拒絕收下他們帶來的物品,文靜還被指罵為狐狸精。文靜面對指責沒有離開南赫家,她跪在院裏解釋起來,文靜只想在南赫跟前服侍他。南赫回家後拉起跪在地上的文靜跑著出去,他不介意她的出身,就算拋棄性命也不會放棄她。金尚弦到達瀋陽後見到世子李王,在南街被販賣的朝鮮奴隸每天都有上百人,金尚弦向世子說起國內情況,他相信總有一天會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嬪宮娘娘建議學習清朝習俗中,她賣了所有首飾買回奴隸放回朝鮮。金尚弦被當成朝鮮王派來的施恩使,他提出將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三人放出監獄,清朝多爾袞聽完非常生氣地離開,還把金尚弦監禁,韓鮮世子知道後前去理論。仁祖讓金仁將城裏瘋傳的任命書呈上,金自點被叫到仁祖面前,他故意做出卑躬屈膝的樣子。金尚宮找雪竹找天下第一的女人,她相信她能做到,目標是找到能融化鐵的女人,雪竹見錢眼開。南赫來到文靜家中,韓玉有些過意不去。文靜在神靈面前祈求南氏家族重新興旺,南赫在背後看到她做的事情。南赫回家後對母親講出心中對這個世道的不滿,他父親當年死於非命。雪竹找李馨益尋找美女,李馨益清楚金尚宮是金自點的親信,他打算推薦文靜入宮,金尚宮明白庶出之女無法進宮,但金自點打算將文靜收為養女,這樣可以順理成章地進宮。南赫向文靜表示歉意,文靜不介意和他在一起的名份,但要讓他先學會改變。金尚宮見到文靜後加以調教,她讓她將身上衣服全部脫下,全裸驗身後,文靜被強行留了下來。
第04集
文靜不想成為王上一夜的玩物,她在金尚宮面前說自己和南赫訂婚,她出門時沒想到已被控制,文靜被關入柴房,她反抗也沒有作用。韓玉將水潑在南赫臉上,她非常生氣,南赫見不到文靜有些擔心。文靜被關押在房中不吃不喝,金尚宮看出她是天生帶色相的女人,但要調解一段時間。金自點明白不能用一般的女人來引誘仁祖,仁祖只有在睡覺時能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南赫找文靜時聽李馨益說起文靜要進營侍奉王上,文靜在房中想起往事,她開始吃飯了。沈器遠見金自點進宮後很生氣,崔明吉沒有反對。金自點建議把善惠廳的糧食分給百姓,還分析起清國帶走世子的原因是想讓世子取而代之他的王位,仁祖聽完也很猶豫,他明白金自點的狡猾之處,仁祖同意將糧食分給老百姓,這是為了換回心民所做的措施,他還準備將軍糧分出一部分給老百姓。仁祖安排崔明吉去瀋陽要回金尚弦,他計畫在他離開期間換去宮中的大臣。雪竹開始調教文靜,長安有名的妓生都經過她的調教,文靜學的很快,她還開始學習舞蹈,雪竹親自演示,金尚宮沒讓她教跳舞,但雪竹認為這是學習閨中術的基礎,她明白文靜的色計是天生的。金尚宮向文靜詢問她的清白,她難以忘記南赫為,只能把他埋藏在心裏,金尚宮讓她以後不要再和南赫見面,她哭闐答應下來。文靜被送到金自點面前,他想先看一下她的舞蹈,文靜在琴聲的伴奏下跳起來,金自點看後很滿意,文靜也不再害怕他,金自點讓她在自己彈琴時就要跳舞,文靜一口答應下來。崔明吉帶著貢品見到多爾袞,翻譯無法傳送他的意思,多爾袞答應釋放金尚弦,但貢品不能減少。崔鳴吉見到被關押的金尚弦後知道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三人已被處決。薑氏親自在院裏種植蔬菜讓下人不解,但她仍堅持那樣做。朝鮮世子準備從事農業種植,多爾袞曾許諾給他土地。仁祖不想大婚,金自點在門口聽到他的金流的談話,他進門後勸仁祖早些納紀,還極力推薦養女文靜,金自點相信他不會失誤,他讓金尚宮著手準備。文靜得到許可最後回家一次看望母親韓玉,韓玉見到她後難以置信。南赫家中所剩糧食不多,李馨益在他家門口被南赫發現,南赫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李馨益求饒,南赫見到文靜,文靜將他叫到屋裏想讓他拿走自己的全部。金尚宮要求文靜在雨地裏感受雨滴,文靜按照她的方法做了,這讓她想起南赫。
第05集
文靜不想當老君王的玩具,南赫聽完讓她回去,但她想和他一起私奔,南赫不能為了兒女私情而放棄前程,他身負南氏家族崛起的使命,文靜要將他刻在自己身上,她在南赫面前解開衣服,南赫將她抱在懷裏,兩人發生了一夜激情,文靜感受到男人的觸碰。李馨益淋成落湯雞回到家中,眼前的情形嚇得他跑出家門。文靜打算進宮爭奪,南赫想帶她離開,但又想到家族的使命讓他難以取捨,文靜向他保證不會忘記這天發生的事情,南赫痛下決心要和她生死與共,但文靜堅持要宮實現夢想,她不想再被人瞧不起。金尚宮來到韓玉家中向她宣佈納文靜為後宮,文靜回家時解釋說去了寺廟祈禱。金自點向仁祖提出讓文靜進宮,仁祖準備給她一個正四品的淑媛位置,金自點高興離開,金仁也看出金自點想利用女色來打探宮中內情,他還勸仁祖像從前一樣信任金自點,仁祖準備依計行事。文靜按約定時間被金尚宮帶人接走,韓玉提醒李馨益說法要注意分寸。文靜做好入宮準備後金尚宮向金自點彙報,金自點想趁王上年輕時讓文靜能生下兒子,這樣他才能如願以償。文靜進宮後才知道仁祖去了李尚宮的住所,他故意在李尚宮那裏喝酒,而文靜坐在那裏獨守空房,她進宮初夜受到冷落讓金自點沒想到,金尚宮不知道如何來辦,金自點猜出仁祖那樣做只是想和他玩玩。仁祖升任金流為領相,崔鳴吉和沈封器分別為左右相,目的是挾制金自點。金自點清楚他的活路是讓世子和仁祖之間發生裂痕,薑氏想通過做生意賺來的錢買回南街上的朝鮮奴隸,她心中有了很好的想法,世子也換上衣服準備親自下田種地。多爾袞聽說朝鮮王世子在種事並不擔心,他派人看好他們究竟要幹什麼。文靜要按宮中規定向張貴人請安,她心中不解。張貴人從李氏那裏打聽到文靜的出身,她們把她當成笑柄,文靜聽到後開門進入向張貴人請安,她忍受著心中的不滿,李氏聽完她的話後氣了一肚子氣,文靜初到就挫了對方的銳氣,她認為被仁祖寵倖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仁祖決定去文靜那裏過夜,金尚宮得知消息後十常高興,她急忙過去準備。文靜在仁祖面前故意不正眼看他,她講出心裏的委屈,當她見到仁祖時沒想到會那麼年輕,這讓他聽後非常高興。
第06集
金尚宮來到文靜房中見仁祖在那裏,仁祖按規定來到大殿裏等候,他明白金自點的想法,文靜認為金尚宮的到來打亂了計畫,金尚宮讓她先洗澡,之前要先搜身,文靜不理解她們的做法,她接受了全身的搜查,結果什麼也沒搜到。仁祖看出有人在窺視他的位置,也許正如金自點所說,他摸不透金流的想法,也不知道金尚弦是否會保護自己。金尚宮在文靜洗澡時命人去拿鸚鵡血,文靜聽雪竹說過鸚鵡血的作用,不是處女的女人沒法進大宮,還好那些血保留在文靜的胳膊上。仁祖被一些妄想折磨著,金仁看出他格外傷心。金尚宮提醒文靜要留住王上的血脈,李倧到後命下人退下,文靜清楚鸚鵡血凝固是因為洗熱水澡的原因,她向金尚宮說明。李倧自認為丟盡了君王的威嚴,當他臨幸文靜的時候,文靜從心底噁心,但當想起兒時被侮辱的情形,頓時狠下心來。韓玉成了正娘娘之母,金尚宮將好消息帶給她,還捎去很多禮物,李馨益也高興的不亦樂乎,在韓玉的建議下金尚宮答應推薦李馨益去宮中任醫官。張貴人帶人去探望文靜,文靜迎上去拜禮,還準備以後天天過去行禮,樸氏在一旁被嘲笑,李尚宮也是敢怒不敢言。金尚弦回到朝鮮讓李倧非常高興,朝鮮用國家的錢贖回一部分被當成奴隸的國人,雖然不多,主要是財政力量有限,被贖回的女人處境更是不堪,就算回到國土也無法得到歡迎,被稱為還鄉女的她們被蠻夷強佔了身體。金自點準備想辦法讓王上知道世子在瀋陽種田,這會上李倧更加傷心。李倧召集眾臣商量對外政策,主戰派與主和派爭吵不休,當他知道世子在瀋陽種田時十分生氣,金自點知道朝廷裏有清朝的間諜,李倧在朝堂上也是假裝大怒。薑氏的做法讓世子了王羞愧的無地自容,多爾袞明白要攻打明朝需要後方安然無恙,他認定世子李王具體成為朝鮮王的條件。姜氏懷疑朴黃送來的150兩黃金,她想知道鐵石的消息。昭顯世子夫婦收穫的糧食都以很高的價格賣出,主要是滿族人以放牧為主,再加上和明國作戰,朝鮮商人以瀋陽為中心開始了貿易盛世,昭顯世子和薑嬪努力買回朝鮮奴隸,要不就雇傭為農夫,要不就送去還鄉,新的世界,展現在了王世子夫婦面前。李馨益在金自點身上用針,金自點想試驗一下他的針法,如果可以就送他去內醫院任職。金自點派人調查李馨益,李馨益施針後得意洋洋地離開。南赫在家中對文靜十分思念,南母勸他以大業為重。文靜在李倧面前歎氣,他答應她會讓她一輩子在身邊侍奉,還承認她生下兒子後會當上中殿。內醫院的大夫給文靜診斷後發現她有喜了,她情不自禁地哭了出來,文靜不敢相信會懷上王上的孩子,好像做夢一樣,李倧一心想讓她生兒子。
第07集
文靜見到中殿娘娘的住所,她不懂宮中規矩想直接見李倧,無意之中在門口聽到金流向李倧上書建議設立中殿娘娘,李倧準備在後宮之中選擇,他沒採取金流關於禁婚令的提案。文靜徑直來到李倧面前,她懷孕後感覺到心煩意亂,金仁插嘴時被指責,李倧以忙於政務為由進行推託,還勸她不要在意,李倧承諾她如果能生兒子就把中殿的位置讓給她。崔鳴吉同意沈器遠關於選中殿的看法,多爾袞宴請朝鮮世子,宴會結束後向他問起是否思念家鄉,多爾袞想讓他成為朝鮮王,可世子不想背叛父王,多爾袞答應等他想通後就放他回故鄉。世子回府後非常生氣,薑氏縱容他發洩情緒,他想儘快離開瀋陽。薑氏勸世子尋找自己的道路,開創新的天地才是立足之本。朝鮮民心向著世子,儒生們聯名逼李倧退位。金流想和金自點重新扶立新君,金自點相信世子不會背叛仁祖,金流是他痛恨的敵人。李馨益在韓玉的幫忙下翻牆進入別人家中被告發現,他偷走一把刀,驚醒眾人後被暴打一頓,韓玉將找到的東西交給文靜,那些都是生兒子的偏方,文靜要想方高法生個兒子,然後入住中殿。李馨益為金自點扎針,金自點向他問起文靜肚子裏孩子的事情,李馨益嚇得尿了一褲子,回去後韓玉也懷疑文靜和南赫可能有關係。金自點計畫先讓金淑媛出手,他不能出於被動的位置。李馨益跟蹤南赫至樹林後在一旁偷偷看到他在訓練兵馬,多人都不是南赫的對手,李馨益有些害怕地離開,他還是被南赫發現,南赫將刀架在他脖子上,李馨益救他放過自己,南赫手下留情,李馨益將文靜懷孕的事情講出來,南赫認為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想見一下文靜。文靜聽李馨益聽南赫說起密林之事,李馨益說完後文靜有些傷心,她打算親自去見南赫讓他斷了念頭,文靜吩咐李馨益應該如何去做。南赫和文靜都無法忘記那個夜晚,文靜夜裏出門後見到南赫,兩人相擁而泣後再次偷情,金自點在府中鼓弄琴弦。文靜離開後南赫被一群黑衣人圍攻,南赫奮力反抗,他趁機跳牆逃走,但途中仍遇到不少殺手,雖然負傷,但還是全力搏殺。南赫被追至懸崖,他想到了文靜曾說過的話,南赫沒有放棄,文靜出現在黑衣人的身後讓他分神,當他看到文靜的時候身中數刀並口吐鮮血被黑衣人踢入河水中,那些殺手正是金自點的手下。文靜面臨生產,韓玉過去幫忙,幾番努力之後生下一名女嬰,這讓眾人非常失望,金尚宮在外面猜出結果,文靜不想見到這個孩子,還打算將她拋棄。
第08集
仁祖得知文靜生了女兒後感到遺憾,他更清楚金自點也是沒有如願。文靜看到生下的女兒就煩惱,韓玉在一旁照看,文靜想到南赫被殺十分傷心。金仁提醒仁祖可以重用金自點,但仁祖還是無法信任他,金自點還沒有權力。金尚宮向金自點建議還是拋棄那個孩子為好,金自點知道趙昌遠之女要入宮,沈器遠也在四處奔走,金自點還是希望文靜能在趙昌遠之女懷孕前之下兒子,他明白金淑媛不是就此甘休的女人。仁祖召集金流、左右相商量立中殿的想法,金流推薦趙昌遠之女,她才15 歲,仁祖聽完一口答應下來。金自見面見文靜勸她好好調養身體,仁祖準備年後迎娶中殿,文靜準備不惜一切代價生下男嬰,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金尚宮奉命來到趙昌遠家中考查他的女兒,見面後趙昌遠之女在流淚,想到離開父母讓她捨不得,她還沒做好出嫁的準備,只聽說新郎是國王陛下。趙昌遠清楚王妃的位置是如坐針氈,可她願意前往。仁祖頒佈詔令封趙昌遠之發為中殿,另外命崔鳴吉代替金流的領政職務。趙昌遠之女祈禱家祖崛起,還要替祖父伸冤,趙昌遠在她離開前提醒宮中注意事項。文靜生了女娃失了寵,趙昌遠之發如期如宮,大家都明白後宮之中的爭鬥會永不停息。金自點和雪竹喝酒,他明白新中殿娘娘也會獨守空房,還知道仁祖在賢淑女子面前會兩腿發抖,他禁不住大笑起來,金自點相信能重新掌權,但要讓文靜先生下一個兒子,雪竹有生兒子的偏方。仁祖沒有去和中殿娘娘圓房,他看出是金流在故意戲弄他,金仁向金尚宮說起仁祖不來的原因,趙昌遠之女獨守空房,仁祖在李尚宮那裏呆了一晚。文靜警告李尚宮說話注意分寸,李尚宮回去後非常生氣,仁祖讓她無法捉摸。文靜在趙昌遠之女面前訴說後宮的黑暗,還提醒她注意安全。文靜故意用嚇人的話驚嚇中殿,薑嬪聽說仁祖迎娶中殿之事有些生氣,世子王知道此事,也明白他們是不會讓自己出席,薑嬪找多爾袞溝通,多爾袞答應讓她回去一趟,還賞賜一些禮物。文靜勸仁祖不要讓中殿娘娘獨守空房,金仁在一旁也感覺她的話有些過份。金自點奉旨官復原職,他清楚姜嬪回來宮中會有一場暴風雨。楊內宮向仁祖稟報賓薑嬪行蹤,她騎馬而歸讓眾人吃驚,老百姓在街上看到也是議論紛紛,她帶回了一部分被買回的奴隸。
第09集
仁祖命人將所有大宮門都關上,沒有命令不許打開,他認為薑嬪騎馬是醜聞,還沒臉見老百姓,姜嬪在街上被老百姓們擁戴,大家都很關心世子情況。姜嬪在大宮門前受阻,中殿勸仁祖理解薑嬪的心情,但被仁祖指責。姜嬪要見到兒子石鐵之前不會動半步,金尚宮出門請她下馬上轎,但薑嬪選擇了步行而入,見到兒子石鐵時讓她高興萬分。李馨益對於薑嬪的歸來感覺到高興,仁祖對多爾袞在世子的做法上十分生氣。文靜請她母親韓玉出去,她讓李馨益找幾家住在偏僻地方的健壯夫妻,這是她最後的機會,李馨益明白她的意思,為了斬草除根不留後患,她還派人去除掉南赫的母親。金自點派人關注儒生們的動向,他猜出金尚弦不久後會弄出事端,還命人緊盯李馨益,此時不李馨益只是想利用。當年仁烈王后信任姜石器才會讓薑嬪當上世子夫人,文靜向中殿解釋起沒給他尚宮封妾的原因。薑嬪再也不想和兒子石鐵分開,她相信能等到兒子坐上王位的一天。中殿帶著幾位娘娘來到姜嬪住所,薑嬪奉她母親之禮。金尚弦認為仁祖應該早些讓位給世子,金流勸沈器遠不要犯下謀逆大罪,要繼續等待時機。姜嬪準備將石鐵帶回瀋陽,她擔心兒子未來沒有保障,還準備想辦法讓清國出動來讓世子繼承王位,仁祖不贊成薑嬪帶走世孫。金仁帶人闖入姜嬪房中,他們強行將石鐵從她手上搶走,薑嬪無可奈何。中殿知道後想干涉大殿之事,金尚宮勸她不要多管。金自點瞭解文靜,通過這件事情會讓仁祖更加相信清國想讓世子做王上,金自點知道仁祖和他一樣都是卑鄙的人。李馨益希望早些進內醫院做事,他向文靜說進醫學上生兒子的秘方,文靜要等薑嬪離開後想辦法得到仁祖的種。中殿命人做了一套禮服給薑嬪帶回瀋陽穿,還拿出自己用的首飾送給她。李馨益找到幾對夫婦給他們錢並說明目的,他將那些人的名字全部登記下來。金尚宮等仁祖休息後讓眾人退下,她將文靜悄悄放入大殿,為了懷孕,文靜潛入大殿強行和仁祖同房,仁祖醒來見她在身邊有些驚訝,她開始在他面前施展所學的妓藝。
第10集
文靜晚上偷偷跑到仁祖房間遭到其他娘娘的嫉妒,樸淑儀找中殿想讓她處罰金淑元,中殿讓她們不要多管,張貴人在一旁也不好插嘴,中殿明白她至少要等四到五年才能懷孕,目前只能隱忍,她要等待到仁祖來找她的那一天,在進宮前趙昌遠曾再三交待。文靜按雪竹之言躺在仁祖左邊,雪竹相信她能生兒子。仁祖認為文靜的愉愉到來是金自點忍受不住,當他得知中殿來時有些驚慌,中殿向他提議升任李尚宮為淑元,仁祖答應下來,中殿那樣做也是在自保,等她出門後仁祖感到被戲弄。姜嬪回到瀋陽,世子朝思暮想,她是坐轎而回。世子勸薑嬪忘記了邊的事情,她猜想肯定有人陷害才使仁祖懷疑自己。中殿明白金淑元的做法,李淑元懷孕了,文靜決定想辦法殺掉李尚宮肚子裏的孩子,她故意在別人面前也假裝孕吐。朴淑儀建議找太醫過來診斷,文靜那樣的表現是因為肚子疼,李淑元聯繫內醫院為她診斷,文靜也被太醫院診斷,太醫認為她的症狀是消化不良,宮女將打聽到的情況告訴張貴人、朴淑儀和李淑元。韓玉不明白文靜為何要撒謊,文靜認為她的病況不是消化不良,她一直有孕葉的反應。李馨益找漁民問起生育之事,還承諾給他們賞錢,他得知文靜再次懷孕後非常高興。文靜擔心再生下女兒,她找金自點商量 ,兩人準備按計劃進行。金自點聽說仁祖經常在花園裏走動,他去了江華小島也是感慨萬千,清國為攻打明國向朝鮮借兵,仁祖相信清國會贏,但金自點認為清國無法打敗明國,還提議讓仁祖和明國聯手,不要顧及世子和風林太君的安危,金自點想要回兵權,金仁認為金自點的話有些過分,他準備讓王上相信世子會幫著清國人出頭,金自點想在得到兵權後掃清一切政治上的障礙。李淑元上樓梯時被文靜踩到裙子,她險些摔倒。仁祖對金紹元和李淑元的懷孕感覺到高興,他仍想要兒子,文靜對於中殿的做法有些不滿,她回去後忍不住發脾氣。李馨益將砒霜交給文靜,還建議她循序漸進對李淑元少量用藥,這樣可以讓她死產。李馨益向她保證南赫母親已死,文靜這才放心。文靜表面上改變對李淑元的態度,還假裝關心她的情況,她假裝示好讓李淑元有些意外,文靜將一盒子高級餅乾送給她,還當面拿了一塊吃起來,李淑元也拿了一塊吃入肚裏,這正中文靜之計,那些餅乾裏早已被她下了少量的砒霜,李淑元被蒙在骨裏,等她走後文靜竊喜。李淑元無法忍受美食的誘惑,她回去後繼續吃那些餅乾。
第11集
中殿希望李淑元和金昭元能順利生下孩子,李淑元的肚子從外面上看一直在增大,那實際上是假裝的,當地回去時看到餅乾盒子已空,這讓她想起金昭元當時的話。吉言奉金昭元之命給李淑元送去點心,她看到桌下點心盒已空,那個假肚子也暴露在她面前。李淑元的丫鬟勸她不要再吃那些點心,但李淑元忍不住美食的誘惑,文靜的計謀得以實現,她暗自高興起來。李淑元帶著點心拿張貴人吃,朴淑儀擔心裏面會有毒,張貴人嘗後也感覺好吃,樸淑儀拿起吃了一個也感覺味道奇怪,她們希望李淑元能生下兒子。李馨益將之前找的產婦們向都城轉移,韓玉擔心文靜吃那些點心會使肚子的孩子難保,文靜不能讓李淑元懷疑她,韓玉被文靜的話嚇得兩腿發軟。李馨益找了六對要生孩子的夫婦,金自點打算在金淑元臨產時將她轉移到內宅,金尚宮到時候也會想辦法幫忙。金自點讓李馨益辦成那事後就讓他進太醫院,李馨益誠惶誠恐。金尚弦認為此時和明國聯兵對付清國是好時機,但崔鳴吉和他政見不同,仁祖召見金自點單獨談話,金自點建議仁祖派兵去支持清國,萬一清國不利就掉轉頭來找它,金自點再三提出恢復他的兵權,還多次表明忠心,仁祖要好好想一下兵權的事情,金仁站在一旁一語不發,等金自點走後金仁建議將軍隊交給林慶業,仁祖贊同他一石二鳥之計,仁祖心中的憤怒無法發洩,他感覺再也等不下去了。世子一直等著能洗刷恥辱的一天,只要能保住仁祖的王位,他願意做任何事情。薑嬪騎馬馳騁在郊外,她遠望故鄉,她認為能重建朝鮮需要世子的即位。文靜身體不適,李馨益急忙用針為她解毒,她相信李淑元中毒會比自己深,文靜拒絕在李淑元毒發之前扎針,目的就是不引起御醫的懷疑。金自點被升為都要元帥,元祖能在近處看到他心裏很踏實,金自點明白都元帥只是空殼而已,金仁那樣做只是想止他慢慢來。李淑元肚子疼痛萬分,最終滑胎,幸好保住性命,御醫診斷是中毒,仁祖知道後非常生氣,他猜想可能是金自點幹的。金尚宮提醒金仁不要和金自點對著幹,但金仁不想背叛仁祖。文靜得知李淑元之事後放心了,她感覺到肚裏的孩子踢了自己,韓玉相信這次她肯定能生男孩。仁祖來到文靜面前質問李淑元中毒之事,文靜將責任推在中殿身上,年幼的中殿被懷疑投毒,文靜自信中殿娘娘早晚會是她的位置。
第12集
文靜請樸淑儀和張貴人吃點心,她自己先拿起點心吃起來,她們沒發現什麼問題就離開了。韓玉將生兒子的秘方帶給文靜,迷信的言論被記載到東醫寶鑒裏,還要拿到仁祖的頭髮和指甲。中殿娘娘被送到敬德宮,金尚弦不想就這樣算了,金流準備等到仁祖的決定後再行動。金自點在仁祖面前挑撥他和世子之間的關係,還問起中殿之事。崔鳴吉面見仁祖時被拒絕,沈器遠不惜動用三司力量來面見仁祖。趙昌遠來到敬德宮看望女兒,她會等到仁祖來到自己身邊的那一天。崔鳴吉在仁祖面前建議查清李淑元留產之事,但仁祖不讓他多管,他對金昭元有所懷疑。金尚宮擔心事情真相敗露,她找文靜商量。文靜讓李淑元不要亂講,因為有毒的點心她們都吃了,她還故意用肚裏的孩子來氣李淑元。金尚宮在金自點面前說出不能相信文靜的話,金自點堅信金昭元會生下兒子。韓玉四處尋找李馨益,找到他後發現李馨益在偷情,躺在背窩裏的女人急忙逃走,李馨益的臉被韓玉抓傷。李馨益將一些藥丸拿給文靜,那些藥會使人的身體發生痙攣,但對腹中胎兒沒害,文靜一下子將它們全部服下,她已經做好隨時赴死的準備,地於眼前的得到的她已經滿足。藥丸的藥力發作,金尚宮向仁祖彙報金昭元服毒,他得知金昭元病危後急忙趕過去。文靜的人被綁起來嚴刑拷問,宮女無奈只好說出針醫來了之後文靜才暈倒。仁祖守護在文靜身前,他有些自責,文靜用自己中毒的方法洗清陷害李淑元的事情,御醫查不出中毒原因。李馨益被官兵通緝,他藏在房頂上被發現,李馨益堅持稱只是給文靜紮了一針,他被施以杖刑。李淑元聽說仁祖在文靜那裏守候一夜,她非常嫉妒。文靜從昏迷中醒來後看到仁祖陪在身邊,仁祖見狀也很高興。金流聽說文靜的事情後判定她是妖女,他不顧一切向仁祖薦言,仁祖多日未上朝,金流聽完解釋感到無語,她不明白仁祖為何會變成那樣。金流在仁祖面前流淚,文靜陪在仁祖身邊,金流提起被帶走的世子,還指責文靜是妖女,仁祖將下毒的責任推在中殿娘娘身上,當金流年到布簾後面的文靜時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離開。文靜度過難關,金尚宮相信以後沒有大臣再挑釁,文靜望著空中的月亮想起被她派人殺害的南赫,她感覺自己是被埋在地下千年之後又復活的惡魔。
第13集
文靜再次生下一個女兒,她感到絕望,韓玉將她抱在懷中,她不想見到這個女兒,還讓人扔出去。李馨益在焦急地等待著產婦們的生產,只剩下一家還沒生,其他生的都是女兒,金自點派人將沒生的那家人殺死並將產婦的肚子剖開取出一個嬰兒,但還是女嬰,李馨益被嚇得連忙逃竄。金尚宮安排雪竹抱著文靜的女兒離開,嬰兒在路上哭個不停。李馨益來到另外一處產婦家裏,他非常著急,產婦遇到難產想等等再生,但金自點的手下還是跟蹤而來將那家人殺死滅口,李馨益為產婦施針時她停止呼吸,他被逼用刀子將產婦肚子中將男嬰取出。李淑元派人緊盯金昭元生孩子的地方,文靜仍為生了女兒感到傷心。金自點讓雪竹抱養文靜的女兒,李馨益抱著嬰兒出去後那家人的房子被大火燒了,那家人的幾個孩子被賣去當僕人。李淑元的宮女看到李馨益抱著一個孩子進入文靜生產孩子的地方,李馨益自認為沒人看到。仁祖得知金昭元生了男嬰後非常高興,樸淑儀非常嫉妒,張貴人對她表示祝賀,文靜親自給他餵奶,她想讓他在自己懷裏長大。李淑元瞭解文靜情況後派人去尋找她生下的嬰兒,主要是為了尋找證據。文靜的親生父親趙大人來到私娘看望她,她指責他當年的卑鄙行為,趙大人啞口無言,文靜要讓他有一天跪在地上求饒,她想改變這個天下。文靜一心想讓她懷中的嬰兒成為將來的君王,她禁不住大笑起來。崔鳴吉面前仁祖,樸潢突然回來帶來世子被關押的消息,清軍要求仁祖親自去瀋陽謝罪,仁祖看完文書後非常生氣。世子在弟弟告訴姜嬪不要做愚蠢的事情,他得知真相,林慶業向明國投降才會使得世子被關押,薑嬪知道仁祖根本不想讓世子活在瀋陽。仁祖為文靜抱來的男嬰起名李澄(崇善君),他感覺心裏的大石終於落地,金自點順理成章成了他的老丈人。仁祖升文靜為昭容,金自點被封兵叛,他如願以償,還跪在仁祖面前謝恩,金自點自此重掌兵權,金仁提醒他那個位置的危險性。金自點聽完金仁的話卻高興不起來,仁祖要將林慶業叛變的責任推在金自點身上。仁祖答應文靜會升她為嬪,但要她再為自己生一個兒子,她要參議政事時受到仁祖指責,文靜離開前警告金仁。文靜找金自點商量對付世子的問題,她瞭解他的居心,還準備從中挑撥仁祖和世子之間的關係,金自點看出她還想爬在自己頭上。金自點得到兵判是用去清國的代價換來的,他出發前讓金仁轉告訴仁祖自己變成厲鬼也會回來,仁祖認為金自點不會活著回來。金自點來到清國後在鄭命壽的帶領下前行,他命手下人看好那個嬰兒。世子回到瀋陽邸下,薑嬪出去迎接。李馨益進入內醫院任參奉職務,他被安排的工作是守著放有仁祖的大小便的糞桶,他不想收拾那梅灰框,找文靜訴苦時反而受到指責。金自帶在瀋陽被關押起來,中殿已經十九歲了,這讓文靜開始擔心起來,她不想讓她離開靜德宮,中殿一直在等待時機。
第14集
李馨益來到敬德宮,他聽說每天都要給中殿準備五次水刺床,中殿一直在等大殿的消息,文靜派李馨益去水刺間做手腳,但他一直沒機會。金流向仁祖提議將中殿接回宮中,仁祖對新生的小王子十分喜愛。文靜帶人去敬德宮為中殿準備水刺床,她先試吃了做的那些菜,中殿對她的幫忙表示感謝,中殿開始準備吃飯,但又將餐具放在桌子上,文靜假裝哭著承認自己的錯誤。仁祖誇獎金昭容的做法很妥當,文靜在仁祖面前懷疑中殿天生可能有病,民間稱為癇疾,仁祖猶豫不決。韓玉將李馨益準備的藥交給文靜,她這次對付的是中殿,動手前她清楚其中利弊。中殿娘娘的生母為她親自準備水刺床,金昭容過去時有些意外,府夫人讓她以後不用再準備。府夫人到來讓中殿胃口大開,金昭容仍然要想其他辦法對付中殿。清太宗由於腦出血病逝,年幼的順治繼承皇位,多爾袞實際上了朝政的掌握者。仁祖聽說清太宗去世的消息後十分高興,他召集群眾進行慶賀,還想找人去挖掘皇太極的墳墓。金自點被放出監獄,主要原因是皇太極去世,多爾袞想讓世子當朝鮮王,可世子堅持自己的想法。金尚憲明白仁祖在三田渡的屈辱是國家的,仁祖張燈結綵慶賀清太宗的去世,還穿上了紅色的衣服跳舞。趙昌遠對女兒有些擔憂,薑嬪領著一些大臣在仁祖大殿前請願,他們要求中殿娘娘接回宮中。仁祖聽說金尚憲法想讓他讓位,金尚憲法想把瀋陽的世子帶回朝鮮稱王,那些都是金仁聽到的傳聞,金流提出要糾正國情,仁祖難以決定。金尚憲法聽宮中內侍說起金昭容生兒子的事情是假的,她實際上生了女兒,逃回宮中的內侍被金仁關在屋裏痛打致死。金仁找文靜談起宮中傳聞,他提醒她處理好周邊的事情,金仁只是為了仁祖著想,他殺了心愛的內宮也是出於無奈,文靜自認為她問心無愧。金仁提醒眾人管好自己的嘴,他向仁祖提醒將中殿接回坐鎮中宮殿,仁祖對金昭容並不擔心。文靜聽說中殿回宮後著急趕往大殿詢問仁祖,中殿在文靜面前露出得意的笑容,文靜氣得咬牙切齒。仁祖見到中殿后感覺有些女人味兒了,金仁安排仁祖來到中殿宮中休息,可到門口後又返回大殿,金尚宮向仁祖彙報中殿拒絕他的原因。金仁明白中殿娘娘已不再是小丫頭,仁祖來以她的房中,她向仁祖講起家中往事,仁祖看到她表演的舞蹈,中殿彬彬有禮。文靜聽說中殿在跳舞後有些意外,她帶人匆忙趕過去查看情況,仁祖感覺對不起中殿娘娘,還請求她的原諒,中殿諒解了仁祖,仁祖保證以後不會讓她再受委屈,兩人在中殿那裏休息,文靜在外面看到後十分生氣。姜嬪聽說父親去世後悲痛萬分,她想回去參加父親的葬禮。
第15集
李馨益向其他太醫說起燔針之法,他想為仁祖施針時被僉正大人指責。李馨益為文靜診斷病情,結果是火病,火病百藥無效,只有找到根源才行。韓玉進屋時見文靜坐了起來,文靜不想被搶去做母親的機會,她要去找仁祖理論,還想從中殿那裏搶回兒子。仁祖對文靜生的兒子十分喜我,他感覺比元孫更可愛,仁祖認為金昭容無德不適合扶養皇子崇善君,他要讓中殿一直扶養下去,文靜在殿外聽到他們的話後生氣離開,她心中暗想崇善君也並非仁祖親生。仁祖對崇善君澄之寄予很大希望,李尚宮向金歸容說起殿下會如何處置她,還洋洋得意地笑起來。文靜聽後十分惱火,她沒有作答,李尚宮得意離開後還向張貴妃和朴尚侍講起。李尚宮用重金收買人去尋找文靜當年生下的孩子,那將成為直接的證據,韓玉聽宮女說起後有些擔憂。金昭容夜裏來到大殿前得知仁祖每晚都在中殿娘娘那裏過夜,她失望而歸。韓玉擔心文靜會尋死,文靜在中殿前見燈火熄滅,她想讓仁殿再次回到自己身邊,只是束手無策。文靜坐在地上哭出來,樸潢在屋外聽到仁祖和崔鳴吉的談話,仁祖命人去告訴薑嬪說她父親的喪事辦的很好,不用回來,他認為那只是一個藉口。文靜見到她的生父趙大人之後改變說話態度,趙大人將一封信交給她,但文靜推回去讓他宣讀。金自點見到世子後談起薑嬪,還說起林慶業向明軍投降的原因,金自點在挑撥世子和仁祖之間的父子之情。朝鮮的民心早已離開仁祖,金自點希望世子能回國繼續皇位,但世子寧死也會守衛父皇。薑嬪勸世子歸國,真誤會更深之前回去。金自點收買清國將領馬夫大,還建議傳王位給世子。金昭容聽說李尚宮派人在打聽她的底細,韓玉也希望崇善君能繼承皇位。李馨益在內醫院裏受不了所做的工作,那些糞便有時候還要放在嘴裏嘗一下,他回去時被韓玉聞到身上奇怪的味道。文靜找李淑儀的侍女談話時恩威並施,她乞求饒命,最終只好聽文靜擺佈。金自點回到朝鮮故鄉,他高興的快要跳起來了,仁祖聽出他的口氣好像是在嘲笑自己。金仁走出殿外請金自點面見仁祖,仁祖沒想到他能活著回來,金自點提出清國讓元孫送過去當人質就可以放回世子和薑嬪,他勸仁祖讓世子代替姜嬪回宮替她父親奔喪。仁祖等金自點離開後胸口發癢,文靜在門口等著金自點的歸來,她有信心讓仁祖成為自己的傀儡,金自點原本擔心她會從此消沉。世子和薑嬪八年以來第一次共同回國,八歲的兒子留在瀋陽繼續當人質。金昭容要求見仁祖,她徑直闖入說起世子歸國之事,仁祖向下問起老百姓為何會如此高興,文靜還說出勸他退位的話,仁祖聽完更加惱火。
第16集
文靜被殿下怒斥,她想知道錯的原因,文靜說起薑嬪回來後中殿會十分高興,她故意在殿下面前挑撥和中殿的關係,金仁讓她不要再說下去,但殿下還是想聽文靜將話說完,她認為年幼的中殿會聽薑嬪的建議,殿下不以為然,他聽出中殿要看薑嬪的臉色,金昭容自稱是將聽到傳言說出來而已。殿下聽完有些擔憂,文靜的離間計成功。金仁讓金尚宮不必收拾宮殿,世子和薑嬪在弘濟院寸步難行,再翻過一座大山就是王宮了,軍隊攔住了他們的隊伍。世子不是因為害怕,他受父王勝過自己,還勸薑嬪不要再爭鬥下去。姜嬪兄弟幾人得知她被困弘濟院後有些擔憂。中殿不明白殿下到底在想些什麼,殿下命人傳話給嬪宮,讓她打消請安的念頭。世子不想和殿下對著幹,但薑嬪和他看法不同,殿下對姜嬪不滿意。文靜勸中殿向殿下諫言關於世子的問題,中殿聽完後願意去幫說話,她明知道是金昭容設計的陷阱,還要堅持前往,文靜達到目的後得意離開,她認為殿下會怒斥中殿。中殿在殿下面前替世子求情,殿下惱火萬分,他讓中殿不要多管閒事。趙昌遠得知女兒中殿娘娘在跪席待罪後十分驚訝,殿下認為中殿是在侮辱自己,趙昌遠趕到後勸中殿不要那樣做,但中殿還是跪在那裏不起身,韓玉得到消息後暗自高興,文靜命人把她的素服也拿來,她要學中殿一樣跪地待罪,當她穿著素服到時看到世子和薑嬪也在那裏,世子求中殿起身,文靜也假裝求情。張貴人、朴氏等人聽說中殿跪席待罪的消息後起身前往,殿下聽到外面的哭喊聲後得知後宮娘娘都在效仿中殿,他更加惱火。姜嬪站在那裏看出文靜等人居心不良,文靜抬頭時兩人目光相視。世子跪在殿下門前求情,金仁勸說殿下。文靜向金自點彙報計畫失敗,這樣她又輸給中殿,金自點嘲笑她輕敵了。殿下召見世子和薑嬪,中殿坐在一旁,殿下想洗刷從強人那裏受的委屈,世子也將那些牢牢記在心中,殿下不明白他為何要學習清國的民俗。殿下很想見一下二皇子鳳林太君,還一心認國他是一個孝順的兒子。殿下知道姜嬪穿著喪服後十分生氣,他還聽說清國要讓世子代替他的位置,殿下把她的做法當成籠絡人心的辦法。姜嬪的兄弟們正在家中辦理她父親的喪事,薑嬪準備返回瀋陽,世子想再等一下。殿下聽金自點說起姜嬪的兄弟們和姜嬪合謀,他起了提防之心。文靜聽說中殿坐上轎子上後十分高興,中殿看著薑嬪的處境不能不管,她自有辦法處理,中殿見到薑嬪後講出一番道理,世子和薑嬪明白了中殿的良苦用心,中殿讓薑家先把靈堂收起來。
第17集
姜家兄弟們準備按薑嬪的意思將父親靈堂收起來,薑母在靈前哭鬧。金仁向殿下彙報說姜嬪讓家人收起靈堂,殿下認為只是裝樣子罷了。中殿在殿下面前說起薑嬪,她想讓殿下當眾宣佈世子是皇位的繼承人,殿下讓她不要多管政治之事,話沒說完他生氣離開。金仁也勸殿下表揚姜嬪孝順之心,殿下思慮再三決定那樣做。金自點向眾臣說起殿下和世子之間的誤會解除,還誇獎中殿聰明。韓玉讓文靜趕快準備一下,文靜一籌莫展。殿下為世子重返瀋陽設下送行宴席,世子為眾臣敬酒,後宮妃子們也來到中殿面前行禮,中殿與薑嬪並排而坐,文靜顯示十分緊張,姜嬪見到金昭容的兒子一直被中殿撫養,文靜不悅。殿下端起酒杯向眾臣提起三田渡之辱,世子被指責後走出大殿,他出門後聽說薑嬪剛才一直在門口站著,她都聽到了屋裏的對話。薑嬪找中殿談話,她清楚中殿不比仁烈王皇后差,中殿讓她放心,中殿會在她在瀋陽期間守好後宮,薑嬪和世子返回瀋陽,臣民們擁戴至極,對他們留戀不舍,但世子和薑嬪還是返回瀋陽。殿下召集眾臣宣佈讓世子繼承王位,只是對沒有向薑嬪辭行而遺憾。
第18集
中殿媽媽想到殿下說的話被氣暈過去了。殿下這邊也暴跳如雷,嬪宮給他寫信說要不是中殿勸阻絕對不會原諒殿下,而會與世子一起創造新的國家。
第19集
文靜挑撥殿下與中殿嬪宮的關係,朝鮮很忌諱中殿和嬪宮關係過於親密,文靜利用中殿給嬪宮寫信出頭等事和殿下面前說盡壞話。文靜還誣陷中殿心中其實記恨殿下,怎麼會有花季少女甘心喜歡老頭子。殿下果然上當了。
第20集
文靜挑撥殿下與中殿嬪宮的關係,朝鮮很忌諱中殿和嬪宮關係過於親密,文靜利用中殿給嬪宮寫信出頭等事和殿下面前說盡壞話。文靜還誣陷中殿心中其實記恨殿下,怎麼會有花季少女甘心喜歡老頭子。殿下果然上當了。
第21集
金自典要針灸師害死邸下,針灸師膽小此事一直未辦成功;中殿現在徹底瞭解文靜的為人,和嬪宮商量如何對付文靜的事情來。
第22集
中殿決定從李尚宮處打聽文靜的秘密,又擔心被文靜發現後,文靜會加害于李尚宮。現在大家都傳文靜的孩子是宮外帶來的孩子,中殿一定要查出真相。
第23集
中殿收回了文靜昭容的稱號,叫人把她抬到檢察館,不僅受到了下人們侮辱,下人們還把她釘死在小黑屋裏不讓她出來。另外文靜的媽媽也被轟出皇宮。
第24集
世子在邸下宮殿外行大禮叩拜,邸下視而不見。認為腿長在他自己身上想進來沒有人能攔住。但是好奇心極重的殿下,還是讓人把他叫進來,但發現世子早已不見蹤影。
第25集
嬪宮率先把手上的金戒指摘了下來,放到了桌子上,跟著貞敬夫人們就把身上的所有配飾都拿了出來,一眨眼的功夫,許多配飾在桌子上堆成了山。
第26集
文靜為了世子不能繼承皇位,燒香念咒語派人紮紙人詛咒世子得病,沒想到世子真的得了怪病,白天不會犯病好人一樣,一到晚上就會變得渾身滾燙直到昏迷,讓人查不出病因。
第27集
殿下對世子大發雷霆,世子身體不適最後又病倒了,文靜借機又對殿下煽動廢除嬪宮,並且對中殿媽媽開始實施禁閉,首先將她的御用僕人全部換成自己的人...
第28集
洛興君大人為了得到殿下的允諾,不惜威脅殿下。萬一得不到殿下的允諾,到時候只能殺了殿下,毒殺了殿下後,洛興君決定讓世子背黑鍋。
第29集
殿下來看世子,才30多歲的世子就這麼去世了。殿下痛哭不已。
第30集
世子被懷疑是被人毒害致死,文靜和殿下請願要求嬪宮要寫保證書,要求她以後不要拿世子的事說三道四。
第31集
朝堂上殿下與眾大臣為決定立太子的事情爭執不休。殿下讓領上說說自己的想法,領上告訴殿下就按順理辦事。
第32集
大臣紛紛要求查明世子死因,針灸師放話給文靜,如果這次再被抓進去,他的嘴巴就不一定說出什麼了。邸下的屍體又黑又藍被查出是被人下毒了,此事越鬧越大一發不可收拾。
第33集
文靜假裝讓嬪宮給殿下做鮑魚吃,緩解緊張關係,但是她假裝試吃後中毒誣陷殿下,雖然後查清沒有問題但是殿下和嬪宮的關係又降到冰點。緊張的後宮又出現殺人事件,文靜的老相好出現,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第34集
文靜對於母親的不爭氣十分惱怒,在母親向她抱怨國家的法度就是這樣時更是說出我就是法度這樣的話。傳令父親要他將崔氏從家譜除名,甚至要他做一個新的族譜。崔氏堅決不妥協,但趙記懇求她同意居於側室,崔氏甚至要自殺以威脅。文靜得知父親沒有成功,決定親自出馬。崔氏哪料文靜竟然派人把自己的三個兒子抓進監獄。而她的兒子們則商量著逼迫母親同意文靜的要求。婢女推開房門發現崔氏已經懸樑自盡,而府門外的文靜看著門上的白燈籠說了一句若不是你不同意,怎麼會躺著走出去。朴淑儀和張貴人把文靜的所作所為告訴中殿,並告訴她文靜覬覦其中殿之位,最近更是直接入住了大殿,甚至因為仁祖不舒服代替仁祖擋住了大臣的覲見。韓玉一直未能住進裏屋讓文靜十分惱怒,堅持讓文靜住進裏屋,但韓玉因為崔氏之死內心不安,看到已經成年的子女就覺得是自己害死了他們的母親,最後也不管文靜了。中殿看著嬤嬤帶來的女孩,雖然略微有缺陷但調教一下就可以了。中殿親自去見仁祖,卻聽到裏面文靜問仁祖為什麼總裝病,而內官為中殿通報後卻是文靜讓她進去臉色難看了不少。中殿進去問仁祖生了什麼病,仁祖卻沒有回答,而文靜更是囂張地向中殿示威後告訴中殿仁祖被為薑嬪喊冤的上書氣得上火。仁祖趁機插話說是薑嬪的錯,而文靜則把仁祖的怒火成功引到了姜嬪的哥哥們身上。就在這時都承旨覲見,又是文靜未經仁祖的同意就讓人進來。都承旨進來,文靜不顧都承旨的猶豫就問是哪兒來的上書,聽到是議政府上書後,直接讓他拿了回去。更是讓他帶話給金鎏讓金鎏好好想想。而在都承旨離開後,文靜更是向中殿炫耀讓中殿的表情更冷了兩份。金鎏得知是文靜接見的都承旨問金子點什麼時候回來,猜出他有可能在拖延時間,和崔明吉商議若是金子點沒能拿回強國的許可立即逼迫仁祖立元孫為世子。因文靜插手政事,中殿責怪金仁。金仁趁機勸中殿支持元孫,但是元孫點出了文靜的陰謀,更是告訴金仁能幫助薑嬪和元孫的只有鳳林大君。走出中殿的房門,金仁看到了鳳林大君,鳳林大君懇求金仁幫助自己,相信自己。姜嬪與兄弟們商量繼續現在的行動,甚至要把拿回來的絲綢賣掉以作資金。宋俊吉勸姜嬪在金子點回來之前和仁祖和好,但是薑嬪卻告訴他不必多慮因為她派樸煌給睿親王送了一封信,把世子是被毒死的告知。而她為了自己的兒子們堅持鬥爭下去。姜文星問宋俊吉是何打算,宋俊吉的回答是若不能勸服薑嬪就與其並肩作戰。仁祖召見元孫,元孫稱要為父親結廬守墓三年,求仁祖同意。元孫離開,文靜趁機誇讚元孫聰明,並說薑嬪到處誇讚自己的兒子,是因為薑嬪對仁祖冊封鳳林大君為世子有怨言。中殿召見元孫弟兄三人,元孫懇請中殿照顧自己的弟弟們。中殿把他們二人安置在自己這裏。元孫獨自來到父親的居所,撫摸著父親曾經坐過的地方仿佛又看到了父親淚水無聲地流下,發誓會揭開父親的冤屈。文靜得到消息說元孫要解開自己父親的冤屈,甚至每天晚上都要去靈堂,讓羅業監視住他。姜嬪回到宮裏告訴元孫不要過於相信中殿,並要他保重身體,而她會親自給他送食物,不要輕信別人。姜嬪想要進宮保護自己的孩子但是元孫拒絕了,他會查清父親的死因。但姜嬪要元孫發誓會像自己的父親那樣活著。姜嬪親自去向仁祖低頭,但是仁祖讓她退下,這次薑嬪沒有再頂撞他。鳳林大君送薑嬪出去告訴她一定要留在王宮保護元孫等人。姜嬪和文靜面對面地站著,薑嬪看著文靜的惺惺作態,卻笑了起來。文靜請仁祖下旨封母親韓玉為趙氏家族正室夫人,人族拒絕,金尚宮建議文靜去趙家住一晚。但金尚宮也趁機告訴文靜鳳林大君未能得到冊封的旨意。睿親王堅持冊封元孫為世子,甚至以派兵為威脅。薑嬪看著面前的大殿御醫,臉色冷凝。李馨益得知御醫一直在金鎏府裏,要把他抓回來。御醫稱李馨益把毒針紮進了世子身體裏,要姜嬪徹查世子的死因。文靜去趙府,卻要金尚宮準備中殿才能坐的鳳輦。百姓們看到坐著鳳輦的文靜紛紛躲避,文靜的臉色難看了。趙府眾人看到文靜臉色不一。哪料就在這時卻有百姓拿著石子等物砸文靜要她還回世子的命,嚇得趙家人慌忙回家。文靜接見幾位兄長,要他們多多協助自己的兒子崇善君,幾位哥哥臉色不豫。月色下,文靜閉上眼睛,就在這時,一把劍橫在她的頸間,卻遲遲未動,是南赫。兩人僵持著,文靜流下眼淚。而孝名翁主的叫聲驚醒了文靜,文靜沖過去抱住了女兒...
第35集
南赫的劍橫在文靜頸間,卻遲遲未動。文靜閉上眼睛,被女兒的叫聲驚醒,沖過去把她抱在懷裏。回過頭,卻發現院子裏已經沒有人,文靜跌倒在地上。不顧找過來的婢女,把女兒緊緊地抱在懷裏,泣不成聲。南赫在樹上看著這一幕,淚如雨下。文靜哄著女兒入睡,告訴她不可以把今天的情景告訴別人。孝明告訴母親自己做了噩夢,夢見母親流了很多血,文靜把女兒抱進懷裏。文靜披上斗篷,躲過巡查的侍衛,來到那棵樹下,眼前浮現的是以前的情景,眼裏泛著淚花,之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來到南赫藏身的地方,南赫問文靜孝明是否是他的女兒,把匕首橫在兩人之間,文靜卻說她是 忍辱負重呆在宮裏,一步步走向南赫,終究還是撲在他的懷裏,懇求南赫殺了自己,但是南赫手裏的匕首還是掉在了地上。文靜靠著南赫坐在地上,問她如果不是孝明是否會殺了自己,南赫起身就走,文靜說如果想見他的話,會在喪輿家屋簷下系上紅布,並叮囑他不要忘記。南赫頭也不回地離開。文靜跌在地上,淚流不止。南赫感覺到有人看自己,把帽檐往下拉了拉,離開。韓玉對文靜一聲不吭回到宮裏有點兒不滿,文靜卻說要把崔氏所出的三個兒子只留下一個活口,要文靜選擇。仁祖得知元孫一直在文政殿熬夜,決定為世子辦靈堂。文靜站在門外聽著仁祖的決定。仁祖身體不舒服,金仁建議宣以前的御醫看一下,但就在這時文靜卻推門進來阻止了,並勸仁祖搬回自己的宮殿。文靜吩咐婢女把窗子打開,並要母親呈上了花茶,喂仁祖吃下冰點。中殿得知仁祖搬至文靜的殿內大怒。文靜趕走了仁祖身邊以金仁為首的大殿侍從,啟用忠於自己的內官,封上大臣的出入。姜家人正在彙報目前宮內的狀況,卻得知鳳林大君來訪。鳳林大君把文靜的所作所為告訴薑嬪,以保護元孫為由,要薑嬪同他聯手。鳳林大君把仁祖目前對元孫的態度告訴薑嬪,並要她好好想想文靜的目的,之後行禮離開。宋俊吉勸薑嬪相信鳳林大君,並與其聯手,薑嬪不願,只想儘早把元孫帶離宮裏。姜嬪進宮,卻遭到侍衛的阻撓,金仁親自來迎,,強硬的要求開宮門。薑嬪抱住兩個小兒子,對著元孫點點頭。李馨益為仁祖扎針之後,文靜趁機點出了中殿召人進宮陪伴仁祖,在仁祖睡著之後,示意李馨益離開。金仁告訴薑嬪現在見不到仁祖,並勸她在金子點回來之前一定要忍耐,並告訴他她到時候強國使者會來,姜嬪拜託金仁幫忙要帶元孫離開。金子點不斷回頭,看著身後的強國使者,想起的是睿親王的話,世子一定要是元孫,否則他會派人把世子的死因查個清楚。文靜確定仁祖暫時不會醒來,要李馨益那上次的藥來要下給元孫,並要他在元孫昏倒之後為元孫扎針,並承諾這是最後一次,又趁機以韓玉為誘,迫使李馨益答應。中殿把兩個女孩交給了張貴人和朴淑儀,薑嬪站在門外聽著裏面的笑語,轉身離開卻聽到裏面的人嘲笑自己的話,叮囑韓尚宮不要說自己來過。姜嬪一步步走出通明殿,仿佛還能聽到裏面的笑語,抬起頭看著天空,想起的是當初自己曾為她跳過舞。仁祖一杯杯喝酒,提起姜嬪進宮就是一肚子的火,文靜看著這樣的仁祖嘴角嘲笑的笑。金仁通知薑嬪抓緊時間,卻看到文靜來了,而本已出門的內官看到文靜又進去了,金仁皺眉。姜嬪得知文靜來了,看著冒充元孫的人皺眉。金仁要薑嬪離開,但是薑嬪看著更為年幼的兩個兒子,狠狠心準備離開,卻聽到兩個兒子懂事的話,抱住哭得傷心地兒子告訴他們會來接他們。薑嬪坐上轎子,接了元孫,把他緊緊地抱在懷裏,在宮門卻被侍衛阻攔,走出的是文靜的親信,強硬地打開轎門把元孫抱下轎子並送姜嬪出宮。剛出宮門,薑嬪跳下轎子,懇求仁祖把元孫換給自己,跪在地上痛哭不止。仁祖得知薑嬪要帶元孫出宮,大怒。元孫狠狠地咬了抱住自己的內官一口,迫使他放下自己,跑去見仁祖。就在姜嬪一行人痛哭的時候,宮門開了,是文靜。文靜告訴薑嬪她再也見不到元孫了,說完就轉身而去。薑嬪跪在地上,求她放過自己的孩子。文靜什麼也沒說,就轉身而去。薑嬪看著重新關閉的宮門,向旁邊的侍衛要刀,想要以自盡換取兒子出宮。
第36集
姜嬪向身邊的侍衛索要刀,希望自盡以換取兒子出宮,被周圍的人阻攔,大叫著兒子的名字,哭泣著。元孫跑向文靜的宮殿。而殿內,仁祖問薑嬪要帶元孫出宮的原因是什麼,金仁給的答復是元孫要去參拜世子殿下的陵墓,直接被文靜斥為說謊,反而說是薑嬪要把元孫送往強國去,而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元孫的哭求聲,希望祖父把他逐出宮外,要和母親一起生活,文靜趁機挑撥仁祖和薑嬪以及元孫的關係。仁祖不顧文靜的勸阻,執意詢問元孫要出宮的理由,而元孫給的理由就是在宮裏他連水都不敢喝,殺死了父親的人會讓他活著麼。仁祖走下臺階把孫子抱進懷裏,告訴他自己會保護他。宋俊吉責怪薑嬪不該魯莽行事把元孫帶出宮,薑嬪現在閉眼就是元孫慘死的樣子,而宋俊吉認為薑嬪目前應該學會的就是屈服。宋俊吉走到門外,吩咐侍衛好生保護姜嬪,薑嬪在屋內大叫外堂叔不能理解自己作為母親的心。文靜告訴仁祖元孫會如此是因為薑嬪的挑撥,並在仁祖惱怒的內心又加了一把火,讓仁祖更加惱怒于薑嬪。文靜見仁祖惱怒金子點的不作為,趁機建議仁祖立元孫為世子,仁祖不願意。文靜直言強國不會把鳳林大君立為世子,而仁祖自己又不願立元孫為世子,於是文靜趁機試探仁祖是要把崇善君立為世子,察覺到了他話裏的鬆動。仁祖告訴文靜自己總會夢到世子流血的樣子,更是堅定了他薑嬪會掘自己墳墓的想法。文靜吩咐言年給仁祖上茶,言年趁機在茶裏下了鴉片。文靜哄著仁祖把那杯茶喝了個精光。金子點快馬回家,立即吩咐人去請文靜,告訴趙記有可能會鬧翻。仁祖一杯茶喝得自己暈乎乎的,覺得格外舒服要文靜再給自己倒一杯。金子點告訴趙記睿親王要求使者徹查世子的死因,並說如果事情不利就把世子的死因推到仁祖身上,把趙記徹底和自己綁在了一起。文靜得到消息說金子點有事求見,文靜沒有理會,轉身坐在仁祖的榻邊,為他編造了一個美夢,隨即出了宮。御醫告訴薑嬪一定會在強國使者面前公佈世子的死因,薑嬪讓人拿進來了世子的壽衣,上面沾滿了血跡,是一個宮人偷偷藏起來的,薑嬪要御醫仔細檢查世子到底中了什麼毒,並告訴哥哥和外堂叔她原本是不打算公開的,但是為了救元孫拿了出來。文靜不同意金子點的意見,金子點威脅她,文靜認定金子點現在不敢殺了自己,決定以自己的力量幫助兒子登上寶座。但金子點最後以崇善君的身世相威脅,文靜轉回身告訴他如果殺他最好現在動手,否則她一定會殺了趙記。金子點吃驚地看著她。文靜離開,金子點否定了家臣去暗殺文靜的建議,認為文靜會向他求助。趙記成為了都總官大喜,而姜嬪得知朝堂的變動,轉而問起強國的使者,要宋俊吉去牽線。金鎏帶領新上任的左右議政再次覲見仁祖,被關在了門外。姜嬪得知強國使者並未帶回冊封元孫的詔書,擔心一旦使者進宮會陷進文靜的陷阱之中。使者進宮,中殿要韓尚宮把他們說的話轉告自己。使者進宮,卻沒有見到仁祖,見到的只有坐在帳後的文靜。文靜讓金尚宮把禮物交給使者,裏面是大量錢財,文靜稱這是仁祖的禮物。中殿得知文靜代替仁祖接見使臣大怒,而此時的仁祖已經陷入昏睡。文靜告訴使者仁祖病重,並轉達了對冊封元孫為世子的不解。李馨益得知楊御醫在找殺害世子的毒藥,並發現鴉片不見了,李馨益大驚,差點兒吵醒昏睡中的仁祖。御醫沒有發現少了的藥,拿出了世子的壽衣要下屬幫忙。文靜以強國要對付明朝,難道還要擔心對朝鮮作戰,使者承諾不會有戰爭,文靜要使者轉告睿親王再等一年,會把元孫封為世子,再不濟也會冊封鳳林大君。而臨出宮,使者又收到了文靜讓趙記轉交的禮物,承諾會讓文靜如願。金子點得知文靜的過河拆橋行為大怒。中殿帶領鳳林大君去見仁祖,反而要得到文靜的允許。中殿看著仁祖隨著文靜的話動作,面無表情。文靜告訴他們使者已經離開,不再追究冊封世子之事。而就在這時,仁祖仿似才回神一般說自己困了,文靜扶他躺下。鳳林大君上前為他按摩,中殿看著這一幕,而文靜一直盯著中殿。中殿怒氣衝衝地回到通明殿,對著父親大發牢騷,並告訴他文靜已經收買使者,面色不忿。鳳林大君告訴金仁仁祖身體有恙,問為何不宣御醫,金仁則告訴他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未見到仁祖。鳳林大君大怒,對目前文靜的專權不滿。姜家兄弟責怪宋俊吉想錯了,薑嬪認為睿親王不會放棄世子殿下,卻得知金尚宮來了,薑嬪還怕是元孫出事,慌忙出去,原來是元孫想要見她,得到答復說是仁祖允許,姜嬪進宮。姜嬪進宮卻看到三個孩子和文靜的孩子們玩得正開心,而就在這時文靜卻從她的身後過來。文靜看著這一幕,一邊笑得開心,一邊刺激薑嬪。一個孩子已經看到姜嬪叫了一聲,於是兩個小兒子飛快地撲到了母親懷裏,元孫看著這一幕笑得開心。文靜則吩咐金尚宮在喪輿家的屋簷下系上紅布。
第37集
南赫來到和趙氏之前偷情的小屋,突然遭到雨點般的飛鏢偷襲,這時,屋外出現10多個蒙面大漢,南赫一邊打鬥一邊逃跑,他能否逃出追殺?
第38集
領相大人和中殿娘娘要求殿下查出毒殺世子邸下的罪人,中殿否認有人毒殺世子,中殿娘娘認定是趙氏所為,殿下否認。
第39集
世子去世,世子的兒子承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保護大家。文靜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崇善君並非為皇上的親生骨肉,文靜被迫滴血認親。
第40集
趙貴人留了好多的血,眾御醫過來給趙貴人請脈,趙貴人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第41集
金自點要殺掉鳳林大君,趙氏自有計劃,並警告金自典現在不要亂咬人,元孫說錯話被殿下打入冷宮,這可急壞了嬪宮,嬪宮冒死求情,殿下看到嬪宮差點氣死...
第42集
趙氏給殿下下了迷藥後,殿下昏昏沉沉答應了流放嬪宮的孩子去濟州島的事,等他頭腦清醒木已成舟,已無法改變,趙氏把殿下軟禁起來,外界大臣無法找到殿下,趙氏開始為非作歹。
第43集
元孫踏上發配濟州島的路上,南赫一直在暗中盯梢,這時宮中的趙氏也沒有閑著,忙著對付中殿娘娘,如果中殿娘娘自己不走出宮裏,就讓她躺著出宮。
第44集
嬪宮得知自己的兒子死後很傷心,寫下書信要面見殿下,而且趙氏百般阻撓禁止嬪宮覲見殿下,並且對殿下封鎖元孫去世的消息。殿下的膿毒已經深入骨髓,命不久矣。
第45集
殿下詢問嬪宮為什麼要寫那樣的信,要引進強國的人來朝鮮,為什麼要裏通外國,嬪宮面無表情,只求一死,因為只有她死了她的兒子才有可能活命,最後在趙氏的攛掇下,殿下終於派人下令給嬪宮賜毒藥。
第46集
殿下後悔賜毒藥給嬪宮,但是此刻為時已晚,嬪宮喝下毒藥後大口大口吐著鮮血,呼吸困難難受萬分。而這時在大殿的趙氏卻在痛快的大笑...
第47集
中殿媽媽把趙貴人等偏房側室都召到她的邸下,當著大家的面讓僕人指正趙貴人交給她一包毒藥要毒死中殿,趙貴人否認,並且和中殿打賭如果她喝下所謂的毒藥,要是沒事一切責任就由中殿負責...
第48集
趙貴人把毒藥喝下後,身體毫髮無損,她質問侍女聽說中殿娘娘腸胃不好,她派人送來的腸胃藥,到底是誰誣陷說是毒藥。此時侍女慌張跪地求饒,說一切都是按照中殿的意思去辦的。
第49集
大太監的反擊:大太監先擄走了殿下,又帶走了金尚宮賜毒藥一碗,接著趙貴人被打進冷宮,半路遇到中殿娘娘,中殿娘娘上前給了趙氏幾個耳光,不久殿下駕崩...
第50集 結局
趙氏被逼喝毒酒自殺,在千鈞一髮之際被世子救下,但她並不知悔改。她用一些死動物的屍體做法下詛咒,這也是她最後能使用的毒計了,惡有惡報最終趙氏被亂石打死。

韓名:궁중잔혹사 - 꽃들의 전쟁
英文:Cruel Palace - War of Flowers
編劇:鄭夏淵
導演:盧宗燦
演出:金賢珠、李德華、宋善美、鄭性模、鄭成雲、金株英、高媛熙、田汰遂
官網:http://drama.jtbc.co.kr/bloodpalace/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