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劇情簡介線上看 :

中文劇名: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
韓文劇名:멈출 수 없어

導演:金宇善
編劇:金弘珠

主演:金奎梨、李志勳、元基俊、朴荷善
官網: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cantstop/


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劇情簡介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講述 一個人,因為身邊的環境而怎麼改變的股市,因為母親和自己,而不得不拿起”報復”這把刀的可憐的女人。讓人思索人性是否天生邪惡或者因絕境而變得邪惡。性格開朗溫柔的妍詩(金奎梨 飾)一出生就失去了父親,母親也在小時候因車禍去世。在姨媽嫁裡長大的妍詩認識了會計師盧秀利(李志勳 飾)和開內衣品牌公司的李炳柱(元基俊 飾),兩個男人同時愛上了她,最後妍詩決定接受炳柱的愛,不料遭到炳柱的母親奉子的強烈反對。婚後奉子百般折磨妍詩,開始忍氣吞聲的妍詩知道媽媽還活著,而且當年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就是奉子的事情後開始奮力反抗。來源: 百度百科

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主要人物介紹

洪妍詩 飾-(金奎梨)28歲 :
溫順,感性心地善良的女人,天生開朗樂觀不管什麼事情都會往好的方面去想,雖然成長環境不是很優越但失去很陽光,不管在哪里都像是一顆寶石一樣閃閃發光。出生之前父親就已經去世,是被母親一個人撫養長大,但是母親也在小學時以為車禍去世,在姨母家長大,跟了姨夫的姓成為江妍詩,雖然嘮叨但是心底卻很善良的姨母具蕭疏,強大的後盾,堂哥江仁燦,雖然生活環境很好,但是她還是希望可以快點獨立,因為有很好的手藝,所以常常托人代賣工藝品,為以後的對立作準備,但是從認識代賣她的作品的商店的主人和對她的作品有著興趣的李炳柱之後,她的人生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

盧秀利 飾-(李志勳)31歲:
幫助公司成長,再開發出謀劃策的天才企劃人,休息時間長,工作時間短的自由主義者,性情溫和,有多餘時間的人。雖然是一個乖兒子,但是在工作方面,卻和父親有很大的分歧,因為覺得父親的錢不乾淨,但覺得自己的錢是可以呼吸的乾淨的錢,因為這樣所以從家裏搬出來獨自一個人生活,但是有一天闖入了他的生活的洪妍詩,雖然只能默默的看著洪妍詩的痛,不幸,破沒,但是至始至終都用愛去維護她的男人。

李炳柱 飾-(元基俊) 32歲:
沒有經歷過太多的傷痛,跟失敗,想擁有的東西都擁有過,獨裁,目中無人的性格。和初戀一通度過的日子,在不到百日,就被母親任鳳子破壞,成為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五點,遇見了應聘設計師的洪妍詩,但是因為她的家庭環境猶豫時,看見了圍繞在她身邊的笯秀利,以為只是一個普通小販的他,卻有著比自己更好的條件,因而開始嫉妒,追到了洪妍詩,直到跟她結婚,但是從那以後一天也沒有心安過。

李朱亞 飾-(朴荷善) 27歲:
不懂事的混世魔王,只要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就算是別人的也會搶過來,在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她害怕的。但是有一天,出現了以讓他心動的男人,除了他,看不到別人,但是那個男的卻偏偏是洪妍詩的哥哥,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放棄,寧願在媽媽面前下跪,也要得到那個男人,頭一次覺得世界上有可怕的東西,那就是洪妍詩。來源: 八大戲劇 & imbc


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線上看分集介紹

第1集   
妍詩是一個認真過著每一天的女孩,一直關注她的炳柱勸她來自己的內衣品牌公司工作。妍詩來到供奉母親孝善的牌位的廟裡,在那裡遇到了秀利,就這樣她和兩個男人的緣分開始了……
第2集   
鳳子開始調查和炳柱交往的女人,看到這個女人照片的瞬間,鳳子似乎看到了孝善而大吃一驚。正在打掃衛生的孝善看到妍詩走了進來,告訴她要帶她去一個地方……
第3集
善給妍詩買發卡,還給她買東西吃。分開的時候孝善在後面喊著讓妍詩再過來玩,妍詩聽到那個聲音後渾身震驚。炳柱問妍詩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並向她表白了愛意……
第4集   
妍詩看到鳳子要摔倒過去扶她,卻不小心滾下了樓梯。炳柱來妍詩家看望她。在妍詩家附近等她的炳柱看到秀利和妍詩一起回來,臉上露出了嫉妒的表情。炳柱告訴妍詩男人就應該找自己這樣的……
第5集   
炳柱送給妍詩一大束花,隨後告訴她不要想太多,慢慢地來瞭解自己。炳柱聽到妍詩要去相親的事情後來找她,在洗手間裡看到一個花心男人,炳柱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和妍詩相親的男人後,生氣地要帶著她離開……


第6集   
正在找房子的秀利知道振宇的家就是妍詩的家,他高興地和振宇一起住進妍詩的家。妍詩受炳柱的暴力事件牽連在餐廳裡工作。秀利知道後以解決餐廳的稅金問題的條件把妍詩帶了出來……
第7集   
療養所的人告訴孝淑孝善的精神狀況越來越好了起來,勸她帶著孝善去看精神科醫生,孝淑為錢的問題感到苦惱。珠雅故意安排相親,不知道這一切的仁燦和孝淑,奉子在酒店裡相遇,仁燦看到珠雅不禁吃驚,而關係不和的孝淑和奉子一見面就爭吵起來……
第8集   
妍詩給孝善畫畫,兩個人一起度過幸福的時間,秀利停下腳步默默地看著母女倆人。炳柱知道秀利的會計師身份和住在妍詩家裡的事情後感到不安,隨後向妍詩求婚。
第9集   
炳柱拉著妍詩來到自己的家,奉子看到後大怒。面對奉子的責罵,妍詩冷靜地回答。孝淑知道妍詩下定決心要結婚的事情後來找奉子,拜託她好好對待妍詩,不料奉子要求孝淑跪下來求自己。妍詩看到後傷心地流下了眼淚……
第10集   
奉子來孝淑的家裡找她,正巧遇到了振宇。振宇問奉子到底想對妍詩怎麼樣,奉子回答說這要看振宇怎麼做了。秀利問妍詩是不是為了錢嫁給炳柱,妍詩問他是不是想阻止自己,秀利聽後表示這與自己無關……


第11集   
正在進行婚禮的妍詩和柄具。楓佳得到消息後趕到宴會廳。看到現狀的楓佳受到衝擊而暈倒。 楓佳的家裡準備食物的妍詩表現出很盡力的模樣,但是楓佳對那樣的妍詩給予羞辱並開始折磨。
第12集
了阻止妍詩和柄具,楓佳決定利用秀立,楓佳找秀立請他成為自己的公司的財務師。   
楓佳在柄具面前表現出對妍詩柔和的樣子,但是和妍詩兩人時說要看在這地方誰將撐得更久。
第13集   
柄具看到妍詩和秀立的照片,心裡有些不滿。金吳看到惠淑和惠善在一起非常驚訝,金吳想當面告訴妍詩,但是對惠善他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第14集   
在柄具離開後,楓佳面對妍詩開始含著眼淚傾訴,轉過身用紙巾擦眼淚並露出冷笑。記憶開始逐漸恢復的惠善開始重新教導大家。
第15集   
在林會長的安排下,妍詩和秀立被關在物流倉庫裡。發現了的柄具對妍詩的話說這只是一場誤會憤怒的轟炸。那天晚上在物流倉庫柄具覺得不妙,於是和妍詩收拾一些生活用品前往林會長的家。


第16集   
楓佳和惠善相遇,非常驚訝,開始對惠善進行調查。另一邊,楓佳見到惠善也嚇了一跳。惠善聽到聲音,記憶湧現,頭腦不能承受疼痛。楓佳知道秀立住在妍詩的家,對妍詩說一起回娘家。柄具對妍詩說不要和秀立涉及被人懷疑的行為,妍詩也擔心誤會的產生。
第17集   
聽到楓佳和妍詩的對話,秀立忍不住打斷兩人的對話。楓佳對秀立無特別原因不自己的公司工作感到奇怪。金吳找滿傑告訴他針織老師其實是自己的姐姐,請他幫助。
第18集   
秀立和妍詩在療養院遇見,秀立跟妍詩說辭了工作和搬出那房子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妍詩說謝謝,但是自己無論怎樣都不會忘記。惠善對替父親滿傑辦事而來的秀立說要去見妍詩並出發去楓紡織,秀立給妍詩發短信說她想見的人來了,讓她出來 。
第19集   
等待妍詩的惠善接到療養院的電話必須去醫院而上了的士,的士途中惠善因那個集中自己所記得的筆記漏掉不能返回去而擔心,秀立撿起一張紙。
楓佳要妍詩直接告訴療養院說將捐款,妍詩前往療養院中一男子在妍詩的手提包扒出手機給盧秀立打電話說妍詩在路上倒下。
第20集   
秀立和追妍詩的男子打了起來,秀立覺得是有人在背後操縱。秀立覺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卻是危險的。秀立找楓佳說將重新開始工作。
 

第21集   
楓佳,菊愛和妍詩開始為柄具準備父親的祭拜,因為秀立而心裡不舒服的柄具喝酒回來指責楓佳想破壞自己和妍詩,楓佳大發雷霆。惠善記起那個讓自己變成這樣的夫人是誰,惠善對惠淑說自己見到說要殺害自己的人。
第22集   
楓佳知道妍詩是惠善的女兒,楓佳說不想再瞭解更多了。 楓佳告訴妍詩,之前療養院的事情是自己所為,並給了妍詩三千萬元,楓佳要妍詩這星期內消失,不然自己也不知會做些什麼事。
第23集   
楓佳知道了妍詩懷孕的事實,楓佳對妍詩說不管懷孕與否不要有利用柄具的想法。楓佳和妍詩一起在醫院檢查,她要妍詩告訴柄具沒有懷孕,然後把孩子拿掉。
第24集   
妍詩沒有對任何人說楓佳所說的話,發短信說會消失,但是楓佳說不會是自己偷偷地撫養柄具的孩子。一邊,妍詩對柄具說想到醫院再次做檢驗 。
第25集   
在公司前看見惠善,楓佳問妍詩關於母親的事。妍詩記不怎麼清楚但解釋那時的情形,在細聽的楓佳突然驚嚇到把手中的杯子也掉了。柄具告訴楓佳孩子健康的檢驗結果,不管正常或不正常的孩子楓佳有要妍詩做人工流產的想法。妍詩說驚人分解自己將反對出去生活還有離開公司。


第26集   
楓佳知道妍詩曾經親眼目睹事故,她回憶起過去,再加上惠善一直出現在楓佳面前,這更讓她深感不安。惠善見到妍詩告訴她說不知道為什麼夫人會認為自己已經不在了,惠善說自己曾在市場見到過那個女人。
第27集   
孝淑想起來妍詩是自己的女兒,她給妍詩打電話約見面。妍詩急忙拿著小時候媽媽給的戒指跑出去。奉子想到孝淑和妍詩已經見過面感到不安。
第28集   
孝善告訴妍詩以後只為妍詩和她的孩子而活。妍詩看著孝善,想著自己也要成為像媽媽一樣善良的人。這時奉子聽到振宇正在調查案件的話感到不安。
第29集   
奉子和孝善見面,孝善見奉子一直跟著自己,急忙跑去警察那裡。珠雅答應奉子去相親,隨後來找仁燦表白感情,看著沉默不語的仁燦珠雅感到失望。仁燦出現在珠雅相親的地方,帶著她走了出去。
第30集   
炳柱約奉子和妍詩母見面,孝善心裡十分驚慌。孝善感覺不能把妍詩交給奉子,於是深夜她跑出去找妍詩。妍詩聽到孝善失蹤的消息出去找她。孝善拉著妍詩的手告訴她要離開奉子。
 

第31集   
孝善懇求奉子不要讓妍詩受傷,奉子回答說一切要看孝善怎麼做,警告她不要說出事故的事情。秀利告訴振宇自己看到孝善哭著從奉子的辦公室出來。
第32集   
珠雅和仁燦在電梯裡打鬧,誰知被炳柱看到,珠雅回答說只是大學前輩而已。奉子告訴孝善不希望再聽到關於當年事件的任何話。
第33集   
仁燦對秀利說出與珠雅的關係,告訴他自己不顧雙方父母的反對仍見珠雅的原因是因為喜歡她。孝善來找奉子說如果繼續折磨妍詩,就會把一切告訴炳柱,正巧走進來的炳柱與兩個人相遇。
第34集   
鍾熙對秀利表白,、誰知秀利告訴她自己不能接受她,妍詩告訴仁燦如果他不能忘記珠雅,自己可以來幫助他。隨後妍詩告訴仁燦這一次奉子是站在女兒的母親的角度,因此對仁燦很有利。
第35集   
炳柱聽到孝善過去的事情後問奉子。奉子告訴他當時有很多工廠,炳柱預感到兩個人過去相識。秀利看到從市場回來的孝善高興地去迎接,卻意外發現有個男人跟蹤孝善。
 

第36集   
孝善告訴妍詩不要忍耐,自己一定會守護她,妍詩看著與以前不同的孝善感到詫異。孝善在全家人面前要求奉子讓妍詩夫婦分家。
第37集   
仁燦看著因自己傷心的珠雅感到難過,終於對媽媽孝淑坦白喜歡珠雅,孝淑聽後驚愕不已。奉子來找盧會長提議把秀利拉到盧會長正在進行的計劃當中。
第38集   
孝善告訴盧會長想離開,盧會長告訴她為了女兒可以利用自己,孝善聽後大吃一驚。秀利拜託振宇幫助自己,偶然聽到對話的鍾熙感到憤怒。
第39集   
奉子察覺到炳柱似乎知道自己的過去,妍詩去找紙條上寫的金福滿,但事先接到炳柱聯絡的金福滿告訴妍詩自己一無所知。 第40集   
奉子告訴妍詩不要一味的對過去執著,但妍詩表示一定要找出兇犯。奉子看到正在責備珠雅的孝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41集   
妍詩看著炳柱自己喝酒決定要給奉子打電話,炳柱一把搶過手機。炳柱只是說對不起妍詩。鍾熙告訴秀利他不愛自己也沒關係,讓他接受自己,見秀利轉身離開,鍾熙警告他早晚會後悔。
第42集   
奉子知道了仁燦和珠雅的關係,很氣憤的說上輩子和妍詩家是冤家。奉子告訴妍詩當時應該聽自己的話打掉孩子後離開炳柱,妍詩聽後傷心不已,正好炳柱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
第43集   
奉子來到仁燦的家,告訴他絕不會同意珠雅和他在一起。仁燦和珠雅懇求奉子和孝善接受他們。炳柱對奉子說不管什麼情況害人是不可原諒的犯罪,告訴她不應該說出打掉孩子的話。
第44集   
珠雅見奉子住進醫院,於是決定來找仁燦。炳柱決定分家,妍詩得到奉子的同意後和孝善一起去買器皿,突然她感到下腹劇痛暈倒過去。
第45集   
妍詩對孝善說自己只想做一個平凡的女人,不會分家。孝善告訴她如果這樣能讓妍詩感到輕鬆就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妍詩在打掃奉子的屋子的時候發現了一張照片,她詫異地看著過去工廠裡的合影,這時奉子走進屋裡。


第46集   
奉子告訴孝善妍詩知道事故的真相,讓孝善好自為之。妍詩拿著照片去找過去在工廠的工作過的工人,問能不能認出社長夫人,卻被告知社長夫人就在照片裡。
第47集   
妍詩坦白自己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對孝善表達了自己的憤怒,孝善勸她為了孩子一定要平靜下來。萬載在被捕之前把鑰匙托付給了孝善。
第48集   
妍詩告訴炳柱自己無法和長期帶來痛苦的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炳柱告訴她他們已經有了孩子,自己會等到妍詩平靜下來,懇求她不要再說出分手的話。
第49集   
妍詩越來越感到無法維持和炳柱的婚姻,奉子告訴孝善孩子的撫養權在炳柱這邊,孝善聽後大吃一驚。
第50集   
妍詩告訴奉子自己要忘記過去的一切,求她重新接受自己,奉子聽後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孝善想到把萬載托付的鑰匙放在家裡,回家取的時候被鍾熙發現。


第51集   
鍾熙告訴奉子不要強奪孝善手中的鑰匙,她說鑰匙放在孝善的手中最安全。妍詩和孝善正在市場買東西,突然出現一個男人搶走了孝善的包。被推倒的妍詩和孝善暈倒過去。
第52集   
秀利懷疑萬載的事件與鍾熙關聯,他來找鍾熙,意外發現從鍾熙家出來的奉子。秀利問鍾熙為什麼背叛萬載,鍾熙告訴他是萬載先對不起自己。
第53集   
奉子和鍾熙、秀利打聽鑰匙的下落,試圖接近拿著鑰匙的孝善。妍詩偶然發現奉子和鍾熙在一起,開始陷入了沉思。
第54集   
奉子和鍾熙知道萬載換背後做手腳的事情後大吃一驚。奉子想到合約成了一堆廢紙感到煩躁。秀利警告鍾熙這一次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過她。
第55集   
秀利來找醒來的萬載,萬載告訴他關於秘密帳簿的事情,讓他叫來孝善。一個陌生男人告訴孝善有個人想見她,強行把孝善推進車裡,妍詩看到後拚命追趕車。


第56集   
孝善強行被推進車裡來到陌生地方,在那裡遇到了奉子。奉子威脅孝善拿出會長給的鑰匙。暈倒過去的妍詩在秀利的幫助下來到醫院,但孩子卻不幸流產。
第57集   
炳柱對妍詩說既然沒有了孩子,需要兩個人好好考慮在對方的位置。妍詩急忙抓住炳柱,炳柱告訴她自己無法和她繼續生活。 第58集   
炳柱喝醉回到家,告訴妍詩孩子沒有了,自己的幸福也消失了,隨後向她提出了離婚。奉子把離婚協議書遞給妍詩,告訴她終於可以徹底結束關係。
第59集   
秀利告訴炳柱他已經失去了做自己丈夫的資格,炳柱聽後不禁惱怒。萬載告訴秀利自己和其他父親無異,妍詩雖然是個好女人,但是希望秀利和她只是做個好朋友。
第60集   
炳柱讓妍詩拿出賬本,告訴她這與奉纖維公司的未來有關聯。遭到妍詩拒絕的炳柱作出瘋狂的舉動,妍詩情急之下拿起一塊玻璃片。


第61集   
炳柱拿著秀利和秘密賬本的事情折磨妍詩,妍詩指責炳柱卑鄙,炳柱生氣地摑妍詩的耳光。奉子帶著孝善來到妍詩和炳柱在的地方,孝善知道妍詩陷入危機後從車上跳了下來,奉子踩著油門追了過去。
第62集   
孝善出門的時候被對面的車撞倒,跟在後面的奉子慌忙逃跑,妍詩從逃跑的車裡看到了奉子。警察來醫院調查肇事事故,妍詩告訴警察有人綁架自己,表示要揭發此人。
第63集   
奉子擔心孝善醒來後對自己不利,這時傳來了孝善死去的消息。妍詩和家人陷入了悲痛,妍詩和炳柱在法院正式離婚,炳柱告訴他一切都結束,妍詩自言自語地說現在才剛剛開始。
第64集   
妍詩來找萬載請求幫忙,萬載問她是不是想復仇,妍詩表示自己做好一切準備。妍詩對鍾熙提議和自己聯手,妍詩說如果同意自己可以幫助她和秀利和解。
第65集   
妍詩告訴鍾熙從今以後自己不再是姜妍詩,而是以洪妍詩的身份開始。前後判若兩人的洪妍詩來奉子的公司面試,她告訴盧會長秘密賬本已經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第66集   
奉子和炳柱看到妍詩後大吃一驚,妍詩和奉子面對面地坐了下來,妍詩告訴她自己現在一無所有,想重新開始。秀利勸妍詩放下復仇的念頭。
第67集   
奉子告訴妍詩她絕對不能贏自己,只會帶著傷口離開,警告妍詩不要和自己作對。妍詩告訴萬載想在他的手底下學東西,,妍詩說自己現在很想學高利貸。
第68集   
萬載告訴妍詩可以放棄,妍詩表示絕對不會放棄,萬載告訴她如果不能堅持隨時都可以說出來。炳柱為新產品設計調換的事件懷疑妍詩,看到妍詩親近的態度,炳柱再次心動。
第69集   
萬載生氣地責備妍詩沒有基本態度。妍詩聽到仁燦和珠雅在一起的事情,她問仁燦如果對方的父母是他的仇人的話,在家人和自己深愛的女人之間會選擇哪一個。
第70集   
秀利因無法聯繫上妍詩而開始慮不安,最後不得不向鍾熙問妍詩的下落。鍾熙問他是不是真的喜歡妍詩。


第71集   
的妍詩被一醉客調戲,秀利出面救出了妍詩,妍詩告訴他不要再讓自己變得軟弱,奉子在炳柱面前說他和素妍是天生的一對,炳柱聽後內心有種壓力。
第72集   
萬載告訴秀利,妍詩絕對不能成為他的妻子,秀利表示自己和妍詩還沒有開始,誰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秀利終於鼓足勇氣向妍詩表白了愛意。
第73集   
秀利告訴奉子張會長決定停止對奉纖維的一切投資,奉子問是不是為了找回投在奉纖維的盧會長的錢才進張社長的手下做事。
第74集   
奉子告妍詩違反了商標法,妍詩有可能面臨被拘留的危險。素妍打聽到仁燦和珠雅同居的事情,珠雅拜託她保守秘密,素妍表示如果讓炳柱接受自己就答應保守秘密。
第75集   
奉子知道了鍾熙為兩邊做事的事,鍾熙告訴她自己目擊了奉子肇事逃逸的場面,手上留了證據,奉子開始謀劃除掉鍾熙。


第76集   
鍾熙給秀利打電話說有話要告訴他,坐上車後卻發現剎車失靈。鍾熙嚴重昏迷被送到急救室,秀利懷疑是奉子所為。
第77集   
鍾熙醒來後發現自己的腿沒有知覺後感到絕望,美玉看著懷孕測試藥陷入苦惱,孝淑發現後吃驚地問她是不是懷孕。
第78集   
鍾熙在人們面前大聲喊自己的事故 是奉子一手策劃,炳柱聽後大吃一驚,問奉子是不是事實。奉子抗辯說一切都為了公司和孩子,炳柱甩開奉子的手逕自離開。
第79集   
奉纖維因工人罷工陷入危機,妍詩來到奉纖維,發現存儲在自己電腦裡的設計圖消失,妍詩對故意在旁邊裝得若無其事的素妍問起設計文件的下落。
第80集   
妍詩變成另外一個人出現在眾人面前,炳柱出神的望著妍詩。振宇來病房看望鍾熙,鍾熙告訴他奉子雖然是可怕的人,但不會堅持太久。
 

第81集   
妍詩看到辦公室一片狼藉一下子驚呆。產品被盜後技術工人紛紛提出要離開,妍詩大感慌張。青梅告訴妍熙過於輕視對手,提議重新再來。
第82集   
妍詩來到時裝店,卻得知徵集作品的時間改變了,素妍聽到只給一天的時間後大吃一驚。 一直感到噁心的珠雅懷疑自己已有身孕。
第83集   
奉子知道珠雅和仁燦的關係後愣了一下,珠雅懷孕的消息更讓她感到崩潰。真宇告訴孝淑目睹了孝善的死,孝淑聽後吃驚地追問他。
第84集   
奉子告訴妍詩仁燦的條件並不壞,自己並沒有什麼損失。妍詩挑釁地問她如果仁燦拋棄珠雅會是什麼結果。炳柱告訴珠雅什麼也不要去想,讓她出國留學。
第85集   
奉子接到珠雅的電話後來找孝淑,和她商量讓珠雅和仁燦結婚之後去留學。炳柱把事故當時的視頻拿給仁燦看,告訴仁燦為了珠雅決定接受他,讓他做出冷靜的判斷。
 

第86集   
妍詩告訴秀利如果不能接受自己,那自己就要離開。仁燦知道孝善的事故真相後仍堅持與珠雅結婚,真宇對燦宇十分失望,差點打了他。
第87集   
妍詩突然在珠雅面前流下眼淚,告訴她炳柱曾經綁架過自己,珠雅聽後對妍詩感到歉意。青梅準備在賣自己的品牌
第88集   
妍詩看到珠雅不停的嘔吐,覺得這就是她自己婚姻生活的縮影,隨後她告訴奉子自己會以牙還牙,奉子聽後一下子呆住了。孝淑依然堅持反對仁燦的婚禮。
第89集   
仁燦告訴家人已經和珠雅登記結婚,讓大家都很意外。珠雅跪在孝淑面前,但孝淑冷靜地表示不想見她。秀利看著越陷越深的妍詩感到痛心。  
第90集   
妍詩告訴秀利自己擔心他會失望,所以才決定離開的,秀利問妍詩是不是仍要繼續,妍詩回答說是。真宇知道了20年前事故的真兇就是奉子的事情後憤怒不堪,來到奉子的辦公室大鬧。


第91集   
秀利表示想阻止妍詩,青梅告訴秀利幸虧有他在身邊。奉子把與妍詩的談話內容給妍詩的家人,知道妍詩利用仁燦來復仇的家人大吃一驚。
第92集   
仁燦告訴妍詩不能放棄珠雅和孩子。妍詩也表示仁燦的婚姻和自己的復仇並不是同一個事情,讓他守護珠雅。孝淑來找奉子讓她同意仁燦和珠雅舉行婚禮,並表示婚後會在自己的家裡生活。
第93集   
奉子把婚後立即出發的機票遞給仁燦,聽到奉子正在準備他們的留學手續的仁燦心情沉重。炳柱把耳環還給了妍詩,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後告訴奉子抓到反擊的機會。
第94集   
仁燦和珠雅的婚禮開始,身體欠佳的妍詩暈倒過去。仁燦把妍詩送到附近醫院,珠雅也住進了孝淑的家。
第95集   
炳柱要珠雅觀察妍詩的舉動,如果有異常就告訴自己。炳柱接到深夜妍詩和秀利出門的消息後立刻追了出去。
 

第96集   
炳珠跑出去追趕急救車,他告訴奉子自己看到了孝善。萬載告訴妍詩孝善很難醒過來,妍詩強忍不讓自己流淚。
第97集   
炳柱表示不需要和妍詩和解,稱自己掉進了陷阱。秀利來找炳柱,告訴他如果盜竊罪名成立就會立刻被拘留,如果想和解就聯繫自己。
第98集   
鍾熙告訴妍詩,奉子從吳社長那裡借了錢,用來買別墅,之後還會換回去。妍詩聽後大吃一驚。
第99集   
孝淑讓妍詩去孝善的醫院,奉子來找萬載威脅他阻止秀利。孝淑準備把孝善接回家,妍詩聽後感到不安。
第100集   
炳柱確任即使最壞的結果也對自己沒有損失後,於是就出現在股東大會的妍詩拿出了委任狀。孝淑擔心奉子知道妍詩的事情,想讓珠雅夫妻分家。

 
第101集   
炳柱綁架妍詩來到倉庫,威脅她把一切恢復到原來的位置。妍詩回答說不會得逞,炳柱告訴妍詩把她當人質來和秀利做交易。
第102集   
聯繫不上炳柱的奉子感到不安,她想用房子做銀行抵押,但事情並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秀利接到炳柱的電話,炳柱告訴他自己和妍詩在一起。妍詩告訴秀利絕不能妥協。
第103集   
炳柱告訴奉子秀利受傷嚴重,在事件沒有平息之前先躲起來,奉子和珠雅被炳柱的舉動驚愕不已。秀利被送到醫院接受手術。醫生告訴萬載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無法甦醒,憤怒的萬載來找奉子。
第104集   
萬載讓妍詩離開秀利身邊,妍詩懇求他讓自己等到秀利醒過來。身體虛弱的珠雅暈倒過去,妍詩拿珠雅做誘餌,讓奉子把炳柱拿來的資料還給自己。
第105集   
仁燦痛苦地表示再也無法忍受珠雅的家人,珠雅告訴他自己無法放棄家人,表示不想再過這樣痛苦的日子。深夜妍詩來看沉睡的秀利,正等著妍詩到來的秀利告訴她自己不會再放手。


第106集  
奉子忙著準備臨時股東會,在沒有炳柱和珠雅的屋子裡感到失落。萬載堅決告訴秀利不同意和妍詩在一起,秀利表示萬載和妍詩兩個人誰都不能放棄,表示要和妍詩舉行婚禮。
第107集   
炳柱表示為了減刑需要妍詩提交懇求從輕處理的內容,奉子告訴他不是沒有辦法,自己會讓妍詩回心轉意。奉子來到療養院找珠雅,提出自己帶走孝善。
第108集   
秀利和妍詩來找萬載,秀利提出要結婚,萬載聽後說不出話來,他問妍詩能不能放下對奉子的感情。仁燦來到奉子的家,聽到珠雅的抱怨忍不住發火。珠雅表示自己一個人帶孩子,對他提出了分手。
第109集   
秀利告訴妍詩奉子可能有秘密資金,為了自己和妍詩的未來,要隱藏奉纖維的股份。鍾熙看著秀利對妍詩的感情不禁失落。奉子來找妍詩提出轉讓奉纖維的股份。
第110集   
奉子突然感到胸口一陣疼痛,珠雅見狀大吃一驚,奉子安慰她只是有一點疲憊。妍詩對秀利說不敢相信自己也可以得到幸福,雖然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進行,但仍感到不安。


第111集   
感到一切都結束的妍詩幻想著和秀利的幸福未來。奉子發誓不會讓自己辛苦一輩子的人生就這麼結束。孝淑來找萬載,萬載斷然表示不能接受妍詩,孝淑聽後感到傷心。
第112集   
奉子和炳柱一起看著工廠,她告訴炳柱絕不會這樣倒下,炳柱面露喜色地問她是不是還有秘密資金。妍詩聽到奉子有秘密資金的事情後又開始動心。
第113集   
黃博士表示如果孝善能醒過來就是神給的最後禮物,家人聽後難過不已。珠雅在仁燦的抽屜裡發現了日記本,聽到是妍詩給的話後感到不快,珠雅告訴仁燦不喜歡妍詩。
第114集   
萬載望著孝善留下的痕跡露出失落的微笑,鍾熙看到後才知道萬載對孝善的感情。奉子來到孝善的病房,正巧進房間的秀利追問她什麼事。
第115集   
振宇和美玉結婚當天孝善奇跡般睜開了眼睛,她坐在輪椅上參加婚禮,全家人對孝善的狀況感慨萬分。妍詩對秀利表示離開公司,秀利告訴萬載妍詩想赤手空拳重新開始的心意。


第116集   
金局長用賄賂的事情威脅奉子,奉子不甘示弱地反擊說以威脅和詆毀罪名罪告發他。國稅廳出面要對奉子的工廠進行稅務調查,珠雅跪在妍詩面前懇求她救自己的母親。
第117集   
喝醉的炳柱沒有接到秀利的電話,醫生說奉子的肝有異常,提出做精密檢查,秀利聽到奉子的情況後吃驚得說不出話來。秀利傷心地喝著酒,他拜託萬載銷毀一切禍根的源頭秘密賬本,萬載看著秀利心情沉重。
第118集   
妍詩聽到孝善陷入腦死狀態後絕望,家人來到療養院與孝善做最後的道別。萬載問妍詩如果自己一直反對婚事會怎麼辦,妍詩告訴他沒有他的同意絕不會結婚。
第119集   
醫生告訴奉子只有肝移植的方法才能保住性命。奉子來找秀利表示要把東西和工廠轉給他,告訴他這對秀利來說是不賠本的買賣。秀利擔心地問她是不是身體不適,奉子迴避著說這是私人問題。珠雅把孝善的情況告訴奉子。
第120集   
黃博士告訴妍詩孝善似乎在等著什麼人,妍詩想起了奉子。妍詩打電話拜託奉子,但奉子冷冷地掛斷了電話。炳珠生氣地說一切都因為奉子的過去,奉子聽後流著淚離開。


第121集   
奉子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但隱瞞了炳柱和珠雅。有種不祥預感的炳柱來找秀利問起奉子,秀利告訴他奉子的肝有異常,炳柱聽後來醫院瞭解。奉子和珠雅一起看著珠雅兒時的衣服流下眼淚。
第122集   
炳柱和珠雅知道奉子的病情後震驚,感到著急的珠雅提出自己也接受移植檢查。炳珠告訴她懷孕的人不能做移植手術,安慰她自己會接受檢查。珠雅哀求家人檢查孝善的肝是不是有可能一直給奉子,全家人聽後說不出話來。
第123集   
炳柱拜託妍詩同意接受移植檢查,但妍詩不為所動。珠雅偷偷地接受肝移植檢查。
第124集   
孝善最後做完臟器移植後離世,奉子對她說自己也沒有剩下多少時間,讓孝善不要感到冤枉。炳柱聽到出現捐贈者的話高興不已,得知捐贈者竟然就是珠雅後大吃一驚。
第125集   
妍詩聽到珠雅接受檢查的事情,她告訴珠雅奉子和孩子兩個讓都要守。珠雅哀求秀利盡快找出符合奉子的臟器。孝淑來找奉子,但不忍說出移植事情,問她是不是不願意看到珠雅生下健康的孩子。


第126集   
珠雅聽到奉子失蹤的消息後崩潰,全家人心痛地望著珠雅。秀利得知妍詩一整天在尋找奉子,忍不住生氣地問她什麼時候才能從奉子的影子中擺脫出來。奉子在小店裡開始做買賣,江錫接到陽平的一個小店裡訂奉纖維產品的電話,秀利問他陽平是不是和奉子有關聯的地方。
第127集   
妍詩來找奉子,奉子告訴她不要再來找自己,轉身後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暈倒過去。醫院告訴炳柱奉子需要立刻做手術,偶然聽到醫生的話的珠雅下定了決心。
第128集   
終於艱難找到了符合奉子的臟器,珠雅對妍詩表示感謝,但妍詩的態度仍冷淡。妍詩來到奉子的病房,告訴她活著償還欠下的債。醫生告訴奉子複查結果不好的消息。
第129集(結局)
奉子的病情越來越惡化,她拒絕接受手術。炳柱問他是不是因為手術費,奉子告訴他想安靜地離開的願望。奉子拜託萬載好好管教炳柱重新做人,最後奉子終於離開人世。一年後萬載告訴秀利帶結婚的對象回來,秀利來找妍詩,給她戴上了戒指。 文: 百度百科 圖:imbc

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電視原聲帶OST

韓劇 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電視原聲帶OST

---------------- --------------

韓劇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韓劇【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劇情介紹、主要人物介紹、分集介紹線上看
韓劇停不住的愛(不能停止)-金奎梨李志勳元基俊線上看人物劇情分集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