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介紹,人物介紹,每集介紹,分集介紹,結局

由金來沅、秀愛、李尚禹、鄭柔美主演的《千日的約定》以悲傷愛情題材電視劇,該劇講述了一個記憶不斷消退的女子和一直守護在她身旁的男子的感人愛情故事。李淑妍(秀愛 飾)慢慢失去記憶,朴智恆(金來沅 飾)則是深愛書妍的純情男孩,從小智恆表面上是像對待妹妹一樣對待書妍,實際上是有微妙的感情波動,環境差異則成為他們的絆腳石,但智恆依然喜歡著他,講述了漸漸失憶的女人和守護愛情的男人之間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韓劇 千日的約定 人物介紹:

朴智亨-金來沅 飾
我是為了你而存在,為了你而出生的」建築師在民的朋友,高中的時去過幾次在民的家裡見到過舒妍,也與她一起看過幾次電影,表面上是像對待妹妹一樣,實際上是有微妙的感情波動。可因為當時年紀小,環境差異也成為阻礙他們的絆腳石,對自己的感情確認也是未知數,等各種原因使得那段感情只停留在曖昧的程度。當快要健忘的時候半夜卻會接到電話,一年有個2~3次。休假時與在民和明熙一起見過幾次面,留學過程中通過幾次電話,這些是與舒妍的全部聯繫

李舒妍-秀愛 飾
我想記住你慢慢消逝的你的樣子" "我想要記住你在我腦海中慢慢模糊的身影"5歲時做電技術員的父親因觸電事故而去世,一年後因為母親的改嫁而與3歲得弟弟文權在姑媽家成長。幼小的年齡就知道在姑媽家會給她添麻煩,且因為不是那裡就沒地方去的不安感使得她過早的成為小大人。因為不想成為令人討厭的家庭成員而無意識形成的自己的保護色,開朗,全身用服務意識武裝自己。對弟弟文權有著無限的責任感,且自信,誠實和勤快。單戀堂哥在民的高中同學志亨。

張在民-李尚禹 飾
一輩子就那樣安靜的,期盼安靜的生活」舒妍,文權的姑家堂兄。朴志亨的高中的高中朋友。原是政治部記者,現轉到保險公司。服役時與大學開始相戀的女朋友分手一直未婚,對生活在父母家的舒妍給予溫暖的關懷,成為舒妍的依靠且成為她的諮詢人。因為一次傷害,對女人對婚姻沒有太大的熱情。休息日喜歡在家裡圖書管理或者公園裡讀書的一個人。一輩子只是那樣安靜的,喜歡安靜的生活。

盧香琪-鄭柔美 飾
「因為喜歡志亨所以從沒懷疑過與他結婚」 盧洪吉和吳賢兒的小女兒。天真沒有任何想法,只因喜歡志亨,從來沒有懷疑過與他結婚。在志亨面前既沒有自己的意見也沒有自尊心的程度。演員秀愛將正式出演金秀賢作家的新作《千日的約定》,並擔任女主角。10月即將問世的SBS TV電視劇《千日的約定》的女主角,作家金秀賢欽點了秀愛,讓幸運女神再次垂青於她。《千日的約定》講述了一個失去記憶的女人和至始至終都在守護愛的男人的故事,是一部讓觀眾和製作方都十分期待的作品。另外,秀愛對這次能出演《千日的約定》並擔綱女主角表示:『我很有壓力,很緊張,但是同時又十分期待的在準備這次作品。

韓劇 千日的約定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李舒研和朴志恆開車一起出去玩,朴志恆帶李舒研到了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激情過後兩人回到了各自的人生軌道。李舒研再次接到朴志恆的電話開車趕去約會酒店。路上李舒研想起自己最近經常因為頭疼要吃下大把的止疼藥。因為開車過了頭,舒研幾乎迷路,等她趕到酒店,朴志恆已經等得要發瘋,他擔心李舒研路上發生什麼事情,偏偏舒研忘記帶電話,朴志恆拿起外套剛想出去找舒研,舒研及時按響門鈴,志亨充滿擔心的責罵舒研出門不帶電話並且遲到這麼久,本來就很緊張的約會時間更加所剩無幾。舒研真誠道歉並且若無其事的吃起志亨準備好的酒菜,志亨打斷舒研,兩人充滿了激情一起進入臥室。可是這種熱烈的氣氛忽然被志亨的電話鈴聲打斷,志亨的未婚妻香琪打來電話,志亨無奈只好接聽香琪的電話,舒研知趣的躲進了衛生間。志亨接過電話來到衛生間安慰舒研,兩人繼續未完的激情。舒研向志亨說出自己的枯燥的寫作工作,志亨勸說舒研放棄工作由他來養她,舒研不肯接受志亨的好意。最後志亨告訴舒研他們要結束這種關係了,因為他就要和香琪在下個月結婚了。舒研聽到這個消息,抱著可憐的自尊一直不肯露出悲傷的表情,志亨生氣的怒斥舒研為什麼不能放棄自尊,讓他知道舒研在乎他。舒研倔強的準備離開酒店,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執,志亨打電話向公司請假,把約會的時間一拖再拖。志亨媽打來電話要他無論如何請假和香琪出去蜜月旅行,可是志亨心里根本就不愛香琪,他沒有辦法強迫自己去和香琪蜜月旅行。舒研和志亨道別,兩人說好今後不再繼續見面,而舒研也說自己要盡快找個如意郎君和他結婚。舒研想像著兩人各自帶著自己的妻子或者老公互相見面的情景,令志亨心中充滿了離別的惆悵。舒研向志亨道別後離開,不小心卻扭傷了腳,志亨急忙跑到舒研身邊,大聲責罵舒研不該穿這樣高的高跟鞋。兩人因為在乎因為摯愛再次大吵起來,舒研悲憤的走進洗手間坐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大哭了起來。志亨久等舒研不見她出來,只好獨自上路。志亨在路上想起高中的時候在同學張在民家裡第一次遇見舒研時候的情景,可是因為香琪的電話,打斷了他的回憶,志亨只能回到現實中來,面對他就要結婚的未婚妻香琪。志亨回到公司見了等候許久的客戶,他是一家建築公司的建築設計師,而舒研也回到姐姐的面包店裡,兩人各自回到了原有的生活軌跡中去。志亨幾次拿起電話試圖打給舒研,可是舒研卻都沒有接聽他的電話。志亨再次陷入對舒研的回憶。他在高中同學張在民那裡聽說了舒研的一切,因為舒研就是張在民的表妹,從小失去了雙親的舒研帶著弟弟來到姑姑家裡生活,而舒研的姑姑就是張在民的媽媽。舒研回到家裡做好了飯等弟弟回來吃,可是弟弟卻告訴她今天是週末,應該到姑姑家裡一起吃飯的,舒研忽然想起了週末一起吃飯的約定,急忙去了姑姑家裡,可是出門的時候卻忘記了拿電話,奇熱劇網原創劇情,連煤氣灶上的鍋都忘記了。看到舒研帶著圍裙就來到姑姑家裡,弟弟問舒研是不是做飯了。弟弟發現姐姐舒研最近一直忘記一些事情,弟弟挖苦姐姐患上了失憶症。志亨找來張在民一起喝酒,期間志亨告訴了張在民最近一年來他一直和舒研在談戀愛,可是最近他就要和香琪結婚了,所以今天他和舒研結束了這一切。張在民大罵志亨對舒研不顧責任,而志亨卻告訴張在民他和舒研是相愛的,可是和香琪的訂婚是兩家人的事情,早在10年前這樁婚事就已經定下了,他是無力改變的。張在民責罵志亨對舒研和香琪都不負責任,志亨說出自己的感情是他沒有辦法控制的,可是和香琪他也已經在一起了,他也不能傷害香琪,志亨最後拜託張在民照顧好舒研。舒研和弟弟一起在姑姑家裡吃飯回到家裡後發現家裡都是煤氣的味道,弟弟責怪舒研總是忘記關掉煤氣。志亨喝酒後回到家裡,看到媽媽在客廳裡,志亨忽然向媽媽提出他要悔婚,志亨媽媽奇怪的看著兒子,急忙問兒子是不是瘋了。
第2集
志亨向媽媽說出他心裡已經愛上了別人,而對香琪他卻沒有愛的感覺,他想要提出悔婚,被媽媽痛罵一頓,媽媽告訴志亨她當做沒有聽見,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要志亨趕緊整理掉對舒研的感情,馬上準備和香琪結婚。張在民約舒研出來聊天,舒研拿著表哥給的飲料,不知道表哥要對她說些什麼。張在民告訴舒研他已經見過志亨了,並且志亨已經把他們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張在民問起舒研有沒有什麼事,舒研假裝鎮定回答自己沒事。張在民擔心舒研會傷心,問起舒研為什麼要這樣做,明知道不能在一起,還要和志亨談戀愛,舒研回答她只是想和志亨偷偷的擁有一次對方,沒有想過要有將來。因為認識志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志亨有了未婚妻,可是她還是想要擁有志亨。志亨媽媽對舒研的一切很好奇,她問起志亨愛上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志亨說起舒研是一個沒有父母在姑姑家長大的孩子。媽媽勸說志亨拋棄自己的慾望,整理好和舒研的感情,努力回歸到正常的軌道上來。在民回到家裡非常難過,他給志亨打了電話告訴志亨舒研一直隱藏著傷痛,表面上裝作沒事,可是他看得出舒研已經受傷很深。在民說起舒研小時候剛到他家的時候,6歲的女孩子已經很會看眼色,並且每天早早起來管好弟弟,主動幫助姑姑做好家務,這些令在民更加疼惜這個表妹,志亨聽見後心中也更加難過。香琪清早來到志亨家裡並帶來自己親手製作的甜點,志亨由於晚上回家很晚,志亨媽媽不要香琪叫醒他,香琪請求到志亨房間裡看望。香琪看著熟睡的志亨忍不住輕吻了志亨,志亨在睡夢中強烈的迎合著香琪,劇情吧原創劇情,可是志亨忽然醒來發現吻的人是香琪,志亨馬上停止了動作並且大聲責怪香琪不該對熟睡的人做這樣的事情。香琪哭著埋怨志亨一年來一直躲避著自己,志亨道歉,兩人重歸於好。舒研不斷的忘記一些生活中的瑣事,令她自己也十分奇怪,為什麼記憶力如此下降。公司的上司打來電話提醒她到編輯社結果她發現錯過了編輯社的約會。到了廚房又發現燒水的水壺已經被燒乾。弟弟提醒她改去上班了,她才發現今天不是週末而是週一。和同事一起吃飯也發現點錯餐。在民打來電話提醒她如果不想接聽志亨的電話,就要換個電話號碼,舒研醒悟到是該這樣做。

第3集
舒研吃飯的時候回想起和志亨在一起時候的美好回憶,可是想起了醫生的話,她又開始陷入恐慌中。姑媽打電話告訴舒研要給他們送去泡菜,舒研告訴弟弟文權在家等著姑父來。姑姑吃飯的時候提起要在民在公司裡找個頭腦聰明的男孩給舒研介紹,可是堂姐明溪卻說出舒研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提起的優點來,姑姑反駁明溪說舒研長得很漂亮,明溪不屑的說只要進行整容手術後街上大把的都是漂亮的女孩,因為舒研沒有上過大學,也沒有什麼技能,好像根本就說不出來有什麼優點。志亨的爸媽在家裡吃飯的時候和志亨提起結婚去蜜月旅行的事情,志亨對旅行不感興趣,志亨聽著爸媽商討著他結婚後的生活,志亨感覺十分乏味,那婚姻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對於他來說結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負擔。志亨聽著他們的討論,心裡卻想起了和舒研在一起時的快樂情景。香琪打電話約志亨下班後一起和朋友們聚會,可是由於香琪和志亨說話總是商量的口吻很溫柔令香琪媽媽非常不滿意,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又不是嫁不出去的女人,為什麼要低聲下氣的和志亨說話,香琪卻不以為然,她認為只要她愛志亨就什麼都不用計較了。舒研再次到醫院聽醫生的檢查結果,醫生最後告訴舒研她患的是痴呆症的初期。舒研不肯接受現實,她哭著說自己才剛剛30歲,怎麼會得痴呆症這樣可怕的病呢。醫生告訴她這樣的病最後不是死於痴呆的原因,奇熱劇網原創劇情,而是由於這些引起的心力衰竭或者臟器老化。舒研幾乎崩潰,離開醫院後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想到自己的記憶將會像寫字板一樣的被擦掉,舒研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忘記了志亨。舒研回到公司上班,忽然接到在民表哥的簡訊,在民約她中午一起吃飯。聽說舒研去了醫院看牙科,在民問起舒研怎麼樣,舒研用若無其事的謊話敷衍過去。在民忽然提起要舒研辭去工作在家開始寫長篇小說,並提出舒研的生活費由他來承擔。舒研警覺的問在民是不是志亨說過什麼,在民否認,舒研告訴在民如果不是志亨說過什麼就算了,她不會接受在民的提議。提起了志亨,舒研的腦海裡莫名其妙的再次浮現出和志亨在一起時候的快樂時光,而此刻的志亨卻在公司忙碌著,接到香琪的簡訊電話無奈的回覆著,敷衍著。
第4集
舒研像每天早上一樣,一面聽廣播一面做著早飯。她擔心弟弟文權因為工作耽誤學習,趁吃早飯時勸說文權放棄工作專心讀書,可文權卻不以為然,他有自己的打算,反而和舒研開起了玩笑。舒研盡最大的努力不讓病情顯露出來,而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她反覆的鼓勵自己「我沒有關係,我很好」,可是還是會時時忘記一些東西,這讓她很焦慮。志亨一直聯繫不上舒研很著急,他無奈只得打電話給在民,表示有話要對舒研說,卻被在民奚落了一頓。香琪的媽媽陪著香琪和志亨買家具,她看到志亨挑選婚床時隨便的態度很不滿,香琪卻極力迎合志亨。吃飯時,志亨以沒有時間為由向香琪提出在婚禮前不想宴請親屬,香琪雖然很不是滋味,可還是同意了志亨的提議。舒研一邊走路,一邊努力的記著身邊的事物。晚上,她到姑姑家裡吃飯時,第一次好奇的問起姑姑,她媽媽是怎樣的一個人,姑姑很生氣的向她抱怨她媽媽的狠心。舒研和姑姑聊起了小時候的事情,奇熱劇網原創劇情,她很感激姑姑和姑父對她和弟弟的收留和照顧,還特意到百貨店買了一百萬的購物卷孝敬姑姑和姑父。文權跟舒研借車去看望在民,他在翻找車鑰匙時,無意中在舒研的抽屜裡看到了舒研去醫院的檢查結果,這讓文權大吃一驚,他聯想到舒研最近反常的舉動,心裡很不安。他在電腦上查看了相關的資料後,驚慌失措的找到在民,他把姐姐的一些反常舉動告訴了在民,並說姐姐好像患上了痴呆症,在民難以置信。舒研在姑姑家門口遇見了滿腹心事往家走的在民,在民告訴舒研志亨在找她,有話要對她說。舒研覺得無非是些道歉的話,讓在民轉告志亨不用內疚,也不要再聯繫自己。舒研認為既然已經結束就不要再有牽扯,他並不是自己的全部,再過幾年自己就會忘記。舒研讓在民先走,她不喜歡別人看到自己的背影,她望著在民的背影不自覺的想起了志亨送她回家時的情景。
第5集
志亨和正民一起到飯店裡喝酒,正民轉告志亨舒研說她自己很好,不需要志亨的幫助,也沒有見面的想法和必要。志亨對害怕讓父母失望自己受到傷害,而放棄舒研,還要用金錢來撫平舒研受到的傷痛的做法很後悔。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一輩子都要帶著愧疚生活,希望舒研能盡快忘記自己這麼卑鄙的人。正民表示會把他的想法轉告給舒研,並勸他整理好自己的感情振作起來,認真的生活。可是志亨卻很痛苦,他非常想見舒研。文權因為一直擔心姐姐的病,在面包店打工時顯得心緒不寧,做為老闆的表姐眀藝很不滿,懷疑是舒研跟文權說了他們不好的話。舒研的姑姑聽了女兒眀藝的話很生氣,認為舒研不是她想的那種人,媽媽對舒研比自己好,這令眀藝很氣憤,心裡很不舒服。文權回到家裡,見姐姐舒研還沒有回家很擔心,給舒研發了條短訊關心她。志亨和正民正要結賬離開時,碰巧遇見舒研的主治醫生,醫生同正民打招呼並詢問起舒研的病情被志亨聽見,引起了志亨的懷疑。他追問正民舒研到底得了什麼病,可正民覺得他沒有知道的必要。劇情吧原創劇情。志亨很驚慌,他追上醫生,向他詢問舒研的病情,醫生出於對患者的保密原則,堅持沒有告訴志亨,但是看到志亨很焦急,讓他明天下午三點陪舒研一起到醫院來接受治療,到時會詳細的告訴他舒研的情況。正民往家走時看見舒研光著腳走在路上,很心疼,他追上舒研送她回家,路上舒研述說著自己對哥哥的感激之情。志亨給正民發短信告訴他自己約了神經科的醫生見面,迫使正民說出舒研的病情。正民沒辦法只得把舒研目前的身體狀況告訴了他,並讓他保證在舒研面前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志亨回到家裡呆呆的坐在地上,回憶起自己和舒研在一起時快樂的時光。志亨媽叫他,他也好像沒聽見的樣子,讓媽媽心裡感到很不安。志亨躺在床上想著自己和舒研多年後的第一次重逢和相戀,不能自抑,痛哭起來。
第6集
文權想多點時間照顧姐姐舒研,他以讀書為由向表姐眀熙提出辭職,卻遭到表姐的誤會和指責。舒研一如既往的投入到工作中,可志亨卻放不下舒研無法安下心來工作,會見客戶時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志亨的父母和香琪的父母,相約一起去打高爾夫,說說笑笑相處很融洽。香琪正在收拾旅行包,突然接到志亨打來的電話約她見面,香琪驚喜的飛奔著去見志亨。志亨望著單純、天真的香琪,儘管很內疚,還是說出了不能和她結婚的話,香琪聽了立時驚呆。志亨為了讓香琪放棄和自己結婚,他告訴香琪自己只是喜歡她並不愛她,而且自己已經有了別的女人。香琪腦中一片空白,她無法想像相戀了五年的愛人,在還有兩天就結婚的時候,卻突然說不愛自己,奇熱劇網原創劇情,她希望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場夢,希望自己馬上能夠昏厥過去,可是這些都是殘酷的現實。香琪在強烈的刺激下,開始嘔吐起來。舒研一邊認真的工作和生活著,一邊努力的記憶著身邊的事物,可是她腦中就像有一個橡皮擦一樣一點一點的擦去她腦中的記憶,讓她很無措。香琪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裡,再次吐得虛脫,昏在了衛生間裡,儘管如此,她還是囑咐管家不要把她的事告訴媽媽。眀熙找來舒研,責問她是不是她讓文權辭掉了面包店的工作,舒研一再保證是為了文權學業,才讓眀熙放下心來。舒研總是有種被擱淺的感覺,她怕因為自己的病而犯錯誤,一直讓自己保持著一種緊張的狀態,因此很疲憊,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感到很無助。文權回到家裡,看見沒關的煤氣和睡著的姐姐很擔心,他把自己的情況發短訊告訴在民知道。姑姑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飯,眀熙看見在民的短訊問在民是否舒研病了,引起了姑姑的關注,眀熙對媽媽過度關心舒研感到不滿。在民和文權極力勸說舒研吃藥,可舒研就是倔強的堅持不吃,她認為自己還沒有到要用藥的時候。香琪媽回到家看見香琪在被子裡哭,嚇了一跳,還以為她和志亨吵架,當她聽香琪說不想結婚時,立刻大發雷霆。在媽媽的追問下,香琪把不結婚的理由全部攬到自己的身上,說自己只是喜歡志亨並不愛志亨,是自己向志亨提出了分手,但是無論她怎麼替志亨解釋,都無法讓媽媽相信。香琪媽媽看著女兒在這種情況下還積極的為志亨辯解,氣得狠狠的扇了香琪一個耳光。
第7集
清晨舒研被鬧鐘驚醒,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在電腦前睡了一個晚上。舒研的姑姑聽說她病了,一大早帶了很多吃的東西來看她。姑姑一面像小時候一樣,看她的眼睛和舌頭,以確認她的健康情況,一面嘮叨著讓她工作不要太辛苦,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還催促她盡快找一個結婚的對象,這讓舒研心裡覺得暖暖的。香琪的爸爸盧洪吉社長和香琪的媽媽吳賢雅,此時正在香琪的房間裡追問她悔婚的理由。賢雅情緒很激動,她認為這是件讓自己和丈夫一輩子也無法抬頭見人的醜聞,而盧社長卻覺得這並不重要,作為香琪的父母,現在最主要的是要知道香琪真心想要的是什麼,需要自己為她做什麼,兩人互相埋怨著爭執起來。香琪滿臉淚痕的說,這並不是誰的錯,她不希望父母去為難志亨,她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志亨媽姜秀晶還在極力的勸阻志亨,希望他能看清自己的處境,指責他的行為跟在婚禮中逃跑沒什麼區別。志亨表示自己在悔婚時,已經想到了這會給家長們帶來怎樣的打擊和挫折感,奇熱劇網原創劇情,及兩家關係的惡化和一系列的後果,即使這樣也無法動搖自己悔婚的行為,因為香琪擁已經有了很多,而舒研什麼都沒有,面對媽媽他表現出了自己的堅決。志亨爸見志亨還是堅持悔婚,氣得早飯也沒吃,臨出門前還仔細的叮囑秀晶,讓她繼續勸說志亨,這不是能理解的事情,要讓志亨明白感情不可能永遠。舒研一如既往的用電腦記錄下她每天生活的軌跡,心情和感受。志亨在換衣服時又想起了和舒研在一起時的往事,感受著舒研帶給自己的喜悅。香琪媽放下自尊,來找志亨認錯,希望他不要取消婚禮。在聽到志亨說結婚會後悔的話後,大發雷霆,她還遷怒秀晶把孩子養到像怪物的地步,並要求志亨無論如何都要去禮堂結婚,哪怕是先結婚,一年以後再離婚也可以。志亨媽也讓他向香琪媽保證明天會去禮堂,可志亨還是說出拒絕的話,香琪媽氣得對志亨大打出手。香琪爸對志亨的態度也非常不滿,他和志亨爸一起商談解決的辦法,志亨爸向他保證秀晶會說服志亨,讓他放心。正在這時,盧會長接到妻子賢雅打來的電話,在得知志亨還是沒有改變悔婚的想法後,生氣的對志亨爸說運營不了一個家庭怎麼能做好工作,然後拂袖而去。秀晶在賢雅走後,趕緊給香琪打去電話,安慰她說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讓她不要把志亨有了別的女人的事告訴父母,如果他們知道事情就真的無法挽回了。
第8集
文權早上起來看見在做早飯的姐姐很驚訝,舒研昨天給他留言說去洗澡,結果晚上一點多鐘才回來,文權覺得很奇怪。文權告訴姐姐在民來找過她,兩人正吃飯時,在民又來看望舒研。志亨一晚上沒有回家,秀晶很擔心,志亨爸到他工作的地方也沒能找到他。志亨爸一直認為是舒研為了改變命運,勾住志亨不放,秀晶卻極力為舒研辯解。志亨爸埋怨秀晶,就因為她平時太縱容志亨,才讓志亨犯下今天這種嚴重的錯誤,秀晶反而覺得志亨爸很自私,只為自己考慮,沒有想到志亨的感受。秀晶認為志亨到現在還沒有出現,應該通知親屬取消婚禮,況且賢雅已經宣佈取消婚禮了,可志亨爸固執的說時間還早,再等一等。秀晶剛和志亨爸爭執完,就接到賢雅打來的電話,賢雅聽說還沒有找到志亨,立刻怒不可歇,在電話裡大聲的咒罵志亨。聽到秀晶很冷靜的聲音,更是火冒三丈,見香琪爸為秀晶說話,更是對著他大吼大叫起來。正在這時,香琪從醫院趕了回來,她告訴父母,她收到了志亨的短信,志亨說他不會出現,賢雅當時就氣得聲嘶力竭的大罵志亨一家。香琪沒有理會父母,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電話看著志亨發來的短信發呆。香琪爸與志亨爸商討善後的事情,志亨爸覺得自己對他欠下了一輩子也沒法還清的債,很內疚。志亨呆呆的坐在公寓的床上,想起昨天晚上舒研哭著求自己回家認錯,並對自己說,她不想成為自己的羈絆,要自己以後裝作不認識她,不想讓自己看見她病重的樣子,以及她抱著自己痛哭時的情景,令他心痛不已,更堅定了要守護舒研的決心。舒研和在民一邊散步,一邊聊天,舒研說她已經說服了志亨,讓他放棄傲氣和責任。這時,在民接到同學打來的電話,通知他志亨已經取消婚禮,兩人頓時驚呆。舒研的腦袋裡一片混亂,她拿起電話想要打電話罵志亨,卻怎麼也想不起他的電話號碼,她急步向家走去,可走到路口時,卻發現自己迷路了,她居然忘記了自己走了二十幾年的路,舒研靠在在民的懷裡害怕的哭了起來。志亨家和香琪家被取消婚禮弄的一團糟,秀晶和賢雅一直忙著接電話,忙著找藉口,忙著解釋取消婚禮的原因,片刻不得安寧。又到了週末,文權看姐姐睡著了,就一個人到姑姑家裡吃飯。姑姑把雞腿留給文權和舒研,令眀熙很不滿。姑姑見舒研沒來吃飯很失望,可還是提起了給她介紹相親的事,引起了全家人的重視。志亨回到家裡,秀晶望著兒子沒有責備他,只是問舒研聽到志亨取消婚禮時為什麼沒有開心,還幫助自己勸說志亨結婚,這不符合常理。志亨只說是舒研害怕這件事會給她自己帶來傷害,秀晶只得感慨現在的年輕人,讓人理解不了。志亨無法得到父親的諒解,無論母親怎麼反對,他還是被父親攆出了家門。儘管鬧到了如此地步,香琪還是一點怨言也沒有,為了聽到志亨的聲音,她忍不住給志亨打電話向他述說自己的想法。文權為了勸舒研吃藥,說出她迷路事,頓時讓舒研手足無措,衝著文權大發脾氣,她知道這樣不好,回到房間努力的平復著自己的驚慌。秀晶到醫院看望因病住院的賢雅,賢雅這次沒有說出難聽的話,她告訴秀晶醫院沒有受理志亨爸朴院長遞交的辭呈,而且做了一輩子的朋友,因為孩子們的事變成冤家很幼稚。秀晶也把志亨被他父親趕出家門的事情說了出來,正說著賢雅又疼起來。舒研到醫院進行複查,並把自己忘記手機號碼和迷路的事講給主治醫生金博士聽,在金博士的勸說下,舒研終於答應開始服藥,同時她也確認了自己是一名患者的事實,走出醫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悵然。秀晶來看志亨,把家裡的近況和香琪家的近況告訴了他。金博士把舒研的身體狀況及時的告訴了在民。

第9集
舒研一直不肯接受治療,在玟每天下班後都會來看望她並耐心的勸她吃藥。舒研習慣地在家門口等著在玟,隨後兩人一起到附近的小花園裡坐下聊天。在玟讓舒研不要放棄希望,積極配合治療,會出現奇蹟也不一定,舒研卻認為自己找不到治療的意義。臨別時,在玟還邀請舒研和文權一塊去旅行。文權回家後見舒研出門沒有帶電話,也沒有留言告訴自己的去向很擔心,忍不住責怪姐姐,舒研不以為然。姑姑帶著吃的來看舒研,她在冰箱裡發現了舒研的手機,感慨著現在的年輕人也很健忘。姑姑又提起讓舒研去相親的事來,舒研卻讓姑姑幫忙去故鄉打聽媽媽的情況,姑姑雖然不情願,但還是答應了舒研。儘管舒研很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該說的時候說,該笑的時候笑,但同事們還是看出了她與以前的不同,大家猜測舒研也許是失戀了。舒研在下班的路上意外的看見了志亨,志亨表示自己有話要對舒研說,舒研爽快的答應了他,他們一塊來到了志亨的公寓。志亨直接告訴舒研自己要和她結婚,並說自己已經在醫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讓舒研帶著文權搬過去和自己一塊住,卻被舒研拒絕了。舒研很後悔讓志亨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她真誠的希望志亨能忘掉自己,去過他自己的生活。她想使勁的推開志亨,可志亨反而更緊的抓住她不放,使兩個人都痛苦萬分。文權不放心舒研,到車站接舒研回家,兩人高興的邊走邊聊。吃飯時文權說在玟約他們週末一塊去爬山,舒研以要趕稿很累為由拒絕。在玟接到志亨打來的電話,當得知志亨不顧一切要跟舒研結婚時,感到震驚又氣憤,無論他怎麼說志亨都表示不會放棄同舒研結婚的決心。志亨回到公寓,看見門口放著一籃餅乾,志亨打開餅乾裡的便簽,才得知是香琪送給他的。志亨和香琪一起去吃飯,他怕香琪受到責備,特意叮囑她不要把跟自己見面的事告訴父母。香琪很好奇的詢問志亨舒研過得好不好,漂不漂亮,還很羨慕他們的感情,想要見見舒研,哪怕是遠遠的看看也好。
第10集
路邊小店的老闆娘不是別人,正是舒研的媽媽,原來姑姑一直都知道她在這裡,只是沒有告訴舒研。舒研媽向姑姑說了自己的近況,還說自己是那種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姑姑聽了很氣憤,責問她難道就沒有想唸過自己的孩子嗎,舒研媽狠心的說,自己是沒有良心的,就當沒有生過他們,自己現在這樣的生活還是不見面的好。舒研和同事們在一起聚餐,文權不放心,特意打電話要去接她。姑姑很晚才回到家裡,晚飯還沒有吃,大家都很好奇她去了哪裡,卻被姑姑敷衍了過去。姑姑見在民在家,催他趕緊交個女朋友,還提醒他不要再同以前的女朋友有牽扯,讓在民感到很無奈。舒研和同事們吃完飯後又一起到歌廳唱歌,她感到有些疲憊,想一個人悄悄的先走,她讓服務生幫她把包拿出來,她在外面等著。外面正下著雪,這讓她想起了志亨,也是在下著雪的夜晚,她被凍的瑟瑟發抖,志亨因開會而遲到,當志亨趕到時,舒研的手已經被凍僵,志亨讓舒研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為她取暖,讓舒研很感動。開車往家走的舒研,接到姑姑打來的電話,姑姑把她媽媽的情況告訴了她。姑姑打電話時正巧被在民聽見,姑姑向在民抱怨起舒研媽的無情。舒研開著車,茫然的看著前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家在何處,不禁令她驚慌失措。她費了好大勁才把車停在了路邊,拿起電話卻一個電話號碼也想不起來,她拿著電話拚命的打著自己的頭。志亨和鄭錫浩正在趕回首爾的路上,突然接到舒研打來的電話很驚訝。舒研在電話裡無助的向他哭訴自己迷了路,也不記得家在哪裡。志亨聽了很焦急,讓她不要動,在原地等自己去接她。志亨趕到時,舒研已經鎮靜下來,但看到志亨還是忍不住掉下淚來,並向他解釋,在那一刻,自己只記得他的電話號碼,別人的都忘記了。志亨望著這樣的舒研,心裡感到一陣疼痛。賢雅見香琪每天都窩在家裡不出門,於是打算約秀晶和朴院長一起去渝州島旅遊,可香琪卻在家裡玩拼圖不想去旅遊,令賢雅很生氣。秀晶因為志亨的事心煩意亂,也不想聽賢雅亂發脾氣,因此給賢雅打電話推說自己要感冒不能去旅遊,賢雅生氣的掛斷了她的電話。
第11集
路邊小店的老闆娘不是別人,正是舒研的媽媽,原來姑姑一直都知道她在這裡,只是沒有告訴舒研。舒研媽向姑姑說了自己的近況,還說自己是那種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姑姑聽了很氣憤,責問她難道就沒有想唸過自己的孩子嗎,舒研媽狠心的說,自己是沒有良心的,就當沒有生過他們,自己現在這樣的生活還是不見面的好。舒研和同事們在一起聚餐,文權不放心,特意打電話要去接她。姑姑很晚才回到家裡,晚飯還沒有吃,大家都很好奇她去了哪裡,卻被姑姑敷衍了過去。姑姑見在民在家,催他趕緊交個女朋友,還提醒他不要再同以前的女朋友有牽扯,讓在民感到很無奈。舒研和同事們吃完飯後又一起到歌廳唱歌,她感到有些疲憊,想一個人悄悄的先走,她讓服務生幫她把包拿出來,她在外面等著。外面正下著雪,這讓她想起了志亨,也是在下著雪的夜晚,她被凍的瑟瑟發抖,志亨因開會而遲到,當志亨趕到時,舒研的手已經被凍僵,志亨讓舒研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為她取暖,讓舒研很感動。開車往家走的舒研,接到姑姑打來的電話,姑姑把她媽媽的情況告訴了她。姑姑打電話時正巧被在民聽見,姑姑向在民抱怨起舒研媽的無情。舒研開著車,茫然的看著前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家在何處,不禁令她驚慌失措。她費了好大勁才把車停在了路邊,拿起電話卻一個電話號碼也想不起來,她拿著電話拚命的打著自己的頭。志亨和鄭錫浩正在趕回首爾的路上,突然接到舒研打來的電話很驚訝。舒研在電話裡無助的向他哭訴自己迷了路,也不記得家在哪裡。志亨聽了很焦急,讓她不要動,在原地等自己去接她。志亨趕到時,舒研已經鎮靜下來,但看到志亨還是忍不住掉下淚來,並向他解釋,在那一刻,自己只記得他的電話號碼,別人的都忘記了。志亨望著這樣的舒研,心裡感到一陣疼痛。賢雅見香琪每天都窩在家裡不出門,於是打算約秀晶和朴院長一起去渝州島旅遊,可香琪卻在家裡玩拼圖不想去旅遊,令賢雅很生氣。秀晶因為志亨的事心煩意亂,也不想聽賢雅亂發脾氣,因此給賢雅打電話推說自己要感冒不能去旅遊,賢雅生氣的掛斷了她的電話。雖然志亨不在家裡住,可秀晶每天都會去他房裡坐一會,幫他整理房間,就如同他住在家裡一樣。志亨開車把舒研送到家門口,望著舒研的睡容,不禁想起了兩人以前的往事。志亨問舒研結婚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舒研卻反問志亨明明知道是個泥坑為什麼還要往裡跳,志亨毫不猶豫的說因為舒研在那裡,令舒研很感動。可舒研還是理智的告訴志亨,自己的想法跟秀晶的想法是一樣的,希望他放棄結婚的念頭。志亨表示自己決不放棄,他讓舒研相信自己。志亨終於說服舒研,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舒研用力的抱緊志亨,說出了埋藏在自己心裡的話,她想在自己消失前用心去愛志亨,她要和志亨在一起,她請求志亨照顧自己,守護自己。舒研開始振作起來,也開始積極配合治療,把每天什麼時間要吃的藥都記錄下來,這樣的轉變讓文權難以相信,當得知舒研要同志亨結婚的消息後,高興的流下淚來並真心的祝福他們。秀晶最終沒有跟賢雅他們去渝州旅行,志亨心事重重的回到家裡,跟秀晶說了舒研已經答應了自己的求婚,兩人已經準備結婚的事。秀晶雖然理解但無法接受,她見無法說服志亨,只得狠下心來不管不問,在志亨走後,傷心的痛哭失聲。姑姑記錯了姑父的生日,提前一天就給他過起了生日,舒研和文權也來一起慶祝,舒研還給了姑父一個大紅包,因此提起了上次給五十萬購物卷的事,這讓眀熙心裡很不是滋味。舒研還趁機向在民說了自己接受了志亨的求婚,打算幸福的過日子,不管有沒有記憶,都要按照自己的方式認真的生活,在民也為她感到高興。舒研和在民約志亨見面,在民見了志亨,兩人什麼也沒說,瞭然的擁抱在一起,旁邊的人見了議論兩人是同性戀,舒研聽了忍不住,把剛喝到嘴裡的奶茶噴了出來。
第12集
正民一面往家走一面回想著剛才和志亨、舒研見面時的情景,正民並不敢肯定舒研和志亨在一起,對兩人來說就是最好,但是他希望志亨能給舒研幸福。他見到舒研很開心的跟志亨說著悄悄話,以及志亨滿臉的自信和滿足後,放心的把舒研交給志亨照顧,正民心情愉悅的大步向家裡走去。姑姑在家裡和姑父嘮叨著閒話,她打算和鈴鐺的媽媽去燙頭,姑父想去面包店看看,兩人剛要出門時正民從外面走了進來。當正民把舒研要結婚的消息告訴他們時,兩人都很震驚,姑姑更是激動的把姑父拖進屋裡,向正民詢問起詳細的情況。姑姑聽正民說完舒研的情況後,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一會哭一會笑,當得知結婚的對象是朴志亨時,卻有些擔心起來。眀熙正在面包店裡忙碌著,這時兒子志敏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進來,他把自己聽到的關於小姨舒研要結婚的消息告訴了眀熙,眀熙聽了拚命的往家裡跑去。姑父覺得志亨那樣有背景的家庭,他的父母不會接受舒研這樣的女孩,姑姑卻認為舒研聰明漂亮人品好,只要他們幸福就行。又聽正民說志亨連結婚的房子都準備好了,姑姑頓時放下心來,覺得舒研能找到這麼好的人,一定是個有福氣的孩子。正民還告訴她,志亨和舒研一會要到家裡來拜訪,姑姑急忙拉著姑父收拾起房間來。眀熙一跑進院子就迫不及待的拉住正民確認舒研結婚的事情,當得知舒研就要和志亨--朴院長的兒子結婚時,震驚的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志亨買了很多東西和舒研一起正式到姑姑家來求婚,兩人一邊走一邊說笑著,臉上洋溢著掩也掩不住幸福。姑姑看著舒研和志亨,心裡一陣心酸,她將志亨的手放到舒研的手上,向志亨講述著舒研的好,和自己的擔心,雖然不是自己親生的,但卻是自己看著長大的,說著說著忍不住放聲哭了起來。這時,眀熙端著茶水推門進來,出聲阻住母親,並大聲的譴責舒研欺騙大家。姑姑見眀熙越說越不像話,伸手來追打眀熙,舒研趕緊去勸解,被眀熙推倒在地上。眀熙氣憤的說自從舒研到了自己家後,媽媽什麼事偏向她,自己很討厭她,說完哭著跑了出去。香琪帶著自己做的湯,到志亨家裡來看望秀晶,秀晶跟她一起出去散步。香琪覺得跟秀晶在一起很舒服,不自覺的跟秀晶說起了心裡話。香琪問起志亨的近況,她覺得志亨好像已經忘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個自己。秀晶看著這樣的香琪很心疼,她坦誠的告訴香琪,志亨的心裡沒有她,讓她振作起來忘掉志亨,還說了志亨要結婚的消息。舒研和志亨買了很多東西回家,舒研一面收拾東西一面絮絮叨叨的跟志亨說著自己和文權第一次從姑姑家裡搬出來時的心情,志亨感到心裡很踏實。舒研喝茶時,不小心撞到了椅子上,茶水濺出燙到了手上,志亨緊張的不得了,舒研見了非常感動,緊緊的抱住了他。晚上,志亨、舒研和文權三人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樣開心的吃著晚飯,舒研以自己有病為由讓文權跟自己和志亨一起住。姑姑買了蛋糕給姑父慶生,眀熙雖然不高興但也點燃了蠟燭。正在此時,志敏爸卻鬧了起來。原來,他因為岳母當著志亨的面打了眀熙,感覺丟了自己的面子,心裡不痛快,出去喝醉了回家來找茬。舒研依依不捨的送走了志亨,心裡默默的感謝著上蒼,她想用她餘下的時間,來盡情隨意沒有遺憾的感受愛與被愛的感覺。接下來她要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來阻止病情的惡化,按時吃藥,積極的配合治療。舒研在工作時還是高度的緊張,很怕會有失誤,一聽說要加班,就會感到無比焦慮,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舒研在辦公室裡接聽志亨的電話,她無意間說出自己患有痴呆症,同事們一臉的驚訝,她急忙用玩笑敷衍了過去,志亨提醒她不要大意。姑姑和眀熙到志亨的公寓幫忙收拾新房,眀熙嫉妒舒研,說起了風涼話,惹得姑姑很不高興。舒研變的很敏感,常常因為一些小事很激動,這讓她感到害怕。
第13集
舒研緊張而忙碌的準備著結婚的各項事宜,訂婚紗、做皮膚護理、搬家、跟美容院溝通化妝,文權和姑姑也來幫他們收拾新房。結婚的前一天,舒研請好了婚假,一邊往家走一邊想著心事。在準備婚禮的這段日子裡,舒研享受著志亨的照顧的同時,心裡仍然會感到不安。舒研在公寓門口遇見剛剛幫她收拾完房間的姑姑,姑姑很興奮的跟她交代著結婚要注意的一些瑣事,希望她做個最漂亮的新娘。臨走時,姑姑問舒研,要不要把她結婚的消息告訴她的媽媽,舒研雖然嘴裡說不用,但是心裡還是感到一絲苦澀。志亨正要回公寓,卻收到香琪的短信,香琪約他跟自己見面,哪怕只有十分鐘也好。志亨和香琪坐在咖啡廳裡,香琪告訴志亨她心裡一直覺得志亨沒有離開過自己,直到秀晶告訴她志亨要結婚的消息,奇熱劇網原創劇情,她才真正意識到志亨已經真的離開了她。香琪很羨慕舒研,她讓志亨轉告自己對舒研的祝福,並請求志亨以後不論在哪裡遇見自己,都不要裝做不認識的樣子。舒研在新房裡忙碌著,聽說志亨已經到了樓下,她跑到電梯前去準備嚇唬志亨,結果嚇到了電梯裡的老奶奶,志亨急忙向老人道歉。回到家裡,志亨把香琪約見自己的事告訴了舒研,舒研對香琪表示抱歉卻沒有遺憾,她覺得志亨本來就應該是自己的。晚飯時,舒研對志亨說自己至少應該跟秀晶說聲對不起,因為自己畢竟答應了她,而現在又反悔,志亨覺得等結婚旅行回來後再說。在民帶著禮物來拜訪他們,看了他們房間的風格覺得跟舒研很配。秀晶把志亨結婚的消息告訴了志亨爸朴院長,朴院長聽了很震驚,他責怪秀晶沒能及時阻止志亨,認為自己被志亨所嘲弄,使得自己無法面對香琪的父母,無法面對四十年的友誼。秀晶無奈之下,說出了舒研患有痴呆症的實情,並說跟舒研結婚是志亨的心願,他現在覺得自己很幸福。
第14集
舒妍懷孕了,她想要把孩子生下來。志亨雖然也希望孩子能夠出生,二人去資訊舒妍的主治醫生,醫生說舒妍所吃的藥物會對胎兒有影響,若繼續懷孕則需要停藥。志亨不同意,他希望舒妍打掉孩子,以便能夠繼續吃藥對抗病情,然而舒妍執意要留下孩子。二人起了爭執。
第15集
志亨和舒妍一起去書店買書,兩人的小日子過得很幸福。志亨最終沒能制止舒妍要孩子的心思,舒妍還為此停藥了一個多月,志亨很擔心她的身體。舒妍精神抖擻,打算給志亨和文權做一頓好吃的。但其實舒妍對昨天發生的事還是有點不記得了。
第16集
舒妍和表哥見面,還說自己辭職了,還說等回家了再告訴智亨。她的表哥一直在旁邊安慰她,舒妍顯得心態很好,還說也應該告訴姑姑了。舒妍還說想在她病情惡化之前看到在民結婚,在民不知道怎麼作答。舒妍坐車到了目的地,看到老太太,她心裡很有感觸。
第17集
懷孕五個月的書妍告訴姑姑想見媽媽,姑姑帶著書妍來找生母。書妍問媽媽為什麼拋棄了自己和弟弟。昌柱知道了書妍懷孕的事情,在秀貞的說服下,把志亨和書妍叫到家裡。
第18集
昌柱仍對兒子的選擇感到不滿,但決定接受書妍為兒媳婦,叮囑她要注意身體。幾個月後,大腹便便的書妍迎接生日,和姑姑的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餐的途中突然感到陣痛。
第19集
書妍和志亨的孩子出生,又過了幾個月,書妍的感情起伏越來越嚴重,志亨縮短了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和姑姑交替照顧書妍。在志亨和姑姑的照顧下,書妍越來越害怕照料自己的孩子。
第20集 完結
書妍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志亨和姑姑、文權在她的身邊全力以赴地照顧她。書亨帶著女兒站在書妍的墳墓前…

韓名:천일의 약속 / A Thousand Days' Promise
別名:千日約定、千日、勿忘草(물망초)
編劇:金秀賢
導演:鄭乙英、權赫燦
主演:金來沅、秀愛、李尚禹、鄭柔美
來源:百度&維基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